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徐水良文集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徐水良


   

2014-6-4日


   

   
   诬蔑、攻击和反对平反64口号,是剥夺民众一个向中共重要施压的重要口号和武器、帮中共解套脱困。
   
   平反64口号一直对中共压力很大,所以二十年前,有人造出种种歪理,来否定这个口号,帮中共解套。
   
   可惜我们的一些朋友,头脑中总是一根筋,总是上当。这些朋友在茉莉花革命中,也是上当,被中共特线儿戏恶搞茉莉花革命的表象迷惑,也盲目跟从中共特线儿戏和恶搞,不顾本人一再警告,把茉莉花革命搞砸。
   
   实际上,既然是否定平反,那就更应该否定正名说,重新评价说。
   
   平反,是由相应的权威机构来平反。国家机构制造的冤案,一般由国家机构平反。基督教会制造的冤案,一般就由基督教会权威机构来平反。政党,社团,和其他组织制造的冤案,一般由这些组织的权威机构来平反。或者诉诸法院及其他仲裁机构,由法院或仲裁机构强制这些组织平反。
   
   64的反,迟早是要平的。中共不平反,未来的民主政府必定要平反。
   
   而且,未来的民主政府,不仅要平反64,而且要表彰伟大的89民运,表彰那些为89民运献出鲜血生命的伟大的民族英雄。
   
   无论是对中共政府还是未来民主政府,平反64都是对政府最低要求;表彰89民运是对政府的正常要求。惩罚64屠夫,清算他们的反人类罪,则是有一定难度的正常的法律要求。
   
   注意,这里是要求,是民众对政府的民意压力和民意命令,不是乞求。把民众的要求一律说成乞求,那恰恰才是典型的专制奴才的习惯思维。
   
   否定民众和当事人最低的、合理合法的平反要求,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实际上,64,在全国老百姓心目中,是中共的屠杀,这是铁的事实;89民运是伟大的运动,这也是民众的共识。中共平反不平反,老百姓都是这个看法。现在提平反,是争取民众支持,向中共施加压力而已。
   
   另外,64是中共屠杀,89民运是伟大的民主运动。两者必须区分清楚。有人反对平反,却又两者不分,不对。
   
   有人说:平反六四不适合激进人士口味。
   
   这不符合事实。
   
   首先制造诬蔑攻击平64反口号的种种谬论的人,以及长期坚持反对或坚持诬蔑和攻击平反口号的人,恰恰是极端温和派人士,是一直宣传“告别革命”,鼓吹“理解中共,体谅中共”,“良性互动”,纪念六四要“非政治化”,“反对政治化、激进化”的那些花瓶民运的温和派人士。恰恰不是激进派人士。
   
   而笔者等典型的激进派人士,从来反对这些谬论,从来坚持平反口号。不存在平反口号不适合激进人士口味的问题。
   
   相反,只存在不适合反对革命的温和派人士口味的问题,所以他们要一反常态,以表面激进的面目,反对平反64口号,企图用远不如平反要求的“正名”,“重评”等等来代替,来为中共减轻平反压力,并欺骗头脑一根筋的个别激进派人士,来为他们打边鼓。
   
   花瓶民运平时非常温和,在这个问题上,却一反常态,表面上装出非常激进的样子,不断找出种种远远不如平反的词汇,包括把平反64这个血淋淋的血案,说成是“正名”问题,即不是实质问题,而是改个名称的问题。甚至说是六四是“重新评价”的问题,也就是说,六四是不是冤案,还不能肯定,因此需要重新评价。他们这样做,原因就在这里。
   
   因此,反对平反的是两部分人:
   
   别有用心的中共特线带领的温和派花瓶民运,和极少数上当受骗,头脑一根筋的激进派民运人士。
   
   其中,诬蔑攻击平反口号的,主要是温和派花瓶民运,极少数头脑一根筋的民运人士则的做配角。
   
   有人说:“平反六四”只能从策略的角度来看它是否有正面的效果。
   
   我们认为,要求平反是民众和当事人合理合法要求和权利,何来只能从策略角度才有正面效果?
   
   把民众当然具有的合理合法权利,与中共是否坚持拒绝这种权利两个性质不同的问题、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混为一谈,以中共拒绝平反,在中共统治下民众和当事人无法实现自己的权利为借口,诬蔑攻击民众及当事人合理合法的权利,把要求平反这种权利,说成是奴才乞求,完全是别有用心,是用诬蔑攻击民众和当事人的合法合理的权利,为中共面临国内外的平反压力解套。
   
   要求平反这种合理合法的权利,是统治者不能剥夺的、当事人固有的权利。如何行使和争取这种权利,才是策略问题。反对平反的谬论,把两者颠倒过来,完全是为中共解套的狡辩把戏。
   
   六四是中共屠城,又是是中共制造血腥冤案,一些明显的特线坚持反对平反64,只是从反面证明坚持平反64口号完全正确。
   
   
   “平反”这个词,用了二千年,是平冤假错案的意思,有人非要胡扯平反就是“平反革命”,那纯属胡扯,是故意望文生义,胡言乱语,为中共解套。
   
   二千年前有反革命要平反?平反与反革命有什么关系?
   
   汉朝时发明这个词时,根本没有反革命概念。
   
   还有,宋朝为岳飞平反,纠正岳飞冤案,用的也是平反一词,这与后来共产党发明的反革命概念,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平岳飞的反革命罪?
   
