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徐水良文集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徐水良


   

2014-6-11日


   

   
   有才,劝你几句:
   
   别再跟那些人搞一起了。搞不出名堂来的。你与那些人不同,不要与他们搞到一起,为他们殉葬。
   
   像王荣清这样全国都知道的著名线人,再吹也是吹不起来的。不要说他当线人三十多年的历史,即使仅仅带着杭州江干区政保科长许道财,身带窃听器全国跑,找各地民运人士刺探情报,他得到30万人民币贷款和其他一系列好处,许道财因此被破格提拔到浙江省公安政保处当处长,光是这一条,能吹得起来吗?此事全国好多朋友都知道,本人和不少人是亲历者,是亲眼见到亲自揭发者,隐瞒得了吗?
   
   民主党时期,浙江那批线人与正义党勾结,支持正义党。不顾本人警告:正义党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赢我一个人,正义党对本人发起铺天盖地的攻击,本人面临国内中共特线和海外特线正义党双面夹击,迫使本人不得不采取暂时退却策略,之后,本人开始反击,两年后击垮正义党。他们才知道他们与正义党合起来,也难以形成气候。王荣清当浙江民主党负责人,给本人来信,希望重新与我合作,把浙江和国内民主党搞起来,形成声势规模,我就坚决地拒绝了。
   
   人,必须对得住自己的良心。能为社会做点事情,就做点事情,做不了事情,也应该独善其身,清清白白做人。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具有的本份和风骨。与中共及其特线合作,以假民运欺骗天下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
   
   我出来到海外后,王炳章傅申奇一再说“民运新思维”,我当时不知道他们这个“新思维”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那是在中共情报机构支持下搞民运,实际上就是搞特线民运。这种事情,我们是不能搞的。即使想乘机利用他们的“新思维”,组建真民运,那也不可能,一是因为我们没有力量左右局势,无法聚集足够力量组建自己的真民运队伍;二是中共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波兰共产党,他们特别狡猾,他们本身就是搞特线搞成了精,我们根本无法骗倒他们,无法瞒过他们到中共特线内部去当真民运的特线,来组建真民运队伍。与中共特线合作的最后结果,只能是帮助中共及其特线欺骗民众和全世界,让他们的欺骗意图得逞,并毁掉自己的名声。
   
   你一直想乘机利用他们,我觉得实践结果,包括民主党全委会这个第二正义党的实践结果,已经证明,此路行不通。而且,那也表明中共非常清楚你的意图,明确警告你,他们要树的是他们自己的人,不是你。
   
   你的文章中曾经说过,你佩服刘刚反戈一击揭发特线那种扭转全局的能力,说自己做不到。
   
   确实,无论是像本人这样始终坚持不与特线合作,始终坚持揭露特线问题;还是像刘刚那样,进入敌营十多年,然后反戈一击,都会受到极其厉害的,甚至铺天盖地的诬蔑攻击。及到这些天,还是那么多特线一起大规模围攻在下,即使要取我们性命,中共也是易如反掌。所以胡安宁等不断暗示暗杀在下。一般人当然是难以承受此种巨大压力。但是,无论谁,只要有决心,不与他们合作,清清白白做人,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有自己的工作,经济条件比我好好多倍。所以我劝你,即使自己没有能力打击和推翻中共,也不要与他们及他们的特线搞在一起,独善其身,清清白白做人,还是能够做得到的。等以后有机会,再为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心力。这样,自己既能够活得轻松一些,又不会被他们利用,帮助他们欺骗全国和全世界,不会毁掉自己的名声。这样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心安理得。
   
   我与你对这个问题已经讨论无数次了,我讲的不一定能说服你。但见到这里文章,还是清楚地再讲一次。
(2014/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