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戴晴:备忘“六四”]
吕千荣的博客
·薄熙来狱中揭露周永康想当国家主席 习近平一直被『有关部门』监控、窃听
·中共十六大前夕,毛泽东的私生子华国锋致信中共中央要求恢复身世
·【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江泽民随时可能被公开逮捕的100个征兆
·吕千荣2015年10月14日受迫害的日记
· 全球将建国际法庭调查共产党犯罪,中共却强迫人民讴歌共产主义
·中共文化部微博开通3天 骂贴近40万 删帖者告饶 组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美官员关切包卓轩 汪岷、徐文立否认策划逃亡
·中共驻英大使否认是共产党国家 茅于轼回击
·转:公民力量救援团队持续关注四位大陆民主人士滞台案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谢作诗:低收入男人可以合娶老婆
·毛时代不能说的几大秘密
·中共出台“最严党纪” 共产党面临严峻执政危机?
·《北京青年报》头版提出“解散党组织”
·[转帖]越共自动放弃权力 五年内实行全国大选
·揭秘中共党员干部贪腐、淫乱、残暴的罪恶
·7旬访民月前北京仰药自杀如今遭刑拘失联 五中全会前夕维权人士遭稳控 在京
·以惨烈载入吉尼斯纪录的信阳事件前因后果
·惊人黑幕:各级官员瓜分巨额计生罚款
·广州公民张六毛看守所内突然身亡 曾被指“反党”
·金融界反腐揪股灾内鬼 刘云山之子传被双规
·美媒:中共惊天计划被曝光(图)
·转:查建国:一国两府互相承认才能大突破(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53)
·呼吁中共彻查张六毛被死广三看真相,不能让中国中共的司法强权成了屠杀人民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国际媒体关注谷歌公司配合中共删除我一个中国残疾农民发表
·缅甸政府承诺平稳移交权力 呼吁中共深入进行政治改革
·呼吁联合国,美国及欧洲民主国家和记者无国界、国际特赦等海外人权机构对南
·我揭露谷歌配合中共迫害我删除我的申诉控诉等后,谷歌又阻止我向国际媒体发
·《《历史的先声》》全文
·《三亚日报》误称组织部为“贪污和受贿部”
·国际特赦组织:紧急行动:中国政府应立即公开活动人士姜野飞和董广平的去向
·【巴黎恐袭】内幕:中共向IS出售武器
·中共外交部又公开出卖国土,是谁还在延续毛泽东和江泽民两汉奸的卖国政治?
·吕千荣评王默在法庭上的辩护词
·联合国指责中国酷刑何时休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中国为何成了魔鬼狂欢的天堂,天使流泪的地域?
·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谋杀我______吕千荣2015年11月29日受迫害的微博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转载两文:解读2015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和习近平的集权给我留下的反思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人头当球,人皮活剥,比IS还要IS?(图)
·联合国委员会呼吁中国停止酷刑及镇压律师
·吕千荣2015年12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香蕉泡醋减肥的奇迹
·五中全会场内交锋激烈 出现八个“意外”
·中国调了两个师来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维稳,是谁在开国际玩笑?
·对浦志强七条微博的有罪指控,暴露出中国的法律是中共指鹿为马的工具
·万余贪官待杀 孟建柱紧急报告暗示中共无路可走
·平安夜,我却无法去教会敬畏神!在中国,我却被中共迫害的没有教会敢为我受洗
·周金霞:习近平主席,我为什么给你传福音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抓捕渠红霞,拷问中国国保到底是警还是匪?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上)
·中共特务徐水良是中共放出来的一条疯狗,中国民运界需谨防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用谎言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下)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再次剥下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画皮
·我必向美国政府控诉中共特务徐水良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
·痛剥徐水良这个中共特务美籍华人的画皮
·中国玫瑰团队2016年元旦献词 ——正视历史、开启未来
·中共放出来的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把咬人变成指桑骂槐了
·吕千荣评:告别2015——一块最昂贵的巧克力
·怒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再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从舒向新律师在押期间受虐打迫害,来拷问中共是依法治国还是在土匪治国?
·转几文:重磅再抛 官媒罕见曝光“政变集团”长名单(图)
·最难找的民间方子,家家都需要!(赶快收藏)
·剥光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累累罪恶的画皮
·中共军报自爆“开战必败” 习近平无退路 组图
·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秦永敏夫妇等所有受迫害的中国政治犯
·人肉搜索小平头这个中共特务徐水良的同伙
·中国玫瑰团队受打压 又一成员徐秦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关押
·吕千荣:祝贺中华民国2016年总统大选落幕并警告台独
·给徐水良的回复
·任志强:房产库存任何政策难消化只能炸掉
·江泽民以惊人的贪腐治军(完整版)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回复徐水良:我希望你更加努力的配合中共迫害我、诬蔑诽谤我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关注包蒙蒙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从仰华 裴国动 郭飞雄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来看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问问孟建柱和郭声琨: “政法系是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北京小红门乡拆迁户起火案7天无结果 死者家属向开发商讨说法
·江西维权人士应立刚被开庭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九评退党翻墙链接
·微博热传宋祖英演出无耻一幕
·唐荆陵狱中发祝福吁砸烂枷锁 三湖南网民立春拜李旺阳遭扣押
·呼吁关注苏昌兰 ,我的心为那些被中共囚禁迫害的勇士流泪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
·从“虎王”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巨款 来看中共的反腐闹剧
·郑恩宠律师,请你收起对中国访民群体的侮辱性言论
·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晴:备忘“六四”

