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发网文两篇]
徐水良文集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发网文两篇

   
   目录:
   
   王有才转发: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吴学灿)
   公刘:王有才先生处于特务线人的围城中


   
   
   作者: WangYoucai(王有才):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吴学灿) 2014-06-09
   
   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吴学灿)
   2014-06-09
   
   
   独立评论5月9日有一篇署名刘刚的文章,题目是《 高瑜浦志强为何被抓 ,曾庆红放手一搏, 习近平破釜沉舟》。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中共政权的基石即特工系统。 联想到中共政权引以为傲的暗战、超限战等技两,使我们对中央政权加深了了解。
   
   刘刚的文章介绍说:"到了江泽民时代,这些特务就发展得遍布各地,遍布各行各业了。除了那些以记者或官员身份作掩护的传统特务外,更多的特务则是伪 装成反对派人士、民运人士,甚至是访民、要饭的乞丐,还有一大批所谓的维权律师或人权律师"。"将特务伪装成反对派,原本是为了监视反对派的活动。但是, 发展到曾庆红和周永康时期,这反对派的头面人物几乎都被他们派出的特务控制,甚至本身就是特务了。目前,这些特务们的主要行动目标不再是真正的反对派,而 是他们在中共内部的敌对势力。以反对派的名义对政敌发起攻击,既能有效地打击对手,又能赢得不明真相的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即使万一不成功,也能嫁祸于反对派,败坏反对派的名声。因此,反对派或民运人士的身份,是特工们的最好的掩护。特工系统攻击中共内部政敌的活动,大都以反对派的名义去进行。
   
   读了刘刚这篇文章,以前的许多谜团都能够豁然解开。最典型的就是钱云会被大卡车轧死的事件。就在全国网民义愤填鹰追查凶手的汹湧澎湃的浪潮中,几个 号称维权人士的所谓独立知识分子,组成了所谓的调查组,短短两三天,就作出了“普通交通事故”的结论,引起网民们一片惊谔之声。然而,这个调查组的成员都 是赫赫有名的维权人士、公民代表。尤其是为首的那位,名声之高更是让人不能怀疑他的动机。当时只是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当局允许他们去调查,却不允许别人去 调查?为什么他们在短短两三天就能做出符合当局维稳需要的结论?配合这个调查组的还有名气更大的韩寒。这个韩寒,在钱云会事件不久之后,便拋出了"谈革 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轰动一时的网文,为中共当局的维稳事业做出巨大的贡献。
   
   刘刚在文章中把这种用特工装扮成民运人士的做法称为“掺沙子”。回想起我在一九七二年从现役军人调到人民出版社,当时也叫掺沙子,由周恩來亲自批 准,从全军抽调四十名战士进入出版口,在知识分子这种淤泥成堆的地方掺沙子。象我这种沙子,后来竟变得比淤泥还淤泥,这是主事者砸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作者:公刘:王有才先生处于特务线人的围城中 2014-06-07
   
   记得前几年前有朋友告诉我,王有才先生说,我处于特务线人的包围中(大意)。如果王有才先生没有说过这句话,就当做我的判断。
   
   王有才先生的声明,很诚恳。与其说是声明,不如说是心声的流露,说的是真话。现在能够说真话的“大佬”太少了。生活的压力、人生的无奈和命运的摆布,反映了一个勇士的迷茫和不甘退缩的心路。
   
   王有才先生在围城中。他不是那些个说大话、说假话的“大佬”,大言不惭地要去围城,而实际上是在作秀,在玩过家家。我从头到尾看了纽约“围城”的闹剧。二个大佬一个律师几十个政治庇护申请者,围的城是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一会儿说本来要围住纽约中领馆,但是被纽约警察阻扰了,一会儿说,本来三个大佬要进入总领馆(已经不是围城,而是攻城了)。结论是中共早有预谋,笑话奇谭!大佬们也不是早有预谋,鼓噪了好几个月,怎么就想不到围不成、进不去呢?怪谁?怪美国警察与中共串通一气?不会吧。人家美国人当初占领华尔街,怎么就占领成功了呢?还在美国之音上说什么:6月4日我们要将总领馆围到他们晚上关门,即使能围住、围到他们晚上关门,说句粗话:有个屁用!镇住中共还是吓到中共了?纯粹是花架子,绝对是玩家家。我问过参与天下围城的朋友,什么是天下?他说,天下,就是海外的民运人士都起来围住中国驻外大使馆。天下有几个大使馆当天被围了?
   
   任何决策都必须得民心,除了政治庇护申请者,有多少海外华人华侨和青年学生响应了你们的号召?大家不理这个茬,不陪你们玩过家家。
   
   王有才先生是认真的,在对形势把握不住的时候多想想多看看,不轻举妄动,不作秀。他赞同王策先生的“三十年”预测,应该比那些胡乱估计“现在是大革命前夜”的左倾机会主义分子要高明得多,现实得多。
   
   王有才先生难,难在他处于中共的特线的围城中,但是他没有自甘堕落。:古人说:“沭河之水清兮可以濯我衣,沭河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一个革命家必须是一个思想家,希望王有才先生在浊水中洗脚的时候,能够找到一条推进中国政治转型的新路。
(2014/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