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
刘逸明文集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6月19日上午,“新余三君子”案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宣判。维权人士刘萍与魏忠平两人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6年半,李思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
   
   判决结果一经公布,海内外便舆论哗然,各界人士纷纷谴责新余当局这种倒行逆施的违法行径,认为“三君子”获刑绝非依法判决,而是政治构陷的结果。宣判当天,一大批外地维权人士前往新余,一齐举起“自由刘萍”的标语表达对这种判决的不满和愤怒。推特上、异议圈聊天群组中,抗议之声亦是不绝于耳。
   
   虽然“三君子”案受到民间和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但是,在中国国内,尚无一家媒体对此进行报道,在微博等环节,相关议论也多被删除或屏蔽。非常明显,此案属于政治性的敏感案件,从“三君子”被抓捕一直到被判刑,相关“罪证”和罪名都完全经不起推敲,一旦国内对此舆论开禁,官方将陷入被动,到时候关放两难。


   
   刘萍等人于去年4月27日晚被捕,迄今为止,此案已经延宕一年有余,按照中国的法律,这属于超期羁押。从法院的判决内容看,此案的案情并不复杂,为何需要这么久才尘埃落定?显然,是因为“三君子”的“罪证”太单薄,官方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做到似乎能自圆其说。
   
   在“新余三君子”当中,刘萍是唯一的女性。众所周知,在中国,敢于向独裁专制叫板的女性与男性数量相去甚远。刘萍能够做到大智大勇,巾帼不让须眉,使得她在“三君子”当中最为引人注目。刘萍在被逮捕时的涉嫌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后却几易其“罪”,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寻衅滋事”、“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扰乱公共秩序”三罪并罚。由此可见,当初警方对她进行抓捕十分草率,自知刘萍无罪,但为了达到迫害她的目的,不得不牵强附会,对她强加三项罪名。
   
   与刘萍同“罪”的魏忠平跟刘萍一样,都是循规蹈矩的公民,虽然做了些让当局不快的事情,但是于法于理都无可厚非。三项罪名对于他们而言,一项也无法成立,而被以“寻衅滋事”一项罪名判刑的李思华所作所为也完全与寻衅滋事无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新余三君子”案让我们看到了这一整人的陋习在如今的中国已经发扬光大。
   
   “三君子”案庭审之前,“三君子”所委托的6名律师当中,唯有北京律师周泽到场。不是其他律师不愿意到场,而是在庭审前,法院并未及时通知他们,导致他们因为路途遥远而只能望案兴叹。庭审从当天上午9点开始,十分草率,完全没有按照法律规定走完庭审程序便匆忙宣判,没有给当事人和辩护人说话的机会,而一大批意欲旁听者也被阻挡在庭外,就连刘萍的女儿廖敏月未被允许旁听。
   
   从更换罪名到故意甩开辩护律师以及不允许家人和公众旁听的情况看,新余当局非常清楚,对“三君子”的审判从法律上讲站不住脚,不得民心,难以服众,于是,只能强加罪名和暗箱操作。早在中共“十五大”时,高层就曾提出依法治国,然而,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法治程度每况愈下,从“新余三君子”案观察,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法治可言。
   
   在习近平登上中共总书记大位时,他的豪言壮语,曾给民间和外界以政治改革期许。因此,许志永等人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新公民运动,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人纷纷响应,才大胆地走上街头反对专制,呼唤民主,并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原以为这只是应景的合法合理举动,没想到他们却因此而身陷囹圄。许志永在继“新余三君子”之后被拘捕,今年1月底被北京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经过上诉后,4月中旬仍被维持原判。
   
   迄今为止,全国各地参与新公民运动而被拘捕或判刑者已经达到了几十人至多,仅在北京,就曾一次抓走赵常青等10名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义士。今年,除了对这些案件密集审判之外,还进一步抓捕了新公民运动的成员之一浦志强。至此,参与新公民运动的活跃分子几乎被一网打尽。
   
   就在“新余三君子”案宣判前三天,官方的新华社发文称中国选择六省市试点司法改革,剑指司法“顽疾”,试点地区包括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改革内容主要包括: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等。御用学者为此造势时称,此举将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
   
   刘萍等人的获刑,让人感觉到,当局所谓的司法改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邻国缅甸近年也开始政治改革,而前提便是释放良心犯。在继续抓捕和宣判良心人士的情况下,谁敢相信这一次的司法改革能让中国向法治社会靠近,甚至成为一个法治国家?事实上,在一党专制的大环境下,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执政思维下,司法改革绝不可能达到很多人所期望的效果。
   
   新公民运动虽然遭遇重创,但是,这并不能阻挡公民社会的发展壮大,“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在互联网的促动下,每年都会有新的面孔出现在追求民主,维护人权的道路上。“新余三君子”被判刑,他们的家人并未选择忍气吞声,而是在网络上或者面对采访时直抒胸臆,此举可以说是对刘萍等陷狱者莫大的抚慰。
   
   在判决结果出来后,刘萍的女儿廖敏月认为这次的判决,不是三个人的悲剧,是三个家庭的悲剧,也是中国法制的悲哀。魏忠平的弟弟魏忠华嘲讽道:“今天外面全是便衣,整个市警察全出动。开个庭,宣个判,搞得鬼鬼祟祟,风声鹤唳,如临大敌,那点自信,那点度量,那点作为,哪象个执政的政府,哪象个八千万的世界第一大党?简直象个小偷!”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人在过去的几年中积极参与民间的维权活动,曾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人大代表选举。在上街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之前,他们其实就已经被新余当局视为眼中钉。在没有法治、维稳第一的中国,他们锒铛入狱其实是一种必然命运。法院对他们的判决无异于为他们加冕,让他们成为更多人心中的英雄豪杰。
   
   “新余三君子”获刑,除了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叫好之外,没有人感到高兴,网络上充斥着对此事的谴责之声。维权网的声明认为在该案的审判过程中,当局不仅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也违反了《宪法》、《选举法》、《刑诉法》等多条中国的法律法规,并与中央一再宣称建设法治社会、落实宪法保障公民权利、将权力关入制度的笼子里、反腐要老虎苍蝇一起打等等精神相违背,给中国社会制造恐惧,扼杀民间对改革的期待与努力,扑灭中国和平转型的希望。
   
   除了民间的抗议之外,海外媒体和国际组织也高度关注。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法广均对此进行了重点报道。而素来重视中国人权的国际特赦组织形容这起判决“荒谬”,并敦促当局即时无条件释放“三君子”。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在十年前,国际舆论压力或许能促成良心犯获释。如今,已经是财大气粗的当局根本就不会把国际谴责和抗议当回事,有时候甚至是变本加厉。
   
   许志永曾经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追求的理想社会是一个简单的、公平正义的、建立在良心道德基础上的自由幸福的社会,一种以公共服务为宗旨的现代文明政治。从重判“新余三君子”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来看,中国距离许志永理想中的社会还太遥远。当官权继续侵犯人权,并日益疯狂的情况下,公民社会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更大的韧性才能度过这历史难关,实现涅槃重生。
   
   2014年6月22日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4/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