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苏明张健评论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最近这三、四年以来,分析到了中国大陆终将全面大崩溃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其实早在十五、六年前,著名作家王立雄先生就已经提出了大崩溃这个词句。在他的定名为《黄祸》的这本书当中,他对于大崩溃之前、之后的种种原因和现象,都作了详细的描写和叙述。当初或许不少人对于这一说法不以为然,至今也仍会有一部分人不以为然,继续沉醉在已经获得的、或者是暂时正在获得的物质的狂喜和满足之中。

   

   但是历史却不客气地向我们无情的不断地展示这一铁的规律,那就是无论在任何名堂下的极权、专制、独裁的政体都必将崩溃,而且下场会是很惨的。理由很简单,极权主义者、专制主义者和独裁者们,第一是无视生命的神圣;第二是贪得无厌的物欲的掠夺和抢劫。那么不言而喻,受害的人就是这种政体下的最广大的民众。

   

   目前有人统计说,中国大陆现在至少有三、四千万的冤民。如果把他们的家属也算进去的话,那就是一亿五、六千万的怨民。一个自称人民幸福了的政权治下,却有10%的国民是怨民。其实共党当政了六十一年,冤民的数量远不止10%。

   

   即便是目前那些已经沉醉在物质的满足之中的人,和正在疯狂捞取物质利益的人们,如果能够平心静气的坐下来想一想,和普通的民众们一样地想一想:在共党这六十一年的统治之下,自己的家庭、或家族的上一代、或上两代人的遭遇,自己本人的处境等等,我敢说,全大陆至少有96%的民众,其实都是冤民。人命债、血泪债、财产债,差不多家家都有一本。只是有的人不敢承认,或者是不愿意去回忆、反思这些事实。

   

   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永远抹煞不掉的,历史会对这些事情作出公正的判断。到那个时候,患了健忘症、或者沉默的人们和后代们,将无颜面以对列祖列宗的英灵。有人解释说选择沉默、或者是遗忘,是由于对共党政权的恐惧。这也确实是个理由,但却是个极不完全的理由。

   

   为了要追求自己永远也填不满的物欲,而实行极权统治的共党,杀人如麻,为的那就是特权、贪腐和抢劫。罪恶累累的共党们,才是最大的恐惧者。它们无时无刻都在提心吊胆之中度过,任何一个小小的突发事件,都使它们心惊胆颤。这个政权而且还会立时崩溃。没有了这个政权的庇护,国人们会立时一件件、一桩桩地清算它们罪恶。

   

   有血海深仇的人对罪犯产生了恐惧感,这无论如何都不是能说得出口的正当理由。人们永远不会相信政府,但却需要政府,同时对政府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例如,二战期间的英国,在首相丘吉尔先生的领导之下,坚决地抵抗纳粹德国的进攻,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成为了二战期间的三巨头之一:美国总统罗斯福,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和英国首相丘吉尔。

   

   但是在战后的恢复建设当中,由于丘吉尔先生的政策和计划不能得到大多数英国民众的认可和支持,结果被民众用选票罢免了他的职务。但是,功劳就是功劳,英国人不会忘,欧洲人不会忘,世界也不会忘。所以至今,丘吉尔先生仍然是近代世界的伟人之一。

   

   对于共党刚结束的党会,我的看法是会令共党十分失望的。共党们是怎么起的家,共党过去干的是什么,现在干的是什么,那么党会散了以后它们仍将干什么。性质如此,所以共党不会变。就如同朝鲜,过去的金日成干的是什么,那么他的儿子金正日也干什么,同时更可以断定,他的孙子金正银也将干同样的事。也是因为性质如此,同样不会变。

   

   所以对于共党大锣大鼓,军警宪特地闹了一通党会,我从不关注。我关注的是党会刚散会,河南煤矿出事,夺走了37名同胞们神圣的生命。比较这个矿难的一个星期之前,智利的33名矿工被埋在矿井里两个多月,最后是全部获救生还。我只能是赞美智利人性的政府,而痛恨中国大陆这个无人性的共党政权。

   

   同时我还关注,在长江流域上的几个城市爆发的反日大游行。连没有日本领事馆的四川也爆发了这种游行。难道中国人被共党教育得都是如此地爱国吗?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一个从来卖国的政权,如何教会人民爱国呢?中国人游行,日本人也游行,表面看上去全有理。如果全有理,那么这样下去的结果,就必将是又一场中日之战。

   

   享有新闻报道自由的日本媒体,帮助我们找到了答案。日本的《朝日新闻》的一篇报道中说,早在2004年3月,曾经有七名中国保钓人士乘船,躲过了日本的海上巡逻队拦阻,登上了钓鱼岛宣誓主权。他们随即被日本冲绳的警方逮捕,指控他们违反了日本出入境管理法。

   

   当时的日本自民党首相小泉纯一郎下令放人,并且派出了外相山口顺子去大陆和共党签下了一份叫做<尖阁密约>的秘密协约。日本把钓鱼岛称做尖阁列岛。而这个密约的内容是:“日本国是以不准登上钓鱼岛为原则,所以采用事先拦阻的办法。为了避免把事态扩大,日本方面也不拘留强行登岛的人。但是中国方面必须控制和管住不许保钓的船只出海。”这就是这份协约的内容。

   

   感谢朝日新闻的这篇报道,揭露了这份秘闻。从这个密约当中,我们中国人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共党在钓鱼岛主权一事上,始终对日本是采取默认、默许的立场的。同时,也提醒了中国人一个事实:既然密约中有中国方面必须控制和管住不许保钓船只出海的条款,那么山东的这条渔船,为什么能到钓鱼岛海域呢?

