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国穷、民苦、政权危]
苏明张健评论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穷、民苦、政权危

   自从五月份,习近平弄出个严打暴恐的专项运动以来,至今也快一个月了。雷声确实大,钱更是没少花,全国进入了战争状态。可是,恐怖主义在哪儿?共党说在新疆。可是在新疆的什么人是恐怖分子,共党卖个关子不说。

   维族人口不过两千万。一顶恐怖主义的帽子,一下子就把两千万维族人定性为敌人。可是至今却没有抓到一个恐怖分子,反而在全国各地,连线发生军警开枪打死非维吾尔族的平民,甚至还发生了警察喝醉了酒打死人的事。

   近日有报道说,首善之区的北京市组织起了一个拥有十万人的信息员队伍。他们的工作是专门收集涉恐的情报。信息员每向政府报告一条情报,可获两块钱的奖励。听上去既令人笑掉大牙、又使人们大惑不解。令人笑掉大牙的是,面对着一场惨烈的反恐战争,而共党使用的仍然是老掉牙的搞运动的办法。表面上看是搞全民运动,其实质是运动群众,也就是有挑动群众斗群众。

   文革中长大的习近平巴望着再次看到人们互相揭发:儿女揭发父母;夫妻互相揭发;朋友、同事之间互相打小报告,当包打听,使中国人的人性、道德和良知,再次地遭受一轮泯灭和沦丧。殊不知,此时的共党依然是彼时的共党,可此时的中国人早已不是彼时的中国人了。共党的把戏,人们早就看透了,能陪着共党玩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使人大惑不解的是,共党每年花费着几千亿的纳税人的钱,供养着从中央到地方的军警宪特们,提供情报的应该是他们。可是至今,人们也没有听到他们发布的任何有关恐怖或暴力的情报。

   就在前两天,广西桂林市的汽车站发生了用刀砍人的事件。报道说,警察赶到现场开了四枪。至于砍人的人是什么人,砍人的目的是什么等等,一概没有提。人被打死了,也就没有口供了。于是桂林市警方就可以说,被打死的是恐怖分子,接着向上报功请赏。可是,情报部门是干什么的呢?人们最基本的常识是防患于未然。情报部门不能胜任的工作,要由信息员去做。这是个什么样的笑话。

   另有一则报道说:全国进入高级战备状态,许多政府机关在墙外修筑防御工事。这则报道就很是说明问题了。持刀砍人是个人行为。由于精神、心理的不正常和一时冲动的背后,都是因为某种原因造成的。这就如同十年半的文革结束后,许多有识之士曾说:这场浩劫是过去了,但遗留下的后遗症令千千万万的民众在心理、精神和情绪方面的不正常和病态。

   如今大陆中国极其缺少的是心理医生。这也正好证实了几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在经过五年的调查后的说法:大陆中国患有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为1.7亿。本来,有病就要治疗。医疗卫生应该是国家对全民的一项福利事业,共党却把它改成了产业化。人民生病是共党造成的;又让人们看不起病,也是共党造成的。难道1.7亿患有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是习近平反恐的对象?

   政府机构外面修工事,看来不仅仅是防止这1.7亿人去政府里持刀砍人,更要防止1.2亿到1.5亿的冤民冲击政府。共党最害怕的是,每年二十万起的民间抗暴维权事件中,所谓抗暴,是因为暴力来自共党政权。维权,是因为共党剥夺了人们的生存权。

   生而为人,天生就有做人的权利、思想、言论、集会、结社、选举等等诸多的权利。中国人全没有,唯一剩下个生存权。其实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活着的权利、讨口饭吃的权利,也被共党剥夺了。人们当然要向政府去抗议,去讨说法。这就解释了政府修工事的原因了。

   如果说,共党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话,也不无道理。一个个修筑了工事的政府机构,象孤岛一样,周围被愤怒的民众淹没着。共党们知道大势已去,但仍打算保党,仍打算厚皮赖脸地当政,习近平仍然在告诉人们,“共党是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毛泽东当政时说出这种话或许还可以使一些人热泪盈眶地喊声万岁,而现实习近平喊这种话,只能招来更强烈的民愤。

   习近平上台一年半了,人们没有看到他为人民服过一次务,谋过一次利,反而把全体国民们推到了敌对的一边。看起来,习近平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工农兵学员的程度。他忘记了的是,如果当初没有共党对人民成功的欺骗,赢得了部分人民的支持,共党是篡夺不了中国的这个政的。

   狂妄的毛泽东当初说过,只要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民支持,事情就好办。现时的习近平能得到几个人的支持?没有一定比率的人民支持,保党的目的能达到吗?共党的《人民日报》报道说:“在第二批的教育实践活动中,六万多个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被整顿,配齐了党组织和书记。”胡春华说:“要大力推行村党组织书记兼任村委会主任。”深圳市还要求所有二十层以上的商务楼,全部建立党组织。

   三十年前,共党提出了党政分家的政策。这三十年间,且无论是党务官还是政务官,都在贪污、受贿、腐败、抢劫,都在以权谋私、钱权勾结。再者,又有哪一个政务官或公务员不是党徒?此一举似乎是在告诉人们,党员们是廉洁的,非党员的干部们都是贪污的,所以不能党政分家了。党必须领导一切,这样腐败才可以根除。

