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悠悠南山下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按語:本文節錄自練乙錚《筆者「失蹤」.越南反華.疆獨反中》文章(香港信報 2014年5月26日)。欲閱讀全文,請自設法找尋。標題取自原文的分段標題。

   
   

作者:練乙錚

   
   
   九段線:中國外交的浮沙

   
   
   5月中旬,帆船泊在基隆附近的八斗子漁港進行整備、補給,剛好便發生最新一波越南反華運動。越人在越南各大城市、工業區抗議北京單方面在有爭議的海域上進行海床油氣勘探,很快演化成排華暴動。越南政府事先知道難以控制群眾情緒,所以特別對陸企、港企加強保衞、疏散,卻忽略了台企,後者遂成為暴民的主要攻擊目的,結果受災最重。綠營的媒體,趁此機會攻擊馬政府,認為越南暴民反華反到台商身上,乃是因為馬的「一中」政策把台灣綑綁到「中國」那邊去了。其餘的台灣輿論則幾乎清一色鳴冤喊屈,標題盡是「黑狗偷食、白狗當災」之類的說法。其實,台灣特別是馬英九代表的國民黨政府,絕對不是當災的白狗,而是始作俑者。
   
   1948年,二戰之後的中華民國政府發表《中華民國行政區域圖》,其中以一條1947年劃出的、分十一段的標準國界線囊括南海絕大部分水域及其內所有島嶼、礁石。這條斷續線的意義其實並不清晰,連經緯坐標也沒有給定,其後國際上更有對線段意義的不同解讀:是劃定海疆?還是僅僅說明十一段線以內的島嶼、礁石是領土,島嶼、礁石的鄰近海域是領海?然而,中共取得大陸政權之後,接過這條十一段線,於1953年略去東北部分的兩段(其附近海域大方送給當時的「同志加兄弟」 北越),就成為今天所謂的「南海九段線」。中國認為這條斷續線定義的海疆無可爭辯,因為「自古以來」就有中國的船隻佔用這一帶海域和島礁。
   
   不過,一般外國人若單看這條活像一個大漁網的斷續線所囊括的海域範圍,竟是從中國南方跨越整個南海一直伸展到東南亞各國海岸旁邊幾海浬處,便一定覺得中國的胃口也真太大;若從領土、領海主權利益皆因此九段線而受損的東南亞諸國的角度看,就更不是味道。這次越人排華,近因雖是大陸的勘探活動,但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劃出十一段線在先,至今依然以這條線定義其南方海疆,又怎能說是「白狗當災」呢?
   
   台灣現時在國際上十分孤立,面對北京步步進迫,若再與東南亞諸國因南海問題而興外交紛爭,絕對不智。弱國無外交,台灣應該在所有的遙遠海域領土問題上迴避退讓,讓大陸去出頭就好。
   
   然則大陸出頭又如何?按現時北京提出以的「南海九段線」為南面海疆的理據,以漢朝以來該處皆為中國的歷史性水域之說為主,並非無懈可擊,因為別的東南亞國家,一樣提出了繁多的歷史和國際法理據,不見得都是捏造的胡說【註1】。至於一些大陸學者認為,在1947年劃界之後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裏,有關的國家一直沒有提出異議,於是在國際法意義上產生了歷史性主權【註2】;這個說法本身就很危險,因為用在釣魚台的話,中國就不必再跟日本爭了(事實上,日本佔據釣魚 台的一個理據,正正就是「中國方面長期無異議」)。
   
   「理據不足,實力搭夠」;這是不少「強國論者」關於南海主權的想法。然而,論今天中國大陸的經濟與軍事實力,面對東南亞國家,逐個擊破乃游刃有餘,但要同時面對五個與中國有領土、領海爭議的東南亞國家,再加上美、日、澳、印等國在旁邊攪局,就顯然沒有強行駕馭局面的能力。這就是北京強調主權爭議只能以雙邊談判解決、拒絕多邊會談、拒絕訴諸國際法庭、反對美、日介入的原因。但是,這個如意算盤 北京是打不響的;菲律賓已經把爭議提交到聯合國仲裁機構,而越南也似乎有此意願,正中美、日等國下懷。對中國而言,這已是死局。動武嗎?贏面不大,而且一動武,東南亞諸國必然邀美、日進場,北京日後更頭痛。
   
