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苏明张健评论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记得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共党喊出了四个现代化的口号。仍然是共党们惯用的那种压倒一切的方式在喊叫,把老百姓们搞得不知所措,不明白共党究竟是真的要搞四个现代化,还是和过去以往一样仅仅是宣传和口号。一阵风过去,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说实话,当时四个现代化的宣传,并没有感动老百姓,倒是后面的那句“不再搞阶级斗争了”的话,使老百姓感到好像听到了大赦令一样松了口气。当时有人私下里说,“共党杀害了上亿条性命终于杀够了,无产阶级专政想必也巩固了,该是时候让老百姓吃口饱饭了。 ”

   

   一天,一位共党的总支书记问我,炎黄子孙究竟是谁的儿子?这位书记的口碑着实不怎么样:四十年代入党,大字不识几个;时时以大老粗为荣;整人的时候是心狠手辣;加上性丑闻不断。本人从十六岁开始,就不把这种人当作人看待,避之犹恐不及,所以当时就以耍弄他的口吻回答他说,“炎黄子孙是党的儿子。”

   

   几天后的党员干部会上,这位书记大放厥词,说什么四个现代化搞不搞没有关系,可是阶级斗争不搞行吗?有人看不起我是个大老粗,告诉我说炎黄子孙是党的儿子。我告诉你们,大老粗光荣。不是大老粗,,我还到不了正处级这个职位上的。说完就哈哈大笑。他的话使不少人的神经紧张了很久。事后还有人埋怨我说,你惹他干什么呢?

   

   三十年过去了,四个现代化确实是一阵风,至今也没实现;改革开放喊了二十年,也还是一阵风。至今,改革开放更是已经走进了绝路。前两年胡锦涛说出了个不折腾,显然至今仍在折腾。共党足足折腾了六十年,折腾得共党的政治、理论都破了产;金融、经济破了产;农业、工业破了产;文化教育破了产;医保福利破了产。现在该是国人民众大声质问共党,除去战天、斗地、整人这三个独门功夫之外,共党还会什么,还有什么脸面继续霸占着公权力。

   

   有人说应该向共党问责。本人认为是大可不必,因为共党从来就不负责任。好好的一条黄河奔腾不息了亿万年,怎么就会在共党的这六十年里,竟然被折腾得断流了呢?仅仅一个陕西省在2010年全年之内,竟然发生了1,009起的地质灾害,平均每天都有2.7起的泥土滑坡倾泻和地层下陷的意外发生。

   

   堂堂的华北大平原的地下,出现了一个面积达二十五万平方公里的悬空层。山西省已是多年的年年发生地面下陷的事故了。为此陕西省政府开展了一项从2011年1月1日开始的十年大计划,将把汉中、商洛、安康三个城市的几百万居民迁徙到安全地带。

   

   当初为了个三峡大坝,就移民一百四十万,搞得乌烟瘴气,怨声载道。这次的移民将是几倍于三峡的移民,当然了,土地和经费又成了大问题。砍树是大炼钢铁向荒山要粮;退耕还田,使河水改道,到处去建豆腐渣水库和水坝。这些不都是共党斗地的结果吗?使得世世代代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不得不迁徙他方。

   

   把人们迁徙到哪里去呢?共党们其实也不知道。在共党统治下的这块天下,究竟哪里没有泥石流、滑坡;水库大坝的崩坍、地面的下陷;沙漠的侵袭和覆盖;酸雨、沙尘暴;植被的严重破坏、水土的严重流失;土壤空气和水的严重污染呢?

