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六十年来,共党们始终是喋喋不休的在说,在共党的统治之下,中国人民都幸福了。至于说到中国人幸福的理由,那就再简单不过了:一句话,那就是因为共党搞得那一套极权统治下的社会制度实在是太优越了。杨尚昆曾经在六.四大屠杀以后就十分感慨地说:中国大陆的社会制度十分优越,西方国家应该向中国大陆学习。显然,西方国家是不买这个帐的。不但不学习,反而对中国大陆实行了经济制裁至今。

   

   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上台忆苦思甜的苦大仇深的人说:“解放前他们一家八口人只有一床被子,解放后八口人是一人一床被子,于是就幸福了。”还有人说,过去给地主扛长活是干了一年,到了年关地主不但不给钱,还被地主打了一顿,于是现在他也幸福了。

   

   十年前,见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同胞对我说,他也幸福了。原因是他挣到了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一大笔钱,于是跑来了加拿大,开起了一间专卖中国造的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小生意。他并没有解释,既然在党的关怀下幸福地挣到了一大笔钱,那又为什么跑到加拿大经营个小生意呢?

   

   台湾对大陆开放观光旅游不到两年,大陆的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们赴台观光,想必也感到了幸福。两岸同是六十年,台湾的人均年收入不过才两万美元,面对着这群大陆的富豪们,台湾人就好像乞丐一样。尽管如此,仍然有几千名大陆的观光客脱团外逃,滞留在台湾不归。

   

   近日听说,北京市的两千两百多万居民们也幸福了。因为以前要看沙漠,就要跑到新疆,或者陕甘宁和内蒙的河套地区。而现在不必了。只要从北京往北走出八十多公里到了怀来县,就能幸福地看到沙漠。共党的怀来县政府自豪地把良田变成了沙漠,开辟成了旅游景点,修建了一整套的旅店饭店设施,并且收取高额的费用,以造福被沙漠淹没了的人民。

   

   今年的夏天,见到了一位来自内蒙古哲里木盟首府通辽市的同胞。由于三十五年前,本人曾在哲木盟最西边的开鲁县上山下乡被改造过七年多,于是与这位同胞聊了起来。加上事后的证实,终于清楚了:我曾经战天斗地了七年多的开鲁县,已经被沙漠淹没了,县城已经迁到了其它地方。我曾经所在的县城往西二十公里的大榆树公社,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沙漠吞掉了。居住在通辽市的居民们,连八十公里都不必跑,只要往西三、四十公里,那就是沙漠的景点。

   

   据说辽河的水还在流,但流经的已经不是良田了,而是沙漠了。三十五年前中国大陆的人口大约是9亿,现在却是16亿。当初我所在的生产队共有26户人家,耕种着两千多亩土地。生产玉米、高粱、小米和黄豆,一年的产量是接近四十万斤。哲里木盟曾经是个产粮区,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时候,全盟一年的粮食产量够全国当时六、七亿人口吃一天的。

   

   国人民众心里明白,究竟是引进沙漠来开辟旅游景点挣钱重要,还是十六亿人口有饭吃重要。今年的冬天是个寒冬,冬天人们就要取暖,寒冬就更要取暖。就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共党政府拉闸限电,拉闸限电的原因是人们用电量大。

   

   这就奇怪了,电费已经是一涨再涨,多次地涨,已经使人们有吃不消的感觉了。商家们怕的是商品卖不出去,巴望的是货如云转,顾客盈门。发电厂有生意为什么不做呢?于是各省地市政府又出来解释了一番,原来是各发电厂的煤不够用了。就连产煤大省的山西、河南、陕西,都有80%以上的发电厂的存煤仅够三、四天用的。

   

   这就又让人不明白了,2009年初的一场冰雨,造成了大半个中国停电。共党给出的理由,那就是因为各电厂的存煤仅够三天多了。加上冰雪道路使交通阻断,煤运不上来。古人说,前世之事,后世之师。既有了2009年的教训,各发电厂为什么不多储存煤呢?

