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魏紫丹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2/2014
   
   
   

   魏紫丹: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作者: 魏紫丹
   
   
   
   
   摘要:“网络自由”是105岁的周有光老先生把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项自由”添加的“五项自由”。专制制度的条件反射是,见自由就剥夺。最近,从2013年8月以来,中共发起了一场以打击网络谣言为名的严打行动,数千人士被捕。这倒是不能直接归罪于毛泽东,因他在世时尚不知网络为何物。他只知道逮捕和枪毙偷听敌台者。和继承他思想衣钵的胡锦涛、习近平和“协商民主”比翼高飞的,还有“网络民主”。二者都是甚嚣尘上而盛行于狱中;相映成趣而又大异其趣。总而言之,在专制中国,协商也好,网络也好,都没有为民主加彩,反而成为对民主的丑化和热讽冷嘲。说来也是,难道在专制制度下你还幻想民主会有更幸运、更体面的下场吗?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论述某项理论,或是实施某项工程,首先要考虑应具备的最必要的条件,也就是所谓的“大前提”。具备了大前提,事情不一定会成功;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大前提呢,那样,事情则断无成功的可能性。话再说回来,即便有可能性也不见得能成功;无可能性,则把话就说绝了;你懂得的,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地大的能耐,使尽全身解数,也绝对不会成功,也绝对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干脆地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同理可证,要谈协商民主的理论及其实施,从正面说,首先必须具备民主这个大前提;从反面说,首先就须绝然地把这个大前提的对立面消除掉,即废除极权专制制度。综合起来说就是,协商民主,只能在实现了民主转型而后谈。在这个极端绝对的场合下,毛泽东说的“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是正着的。为什么不说是“正确”的呢?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并不完全正确,而在本场合下,他则是歪打正着。在他说得正着这一点上,你就不能反对他,否则,当还没有对极权专制制度进行破、塞、止的时候,你却一味盲目地鼓吹协商民主,要它急匆匆立、流、行起来;这就无异于是在说废话!甚至比说废话还更可恶,还更具危害性。因为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患。而与虎谋皮,则有让虎果腹之虞。
   
   “协商”作为政治学的概念,在中国,从完整的意义上说,我认为是发源于1945—46年期间的蒋中正与毛泽东举行的重庆和谈,以及随后导致的国、共、各民主党派、各社会贤达等,举行的那次政治协商会议。虽然协商失败了,但从概念上讲,那次,也只有那唯一的一次的历史机遇所提供的协商会议,才是最符合明确无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政治协商会议”的真精神。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根据那次会议秉持了民主这个大前提。协商各方都是具有平等、自由、人权的主体,而这些,就是民主这个大前提中必备之义。
   
   后来的冠之以“新”或“人民”字样为前缀的,今天大陆实行了六十多年的这个“政治协商会议”,则因其不具备民主这个大前提,而被世人正当地、实事求是地把协商对象讥讽为“花瓶”。你说他不民主吗?他却振振有词:“无产阶级民主比任何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百万倍”。这是见之于《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第二章中的列宁的一句名言。不过,这又让人莫明其糊涂了:比民主还民主百万倍是个什么概念?在民主中,选票是能够以量计的:如果前者每个选民有一票之权;是否在后者中,每个选民就会至少有一百万张选票呢?就此一对比而论,如果把前者比作正常细胞,后者就是癌细胞,即恶性肿瘤了。作这样比喻,正好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形象化地揭示出民主与专制令人毛骨悚然的异质性。毛泽东没有具体数量化,但他把民主分为大民主、小民主和小小民主,以及分为新民主和旧民主;但他却讳言真民主和假民主。
   
   斩钉截铁、一锤定音、干净利落、简单明了:民主就是民主!如果你再画蛇添足,例如增加倍数或附加说辞,那就除了只能表明你居心叵测外,别的任何作用都不起。现行的符合党性的说辞是毛加了“新”字的民主,即新民主或新民主主义。推论是:新民主主义就是人民民主、就是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如果要问:谁是人民或无产阶级?答曰:共产党。——“我国的政治协商制度与当代西方协商民主理论所提出的协商民主机制的一个本质区别在于,我国的政治协商制度首先强调的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最大限度地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因此,没有中国共产党,也就没有我国的政治协商制度。在协商民主的制度框架内,广泛充分地进行政治协商,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对政治原则、政治方向和重大方针政策的领导。”(注1)如果再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共产党代表了无产阶级、人民大众的最大利益,那么,“人民民主”和“党主”就可以一而二、二而一,等量齐观了;这样推演,那就一有“党主”而已矣,何必再曰:“民主”?
   