   把一千年两千年以后共产党的反革命概念提前到一千年,两千年前的平反概念中去,完全是为了搞乱平反概念,帮中共解脱国内外施加给中共的、要求平反的强大的压力。
   
   平反是平冤假错案,这个“反”,是恢复的意思,返的意思;而平,就是正,就是常,就是真,就是公平,公正、平正、平允。平反,就是恢复正义,恢复真相,恢复本来面目,与反革命毫无关系。
   
   有人把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要求,说成是:向刽子手“苦苦哀求”,说:“你公开表示不接受他道歉赔偿,并声称这事远远没完。”这“比苦苦哀求道歉赔偿哪个对他打击压力大?”
   
   这完全是胡扯。
   
   平反是人们合理合法的权利。有人被中共土匪黑社会杀了,你骂骂就行?不能要求恢复正义,赔偿和惩罚?不能维护自己的权利?
   
   平反就是恢复正义,包括赔偿和惩罚。把合法合理正常的要求,说成乞求,只有满脑袋奴才思想的人才会这样想。或者只有别有用心为中共解套的人,才会以温和或激进的面目出现,拼命攻击广大民众和每次集会正常的平反口号和要求。
   
   再说一遍,64,迟早要平反。不管中共是否拒绝平反,未来民主政府一定会平反64,必定会表彰89民运。无论是直接帮中共攻击89民运,还是故意污蔑民众平反要求,来否定或阻止平反,帮中共解套的阴谋,都不可能得逞。
   
   污蔑民众和被害当事人的合法合理的平反要求,才不是有病,就是别有用心。
   
   连别人维护合法合理的权利,提合理合法平反要求,这些人都污蔑成奴才。但他们自己,却不断搞联名信、发呼吁,们不断向中共乞求,包括乞求释放,乞求诉讼权利,乞求停止迫害、乞求停止酷刑、乞求改善监狱待遇及安全,而不是光明正大的提更高的平反诉求;此外还有乞求选举、乞求公布财产,乞求解除监控,乞求和解合作,乞求良性互动,乞求对话妥协,以及其他无数乞求诉求,等等。别人要求自己的权利是乞求,是奴才;他们的乞求倒不是乞求,倒不是奴才?
   
   其实,凡涉及自己权利的所有要求,都是合理合法的,都不能说是乞求。相反,乞求单相思的和解合作之类,才是真正可笑的真正的单相思乞求。
   
   这些诬蔑攻击平反的人,不断把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要求,和铲除中共黑社会对立起来,攻击别人坚持平反要求是胡搅蛮缠,其实,他们不断把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要求,和铲除中共黑社会对立起来,才是真正别有用心的胡搅蛮缠。再说一遍,这种做法的客观作用,就是帮中共解除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的压力。
   
   这些装出激进面目反对平反的人,与毛左邓左直接攻击六四的人,唱双簧分进合击,共同反对平反64。那都是为中共解套的诡计和技俩。
   
   正像有的网友揭露的,有的人年年到六四,都攻击六四只反贪官,每年都把那些陈词滥调搬出来了。
   抹黑六四,并拐弯抹角的反法轮,都形成他们自己独特的指纹了。
   
   这种人,是很阴险的人。
   
   他们一再造谣、反诬、反咬和攻击激进的革命革命民主派,攻击革命民主派要求平反是乞求中共平反的奴才思维,除了暴露他们自己坚持攻击广大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要求,为中共解脱平反压力的真面目,没有多大抹黑效果。
   
   再说一遍:
   
   要求平反是当事人权利,攻击民众要求平反权利,实质是当中共帮凶。不管攻击平反权利者的主观愿望是什么,攻击民众合理合法的权利,客观上就是当中共帮凶,当专制暴政的帮凶。
   
   平反,是当事人的权利,但同时,却也是冤案制造者,即中共暴政必须履行的义务,而不是中共不必履行的权利。不管制造冤案的暴政是否合法,是否拒绝履行他们的平反义务,在法律上和道义上,平反,都是他们必须履行的义务。
   
   因此,攻击平反,一方面是攻击当事人和民众合理合法的权利,另一方面就是帮助中共暴政解脱,解脱他们法律上道义上必须履行的义务。
   
   把当事人要求平反这个权利问题,与中共是否合法,是否拒绝履行平反义务等问题混为一谈,以及与中共是否搞假平反,暴政冤案制造者、反人类罪犯及屠夫是否蒙混过关、逃避惩罚等问题混为一谈,纯粹是诡辩。两者完全是不同性质的问题。
   
   攻击者应该去揭露暴政,去揭露假平反,去揭露冤案制造者、反人类罪犯及屠夫蒙混过关、逃避惩罚;而不应该与暴政一起,攻击民众的平反权利,不应该以自己的奴才和专制思维,把民众要求自己的平反权利这种天经地义的事情,说成是奴才精神。
   
   一个道理上、常识中明明白白的问题,有冤申冤,有错纠错的常识问题,维护权利,履行义务的常识问题,竟然激烈争论二十年。那些挑战并否定人类最简单的公平和正义、有冤申冤、有错纠错,维护权利,履行义务等等的常识、来反对平反的各种奇谈怪论,竟然甚嚣尘上二十年。事情竟然反过来了,攻击民众合理合法的平反权利,帮冤案制造者中共及其暴政摆脱法律上和道义上必须承担的平反义务,竟然变成了冠冕堂皇的歪理。毫无疑问,像二三十年来违反常识的无数歪理一样,这中间,攻击民众权利为中共解脱罪责的中共特线,起了关键性的骨干作用。头脑一根筋的民运人士,则被他们欺骗和玩弄与股掌之上。
   
   =====
   
   
   附:过去笔者论述平反问题的部分文章: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徐水良
   
                2008-11-05
   
   
   有人说平反思维是奴才思维。把要求平反的人说成奴才。甚至国内网站上有人写了一首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见文后附诗),也被他们学习中共文字狱的手法,无限上纲,说成是奴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