   

   国家电网的负责人说,电力的分配程序是由国家分配到各省,省里再分配到市里,市里再分配到各区。由于全国电力供应都紧张,所以一级级分配的电力都少,不能满足需要。那么我们就要问了,胡锦涛说六十年辉煌,难道民众挨冻就是辉煌吗?今年夏天的高温也是拉闸限电。给人的印象是:凡是国人民众需要的时候,共党就一定刁难。

   

   另有解释说,全国电厂的75%以上是用煤发电的。这种解释让人听上去是莫名其妙。中国大陆地下的六、七十种矿产基本上都已开采绝了,而唯有煤据说还能开采七十多年。自己的地下出煤,可煤的供应又紧张,为什么呢?日本没有地下资源,但是四十年来是不停地从中国大陆买煤,并且储存在大海里。

   

   于是就有报道说,是因为供应商大量的囤积煤造成的煤荒,为的是要提高煤价。这种说法让人无法相信。搞惯了计划经济的共党仍然控制着电力,并且按照共党的计划是由国家把电力逐级分配下去,煤炭行业也是共党控制的,煤价当然也在共党的严格控制之中了。

   

   今年入冬之前,煤价从每吨一千元一下子抬高到一千六百元一吨。如果不是行政垄断的做法的话,请问哪个囤积商有这个能力去抬高全国的煤价呢?共党劳民伤财搞的三峡大坝,原来觉得说是能够解决半个中国的用电问题。可是现在的电荒煤荒的名单当中,湖北省竟然也在名单当中。

   

   三峡发的电,湖北省应该是第一个受益省。这就令人怀疑,三峡究竟发不发电,能发多少电?据了解,共党是既要改造人,又要改造河山。六十年修了八万多座水库。按道理说,发电量应该不小,可始终没听说水利发出的电在炎夏,或者寒冬中发挥作用。即使在今春的大旱灾当中,也没听说水库起到了调控的作用。

   

   到了夏季,各地下了点雨,马上就变成了洪涝灾害。究其原因,原来是豆腐渣的水库堤坝崩坍造成的灾害。农民们知道,上过山下过乡的人们也知道,十几、二十几公分的降雨量,根本就不够滋润久旱的大地。12月23日,共党中央电视台的喉舌们说,河北省飘下了雪花约十毫米左右,而下面的话就是:“基本上缓解了旱情。”这不但是误人的公开欺骗,更是对常识的开玩笑。把中国人都当成了傻瓜,因为只有傻瓜或许能认为共党治下的幸福。

   

   古人说:礼义廉耻,乃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其国必亡。共党倒是巴望着与国共存亡。但是中国亡不了,可共党是必亡的,在这一点上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共党为自己宣传了六十年的伟光正,但所作所为丝毫与礼义廉三大美德不沾边。

   

   三十多年前,共党自己全面否定了文革。对毛泽东是三七开,又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确实是蒙蔽了不少的国人民众。以为共党知过了,知过能改就是好样的,知耻就有从新做人的希望。但是这三十多年所谓的改革反复证明了,不但共党与礼仪廉三大美德是完全背道而驰,更是毫不知羞耻地继续在撒谎。

   

   改革就是改错、改过,绝非是共党的伟光正。而前三十年的路完全失败了,走绝了。要改弦易辙走一条新路,这就要有知耻之心,才能痛改前非。一句六十年辉煌、一句国人幸福了,只是证明了共党的不知耻。孟子曰:“耻之于人大矣。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

   

   民间已经响起驱逐共匪的吼声。而六十年共党不改匪性,不愿金盆洗手,那就是无耻。以亚圣孟子的这句话说,共党就是禽兽。人与人之间还有:道不同不相与谋。何况人与禽兽呢?

