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纪念六四25周年之三140515]
孙文广文集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纪念六四25周年之三140515

   1989青年学生浦志强,去天安门广场示威、绝食。六四前夕,在重兵包围下,凄风苦雨中,他当众发誓,如果活着出去,每年都会回来凭吊。后来,他兑现誓言,20余年,每年六四前夕都要去广场。结了婚,带着夫人,生了儿子,一家三口约上朋友去广场,他的执着、坚毅值得我们学习。今年,因为参加纪念六四,他被关进监狱,我们应该追随他的足迹,去广场纪念六四,这也是对被抓五君子的声援。
   
   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纪念六四25周年之三140515

   
   (一)浦志强的六四情结


   
   2006年,我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先烈。途中,被济南公安从北京火车站押回济南(见本人所写《广场行思录》),后来在网上看到关于浦志强的报道,2008年我去了北京,在陈宝成的引导下,登门拜访老浦,听他介绍自己的过去。
   现在根据我听到的、和网上查到的采访报道,综合写出浦志强的六四情结来,介绍给大家:
   
   89六四之前,合围广场的戒严部队到达了指定位置,但尚未开始清场。就在这个时候,浦志强告诉身边的同学们:“纪念碑将会见证我们的死,但是假如能活着出去,此后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再回来,来这里凭吊所有无辜的死难者”。
    这句话竟然成了他许下的一个愿,一个可能需要终生来还的愿。从1990年至今,他所有的6月3日都来广场盘桓,从未间断过。每到这一天,他们夫妻都要约上若干好友,从1995年起还带上了儿子,来到纪念碑的脚下想想心事。他说:“每年的6月3日,也是我忏悔的日子,我都要在此地拨通丁子霖老师的电话,以便这位白发苍苍的母亲,能如期收到儿子的问候。我们的心态一年年平和起来,这是因为仇恨的蓄积于事无补,冲突的化解需要宽容,但这一切和解的前提,都只能是放开言论和说出真相,让敏感的事情不再敏感。我相信,一定还会有人像我们一样在坚持。”
   
   从我的接触和阅读中,可以看到浦志强是一个既有勇气又有担当的践行者,2006年,他发了几十个短信给朋友,也给了公安,说他六四前去天安门广场,结果公安立即行动起来,“护送”他去广场,第二年,用传唤的方式剥夺了他去广场的权利。今年,六四前,终于把他关进了看守所。
   
   87岁的大律师张思之,去探监,表示宁愿在坐牢也要为浦志强辩护。我们更应该用各种行动,包括去广场悼念六四,声援浦志强等五君子。
   
   (二)学习浦志强去广场纪念六四
   
   六四开枪镇压学生运动,这是中国20世纪最大的惨案之一,现在经历过那场运动的很多人,包括党内比较开明的人,都认为现在应该“翻过来”,要公布真相,为死难者受害者恢复名誉,进行经济赔偿。但人们盼了一年又一年,至今已过25个春秋,中共中央对六四至今没有反省,邓小平定了“反革命暴乱”,后来又改成了“动乱”“政治风波”,当局至今不愿面对事实,对此,我们怎么办?
   
   践行者浦志强二十余年走过的道路值得我们学习,用行动纪念六四,去广场纪念六四,宣扬学生运动的意义,给当局施压,唤起民众争民主争自由的热情。
   
   我们应该学习浦志强,像他那样,带着家人,约着朋友,每年六四前夕,去广场走走看看,他践行了20余年,去广场的行动并没有带来太大危险。
   
   (三) 去广场表达民意,聚集人气,是在专权国家实现民主的重要途径
   
   进入21世纪,在很多没有实现民主的国家,在推动变革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当权者垄断了媒体,没有公正的选举,不准成立反对党,公民的表达权利遭到剥夺,又没有独立的司法。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推进民主进程?经过多年的探索,人们终于找到了“广场道路”,把广场作为表达民意、交流观点、聚集人气的中心,最后推动变革。这种例子很多。在突尼斯、埃及和乌克兰,由于民众到广场聚集示威,最后实现了国家的和平变革。其中也有像利比亚那样的,卡扎菲开枪镇压广场示威民众,激起民愤,民众拿起武器建立反对派的武装,和平示威转变成武装对峙,最后卡扎菲被击毙,他的几个儿子正在接受审判,利比亚实现了变革。而中东的叙利亚正处于武装对峙中,乌克兰两次变革都是充分利用了广场聚集的威力。
   
   (四)去广场如何减少风险
   
   六四的镇压,在民间留下了深刻的精神创伤,但是如果认真分析六四的过程,也可以看到只是到广场和平的聚集,风险相对比较小。据最后离开广场的一些人说,广场上发生的流血事件不多,被击毙者,绝大多数都是去阻拦军车的一些市民和学生,当然对这些死难者,他们的勇敢、他们的献身精神,应该受到我们的敬重,下令开枪者必然会受到历史的审判和谴责。但如果再有一次广场聚集,再出现军队的介入,面对一些带枪的士兵,我们就应该劝说民众不要以肉体之躯与带枪的军人抗争。
   
   企图说服戒严部队的战士,是极不现实的想法,这些战士受到封闭式的管理,进入北京前强制他们反复学习人民日报的“426社论”,战士们根本无法了解真实情况,他们对示威的学生,是抱着敌视的态度,试图去说服这些战士,让他们转变观念是极其困难的,上级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要按时进广场,情急之下他们就会开枪。
   
   如果我们再有机会去广场,就应该像浦志强那样理性和平,去广场走走看看,和朋友和家人一起谈谈心叙叙旧。照个相,留下历史的纪念,让社会上和体制内高层的一些人知道有很多人在纪念六四,要求正确公正的评价六四。使他们认识到六四没有正确的结论,社会不可能稳定,任何政党如果不能正确的评价六四,他就不可能受到民众的支持。1989年的5月,在北京一度有三百万人上街,如果这些人中有4%的人去天安门广场,那将会有10多万人,这些人的聚集会给当局带来很大压力。如果党内、体制内很多人都认识到六四应该平反,少数人顽固不化,就会受到孤立。曙光将会出现。
   2014年5月15日 于山东大学 电话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2014/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