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苏明张健评论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在共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总是出现令举世都吓一跳的奇迹。近期有报道说,中国大陆的经济是持续三十多年的腾飞猛涨之后,现在的经济增长趋势仍然是按捺不住。由于共党采取了一系列的抑制经济猛涨的措施,才给猛涨的经济降了点温。言外之意就是说,虽然共党每个月、每个季度、每年都爆出GDP增长了百分之十,或者是百分之十几,这都是共党拼命地用政策降温的结果。

   

   如果党不降温的话,那么GDP的增长率就绝对不只是百分之十几了,或许是百分之几十,或者是百分之一百、两百的增长。由于共党爱人民,不打算让经济的奇迹吓住太多的人,所以党很谦虚地尽量少报。其实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后劲那是大的很,人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于是等好日子过、等了六十一年的中国人那就该幸福了。

   

   不知别人说怎么想的,对于这种毫无事实、不着边际的云山雾罩的宣传,本人的感觉是既可笑又可怜。都到最后大崩溃的时刻了,欺骗的本质是丝毫不变。且不提三十一年间,欠下的至少54万个亿的国债。我们只说将近两年了,由于经济风暴引发的经济大衰退,直接造成的后果那就是全球的失业率暴涨,消费力大减。

   

   三十年只靠着外国消费者拉动的中国大陆的工商业,仅在2009年一年之中,出口外贸额就减少了50%以上。而今年由于共党长期地操纵人民币的汇率而引起的国际抗议和提高了进口关税,使得出口贸易额大致将与去年持平,但是贸易的利润却是大大地减少。

   

   外需是靠不住了,那么内需是更指望不上。共党当政了六十一年,内需是从来拉不动。三十年改革,经济或许翻了两倍到三倍,但是物价却上涨了十几倍、二十倍不止。人民消费不起,产品大量地积压。卖不出去,成本都收不回来,就更不要说利润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却非要说经济过热猛增。这种话说出来连鬼都不信,但这正是体现了共党真本领的时刻。知道没有人信,但仍旧一本正经地报出一连串驴唇不对马嘴,经不住推敲,且又自相矛盾的增长数字。

   

   耻乃国之四维之一。知耻是体面人的本分;无耻就成了无赖。政权无耻,那就是四维不张,其结果那就是必亡。有同胞说我是因为不喜欢共党,或者说是恨共党,所以才骂共党,巴望共党灭亡。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假如说我爱共党,也能如共党所期盼的那样热爱共党,誓死为它效忠的话,共党也一定会灭亡的。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和永恒的东西。好的东西都将被更好的替代,何况劣迹斑斑的共党呢?仅举一个例子,从2009年到今年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共党是开足了马力,加班加点地印刷钞票。到目前为止,可以知道的是总共印刷出来17.3万亿元人民币的新钞票。

   

   这既不是强大也不是辉煌。连个小学生都能明白,任何一个商号,一个企业,当名誉不好,或者是经营不善,而造成资产受到损失的时候,他的产品就卖不出去,甚至不得不减价销售。于是资金就运转不开,造成了债务累累。此时此刻,银行都不会给他贷款的,不破产不倒闭又等什么呢?

   

   同样的情形,大到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国家也同样破产。去年发生的杜拜王国破产,和今年发生的希腊国家破产都是现成的例子,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和巨额的融资才能暂时缓解崩溃。但是被救的国家必须是有诚信和负责任的国家,要精简自己的政府机构,大量地缩减开支,抑制通货膨胀率,加强民主的建构和进程。因为民主不仅仅是政治的形式,民主也是经济基础。最后再制定严格的时间表,力争尽早的还清国债。

   

   就在今年的五月底召开的二十国峰会上,通过的一项决议,就是要在2013年底,各国债务要偿还50%。到了2016年,各国还清另外的50%的国债。于是在2017年,各国就可以在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轻松状况下,去运作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这是顺理成章的程序。但是对于中国大陆来说,由于有了共党这个特色,顺理成章的程序就完全不适用了。

   

   首先那就是诚信和负责任这两点来说,就是共党绝对做不到的事情。共党从来是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说了不算,算了不说。为所欲为,造假、虚报、谎言、欺骗等等,都是与诚信背道而驰的。至于负责任那就更提不到了。当政了六十一年的共党,对国家和人民什么时候或者在什么事情上,又何曾负过哪怕是一次的责任呢?

   

   且不提对国家和人民负责,各界的党老板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和权利欲,不惜把国家、人民、社会以及士农工商四业搅乱得天翻地覆。就连普通的共党成员们也摆出了一副一人入党、鸡犬升天、不可一世的嘴脸来。胡作非为,唯利是图,欺压良善,兽性代替了人性。这种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沆瀣一气的狂妄,致使共党流落到了今天的臭不可闻、人见人恨、人人喊打的境地,这正说明了共党们连对自己所在的团伙的声誉,当政的合法性和继续存在的合法性都是不负责任的。

   

   国际社会多次提出,要求中国大陆做一个负责任的国家。这句话的潜台词,实际就是已经在指责共党政权,在国际事务中是不负责任的。至于精简政府机构,缩减政府开支,更不是共党能办到的事情了。中国大陆平均每十五到十六个百姓,就要供养一个吃皇粮的人,这个负担在当今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更使中国民众绝望的是,每个被供养的公务员,并不是领一份工资,享受些福利待遇就能满足的。他们还要特权;还要吃喝嫖赌都免费;更要拼命地贪污、搜刮和抢劫民财。而且还是贪欲无止境,越多越不嫌多。对于民主或政治改革,共党们就象是听到了死刑的判决一样,无论民主是政治形式,还是经济基础,共党都极力反对。因为一旦民主,或者是政改,人民就会立即清算共党们的罪恶。