纽约时报中文网
   备忘“六四”
   戴晴 2014年06月04日
   
   戴晴:备忘“六四”

   一名男子在天安门广场附近阻拦一队坦克的照片闻名全球,不过在中国被禁止传播。
   
   
   戴晴是1989年天安门学潮的亲历者,六四镇压后曾入狱近一年,虽然她从未被起诉或定罪。戴晴根据自己的经历及25年间的采访、调查和研究写成此文。《备忘“六四”》以逐日记录的方式,梗概地叙述了“六四”期间发生的重要事件和时间节点,并加以解释和分析 。本文经过纽约时报中文网编辑,文中没有特别加以注明的事实及其经过,源于作者的调查、采访及各种公开资料。——编者
   
   
   
   (一)25年前那一天
   
   戴晴:备忘“六四”

   1989年5月30日,学生抗议者在天安门广场为民主女神像揭幕,此举激怒了某些共产党领导人。
   
   戴晴:备忘“六四”

   1989年5月19日,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向抗议学生讲话。赵紫阳的助手温家宝(右二)后来成为国家总理。
   
   戴晴:备忘“六四”

   一名男子骑着自行车经过镇压行动结束后部署在街道上的士兵。
   
   
   25年前,1989年的6月3-4日。
   
   红旗已然在中国共产党治下飘了40年当口,古老中华帝国的五代古都第一次在和平时期枪声大作,坦克开进了天安门。
   
   现代装备的野战部队成建制地出动,沿街射杀学生和平民。
   
   在“首都戒严令”发出十四天之后,七大军区各军兵种配合的大部队作战行动开始。不过数小时之后,军队开进街道,临近各医院死者与伤者堆积……
   
   “平暴”胜利结束!从6月4日到8日,往日里旖旎优雅的五代故都,一片肃杀。
   
   6月9日,84岁的邓小平出场。在这个国家,他唯一的职务是军委主席。
   
   邓小平,在25年前的那个夏天,灭掉了本由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开明智睿、进取务实,声望日渐卓著,但显得不肯亦步亦趋的本党同志赵紫阳。最后,他不惜动用野战部队……鲜血——学生的血、平民的血、士兵的血,一起洒在古都街头。
   
   在具有皇家象征的怀仁堂大殿,邓只为20万官兵当中的15位“死难的烈士”默哀之后,这场屠戮行动的最终决策人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说: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动乱’这两个字恰如其分。实践证明,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后来事态进一步发展到反革命暴乱,也是必然的。……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
   
   “而‘反革命暴乱’的性质,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和‘四个坚持’的对立。”
   
