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苏明张健评论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记得《红楼梦》中有一句话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句话说的是,大观园里的四春中,有一位嫁给了孫家做媳妇。孫家不是个本分人家,一旦得到了些地位、势力就猖狂起来,最后弄得家破人亡。名著之所以是名著,就在于它能起到对世人警醒的作用。

   子系两个字合起来,是个孫字。拆开来,又可以理解为“你是”的意思。你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中山狼型的人哪都有,所幸中国出了个孔夫子,他提出了“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的后天教育的大政。于是中国人明白了,“少年得志”是大不幸。

   做人要本分、规矩。且不说猖狂,只要是骄傲、自满,就足以招来羞辱,乃至大祸。圣人的话是对人说的。对于只生产狼奶的共党来说,不但毫无作用,而且是大逆不道的言论。共党倒是小人得志,是一群狼得志。那么得志便猖狂,就是一定的了。

   新公民运动的三位勇士,因为公开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于是被判刑入狱。既然共党们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那么向人民公开财产就是应当应分的事情。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反而拼命去做,这不就是猖狂!

   一份由行政机构发出的香港白皮书,居然要改变香港的基本法。行政干预立法,行政干预司法;党权还高于宪法,这不就是猖狂!

   李克强跑了趟英国,送去了三百亿美元的大礼。又在唐宁街十号吃了顿饭,于是中国的国际地位就又提高了。于是李克强就信誓旦旦地保证说,大陆中国今年的GDP必将增长7.5%。权力领导经济,这不就是猖狂!

   近日有捂毛、帮闲、篾片们在网上透露说,今年大陆的GDP总量可以达到60万亿到62万亿之间。本人始终记忆犹新的是,1998年,共党报出的GDP是8.5万亿。十六年间,增长了七倍!共党在猖狂,本人却不会。十六年间物价涨了多少倍?国民们是否感受到了生活比十六年前提高了七倍?

   十六年前,冤民人数是两、三千万;今天的冤民人数是1.2亿到1.5亿。经济的增长是否与冤民人数的增长有必然的联系?!

   近日,有经济学家对大陆中国从1978年到2010年的34年间的经济状况,做了系统的分析。结论认为,经济的增长率实际上远远达不到共党报出的10%,甚至连6%也达不到。而在中国大陆周边的国家,确实以每二十年国内人均GDP增长三倍的速度在发展着。在过去的三十年间,亚洲国家中,经济发展最快的是日本,紧随其后的是台湾。

   报告中提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扩散,当年大陆中国经济增长率是4.7%;可共党报出的数字是9.6%。2010年,是欧洲大衰退的一年。当年大陆中国增长率是3.7%;而共党报出的数字是7.7%。2013年,大陆中国经济增长不足2%,而共党报出的是百分之七点多。

   报告中最后提到,当2001年大陆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时,经济已是处于大衰退中,报出的数字偏离事实的情况尤为明显。那个时期至今,始终是国有企业和主导行业出现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和产品库存积压的时期,也是各地方政府激烈竞争、吸引外资和夸大GDP增长率的时期。

   这就是说,如果今年底共党报出GDP总量是80万亿或者100万亿、200万亿的话,本人将丝毫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妥。因为面对着一群猖狂的狼,或者一个猖狂的团伙,这只是它们灭亡前的最后猖狂。

   近日网上有不少的人披露,习近平家族也在变卖家产:又是转让股份,又是卖出股票的。今年初就有人揭发习近平家族在海外也有资金离岸公司。习近平上台,许多人对它并不看好。倒也不是这些人有先见之明,而是共党的本性使然。从烂透了的共党里跳出一个自称是好人的人,首先是民众无法相信共党里还有好人;其次是这个浸淫在共党污泥浊水中的人,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好人。

   去年就有文章揭露习近平家族有三亿多美元的资产。自己的屁股不干净,却又要打苍蝇,又要打老虎。口号喊出去了,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只老虎。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这就是猖狂,猖狂得忘乎所以了。

   上有猖狂,下有迷茫。一部分卖身投靠猖狂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也以钱猖狂,甚至猖狂到了理直气壮地出不齿于人类的勾当和行为,败坏了国格和民族体面而不自知。被铁烧得气焰嚣张,猖狂到了不是人的程度上。对于广大的、喝过共党狼奶的国民们来说,恨共党,可又自觉或不自觉地、或多或少地也打算依靠或寄希望于共党里面出明君或者出圣贤。

   就以六四大屠杀为例,是共党犯下的屠杀罪。可至今25年了,仍然有不少民众寄希望共党去平反六四。这就是说,要指望一个残忍、冷血、无人性的杀人团伙,去反思杀人罪行,惩办杀人犯,为被屠杀的民众正名。且不说这种想法构不成理论,甚至在逻辑是都是悖论。

   本人在十几年前的一次会议上,曾公开反对平反的说法。理由很简单,杀人是犯罪,杀人犯必须惩办。共党犯下了杀人罪,那么共党团伙内的所有的成员,都脱不了干系。当时有人指责我激进,似乎认为共党会有认罪、悔罪和改正的一天。二十五年过去了,党老板换了三届,对六四杀人罪行,仍然是黑不提、白不提。六四仍然是个禁忌的话题,习近平们反而更猖狂了。