   

   至于抑制通货膨胀,对于共党们来说等于是问道于盲了。正经事共党们从来不学,也不懂。资产缩水,钱贬值怎么办?这回共党又伟大了。用它们的话说,那就是“想前人不敢想的事,做前人不敢做的事。”于是做出个伟大的决定,那就是印刷了17万多亿的新钞票。既可以有钱让共党的政权继续运作,又可以满足共党们继续有钱贪污和抢劫。至于新钞票更加剧了人民币的贬值,那共党就不管了。哪怕人民币贬值贬到了了不值钱的地步上,只要共党们有钱可贪污,政权就能够多维持几天。钱不值钱了物价就得上涨。老百姓就更苦了,可共党们却高兴了。物价涨的越高,它们贪污的机会就越大。

   

   当各国政府都在制定偿还国债的时间表的时候,债多了不愁的共党心里却在偷偷地笑。每年十万亿、八万亿地印制新钞票,如果再不够的话,几十万亿、上百万亿的印刷,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有了钱就是盛世、强大和辉煌,至于钱不值钱了,那就没人管了。

   

   在今年的8、9两个月,粮食、食用油、白糖的价格上涨了30%以上。就连二十年前几分钱、一毛钱一斤的西红柿和黄瓜都涨到了六块钱一斤。二十年前一分钱一头的大蒜,现在却变成了十块钱一斤。就连煤和棉花在今年之内,都分别涨价了60%和40%。可是共党统计局报出的数字却是同比上涨了3.6%,环比上涨了0.6%。轻描淡写地骗骗民众,当然全然是不当个事。可是每天要吃饭的民众却不轻松。今年初还是两块五毛钱一斤的大米,现在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块和三块三毛钱一斤。

   

   前不久听说共党要搞人口普查了。人口的总数,也和共党报出的GDP增长率一样,虚报、造假的水分太大了。五、六年前共党报出个十三亿,可是在2007年的6月份,就有学者们计算出,当时的人口总数是十五亿两千万左右。这个数字到了2009年的年底,已经上升到了十六亿两千万。那么到了今年的年底,或者是这次人口普查结束的时候,中国大陆的总人口应当是在十六亿四千万到十六亿五千万。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次人口普查后的总人口不会超过十四亿。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表示共党在控制人口政策上的伟大成就。其实在上个世纪就是年代的末期,中国的人口就已经到达了十三亿。

   

   共党已经说了,要在2030年将中国人口的高峰数字定为总人口数十六亿。为了这个既定的年代、既定的数字,就必须撒谎、造假到底。即便现在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十六亿,十五年以后,人口将到达十九亿等等这些现实,共党都可以不顾,只是按照它们既定的思路去报。

   

   此次的人口普查,共党又添上了一条新的内容。一个共党的头领在电视上宣布说,让人们在这次人口普查中,把以前违法多出生的黑户的人口和隐藏不报的人口,都可以登记,成为有户口的人。这段话听上去还不错,任何一个新生命来到了人世,都是件神圣和喜庆的事,只是因为共党制定出个不人道的人口政策,于是把神圣的生命就变成了违法的黑户口。共党还振振有词地说什么,这是国情不同。这种所谓的国情就是共党一手造成的。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因为一个苏联女人一胎生下了四个孩子,被苏共奖励为模范母亲。那段时间,中共是以苏共的马首是瞻,张嘴闭嘴地苏联老大哥。多少中国的专家学者,因为与苏联派来的所谓专家们有了不同的意见,或者是发生了口角,而遭到了共党的整治。

   

   世界著名的人口学家、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先生向毛泽东建议,人口必须有计划的增长,否则经济的增长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就是一句空话。结果被不学无术的毛泽东一句“人多好办事”驳回了。非但如此,还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把马寅初先生定为右派。

   

   那个时候共党还没有学会说“国情不同”这句话,但是苏联和中国大陆的国情确实有不同。苏联声称人口两亿。但是从打1931年到二战发生之前的十多年里,一场由苏共造成的大饥荒,夺走了两千多万人的生命;接下来就是斯大林的肃反黑大清洗,又有两千多万人被处决;然后就是二次大战。战后苏联的男女比例为一比七;加上苏联的领土面积是中国的两倍以上,所以苏联需要发展人口。

   

   而中国就不同了。满清垮台的时候,中国的人口是四亿。到了1949年后之间的三十八年之中,中国的内战不断,再加上十四年的抗战,可以说三十八年一直在打仗,一直在消耗着人口。但是到了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从四亿增长到了四亿四千万,所以马寅初先生提出人口要有计划的增长。

   

   直到二十年后的七十年代中,毛泽东才明白过来,提出了人口要有计划增长,但是已经晚了。二十年的时间内,中国的人口已经增长了三、四亿。这个祸是毛泽东惹的,却反过来让中国的老百姓们承担这个责任。

   

   那个头领在说完了这段话之后,马上说了一个“但是”。但是什么呢?违法出生的黑户口登记入户是要交罚款的。为了证明党的伟大,最后的一句话是,对于确有困难的家庭,在调查核实之后,可以适当的减少罚款。至于法律的条文中有没有多生罚款和罚多少这个项目,这个头领没有说。

   

   据本人所知,罚款和罚多少,都是地方的土政策。甚至不少地方的共党干部们,公开地违法出卖准生证,从而获利。有学者调查后证明,中国大陆每年出生的黑人口是三千五百多万,加上共党报出的年人口增长是一千五百万,中国大陆平均每年人口增长是五千万人。由中央政府宣布花钱买户口,这是第一次。中央学习地方经验,什么都卖,卖了就是钱,有了钱就有赃可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