   党不管党,造成共党的腐败,继而造成中国国家机器的全面腐败。这就是从制度腐败造成的整个体制的腐败。共党是腐败的先锋队,从村主任由村书记兼任这一点上看,等于是在告诉人们,经过三十多年共党们的贪腐,中国已是穷得再也没有什么了。这最后的一桶金,就容不得行政干部、公务员们来瓜分了。党要捞取这最后的一桶金,然后捲款外逃。

   另外,共党体制无民主。从总书记到村书记的出现,都不是全体党员人手一票选出来的,更何况党外人士了。全国五十多万的村子,近十来年,村民们至少还能人手一票去选村长或村主任。村书记兼任村主任后,村民们的这点选举权也就被剥夺了。

   人们或许还记得,所谓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从一开始短短的两、三年,据说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这个巨大成就,无非就是共党放松了一点对农民的限制和控制,使农民或多或少可以把自主意志用于改变贫穷上,于是农民们就可以吃饱了饭,口袋里有了一点钱。但仅仅十多年后,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机的三农问题就出现了。

   没多久,共党又提出基层选举,得到了一片的好评,又是从农村开始的。但是,几乎同时,对农民的扒房、圈地也开始了。选举权有了,但生存权被剥夺了。现在,就连选村长的权力也被剥夺了。共党把自己置于了与农民、乃至全国民众面对面的针锋相对的位置上。

   近日有报道说,辽宁省买火柴和打火机,也要实名制。更有些地区,民众买汽油,也要派出所出具证明。胡锦涛当政的后几年,就已经实行了买菜刀、剪子也要实名制的控制办法,已经说明了政权的脆弱。习上台一年半,政权的危机更甚。政府的好与不好,不是政府可以下定论的。那是要人民去评价,去认为的。

   蒙古人建立了元朝政权,买菜刀不用实名制,干脆十户人家共用一把菜刀。如此的严格防范之下,元朝还是被人民推翻了。

   五月下旬,新疆发布公告,要人们上交枪支,并明码标价:军用枪每支五百元;民用枪三百元;子弹每发五元。上交雷管每支三十元;炸药每斤二十元;黑火药、烟火剂每公斤十元;导火索每米五元;手榴弹、地雷每个一百元。上交刀具按市价奖励,同时鼓励人们揭发、举报。奖金由五百元到两千元不等。举报重大案件,奖励三万元。最后声称,此公告从5月27日实施。

   早在两、三年前,就有报道说,大陆中国共有黑社会人员两千多万。最近又有人说是六千万。无论共党对国民们控制得多么地严格,几千万人的黑社会不但形成了,而且壮大了。那么,一个不是法治的国家里,民间拥有多少枪支,就绝对不是政府花三百、五百元能收缴得完的。况且,每个共党的党徒或党棍,都是整天地处在了愤怒的民众的包围之中。

   杨佳先生不用抢,仅用一把刀,就要了六个党警的狗命,四个党警受伤;邓玉娇小姐仅用一把修脚刀,就要了一条共党干部的狗命,还伤了另一个共干。把人民逼到了不畏死的地步上,那么人民的复仇和反抗的方式方法,就绝对不是共党所能预料和想象的了。

   且不提习近平无意改变,只想一条路走到黑;即使他想去改变共党与国民之间的关系的话,也已经太晚了。1976年4月5日,有百万人参与的天安门事件,人们公开地喊出了“打倒现代秦始皇”的口号。这所反映出来的是,在共党27年的恐怖高压、暴力统治下的人民,被迫进行了反思。而且反思有了结果,矛头直指毛泽东。

   1979年,在北京发生的西单民主墙事件,是对经过反思后的中国人的一次对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启蒙运动。开放了门户,普世的价值理念进入了大陆中国,不仅启蒙了中国人,更是开始根植于民心。1989年的北京民主运动,所反映出来的是民心思变:变极权为民主,变野蛮为文明,变落后为进步。

   而六四大屠杀中死难的英烈们,留下的是近代华夏民族的精神。有人把这称作六四精神。六四精神就是民主精神。精神是既神圣、又珍贵的遗产。因为每一个人,毕竟是精神生命体。由于共党不思悔改,从贪污、官倒与时俱进,发展到腐败,抢劫、坚持极权、拒绝民主,其结果,反而促成了全民反思,全民启蒙,全民觉醒,和全民的反共、抗暴、维权的斗争。

   精神毕竟是第一性的。精神下的意志是取得最后成功的关键。孔子说,“三十而立”。立什么?立言、立德、和立功。有人把立功说成是立行,其实意思是一样的。人到三十,就该对社会做贡献了。抱持着这种信念,无论成功或失败,对国家或社会或人民来说,都是立功。

   一个人或一代人的失败,有后来人接下来继续去做,那么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承继六四精神,发扬光大它,民主的大业就一定会成功。对共党罪恶的犁庭扫穴,就一定能实现。

   古人说:“不生亦不灭,不灭何以生。”想必是世道轮回,否极泰来的意思。

   

    06-15-2014 完稿

(2014/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