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苏明张健评论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在每年的送旧年迎新年的交替之际,总是有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去祝福、祝愿听众朋友们,在新的一年中如何如何呢?我却是以沉默回答。生活在共产匪区里的同胞们,有可能大吉大利、遇难成祥、国泰民安吗?说这种话容易,但却成为不了事实。仅仅是套话、虚话、敷衍的话、骗人的话。共党骗,难道我也骗?

   公元的新年,本来与中国人没什么关系。它的纪元是以耶稣基督死去的那年开始的。两百多年前,有几个中国人知道耶稣基督是何许人也?时至今日今时,又有多少同胞知道耶稣基督的呢?

   12月25日的圣诞,是耶稣基督的降生日。这是西方的说法。中国传统是把一个人的出生日称为初渡之日,今年应该是耶稣死去两千零十年的冥诞之年。而中国传统是把冥诞称为捐馆之期。当然,基督教认为,耶稣基督复活了,生活在天父的身边。是与否,我从不做评论。任何宗教最大的作用,是去慰籍人类的心灵,实质上就是一种精神。

   圣诞节的精神,按照基督教的教义上说,是耶稣自愿给出自己的生命,救赎人类的原罪。于是圣诞精神就是感恩和给予。圣诞的教义我未必相信,但是这种精神我是完全接受的。我感激上天的好生之德,感激天地对我的养育之恩。并且甘愿贡献自己毕生的精力,回馈社会。

   本人才疏学浅,能力微薄。本着孙中山先生的遗训:亦愿服十百人之务,造十百人之福。仅此一点,共党这群东西,就无法与我同日而语。我是百分之百的华夏后代,以耶稣基督之死的纪元方法对我无所谓。我还是尊崇华夏祖先,以天文历法的农历年为新年的伊始。

   不过,12月25日的确是我们家毕生难忘的日子,却与圣诞节和基督教无关。那是1978年的12月25日,被共党的文革整得七死八活的父亲,在那一天被平反,官复原职,补发了被扣12年的工资。那天,全家五口人流着眼泪默默地拥抱在一起,庆幸着经历了12年的一劫,都活着熬过来了。共党治下,活着便是庆幸。当然,共党不是耶稣基督,不过是日子巧合罢了。

   假如我们有一个家人后来信奉了耶稣基督,那么感恩的也是耶稣,而绝对不会是共党。12月28日,共党外交部的那个江青式的女人姜瑜,大骂梵蒂冈的教皇干涉了中国大陆的内政。原因是前一天教皇批评了共党迫害在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梵蒂冈不过是个只有0.44平方公里的小国,值得共党大动干戈,指使个女人出面骂大街吗?

   教皇倡导的是人文的精神。尽管天主教的神父们时常干出性丑闻的事情出来,但是教皇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几十万信徒们从世界各地赶去,参加教皇主持的弥撒。共党在年底前也拼凑出一个共党在2010年的十大功绩,其中一条是不知哪个国家的一份杂誌上说,胡锦涛是2010年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人物。既然如此,我建议胡锦涛也到世界上去,选择在任何一个地点去讲解它的八耻八荣、保鲜、或者特色社会主义核心理论体系,再不然就说说它的新三民主义。看看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去听这种垃圾宣传。

   共党的头领们是遗传性地都在反复做着同样的一件事,那就是被国人民众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就宣传说,在世界上、在国际上有多么大的影响力,享有什么样的荣誉和地位。当初的毛泽东在国内害死了亿万民众,居然还宣传说,世界人民都把毛泽东当做了红太阳。可事实却是,毛泽东被世界公认为是上个世纪世界三大魔头之一。

   邓小平干出了六四大屠杀,被世界认为是屠夫;江泽民是全面腐败的带头人,国际上出足了风头,现在成了被国际通缉的要犯,被控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胡锦涛是毛泽东的原教旨主义分子,妄图把大陆社会拉回到毛泽东时期。可惜的是,不学无术、无力回天。但在杀人方面,却是毫不逊色于前三个头领:两次杀藏人,一次屠杀维吾尔人。它在世界的影响力不过又是一个屠夫而已。

