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杨逢时女士来信]
魏紫丹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逢时女士来信

   
   
   逢时 杨
   
   


   
    6/26/14
   
   
   
   
   
   
   To: 'zidan wei'
   
   
   
   
   
   
   
   
   
   
   
   
   
   
   
   
   
   
   
   
   
   
   
   
   
   
   
   
   
   
   
   
   
   
   
   
   
   
   
   
   
   
   
   
   
   
   
   
   
   
   
   
   
   
   
   
   謝謝魏老先生之分享。非常讚同您“要談協商民主的理論及其實施,首先必須具備民主這個大前提”之觀點。也非常佩服您能始終保持一個知識人獨立清醒之頭腦。您總是如此認真地思考如此勤奮地寫作令我感動。以下簡單分享是在回芝城的路上匆匆寫下。但20天不在家回來後這些天便忙於處理好多雜事﹐以至拖到今天才有機會整理寄出。
   
   感受點滴﹐敬請批評指正。
   
   逢時
   
   
   
   感受點滴
   
   
   
   近來“轉型”這一詞彙被普遍運用﹐使我這個“政治學”外行人迷惑不解。不知“轉型”在此如何定義﹖是期待“共產黨轉型”嗎﹖我以為這是痴人說夢﹐異想天開。共產黨要建立和鞏固的乃是一個專制獨裁政權。要它“轉型”猶如與虎謀皮緣木求魚。它若能“轉型”﹐便不是共產黨了。是指“社會轉型”嗎﹖那麼﹐還是這句話﹐共產黨不下臺﹐“轉型”免談。只有首先摧毀這部殺人機器﹐才是中國走向一個真正自由民主共和之開端。
   
   
   
   前幾天在從西部開車回芝加哥路上看到了曹長青先生關於李旺陽遇難的充滿情感之大作“誰說中國沒英雄”及其視頻﹐使我一路上心情極為沉重。李旺陽之話語與身影不時地出現在腦海之中。且不說從四九年後中國有多少英雄被共產政權謀殺。就在此時此刻﹐又有多少個李旺陽慘死在中共屠刀之下﹖長青說﹐“今天關於李旺陽,我又能寫出什麼呢?”。對這種“無語”之嘆﹐我何不深有感觸。“六四”二十五週年紀念期間記者採訪時﹐我同樣地感到語言之乏匱。二十五年了﹐能說的都說了﹐還能說什麼呢﹖
   
   
   
   可與李旺陽之死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時下所謂“全民大和解”﹑“寬恕”﹑“原諒”﹑“服從掌權者”等似是而非的語言滿天飛。我不得不問﹐到底還要有多少李旺陽才能使我們徹底覺醒﹖才能使文人們名人們擺脫角色錯位之臆想﹐以正常人的思維說幾句正常人的話呢﹖
   
   
   
   回芝加哥路途的最後一站是帶女兒參觀Mt. Rushmore的矗立山間的四個總統雕像。碩大雄偉的雕像不僅表現了這四個偉人氣壯山河之風貌﹐更象征著美國這個年輕國家之理想和原則。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參觀﹐但還是如第一次一樣的震撼。並情不自禁想到﹐中國這個被共產黨毀壞的古老家園﹐何年何月﹐才能迎來自由民主共和之曙光﹖
   
   
   
   逢時 匆匆
   
   Mt. Rushmore, SD
   
   6/16/2014
(2014/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