   然而,不过就在此前两个月,事态似乎还不是如此。那是胡耀邦含冤离世的那天,笔者本人曾经亲历不曾为官家披露、也不曾为研究者注意的一场准高层会见:陪伴台湾《天下》杂志总策划殷允芃(Diane Yin),拜望负责对台工作的官员汪锋。
   
   想来胡的离世,在那一刻尚未影响到党政常规工作,汪锋于是也没有修订他事先准备的谈话——意图通过台湾享有盛誉的严肃传媒,向世界传达中共即将迈出的实质性政治改革步伐:“小平同志最近考虑,把‘四个坚持’从《宪法》里拿出,放进《党章》。”
   
   上所述现场,并非孤证。“四个坚持”(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起草者胡乔木,早在这之前一、两个月,就已经摸到“小平同志的意思”,且在他那个层次上传悄悄话:“四项基本原则站不住,迟早要从《宪法》上拿下来”。“从《宪法》上拿下来”,这就意味着作为政治体制改革重要内容的党政分开有了制度上的依据。
   
   然而,不到两个月以后,六部口血迹尚未彻底清洗,面对党国钢铁长城(首都戒严部队)百名军以上干部,邓在怀仁堂大殿凛然宣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都没有让过步!
   难道胡乔木、汪锋在传谣?从4月15日到6月9日,尚不足两月啊!
   
   
   
   (二)那一天之前
   
   北京,春暖花开的四月天。
   
   1980年代一线管事的前总书记胡耀邦去世。死讯传来,满怀一腔郁愤的学生们,打起横幅、走上街头,希望越过党的系统的层层管制,把他们的感受告诉百姓,告诉当政者。从内容和形态上看,学生们的诉求都已经越过正求学的年轻人的激愤,而跨到政党与国家政治变革的层面。
   
   抗议与诉求一波接一波,愈加丰富深刻、也愈加切中时弊,整个社会对中共40年执政的不满——从肃反镇反到严打,从公私合营到价格闯关、从小脚侦缉队到政审排查、从《共同纲领》到阶级斗争……深层表层,前所未有地、全民性地调动起来:以关爱热血青年的形态爆发。
   
   是时,赵紫阳,这名无论从理念还是情感,罕见地对异议怀有包容的政治家,以尽可能开明的姿态对待社会诉求,如他在5月4日接见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第22届年会代表时所谓:“冷静、理智、克制、秩序,在民主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自从代理了总书记,在中顾委诸老或关爱、或嫉恨的环伺之下,在小平同志的威望与智慧笼罩下,在“宁犯思想错误,不犯组织错误”(胡耀邦语)的强劲潜规捆绑下,面对民间诉求,赵紫阳艰难地——应该说,也是十分勇敢与罕见地——发出了不一样的调子:首先承认自身工作的失误,以及由此造成的通胀和社会不公。对“学运”,坚持认为:处理得好,将有利于进一步的改革(见赵紫阳《改革历程》)。
   
   对于当时(直到25年之后之今天)民间最为痛恨的腐败与权力寻租,赵不仅曾致信中央,建议从自己家人查起,还建议中共政治局常委“取消特供、取消专机、专列和蜂拥警卫”;并立意从最根本处下手:建议全国人大常委尽快讨论,制定反贪污、反官倒、反特权的具体法律。
   
   赵当时或许没有想到,这姿态,是会引起他人——特别是邓家——强烈忌惮的……
   
   这是因为,“邓的改革有底线,一是不能触动老一辈革命家和他们子女的利益,二是马克思毛泽东的旗帜不能倒。所以只准许搞经济改革,政改不动。用旧的政体保护特权,用马克思毛泽东旗帜以示合法。这是邓的局限性,为腐败设立了温床”(见《改革历程》)。
   
   邓小平不得不动手了。不止为驱散人群、收回广场,他还想要别的。
   
   邓已经忘记北大学生在国庆35周年游行队伍中打出的那个用自己床单制成的横幅“小平您好”了么?已经忘记1976年丙辰清明时天安门广场树枝上挂着的叮当作响的小瓶子了么?
   