   12月27日,中华民国国防部副部长赵世璋先生,公布了委托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数字。调查的题目是:如果国家遭受威胁和外来的军事冲突,你愿意为保卫国家上战场吗?结果是有76.5%的国人民众愿意挺身而出保卫国家。这一数字比2009年的74.5%上升了两个百分点。试问共党敢做这样的民意调查吗?

   即使共党敢做,所得到的百分比,也是令人无法相信的。原因有二:第一,共党的虚报和数字造假,不但是国人的共识,更成为了全世界的共识;第二,六十年共党厚颜无耻地把党与国捆绑在一起的宣传,不能说没有造成负面的影响。好像是无党便无国,保党就是保国一样。地质学家考证出在四亿年前,大海覆盖着整个中国大地,唯一的一块露出海面的陆地,就是在山东的泰山的顶部。中国这个国家的发祥地,就是从这一小块陆地开始的。难道那个时候,就有共党?

   不少上了年纪的同胞们说,当初由于听了共党的宣传,引发了他们理想主义的思潮,于是投身或支持了共党篡政。这个说法是成立的。各种各样的思潮,随时随地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思潮,都会引发抱持着不同的价值理念,各种各样的人的理想主义情结。但是铁的定律却是,任何思潮都必须经过社会实践的验证。

   仅从共党篡政后的前十年的情况看,如果理想主义者们仍然做共产的理想主义者,我也只能说,这种理想主义者只能是与共党臭味相投的一丘之貉。日本侵华期间,中国人一声怒吼:中国不能亡!那是气节,那是尊严,那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可共党却是躲在延安烧制大烟土,搞大整风,自相残杀火拼。

   现时的朝鲜人民,巴望着爆发一场战争,无论是什么性质的战争,为的是推翻金正日的劳动党政权。这说明了朝鲜人民觉悟得深,觉悟得透,宁愿置国家的安危于不顾,也要先推翻金家父子这个无人性的野蛮政权。可是对一些中国人来说,却不是这样认为。保国就先保党;亡党就一定亡国。

   我的看法是,历史的经验必须牢记。即便是外敌当前,也要攘外必先安内。也就是说,首先剿灭共党,去除共党这个毒瘤,然后一心一意投入保家卫国的前线。同时我还要说,一旦中华民国所在的台湾受到威胁,或者是军事入侵,我也要投身保卫中华民国的战争中去。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但都是中国人的国,都是同文同种的同胞。同胞受到欺负,我必然拔刀相助。更何况中华民国的国统、法统是全体中国人的一盏明灯。为了中华民国的宪政、民主、人权、自由的政体长治久安,我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包括共党政权在内,去威胁或军事入侵中华民国。中国人不能再打中国人了。

   从公元前五百年开始至今,在中国的历史上就从来没有过超过17年安定的。内战、抵抗外敌的战争从没有停止过。直到最近的六十年,中华民国的中国人才过上了比较安稳和发达的日子,但是对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用一千多颗导弹威胁着她。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六十年,被共党整死、害死的人数,几倍于二次大战的死亡人数。我从不隐瞒自己的想法。保卫谁?反对谁?我心里清清楚楚。如果在这个公元的新旧交替之际,我要发个心愿的话,那就是我希望我的所有的大陆同胞们也都清楚,谁是我们的同胞,谁是我们的共同敌人?