   很显然的,也是尽人皆知的,这纯属中共在自吹自擂,自捏佛、自烧香。但是,你如揭破皇帝没穿衣裳,质问他是谁加封的“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以及他“最大限度地代表了谁的利益”?这就成了不怀好意的、敌我矛盾性质的问题,不属于协商的范畴。只有留待凡参与协商者都能成为具有平等、自由、人权的主体时,也即民主转型后,才能做到揭示真相者也无罪。否则,凡在今天冒犯“当今”、揭示真相的,就都是犯了造谣罪。现就着所坚持的前提条件不同,让我来对“新”、“旧”政治协商会议寓褒贬,别善恶、真假、是非、成败:
   
   一、平等
   
   “旧”政协的主体平起平坐,在地位上、在职能上、在各项权利义务上一律自由平等,一视同仁,有话直说,畅所欲言。是反对、是怀疑、是同意,甚至是参与或是退出;悉听尊便。“参加不参加,也许不是由着我的;但我想退出,难道也没有自由了吗?”看下去你就会明白的。后果的严重性远非你能想象得到的。“新”政协则是:“中国的协商民主不同于西方的协商民主,它是中国特色民主的一个组成部分。首先,中国的协商民主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是我国政策框架的一个前提。”(注2)
   
   协商,如果不是在自由平等的主体之间进行,那还叫什么协商?所以要把“自由平等”列为前提条件是绝对必要、不可或缺的。“新”的协商也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整个政治框架的前提性条件”。把“在谁谁领导之下”列为协商的前提条件,这,在地位上就不平等了。领导是教人服从的对象。服从领导是属常规、常态;不服从甚至反抗领导是反常、是恶行、是大逆不道、是罪行。不管领导人在主观上是否自高自大、高高在上,在客观上就自然而必然地形成一种不对等的所谓“协商”:一个居高临下;一个俯首听命。如果认为这仅是逻辑推理、无的放矢的话,就让我再提供事例来实证一下:“目前的执政党和政府掌握着充分的权力资源、信息资源和社会资源,在协商民主的过程中占有明显优势,因而一些协商民主意识淡漠的党政领导在内心和行动上有时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势,不屑于协商;或者主导协商的过程和结果,导致协商形式化、作秀化。”[下划线是引者所加。凡放在中括号内的斜体文字,皆为紫丹评注。下同,不另说明。 ](注3)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四个坚持”的核心。“四个坚持”是极权专制的现代化表达。极权专制怎能容得协商呢?因为,协商的精髓是异中求同。而共产党则上前就容不得“异”;“同党中央保持一致”是全民的行动守则。上海市闸北区政协主席陈永弟有一篇研究协商民主的论文,其中的心得体会之一是:“把握和处理好政协协商民主实践中求同与存异的关系,尤其要注重做到‘三个坚持’。一是坚持平等协商。二是坚持交流交锋,就是要听得进不同意见甚至反对意见。三是坚持公开透明。”(注4:)。陈永弟提到的“三个坚持”,在现实生活中全然落空;何故?这是因为只要前面提到的“四个坚持”,首先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得到落实,后面的陈氏“三个坚持”就会不期然而然、自然而必然地要落空。要是在1957年,还要划右派。
   
   中国共产党委员会中央主席毛泽东连对他的接班人党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异”都容不得;两个主席都不能进行协商。而你却还要相信,并且大吹大擂这个“协商民主”如何、如何地是具有中国特色民主的优势之本质表现。冷静下来想一想:这是不是太有点儿鬼迷心窍,岂有此理了?!根据周恩来在文革中揭发,两个主席在历史上曾有这么个“异”的过节:“1945年8月29日开始,至10月10日,毛主席到重庆谈判,我昨天讲了这个事,毛主席那个时候到重庆去,完全是要证明中国共产党敢于[其实是不敢。是斯大林逼人太甚,毛才怀着一肚子怨气壮着胆去的 ] 到重庆去和蒋介石谈判。中国共产党要争取和平,要暴露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面目,以后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在人民中的威望是有假象的。他是假抗战[难道说,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数以百计的将军们和数以百万计的士兵们都是假死的?有道是,假作真时真也假],你如果说他不是抗战的人物,有人会不信[我们的这种无耻谰言],所以需要这样一个暴露。但是当时刘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相信民主可以实现,和平也可以实现。当时蒋介石还不放弃军权。但是刘少奇九月在党校作报告,然后第二年一月发表了一个正式报告,就讲这个问题。我参加了旧政协开会以后,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汇报,刘少奇也在场,毛主席说的很清楚。毛主席说:这个和平,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要训练军队,一方面要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改,准备战争,准备战场。这个精神就把问题说穿了嘛。[“说穿了”什么呢?揭穿了毛的、而不是蒋的“假和谈,真内战的面目”。之所以在这时和谈尚未开始,就提前这般诬称蒋,居心是,想在毛假和谈一闭幕、真内战一开打,就大事宣传预先设计好的嫁祸于蒋的这番说词。] 毛主席还指示,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两面三刀,阴险毒辣,阴谋诡计使不完!难道你还会相信他签字过的协议就会算数吗?就不是在未签字前就居心要破坏、撕毁的吗?]但是刘少奇对党校报告讲的那些东西(今后会印出来)完全是另一种说法。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亲自可以证明的。刘少奇那个报告我没有听到,现在从文件堆里找出来了。你们听到过吗?后来刘少奇这个报告被高岗抓住了。(注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