   因此,「南海九段線」,表面看好像是有利中國擴張主權的一張王牌,事實上卻容易陷中國於不利。「九段線」劃出的範圍,佔得了也是中國外交的一灘浮沙,「神聖」的浮沙。況且,若要交戰才能佔據、捍衞,死傷的是軍士、下等兵之類,那些肥頭耷耳的諸軍頭、統領,不僅絕對安全,還可收割戰功受勳升級,得到一些愚昧國人擁戴膜拜,所引起的一大堆外交問題,倒是不必由他們去花心思應付的。
   
   
   中華帝國的「新疆」

   
   22日,筆者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新疆又發生一起嚴重的恐襲事件;31人喪生、94人受傷,乃當天的官方數字,實際可能不止此數。死傷者大多無辜,都是在承受着古、近代中華帝國擴張主義的罪孽。
   
   新疆,顧名思義,並非中原漢民族固有領土。根據西方的一些學者按2009年於南疆塔里木盆地小河墓地出土的三十多具木乃伊等實物推斷,史前這一帶的住民屬印歐人種,含有大量高加索基因【註3】。這個發現,恰好與《山海經.大荒西經》裏的一段記載不謀而合:「有大澤之長山。有白民之國。」
   
   中原勢力首次伸展至新疆(當時稱為「西域」),是漢朝的事;時漢軍擊敗匈奴,並於漢宣帝神爵二年(元前60年),在當地建立西域都護府,但維持不了多久。其後的是多個世紀裏,西域的人種、政權、宗教等方面,都出現複雜的變化。中原政權在西域實施穩定統治,是由清乾隆開始的。乾隆因為成功用兵十次擴張版圖,得意之 餘,自稱「十全老人」,並親自撰寫《十全武功記》,其中排第一的武功,就是兩次「平定」準噶爾(北疆),當時對準噶爾人的殺戮,完全稱得上民族滅絕【註4】;排第二的武功,就是「平定」回部(主要是南疆)。之後,乾隆把準噶爾盤地和塔里木盤地合起來統稱「新疆」,給中華帝國主義行為留下了一個永久的歷史證據。
   
   我們一般讀的中華史,有兩個特點常常給忽略了。其一就是古、近代中華帝國主義的擴張、侵略行徑,都隱藏在「文治武功」這個粉飾了的正面詞藻後面,成為國人自傲的文化基因。其二就是近代史的分期,一般以鴉片戰爭劃線。鴉片戰爭之後,中國是西方帝國主義入侵的受害者;這個事實一點沒錯,卻巧妙地遮蓋了鴉片戰爭之前的中華帝國擴張侵略史。那部分歷史裏,中華民族施於其他周邊民族的手段之野蠻,一點不亞於西方帝國主義後來施於中國的。然而,我們都習慣以為中國人是一貫的受害者,祖先強大的時候,都是「以德威服人」的。
   
   我們今天大力反對新疆少數民族中的一些極端恐怖主義行徑,當然應該,但與此同時,能不深切反省自己民族過去對其他民族犯下的深重罪行嗎?
   
   
   《氣短集》之三十七
   
   【註 1】例如,可參考澳洲新南威爾斯公立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越南學者Giang Thuy Huu TRAN的論文CONTESTED SPACE: National and Micronational Claims to the Spratly/Truong Sa Islands – A Vietnamese Perspective;網上免費閱讀連結為http://www.shimajournal.org/issu … %20v8n1%2049-58.pdf。
   
   【註2】見http://news.sina.com/102-000-101-101/2009-03-19/1751568195.html
   
   【註3】參考賓夕凡尼亞大學教授Victor Mair的一些有關研究http://www.upenn.edu/gazette/0111/PennGaz0111_feature2.pdf ;另參考英文維基「小河墓地」條 http://en.wikipedia.org/wiki/Xiaohe_Tomb_complex。
   
   【註4】參考中文維基「準噶爾汗國」條http://zh.wikipedia.org/wiki/%E5 … 4%E6%B1%97%E5%9B%BD。
   
   
   2014年6月1日轉載
   
   

此文于2014年06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