   

   有环境保护人士说,中国大陆已经找不到一块净土了。虽然他没有说原因是什么,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其实就是党祸。哪里有了共党,哪里就有了人祸,于是天灾、地灾、生态灾、污染灾就随之而来。党祸为什么会如此的恶劣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共党们是不学无术,匪性不改,可又自以为是。从不懂得什么是实事求是,一味地破坏,可又自认为是功莫大焉。

   

   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人说过,凡事只要共党不插手,一切都进行得顺顺当当的;只要共党一插手,准乱。这话算是说到根上去了,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句名言了。孙中山先生建立中华民国的时候,曾经计划把首都定在兰州,打开地图看看,还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定都兰州的想法。

   

   首先,兰州市位于中国的中心,黄河之水从兰州城北流过,西边便是辽阔的青海大省。直到六十年代,西北地区每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而东南沿海省分是每平方公里四百人了。当初孙中山先生计划移民大西北,开发大西北,把大西北变成粮食生产基地,政治和文化教育的中心。

   

   秦朝的嬴政打下了天下,仍旧是定都西北,并没有定都中原或沿海地区的打算。况且西北又是中华人文的发祥地,又是礼乐文化的首发之地,三千多年前就已经是物赋人丰的繁华之地了,共党们不过就是李自成者之流的贼寇之辈而已。定都北平,那是因为明清两代五百多年定都在这里,这就足以说明共党们实行极权专制统治的帝王意识有多么的强烈了。

   

   就在这几天,我才知道祸国殃民的共党又争得了一个世界第一。那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的一份资料表明,中国大陆是世界第一大货币印刷国。连续多年的印刷新钞票,总共竟然高达43万亿。而另有一个说法是,已经发行的新钞票占到了GDP的1.8倍。

   

   由于今年仍将是大量的印刷新钞票,很可能就在年底前达到GDP的2.5倍。也就是说,今年一年之内,至少又有将近20万亿的新钞票流入市场。这就难怪共党报出的GDP年年大幅增长。

   

   农工商三大行业是全面破产了,可是共党在去年就报出了今年全年的GDP的增长率是9.4%,原来窍门就在印刷新钞票上。哪怕农工商产生不出GDP,GDP也照旧增长,方法就是拼命印刷越来越不值钱的人民币。

   

   没有多少产值,但是巨量的新货币涌入了市场,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货膨胀。这是经济学的说法,用在中国大陆并不准确。精确的说法应该是货币贬值,而且是成倍的贬值,其后果当然就是物价的成倍上涨了,这就使共党创造的辉煌。

   

   而这个辉煌的公式就是,共党可以任意报出一个令举世都吓得半死的GDP增长率,目的是共党为自己吹嘘政绩,涂脂抹粉。接下来就是拼命地印刷新钞票,目的是拖延和掩盖金融经济的大崩溃。于是人民币贬值、物价飞涨,承受的那就是国人民众,牺牲的那就是国人民众的利益。

   

   共党可以强词夺理的说美国、日本也在印刷新钞票,但是共党不说的是这两个国家是有限地实行货币宽松政策,而共党是无限的、任意的、长期的印刷新钞票。共党欺骗说,是由于这两个国家印刷了新钞票,影响到了中国大陆通货膨胀和物价暴涨。但是,美元和日元不仅在这两个国家里流行,而且是在全球流行。唯独不能在中国大陆流行,而人民币只能在中国大陆流行,国际上是不能流行的。

   

   结论就是,即便加上澳元、加元、欧元、英镑都发行了新货币,也影响不到中国大陆的通货膨胀。巨量地印刷人民币,才是中国大陆通胀和高物价的直接原因。更何况,中国大陆每年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总量的不足4%,对于世界经济的趋势和走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唯独能引起世界关注和同情的,那就是贫穷、甚至是饥饿的十六亿中国民众,而这一点又恰恰是共党从来不在乎的。

   

   刚过去不久的圣诞节,英国的媒体就纷纷报导,中国的游客们的节日消费高达10亿英镑,折合人民币那就是100个亿。他们所购买的那都是奢侈品和贵重的名牌商品,为拉动英国的内需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有同胞为此而欢呼,甚至自豪的说,中国人都富了。可是我总是认为,富与不富,幸福与否是不需要代言人的,让96%的中国民众自己去说。为暴富者们购买奢侈品而欢呼自豪,只能说明鼠辈们阴暗的物欲心理的可怜和可悲。

