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悠悠南山下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作者:盧斯達

   
   
   支聯會和六四畫上等號的這二十五年來,我們變成一群虔誠的教徒,維園成為我們每年一度的流動教堂。詮釋歷史,往往成為一個宗教的支柱。例如一個叫耶穌的宗派領袖被釘死在十字架,只是一個罪犯被判了罪,伏了法。但在耶教的角度,卻是一個拯救世界的行動。
   


   尼采說:「沒有真理,只有解釋。」歷史不是事實,歷史是我們現在對過去的詮釋,加上我們今天所願意相信的信念揉雜而成。紀念八九民運被血腥鎮壓,究竟是認清中國的專制本質、瞭解「民主中國」的虛妄;還是不惜犧牲香港,都要加倍愛國,追求無限遠的民主中國?
   
   這就是詮釋的問題。很明顯,支聯會想我們將「六四」看成香港的愛國證書——當年我們是有出錢出力支持學生,因此我們參與了歷史。
   
   這個想法通行,是因為香港人多年的罪孽感不釋懷。當年香港鐵定了要「回歸」中國,但九七之後多少自由、多少民主,誰都說不定。於是,香港期望北京學生可以革新北京政權,最好是宮廷政變,開明派上台,香港便可搭民主順風車。九七之後,跟中國一起民主自由,公主王子永遠快樂地生活下去……所以當年香港人往北京捐錢、運輸糧食帳幕。
   
   支持學生,固然有理想主義的激情,也有現實主義的投機計算。1997年,黃子華在棟篤笑《秋前算賬》總結這種心態:「誠哥都買既股票,你驚佢會跌?」當年誰都買這隻股票,從李嘉誠到梁振英到親中土共,都聯署支持過學生。最終六四事件變成了股災,香港人賭輸,不過北京學生輸了性命,他們輸了一個希望:一個回歸到「民主中國」的機會。
   
   就像一些香港人會玩的糧食投機一樣。在投機市場中,一切只是數字,我們很少親眼目睹因為自己的投機而活活餓死的非洲小朋友。當年「熱烈支持學生」的香港人在電視直播目睹坦克車出城鎮壓,他們既傷心,又羞恥,這事成為那一代人共同的情緒記憶。任何與六四有關的人和事,都可以觸動他們那年最深的感情。香港人的六四情意結,一部份來自他們投機失敗的無地自容、一部份來自香港最終必須「回歸」專制中國的無力宿命感。
   
   你說香港人對「六四」的情意結是因為中共殘暴、學生無辜?哦,你到現在也對自己不真誠。如果「六四」真能給人這種教訓,今日泛民政黨又怎會完全投入去支持中港融合?支聯會、民主黨又怎會年年宣傳愛國主義?我們支持一個未出現的夢幻民主中國,這一顆痴心,只會被已經耽誤香港廿年的政棍收割、只會被存在了六十多年的現實中共政權接收。
   
   一個自欺欺人、不肯面對自己的「公民社會」,不只不能為自己爭取民主自治,更是劣質宗教和暴政的溫床。泛民主派就像中世紀的教士,靠販賣贖罪券壟斷政治光環,再用這個光環去推動中港融合。香港人心裡的罪疾感一直沒有釋懷,支聯會對他們說,香港人一向支持民主,一向愛國,所以北京學生被鎮壓以後,我們要繼承其遺志云云(雖然手段不外乎是不斷籌錢)……香港人支持支聯會,是因為在支聯會的戲劇中,他們是好人、是愛國又支持普世價值的高等華人;走在中國之先,平時三百六十四日政治冷感,卻有一晚以整個中國為念,氣壯山河,使命之大,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設想題,如果當日六四沒有鎮壓,中國會如何?若果當年北京學生沒有死,他們今日都會是中國的中產。來香港搶奶粉的,就會是他們。就算他們不搶,他們都會在大陸買「港貨」奶粉。有人買,就有人來香港掃貨。你敢說不會如此?
   
   六四被泛民主派詮釋成一件偉大光榮的事件,又被中共詮釋成一次政治風波或者動亂,這其實都是戲劇化的詮釋。我們一直被灌輸,說香港能夠、也應該影響中國。舉出歷史上的某些事件,我們就將之當成常態。其實影響當然是雙向的。香港和中國的矛盾和衝突,在於英國統治的那一百七十多年的日子,令香港脫離了中國的發展軌跡而分道揚鑣,這才是香港的歷史背景——六四只是側邊與香港擦身而過的歷史事件。
   
   這廿五年,香港人固然供養了蔡耀昌之類支持中共融合、成功爭取香港人身份賤賣的政棍,也成功模糊了香港的身份認同。香港要保存自己,發揚其優良傳統,那就不可能是甚麼愛國愛民,玩建設民主中國的象徵遊戲家家酒。很簡單,自由行是切身問題,每年台上的人會不會說?不會說,就是平日也不會說。他們是搞中國政治的,卻不去中國搞,香港政治卻沒人搞。家裡後欄失火,他們顧著歌頌鄰居的民主英烈。
   
   他們會狡辯,說「中國沒民主,香港也沒民主」。然而,他們爭取不了中國民主,卻扮作可以,繼續帶領香港人沉溺於宏大而虛無的中國政治戲。這種自欺欺人,和普羅香港人不能面對自己的歷史如出一轍。中國沒有民主是定數,難道香港一切都都拱手相讓?
   
   解放香港,由面對自己開始。香港人應該自我肯定,那一次是一場政治投機,這卻是正當的。香港人想有更自由美好的前途,就像現在不欲自由行沒頂,不想滿街大小便,都是惜念家園,立足當下的想法,非常正當。香港是現在、現實、可為;民主中國是虛幻、遙遠、無根。香港不能捨本逐末,妄想以象徵式集會遊行來處理中國政治,然後又妄想以中國稍有之變動,去利好香港——這是盲目落注,愛國至死。一個城市,沒有多少個廿五年可以浪費。在中國崛起的世紀,首先當災的,一定是最近的香港。
   
   香港要走出六四,走出自己的心魔。望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千里之行始於本土。如果說六四留下了甚麼火種、甚麼精神,那一定不是叫人搞遙距民運,苦口婆心勸籲暴政要浪子回頭,聽你乞討,為你「平反」,誰稀罕?要抗共,戰場在香港;要做中國人,香港就是華夏根本;要做世界公民,香港也是坐落於自由世界的邊緣。守住香港,香港就有;不守,香港和中國都沒有。
   
   香港就是實實在在的今生今世,不需要「民主中國」的虛妄承諾。泛民主派花盡心力,坐待香港滅亡,也要將香港人的心思精神綑綁在中國身上,待得廿年來民主無寸進,是極大罪孽。他們要滅亡,但香港不能滅亡。謀求不可能之民主中國,以致疲斃香港,一點也不偉大,只是絕頂痴愚、自欺欺人再加上害人害己。
   
   
   原文刊於熱血時報六月號
   
   2014年6月2日轉載
(2014/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