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第三章 无情地虐待班禅大师
   
   
   
      第十世班禅大师却吉坚赞于1938年诞生于西藏安多地区一个叫温都的小村。1954年,中共为了其政治需要,将十六岁的班禅大师任命为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后来提升为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在中国,班禅大师成了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

   
     在1956年,成立所谓“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时,中共任命达赖喇嘛为主任委员;班禅大师为副主任委员。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流亡国外后,中共任命班禅大师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主任委员。
   
     由于环境等各种因素的限制,在某种场合,班禅大师不得不发表一些违背自己信念和意愿的言论,然而班禅大师对中共对西藏的政策极为不满。大师曾经公开谴责和批评过1958年和1959年中共军队血腥镇压西藏人民的抗暴斗争和中共以“民主改革”为理由破坏西藏的宗教与文化之事件。特别是大师编写了一份书面总结意见,直接交给中共政府和毛泽东,这份意见书译成中文后有七万个字,后来也就被称为《七万言书》。意见书中大师不仅严厉批评了中共的所谓“平叛”和“民主改革”政策,以及民族、宗教、统战等政策。还希望中共立即纠正这些政策中的缺点和错误。意见书中写到:“民主改革后,佛教遭受巨大衰败而濒临灭亡,我们西藏人于心不忍;甘、青、川、滇所属的西藏地区除一些老幼妇女外,其余青壮男子及通情达理的人,大部分人被逮捕关押了;几年来,西藏人口有很大减少,这对西藏来说是一个很危险的问题。在谈到本民族语言和风俗习惯时意见书中写到:一旦民族的语言、服装和习惯等主要特征消失了,那么民族也就消失了,或者转化为其它民族了。”大师还强调:“这些问题和错误若不认真加以纠正,西藏人将面临灭族灭教的严重危机。”
   
     《七万言书》击中了中共的痛疼处,因而从1964年下半年末;开始批判班禅大师,是年9月18日至11月4日张国华主持召开自治区筹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批判班禅大师,会议结束时给班禅大师正式扣上了“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这三顶帽子,同时撤消了班禅大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理主任委员的职务。(三顶帽子一直戴到1988年5月24日)
   
     1964年12月,第三届(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时,总理周恩来宣布撤消达赖喇嘛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和班禅大师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之职务,也免去了班禅大师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
   
     1966年8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一部分红卫兵翻墙擅自闯入班禅大师住处抢走了班禅大师,用大卡车拉到中央民族学院关押,这些红卫兵私设法庭;随意审讯和殴打;在千人大会上批斗,殴斗中用尼龙绳捆绑班禅大师,随着时间的推移尼龙绳深深陷入 他的肌肤而外面亦看不出有绳子。还向班禅大师唾口水,揪耳朵。(1980年大师到拉卜楞寺时,笔者亲眼目睹过尼龙绳捆绑后留下的疤痕)接着大师被关进监牢,大师整整度过了漫长的九年零八个月的监禁生活后,于1977年10月获得释放。
   
     1980年后中共宣称,对班禅大师的残酷虐待是“四人帮”所造成的,实际上折磨班禅大师是1964年开始的,当时根本没有所谓的“四人帮”的“破坏”。
   
     班禅大师于1988年4月4日的一个答记者招待会上说:“我对民主运动中,在青、甘、川、滇、藏等藏人居住区出现的很多问题,写了一份共有七万多字的汇报,呈给中共中央。由于在个别问题上的语言较直接,当时毛泽东也很不高兴”。这一答话中,我们知道班禅大师历经苦难的直接原因。
   
     1979年7月2日,中共当局恢复了班禅大师在中共政协会议的所谓副主席职务;接着也恢复了班禅大师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1980年开始,班禅大师为了挽救和恢复西藏文化与宗教,踏遍了雪域三区。正当大师工作繁忙,精神饱满之时,忽然于1989年元月28日在扎什伦布寺圆寂,享年51岁。
   
     平时身体健康的这位民族领袖,在没有任何疾病的情况下,突然离开人世,这不仅对境内外西藏人感到不可思议外,也不符合大师本人的意愿。因为在大师未圆寂的一个多月以前,当代西藏作家降边嘉措在北京向大师提出他想写一本《班禅大师传》时,班禅大师说:“写传是不是早了一点?我至少还要工作二十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也可能犯错误、受折磨,是非功过如何评价?你怎么写?”当时降边嘉措回答说:“历代达赖、班禅都有传记,我想用新的形式、新的观念为您和达赖喇嘛立传,能不能写好,写了能不能出版,以后再说。不过从现在开始就要准备,希望能得到您的的关怀和支持,比如您九年零八个月的监狱生活。我访问了许多人,却弄不清楚,只好请您帮忙。”大师表示愿意帮忙说:“最近要去拉萨参加灵塔开光仪式,回来后跟你谈,象讲《格萨尔王》故事一样 给你讲上几天。”1、
   
     班禅大师的事业刚刚开始,在他的意愿中预感到未来对民族的工作是漫长和艰难的,会出现许多挫折。关于班禅大师的死因,至今仍未得到任何证实,这一事件对境内外西藏同胞产生极大的疑惑,同时很多外国人也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如一位置名黎音的汉族作者写了一篇《班禅猝逝之迷议论纷纷》发表于1989年十一月份的《中国之春》杂志上。现将此文中摘抄如下:
   
     “一向身体健康,满面红光且精力充沛的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于一月二十八日在西藏日喀则市猝逝,对于他意外的死因,不仅西藏僧侣民众表示怀疑,而且在全国各界也颇多议论。
   