   

   捕鱼捞虾的渔民和广大的务农做工的中国人一样,深受环境污染破坏之苦,谋生艰难。这条船上的人应该知道钓鱼岛海域是共党规定的禁区,可是他们不但去了,还公开和日本舰艇对峙,而且更是有恃无恐地去撞日本的舰艇。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敢闯是非之地的人,那就是被授意的是非之人。

   

   日本方面当然就认为,既然双方有密约,中国方面没有控制和管住中国的船只。不但来到了这个海域,而且还撞巡逻舰。于是就以违约为名抓人扣船。共党也理直气壮地指责日本:既然渔船上的人没有登上岛,密约中又写下了“为了避免扩大事态,日本方面不强行拘留登岛的人。”这是日本违约。于是就大肆宣扬,煽动中国人的反日情绪。在党会之前,把中国人对共党的怨气、怒气转移到这件事情上来。

   

   日本的外交部里面,想必也有一群中国大陆问题研究的专家。他们明白,这是共党在转移民愤的小花招,不值得大动干戈,所以干脆放人放船。可是共党为了保证党会不在众怒的矛头之下召开,于是又得寸进尺地派出了两条渔政船,和日本的军舰对峙了一下,以继续提升国人的注意力。

   

   可惜的是这一手耍得太蠢。日本的军舰是不会听从中国的渔政船的管理和指挥的。日本方面原以为共党会把强大了的海军派出去,也像日本日本派出军舰巡逻一样来宣誓一下主权,没想到派来的是渔政船。日本方面倒也不怕和共党的海军打一场海战,要试试共党的海军是真的强大了,还是真的腐败。反正一百多年前,中日打过一场甲午海战。那时的北洋水师确实强大,但由于清政府的腐败,还是打败了。

   

   共党认为是折腾够了,对共党的民愤已经转移到日本方面去了,于是就马上开会。可是民众的智商并不是共党想象的那么低,所以党会虽然仍可以说是既团结又胜利,但实际上确是在一层层、一道道的阴影的笼罩之下走走过场而已。除了向朝鲜学习,弄了个接班人以外,什么都没有。民众的期待破产了,民愤不减,又都直接指向了共党。

   

   会开完了,远离北京的几个大城市,为什么还有反日的游行呢?难道日本人真的就那么遭中国人的恨么?比恨共党还恨?中外的媒体赶赴现场,采访报道。几名大学生直截了当地告诉媒体说,是学生会发动组织的。这下明白了。所谓的学生会,那就是当年由胡锦涛这帮政治辅导员们组成的。除了打个小报告和告密之外,他们主要的工作那就是秉承了共党的授意去发动个游行,弄个示威,或者是斗争个地主,斗斗教授,再闲着没事干,就开个忆苦思甜的会。

   

   学生会是为党工作的。所以党指向哪里,他们就折腾到哪里。共党知道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可是如何直接面对民愤民怨,又是共党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且又是无法自拔的处境。于是就在远离北京一两千公里之外去煽动民族主义。

   

   在北京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离中南海太近了,又因为中国人素质太差,总是不明真相,弄不好把中南海当成日本大使馆,共党这个政权立时就崩溃了。想想共党这个团伙闹到了这个地步上,真也是怨不得任何人。记得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时候,想要入党的人所经历的上刀山、下火海一般的考验考察,比过去金榜题名中状元还难。

   

   毛泽东曾经自我吹嘘,说他这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所谓的解放了中国;二是搞了场文化大革命。而我的看法是,正是这场文化革命,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如同是当头棒喝。共党的伪装假面具是完全被剥掉了,人们明白了共党里面无好人,好人都被共党整死了。什么主义、什么路线,都是共党骗人的把戏。入党就是为了利益。无利不早起,又入党干什么呢?

   

   珍宝岛之战以后,军队是论功请赏。可奇怪的是,军功章当时并不是热门货。军人们重复着一套令人恶心的话语,无非就是为了混张党票。那个时候的军人,农村兵占了绝大多数。农村兵混张党票是为了复原回了农村后当个“脱产”、或者是“半脱产”的生产队长,会计或者是记工员之类的小干部,才可以少花点财礼钱娶个媳妇。

   

   城镇兵混党票为了是复原以后,可以在当地弄份集体企业的工作,免得被送到上山下乡,或者是安排到街道的小作坊工作。而学生兵混党票是为了不上山下乡,混上个国营性质的工作,或者是当上个工农兵学员上大学。当两年兵,为的是混张党票,谁也没想到,被送上火线,还打了一仗。死了的只好算他没造化,活着的弄张党票那就是天经地义的。

   

   到了七十年代初,申请入党变成了形式。谈上一两次话,把当时报纸社论上的党八股结结巴巴的背上一两段,于是连一年的预备期都没有,就被共党拉进去了。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形势又变了,变成了是共党到处拉人入党。前三十多年,共党的敌人们纷纷都成为共党成员。而这段时间的党票,那是不需要去申请,而是共党送党票。

   

   到了腐败成为了全党的重点工作任务之一时,党票就一钱都不值了。花上十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买个官做。当了官就不能不是党员,于是党票白送,算是个搭配。就好象买黄瓜白送两根烂葱一样。到了最近的十来年,只要有个人敢于站在大街上高声地说:“我是政府公务员。”立时就会招来一阵民众的暴打,直到这位公务员跪在地上,哭喊着,“大爷大奶奶饶了我吧。”为止。这就是共党当前的形象。

   

   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六十一年是如同一刹那,转眼即逝,但是对于活在这六十一年中的三代中国人来说,那是度日如年一般的受着煎熬。到了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大声地说,谢天谢地,共党暴露出了它的本性。而中国的民众终于看清了、看透了、觉醒了,那么共党的末日也就近在眼前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