   

   中国大陆的股市,三年来是处于熊市,共党说这是腾飞;房产炒出了天价,共党说这是迅猛发展;物价成倍的上涨,共党说这是抑制不住的经济过热。谎言说一千遍仍然是谎言,谎言永远变不成真理。共党前三十年的谎言还少吗?

   

   时至今日,当人们回想起当初共党任何一条宣传时,不是捧腹大笑,就是哭笑不得,再不然就是恨得咬牙切齿。而现实生活在真实生活中的民众,面对着暴涨的物价和拉闸限电的寒冷,究竟还有几个人相信中国大陆是既腾飞又强大,既幸福又辉煌了呢?

   

   几年前,就有体制外的金融经济学者们谈到,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已经崩溃了。本人是在2009年的下半年测算出,共党欠下了48万亿元的国债。而这个数字在今年三月份,由美国西北大学的金融研究所证实了。在他们发表的报告中,还测算出了个省市区的自行欠下的六万多亿元的地方债务,于是得出了共党们总共欠下了至少54万亿的国债。

   

   从去年到今年10月份的二十二个月当中,共党又印制出了17.3万亿的新钞票,这就更是雪上加霜。今年12月份的美国《市场观察》杂志上,发表了美国避险基金经理人查诺斯先生的文章。在文章中,查诺斯先生说:“中国的经济是靠注射类固醇撑住的,中国的经济是一架跑向地狱的跑步机。”他还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日本出现了资本市场的大泡沫,然后就立时崩溃了。中国近几年一直是步日本的后尘。中国经济增长的60%是来自固定资产的投资,这决非长久之计。”

   

   查诺斯先生的后一段话正式证实了,共党长期以来一直是以借债和印钞票来支撑经济。所以物价上涨,通货膨胀,钱越来越不值钱,那就是个必然的结果。至于美国在今后几年的经济情形,《富士比》杂誌的专栏经济学家西林先生,在12月份发表文章说:“整个2011年,美国经济实质增长只有2%,甚至不到。但美国需要3.3%的经济增长率来维持人口的增长。因此高失业率仍将是政治上头痛的问题。美国将是:经济上无增长,无就业复苏,通缩,而且将持续好几年。与日本过去二十年的经验很相似。”看完这篇文章,又使人感到中国大陆的情形与美国很相似。

   

   十年前共党就喊叫经济增长率要保八。保八就是要维持人口的增长。所不同的是,共党年年、季季、月月,总是报出比8%更高的增长率,但是失业、无业的人口却是年年增加。

   

   即使是使用了买断工龄,逼人早退休的办法,仍不能减少无业人口。而更为可怕的是,在此种情形下,美国是通缩,而中国大陆是通胀。通缩是穷人可以生活,而通胀则是逼死人命。美国人有国家福利和社会福利可以享用,而中国人却是什么福利都没有。

   

   美国可以在2016年还清全部的国债,而中国大陆的国债只能是年年高筑。依靠外国消费者们来维持中国大陆经济的日子,可以说是一去不复返了。经济复苏是没有指望了,精明的消费者们都捂紧了钱包。加上越来越严重的中国造的假冒伪劣毒商品的恶劣名声,我们可以说,即便没有这一次的经济大倒退,中国大陆的工业和商业也已经被共党领导得走进了绝路,而且绝处逢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因为共党也很清楚,十六亿中国人的内需是从来拉不动、也提不高的。中国是个大市场的宣传,那是骗骗外国人的。共党明白,这个大市场是没有油水的。时值2010年的年末,中国大陆又报出了一条大消息,说是中国正在制造航空母舰。电视台采访,一位中国的同胞说,“这是好事。有了航空母舰,就不怕外国人欺负了。”

   

   听上去似乎有道理,但时仔细想想又没有道理了。自从1945年二战胜利以后,中国大陆没有受到过任何的外来的侵略。已经丧失了的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都不是在外国人的武力侵占之下丧失的,而是共当卖国以求自保政权。难道有了航空母舰共党就不再卖国了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