   上台之初的李克强,又收紧货币的投放量。仅两个多月,就发生了各地闹钱荒的事,只得又回到大量举债和大量印钞票的老路上。接着又要搞上海自由贸易区。牌子是挂出去了,可是外资没进来,内资却大量外逃。一年多干了两件事,但都没干成。于是干脆送给英国三百亿美元,并保证今年的增长率是7.5%。

   加拿大政府预测,今年经济增长2.2%。但到目前为止,增长率仅是2%。政府目前正在检讨中。但在一言丧邦的国度里,不要说7.5%,就是报出75%的增长率,又会有几个人相信呢。回想前三十年,中国人饿着肚皮凭票凭证限量吃饭,但却热泪盈眶地激动,原因是中国出了个照亮全世界的红太阳。

   共党猖狂,自我作践也就罢了,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一群上不得台盘、没出息的东西。可叹的是中国人跟着共党也在作践自己。饭都没吃饱,多出个太阳又激动什么呢?

   同样的道理,习近平上台,面对的是金融、经济、社会的全面大崩溃的颓败局面,可是它所做的就仅仅是说。先说共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可是这两年来,对人民的扒房、圈地、抄家的抢劫反而更加猖狂。接着,它又说要全体国民做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捂毛、篾片们起了一阵哄,可是民间没反应,也就野田泄气了。于是,又在中国大陆没有恐怖主义的情况下,提出了严打暴恐的专项运动。

   去年喊出了反腐败、打老虎。风声大,雨点小。到了今年,连风声都小了。另一方面,权却是没少抓。把共党一贯冠冕堂皇的集体领导,变成了一个人的极权,当上了所有的权力部门的领导小组的组长。

   习近平知道,国家的残败之相日益显现、日益严重;它更明白,自己是无力回天的。于是反过来,打压、钳制民间,使得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形势再现:那就是只许拥护、不许反对。文革中对反对的人,是戴上敌人的高帽监督劳动;习近平的做法是干脆投入监狱。但是习近平没有弄明白的是,时过境迁。此一时,不是彼一时了。彼时的百姓不敢怒,只能忍。而此时的百姓是敢说、敢怒、敢抗议、敢去推翻共党政权。

   全国各地攻击政府机构、袭击吃皇粮的共党干部们事件时不时发生着。这就是全民大起义,最终推翻共党的前奏和热身运动。

   共党喉舌央视前不久公布了邪教组织的几个特征:个人崇拜,无视道德,限制精神,限制人身自由。乍一听上去,感到邪教确实是太坏了。但马上就想到,这几个特征,不就是共党一贯所为的特征吗?只是应该再加上一个特征,那就是不遗余力地妄图以共党兽性匪类的党性去取代国民们的人性。

   大多数人对什么是邪教,头脑中并没有概念或定义。现在好了,习近平根据共党一贯的所想、所做、所为,总结出了邪教的特征。这就擦亮了国人的眼睛,明确了共党邪教的本质。那么,就让我们积极地投身到反共产邪教的全民运动中去。

   中华民国的公民们知道共党是邪教恐怖团伙,于是爆发了太阳花运动,逼使马英九总统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大陆的外交政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自由的香港人来自大陆,所以香港人太了解共党的邪恶,更是珍惜香港的自由。为了保卫自由,就必须争取民主的普选。在争取普选的公投中,近八十万的香港人参加了公投。

   习近平们害怕了,指使喉舌大骂公投是非法。殊不想想,如果民意是非法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共党这个政权是非法的。把民意指责为非法,更证明了共党的猖狂已经到了全无理性的程度上了。

   在猖狂的文革年代,共党在全民中搞“三忠于”活动。当时本人大不以为然,认为人应该忠实于人本,忠实于人的价值,忠实于事业,忠实于自己,忠实于诚信,绝对不可以忠实于一个人或一个团伙。从现实的民情、民意上看,当初对毛、对共党表过忠心的人,现在不对共党骂大街、不反共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这两、三年间,有人拼命的吹捧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贺国强、令计划等人,差点再次上演表忠心的丑剧。结果却查出胡锦涛贪污80亿人民币,温家宝贪污了27亿美元,习近平家族财产有3亿多美元,贺国强儿子是贪污犯,令计划哥哥是贪污犯。指望着一群贪腐分子把国家建成文明、富强,那是在做永不成真的中国梦。

   有人关注共党内部各利益团伙的打斗,其实大可不必。一群末日猖狂的疯狗们在争抢着骨头。我们是人,不必花费心血去辨别疯狗群中的派系,更不必煞费苦心地去判断哪只狗是属于开明派或良心派。这样做的话,显露出自己的思想和思维方式仍然摆脱不掉共党的这个体制,把自己的愿望、诉求、甚至命运仍然与共党体制捆绑在一起。

   共党是一群搅得国破民穷的社鼠,是一群见人就咬的疯狗。人的社会不能允许畜生们横行霸道。推翻共党是一场全民战争,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自己认为是合适的方法,去加入这场全民战争。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自己认为是合适的方法,去加入这场倒共战争。毕竟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中国。要不要推翻共党这个政权,是要人民说了算的。

   

    06-24-2014 完稿

(2014/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