     由拉萨传来的消息说:据班禅大师身边工作人员反映:班禅大师以往并无心脏病史,更从来没有过心脏病发作的情形,而且他于一月九日由北京启程前往拉萨之前还作过全面体检,证明身体健康、正常。即使班禅大师发病之前的几小时,接近他的人也没有看出他的身体有丝毫不适之感,却为何仅半宵之间便患了那样严重的心脏病而猝然涅盘?难怪人们议论纷纭。
   
     据了解班禅大师的人士透露:班禅对中共历年在藏区的所作所为以及将其当作统战工具进行摆布的做法心怀不满,虽囿于客观形势所迫,在一场所讲过违心的话,但在私下对中共常有微辞。尤其是近年拉萨连续发生僧俗民众暴动,中共采取严厉的流血镇压手段以来, 班禅对中共的反感与日俱增,甚至在公开场合批评中共,将抨击的矛头直指中共在藏区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干部政策。中共虽在表面仍对班禅尊重、信任,但实际上早已对他严加提防。
   
     据消息来源说,一月十九日拉萨市召开宣判大会,对拉萨暴动事件的二十七名参与者进行判处,其中多被判处死刑和重刑。当时班禅正在日喀则市,他闻讯后一扫脸上常挂的笑容,露出十分阴沉的表情,长时打坐不语。僧侣门都说:大师在为受难者祈祷。
   
     班禅大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猝然病逝,他的死因给世人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迷。”
   
     最后,我们衷心地祈祷,在不久的将来会实现大师的崇高夙愿;我们也祈祷,班禅大师的转世灵童早日还生!
   
     班禅啊!仁波齐;
   
     去年有一只雄鹰,
   
     划破层层乌云翱翔苍穹;
   
     一扇扇回旋的翅影,
   
     是一重重成就的再现;
   
     今年象一刹闪电,
   
     消失在天际;
   
     班禅啊!仁波齐;
   
     所盟的誓言献给谁,
   
     思啊!念啊!
   
     一滴滴泪水流心窝;
   
     ……
   
     ------摘自安多民间弹唱
   
     注:
   
     1、如上述摘录于1989年北京东方出版社出版的《班禅大师传》;
   
   
   
   
   
   第四章 对于文化遗产和财富的掠夺
   
   
   
     在1958年所谓“平息叛乱”和“反封建”运动中,以“没收反革命分子之财产”为借口,将所有寺院、活佛府邸等的财产被掠夺后运往中国。不仅如此,还对大部分西藏人民以“反革命”、“封建主”、“反动宗教上层人物”、“牧主”、“地主”、“富农”、“富牧“、“投机倒把分子”、“坏分子”等五花八门的罪名予以逮捕;将房屋、土地、牲畜、甚至连食粮等所有财产均以“充公”为名枪掠一空。以拉卜楞寺为例,1958年冬,以“支援社会主义建设”为名,将供在释迦牟尼佛殿内的质为金铜的巨型释迦牟尼塑像切割成很多小块后运往中国兰州,该佛像有四层楼高,据当时亲眼目睹者称:仅该佛像头部被砸碎的金铜碎片就装满了中共的一“解放牌”卡车。(该车载重量为四吨)另外,还有八大菩萨像和很多高一人左右的各种金铜所制的佛像。
   
     另外,正如下部分将要叙述的有关拉卜楞寺历史。从1958年开始,度母佛殿和马头明王佛殿等大小十五座佛殿被中共完全摧毁。供在这些佛殿内的佛像均是从很远的蒙古措登地方打制后人背马驮迎请而来,其造型完美、工艺精致、甚为珍贵。还有那些佛殿顶部用金铜制成而认为西藏文化艺术精品的宝瓶、法轮、及法幢等,均被中共侵略者一一摧毁,而且金铜全部运往内地。首先将各佛殿内的佛像神器等破坏殆尽后,再将佛殿拆去后木料分配给各单位,随之就连砌墙的石块、砖瓦全数运往中共的建筑工地,从而这些地方未留任何可供朝拜之遗迹。
   
     供奉于贡唐宝塔内的万余册经卷,是几代人呕心沥血之结晶,这些书全部是用金汁或银汁书写而成。再如藏于印经院的五千余卷帙刻板,从拉萨迎进后珍藏于 室“勒协嘎采”的印藏学者所著五千余卷正本之一部分被焚毁,另一部分被绊上水泥塑成许多毛泽东像和做鞋底用。
   
     供奉于各寺庙殿堂中的成千上万个“唐卡”画,是藏传绘画艺术的精品,却被中共运往兰州各制鞋厂作原料,本人在兰州大沙坪(政治犯或重刑犯之监狱-译注)监狱制鞋中队服刑时,亲眼目睹过其制造鞋垫的原料为“唐卡”画帛。据粗略估算,仅拉卜楞寺各佛殿中运往中国的金铜制器至少超过五百吨。
   
     近年来,中共未来企图消除西藏人民对他们的仇视,在拉卜楞寺大经堂因遭火灾而重建时,中共政府虽然捐助了1200万人民币,但组笔钱仅够重建大经堂而已,其实被落实到手的款也只有三分之二左右,其内所供奉之佛像、佛塔、供器等支出全部为信教民众自愿捐助。
   
     五、六十年代,中共之掠夺和破坏,使该寺所蒙受的经济损失粗略估算亦在中共上述捐款的百倍以上,至少达十二亿人民币。
   
     1949年前,安多地区有大小寺院七百余座(各寺院见附录),其中塔尔寺剩下约三分之二,拉卜楞寺剩下三分之一而外,其余几乎全数被中共摧毁殆尽,其损失难于言尽。(据蒲文成主编的《甘青藏传佛教寺院》青海人民出版社于1990年出版所载,仅甘青两省境内的藏传佛教寺院就达1100余座,加上划入四川的阿霸州,安多藏传佛教寺院总数大约有1500余座。-----译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