   

   设置在罗马的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期发布警告说,由于2010年的恶劣的天气,影响了农作物的收成。尤其是粮食、油料作物和糖的损失极大,因此2011年对世界各国而言可能是困难时期。除非主要的粮食产量显著的增加,否则2011年全球食品进口的费用将会上升11%。这对许多粮食短缺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进口粮食的费用可能会提高到20%左右。

   

   俗话说,物稀为贵,粮食减产,可是需求却在上升,自然粮价就会上涨。2010年第四季度食品价格的暴涨,已经使中国民众怨声载道了。暴涨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大陆是世界第一大粮食购买国。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大陆,全球收入最低的是中国民众。

   

   中国民众究竟还能不能承受今年的20%的食品价格上涨呢?这才应该是每个人都要问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既然政权与民众是公然对立的,那也只好是民众们想民众们的事情,让那个政权去想它们的事。自古是民匪势不两立,便是这个道理。

   

   刚刚进入2011年才几天,美国的商务部就对中国造的进口商品提高了关税。第一项是18.8%的反补贴税和另一项的69.32%的反倾销税,这是该共党着急的事情了。多年来,共党对外贸出口采取补贴的方式,鼓励支持制造假、冒、伪、劣、毒商品去倾销世界各国,也是共党自食恶果。国人民众既不必去愤怒,更不必去跟着共党们去骂大街。

   ,

   因为国人民众是假冒伪劣毒商品的直接和多年的受害者。我们已经是受害者了,从道义上讲,我们就不该去帮助共党非要让全世界人民也作受害者。胡锦涛又要去美国去自寻其辱了,官样文章上自然是要说是与美国建立什么伙伴关系。事实却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宪政民主与极权专制从来是水火不相容。

   

   我说的自寻其辱,所能想到的不过是三件事:第一,胡锦涛要为他说的六十年辉煌负责。既然辉了煌那么人民币就应该升值了;第二,共党支持金正日这个流氓政权,挑衅韩国,那么美、日、韩加上越南,就在渤海和南海进行军事演习,目标对着的就是胡锦涛当总书记的这个共党政权;第三,那就是出口假冒伪劣毒商品的补贴和倾销问题。既然党领导了一切,那么胡锦涛就必须要负全部的责任。

   

   在国内,共党是从来是只领导,不负责。但国际社会,事事注重的就是个责任问题,显然共党与国际社会是无法接轨的。今年的元月9号,共党们又在北京搞了个大规模的销毁盗版光盘的仪式,这显然是个讨好美国和国际社会的举动。共党的另一个全世界第一,那就是在国际社会上盗窃科技情报,盗窃知识产权,盗窃光碟和光盘。仅美国一个国家,每年为此而遭受的经济损失就高达两千五百亿美元。

   

   民间对小偷和窃贼那是人人喊打的。同样,国际社会对共党这个小偷和窃贼,也是一样要人人喊打的。自以为是元首的共党头领们去外国之前,还通常都要把外交部长先派出去打前站,无非是要求人家用国际上惯用的礼节对待共党的匪首们。例如最好铺上红地毯,放多少声礼炮,每顿饭是不是四个菜一个汤。

   

   共党是死要面子,更想到处去立牌坊。至于如何去恳求人家给个台阶,那就是关上门以后密谈的事情了。开门出来见到了记者们,便马上声称与人家已经建立了伙伴的关系了。

   

   美国的《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在中国大陆的近两亿股民们亏损累累的情况之下,中国大陆的企业在2010首次在全球的范围内公开地进行募股,总金额达到了一千零四十亿美元。但是中国大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是频繁的陷入到美国的诉讼案当中去,原告方的指控几乎一致的都集中在财务报表虚假的这个死穴上。总共是350多家大陆公司在美国借壳上市,因为市值大幅的缩水,已经被美国政府调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