   
   
   (三)回到1989
   
   
   4月15日
   
   胡耀邦离世。赵紫阳亲赴米粮胡同向邓小平报告(见《改革历程》)。
   
   学生上街,“怀念耀邦”、“中国魂”等标语拉出。
   
   让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是,邓“摒弃前嫌”。他告诉总书记,一定出席胡的葬礼。
   
   此时的邓,想到什么?
   
   十三年前“丙辰清明”的民众悼念,让身处最高权位的毛泽东(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一下子就敏感到:“矛头是对着我的”——以悼念总理为名;“有人插手”——直指的正是刚被二次打倒的邓小平。
   
   如今身处最高权位的,已经是邓小平自己。“矛头对着小平同志”!出此言者李鹏的嗅觉格外灵敏。
   
   别的人呢?他们打算借这局势为自己一腔宏愿与一肚子不得意闹闹么?
   
   
   4月18日
   
   这一天,粗疏的口号式政治抗议(而非单纯悼念)开始。风头最劲者,涌向新华门。针对“冲击中南海”行动,邓小平立即同意杨尚昆的建议,调38军部分部队进京保卫中央。
   
   按照常委分工,这天具体在第一线处置的是乔石:坚持不扣帽子的劝说与调用公安清场。奏效。
   
   
   4月19日
   
   北京《新观察》与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这是1980年代以来,在改革风潮中逐渐实现角色转换的两家报刊——联手召集在京的开明高干、舆论领袖等,开了一个“祥和”的追思会。
   
   与会者籍怀念他们半个世纪的战友、他们蒙冤的总书记,从思念慢慢转向对蒙昧、对霸道、对无视规则之专权的批判,其力度已经远大于学生们的呼喊:他们挖到了中共建政之后一系列失败乃至罪孽的根源;跺到了“个人专权”与“非程序化权力更迭”这要命的痛脚。
   
   从4月18-23日,邓消失在公众视野当中。
   
   和毛一样,邓应该算作是大时代的大政治家,而非平庸投机政客。邓最看重的,无疑是1980年代已经出发的经济体制改革,和即将出发的政治体制改革——但大权不可旁落,想要甩开共产党自己干,门儿都没有。
   
   犹记86年底那次“闹事”,《人民日报》1987年开年的社论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在一次中央高级干部会议上,邓小平说得干脆:“学生再有闹事的,一律开除!共产党决不培养反对共产党的大学生!”
   
   或许,还没到该出手的时候?当时,我记得整个北京传的是:小平同志认为,两边(即开明与强硬)“谁有本事谁解决”。邓的改革正推进到节骨眼,只望一切顺遂。有人闹事——以邓的意思,那就“快刀斩乱麻”。
   
   这天,赵紫阳就访朝一事拜望邓时,特别谈了学潮情况和自己的处理意见,“邓当时都表示支持,但事情奇怪得很……”(赵紫阳《改革历程》)。
   
   广场局面胶着。对于知识人的自命不凡,对于盲众泛意识的恶,邓心里有数。
   
   
   4月22日
   
   邓出席了胡的葬礼。
   
   年届84高龄、晚期帕金森病人。邓坚持站立一小时。
   
   没有几个人知道邓在答应参加此葬礼之后,又恨恨地说的那句话:“规格够高的了”。他的这一纠结不是一天两天的了。1987年初,一举拿下胡耀邦大功告成,自认把到圣脉的李鹏建议乘胜追击,在天安门召开“百万人大批判”,将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举全歼。邓当即喝止:他没犯什么错。淡化!
   
   葬礼当天,徐勤先任军长的38军部分官兵赴京维持秩序。广场和人大会堂前数万北京大学生彻夜聚集。葬礼期间,三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台阶上请愿,引发骚动。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4月23日
   
   出访朝鲜之前,赵紫阳特别前往邓家请示。邓说了什么?据赵记录——邓说“等朝鲜访问回来后要谈一下我搞两届总书记的问题”;邓让赵“放心去。回来以后,军委主席交给你”。(见《改革历程》)
   
   然而,就在这天,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据李鹏日记,就在这天晚上八点半,一年前刚刚接受恩赏当上国家主席的杨尚昆“鼓励”他去见邓小平,说自己也同去——想来不会是去打桥牌。这“鼓励”,是杨自己的意思,还是奉命而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