   偶尔听到一点共党的宣传,使我不得不感觉可笑之极、愚蠢已极。除去自吹自擂所谓的十大政绩,再也见不到民众的欢欣鼓舞、热泪盈眶的反应和歌功颂德的吹捧了。一边自拉自唱的自我吹嘘,一边又去贬损或者妖魔化发达国家。

   2009年年初,共党就开始了:一会儿说经济实力超过了德国,一会儿又说超过了日本,一会儿又说美国人都要了饭了,一会儿又说要拯救全球经济。相信的人是半信半疑。不信的人仍然坚决不信。到了2010年12月底,共党旧话重提,车轱辘话又说了一逼。

   几年来,德国的产值一直占全球的8%左右,日本一直占全球的11%左右;在2008年,中国大陆的产值占全球的4%不足。怎么会在2009年的几个月里,既超过了德国的8%,又超过了日本的11%呢?于是中国大陆成了世界第二,似乎就等着美国国将不国了。于是,中国大陆就变成第一了。

   2009年的宣传是美国人都要了饭了;2010年底的宣传是美国的一、两百个城市的经济都崩溃了。言外之意,2011年中国大陆稳坐头把交椅了。如此特大喜讯,被高物价搞得火冒三丈的中国人却是反应冷淡。这也在情理之中。共党报出的数字的水分有多大,国人民众也多少把住了共党的脉搏。

   每年以60%的资金投放在固定资产上,利润究竟有多少?足够两、三亿人居住的住宅空置着。北京市空置的办公楼,就足够全北京的居民每人十几平方米的。按道理说,哪怕空置着,也算是置下了永久性的固定资产。其实不然,每个固定项目的建设投资中的40%到60%,是要被共党层层贪官们私分装进腰包的。所以共党的建设部副部长说,中国大陆的楼房只能挺住15到17年。言外之意,就都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

   这就是说,每年GDP中的60%的固定资产投资的50%是被贪污掉了。那么GDP也就相应地减少了30%。另外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前不久,有学者测算出每年GDP的30%,是被共党贪污腐败掉了。两个30%不谋而合,看起来是真实的了。

   维基解密网站揭出了共党在瑞士银行的五千个账户,虽然没说每个账户存入多少钱,但是江泽民的20亿美元是几年前共党内部自己爆出来的。加上最近网上又爆了出来: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曾庆红们有几十亿、上百亿的身家,就更证实了这个30%。另外全球经济陷入低谷两年多了,中国大陆的出口加工和外贸又减少了50%;加上大量地印刷钞票和巨额的国债,中国大陆的这个经济体已经空了。

   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德国,都不存在着53%的失业率和40%的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更不存在至少两倍于GDP的债务。可是这三个数字,却是中国大陆的真实数字,把上述的种种数字进行分析,中国大陆的GDP在世界排名,不会在前五十年之列。何况中国大陆人均GDP始终在第110位以后。由于中国人的工资是全球最低的工资,而且连乌干达这种穷国,提供给国民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福利,中国人都享受不到。所以在共党把上海世博列为2010年的大功绩之一时,就特别令人反感和憎恶。

   据测算,共党花在世博上的四千亿,足够全大陆的学子们免费上学一年的。有人在网上对我说,让我看看世博,不要总是找阴暗面。我能说什么呢?难道我的同胞们已经不会独立思考了吗?世博是过眼云烟,上亿的学子受教育是百年千年的大计。

   所谓的改革三十年,暴富的是共党们,穷了的是国家和人民。穷人想穷人的事,说穷人的话,做穷人的事,实在没必要跟在贪腐、抢劫暴富的共党们的后面瞎哄哄。俗话说,穷则思变。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中的一句“改变”,就赢得了多数选民们的支持当上了总统。富裕的美国人都在想着变。难道穷困的中国就不想变、安于贫吗?

   联合国发出了大粮荒的警告。对中国大陆来讲,就是大饥荒的警告。五十年前饿死六千万中国人的大饥荒,饿死的都是贫穷的中国百姓。谁听说过共党的干部们也饿死的?十年前,人均0.8亩的耕地。到了现在,又是十年过去了,人口又增加了多少,扒房圈地又少了多少耕地,今天的人均耕地面积还剩多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