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徐水良文集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就胡安宁自删帖,请教胡几个问题


   

徐水良


   

   

2014-06-25日


   
   
   胡安宁前日发一帖(见附件),暴露一些机密内幕,后来胡大概感到不妥,自己删去。
   
   对此帖,有几点不明,特请教余大郎胡安宁:
   
   1、何为415?是否指曾周政法系政变由曾策动发起?
   
   2、此事中,老胡你与曾庆红有何分歧?
   
   3、后来曾庆红不再见你,你无法恭敬“觐见”,具体理由和原因何在?
   
   4、何为“记区打包”,是否国风论坛网站所有内容都必须分别讨论区打包向政法部门及曾庆红等呈送报告?
   
   5、何谓“公鸡上书”?是否是“公知上书”?虽然你是他们下属,但急令你簇拥公知上书,似乎也太高估你的能量,且命令又急,很难做到,你上级也太不近人情,要求太高。
   
   6、后来你被冷落,是否因为没有完成上书命令?
   
   7、何为“面瘫口袋之”?是不是此命令,或者出大钱以国风网站为基地搞招安,招安反对派人士和公知,系温家宝谋划,但胡锦涛留中不发,“口袋之”?胡锦涛把钱贪污了(“口袋之”,进腰包?),因此你只好枯守国风网站和本职?
   
   8、山姆FBI找你,要你当双面谍。其条件“顶戴花翎老头票”究竟是什么?你是真没答应?还是假装答应,实际仍然忠于中共?还是假装答应后逃回中国大陆情报机构?还是真的答应?还是半真半假?还是……
   
   9、何谓“窝底工程师”?胡惊涛怎么可能直接命令卧底工程师抄你家?抄的是你的办公室?还是哪一处住家?或者指的是抄国风网站的家?但对一个小小的网站抄家抠底,竟然出自胡惊涛命令,是否太夸张了点?
   
   在下知道中共特别多疑,不相信所有外派特线。你和刘路这样对上级忠心耿耿与我打仗纠缠的,中共特别会怀疑是在下这个反动顽固敌对分子与你们唱双簧,为你们打掩护,掩护你们勾结在下这些敌对势力和老外机构,以此取得中共情报部门信任。茉莉花期间,本人与你拉关系,向你探听消息,以及此前要你探听王炳章消息,知道中共会因此怀疑你。但我确实是想得到你的一些信息,不是施离间计。本人早已说过,本人政治上不用计。记得不久后,当时还在茉莉花期间,你就说你被他们及你同事怀疑迴避,躲你。想不到竟然被胡惊涛怀疑下令抄家。不知此事是否有茉莉花革命期间的这个因素,如有,说声抱歉。
   
   10、另,你与卢笛辩论时,关于国风网站,卢笛说:
   
   你向我通报了"三国四方"会议的情况,说明了出席会议的
   有"上书房"的,还有公安部和国安部的部长助理,都是30
   多岁的人。我问你为何没有中宣部,你诡称他们是和中宣部争
   风吃醋别苗头。这事实表明,你那网站完全是特务机关花钱一
   手扶持起来的,连中宣部都没有参加。
   
   对此,你没有什么异义。
   
   但你说你握有论坛内坛与军机处(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局?)(另,上书房,是否书记处?)交往的全部密档,包括“民运特首”卢笛自供在内,此事是否属实?是否由摄政王军机处等向你提供?
   
   
   附:
   
   作者:余大郎:多谢徐老珍藏功莫大焉!所转余文属实望得众帮教。补两事以回报:
   
   2014-06-23
   
   
   一、415,曾所策动,余大反对。彼因而大不乐,盍觐见耶?
   
   二、论坛事,须记区打包。
   
   包成,被急令众簇拥公鸡上书矣。
   
   系瘟谋,后面瘫口袋之。乃枯守。
   
   不料海外狂赞中国模式,入另册。
   
   山姆遂来,有顶戴花翎老头票说。
   
   待茉莉花开二度,终被窝底工程师按昨上御令抄家抠底。。。
   
   
   跟贴:
   
   柳如是:啊,真有此事?曾参要拉清单
   
   徐水良:看来国风网等计划经费不少,否则胡锦涛不会“口袋之”(落腰包?)
   
   上面主帖所附余大郎帖虽然很短,但泄露的内容非常重要。
   
   gpib:藏龙卧虎啊,看来[曾参]真的就是[曾庆红的参谋]之意
   
   余大郎既然不小心承认了他能直接向曾庆红汇报,俺有功夫整理下其历史发言。
   
   能向正国级特务头子周恩来直接汇报的,怎么也得是钱壮飞之类吧?能直接向正国级的特务头子曾庆红汇报的,级别恐怕也低不了。
   
   看看这帮共党高级特科们都曾关心那些问题,具体是怎样工作的。
   
   俺还没详细查,先说我能记得的几个。
   
   1 参与吹捧某些人
   
   2 当某些被吹捧的人被指为共特的时候,他以维护团结为名为其解围。
   
   3 把揭露共特的人打成神经病,继而又参与围攻,把抓特务的打成共特。
   
   4 以反共党中央为名,给薄2鸣冤叫屈.
   
   5 以反习5为名,给康师傅擂鼓助威。
   
   6 以反胡温习为名,给江3把壮。
   
   共特狡猾狡猾地啊
   
   徐水良:胡安宁其实一直打“摄政王”曾庆红牌子,强调与他面谈商议,所以引得海外特线公知趋之若鹜,拼命与他联系,以及加入国风网站。迄今仍然有政法系江系特务拼命保他,为他掩盖,为他打掩护,为他颠倒黑白。
   
   所以胡本人,虽然形象不佳,被公认为没人要,没人理。但他打出摄政王等高层牌子,有高层支持,仍然有对海外特线有很大的吸引力。
   
   
   

刘路们总是反复打自己嘴巴


   

徐水良


   

2014-06-22日


   
   
   刘路们(这个们包括他同类)总是反复打自己嘴巴。他们拼命诬蔑我们数据是扩大化。并且诬蔑:你搞扩大化,因此你就是特务。你要否认自己特务。他们又反过来说大家全部有交易,不可能没有交易。有交易,当然是线民性质。你不可能没有交易,因此不可能不是特线。因此你才要搞扩大化。
   
   这些人因为自己是特线,非要把特线性质大家分摊,说成100%线民。以此诬蔑揭露多数是特线的人本身必然是特线,然后又反过来,说揭露特线占多数的人是搞扩大化,又用扩大化诬蔑揭露特线的人是特线。
   
   只有他们100%与中共交易有特线性质的结论,不是扩大化。因此可以拼命攻击揭露60%,80%的特线的人是特务。
   
   你说特线占多数,你就是搞扩大化,你就是特线;你要否认,他们就说大家都有交易,100%有交易,只有你没有?你一定有,所以你一定是特线!100%搞特线活动,你不可能例外,所以你必定不能例外,必定就是特线;因为你是特线,所以你坚持特线占多数,无论是60%还是80%,你就是搞扩大化。只有他们坚持100%特线性质(并反诬75%或80%的调查数据是扩大化,是特务),才不是扩大化。
   
   他们就这样反复打自己嘴巴。
(2014/06/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