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第十三章 卓尼、迭部、西仓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1958年3月,中共“卓尼县”的杨县长率三十余名官员和士兵来到麒华乡米日宁巴村召集人民开会,会上宣布要收缴一切枪枝弹药和佩刀等武器。并威胁说:“如不听命令,后果自负”。当时有一叫鲁奔者回答说:“我们只有一些防盗防兽的火枪,如这些都要交公的话,因今天未到会的人很多,故无法决定,请宽限三日,到时可以答复”。当夜,藏人悄悄商议对策,一致同意不交枪,并决定进行武装抗击。夜半,藏人们纵火烧毁中共官兵住的房屋,有几个企图跳出来的被砍死。其余全部烧死。
   
   其后,该村的全部男丁都进入深山与中共军队多次交战,虽给予中共军队沉重打击,但因孤军奋战而遭到中共的血腥镇压。

   
   这次战斗的领导者是朱古日巴,他是一位勇猛无比的战斗英雄,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负伤而被俘,于1959年中共在卓尼县强行召集万人后公开枪决。其它还有玉里朱古、才华加、嘎莫的达拉等于1959年在恰尔盖地方公众枪决。
   
   在此之前,反抗的怒火已从迭部的扎岗囊和铁嘎地区燃烧。1957年底,因中共官员强制在当地成立“合作社”,剥夺对自己财产的支配权而引起了反抗,藏族人民放火烧毁了中国官员的房屋。次年二月,百余中共军队前来镇压;扎岗囊人民奋起抗击,除七人逃跑外,全歼来犯之敌。从此,十五岁以上的全部青壮年男子在阿德罗哇和大小索南、伊丹木、阿曲等领导下分成许多小股,各自占据一些天然屏障和险要之地,与来犯之敌进行多次交锋。他们便用从中共军队手中夺来的武器和自制的火炮、滚木擂石等攻击中共军车队,给中共侵略者予沉重的打击。五月各股藏军集结后,经清点发现已有四百余人牺牲,另外还有许多人失踪。五月底,万余中共军队前来镇压,少数人因走投无路而向中共投降外,大部分藏人怀着宁死不屈的精神,散入森林和岩石丛中;寻找战机,多次袭击中共官员和殖民官员,最终因敌我势力悬殊而遭到中共的血腥镇压。但在先后长达三年的时间内,他们克服寒冷、饥饿与疲劳,抱着舍身救国的精神与敌人进行了搏斗。最后,五百余人被中共逮捕,其中少数被中共枪决外,其余大部分死于中共监狱,遭受饥饿、暴虐与非人折磨,最后返回故乡的只有七十余人。
   
   以上所述事实是根据亲自参加过此战斗的索某某的叙述整理而成。
   
   1952年6月,阿木去乎尼玛伦地方的贡去乎加杰恰、洛桑才让和阿莫勤威等五六人来到西仓与有关人员联系,并与西仓的若尔盖、娘吾加、曲江俄雪、格穷贡卓等商量后达成共识。三木岔的戎巴和西仓之拉德恰日曲考、多拉贡恰等地的三百余藏人攻击三木岔江月沟砍伐森林的中国军队,经激战,双方各有人员伤亡。后在阿巴阿洛,拉卜楞寺德哇仓活佛的管家、三木岔活佛的管家、等亲临该地劝退藏人,使已燃起的反抗之火,得到平息。
   
   1956年6月,西仓十二部的群众聚集在一个叫萨若格的地方进行宗教仪式时,与前去镇压迭部萨日和阿及日的中国军队发生冲突。当时,二十余辆满载荷枪实弹的中国军车辆驶向迭部,藏人在这险要地方设下埋伏,杀死了许多中共军人,藏人中亦有希巴、伊丹和阿俄久契等六人身亡。几天后,中共军队向游牧于西仓塘部的牧点用机枪任意扫射,才老巴蔡一家七口人未及逃出帐房,全部被杀。住在另一帐篷内的卡西活佛,嘎萨的和尚华桑等五人亦同时被害。因上述原因二百余户西仓的牧民于是扶老携幼逃离本土来到达参(河南蒙旗)辖区,与达参牧民混牧于亚布囊地区。一夜,七千余人的中国军队包围了该地,并突然从四面八方向牧民据点射击,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大屠杀。当时就有五百余藏人被无辜杀害,其中包括:阿萨活佛和他的父亲贡巴、阿克柯珠、外日达若和玛才洛;拉卜楞的俄然巴(最高密宗经师)阿克扎古寨宗、拉卜楞寺续部上院俄然巴阿克索嘉木、依嘉活佛之父贡去乎鲁若、卓嘎尔、尖贝·贡保才让、嘎若和他妻子、恰盖的玛若、曼查、郭牟达、阿伊希、豆格加、那卡的阿赖父子三人、嘉莫仓的阿姐卓玛和其女婿等等。其中一个叫阿拉若游牧部落的人全部被杀,无一幸免。上述历史事实根据亲自参加过这场战斗的贡某某的回忆整理而成。
   
   根据中共的秘密文件记载:“1956年6月14日,三十三团的两个步兵营和一个重机枪连、一个迫击炮连、骑兵一团和七十三团的三个连等对西仓拉仁关部落700余名叛匪,从三个方面进行合围,战斗于11时50分钟开始,13时30分钟基本结束。击毙匪106名、俘虏10名、余匪突围逃窜。缴步枪30支,子弹352发,马九匹及其它物资”。又“24日,骑一团,三十三团(步、机、炮)三个连有余,师骑兵侦察连,七十三团五个连,四川骑兵和蒙古骑兵等。向位于达参寺西部的西仓和达参二部的叛匪进行攻击,从五时五十分钟到八时三十分,共消灭610名叛乱人员,缴枪154支,子弹658发,刀91把等”。1
   
   从1958年十月开始,西仓十二部(今碌曲县内)的人民全部起来对中共侵略者展开反击,当时的领导人为西仓土官华角、塘垄头人拉麻加、秀垄旦正加、泽扎才达杰、其子丹增、若尔盖娘吾加等人先后在洒银滩(洒雄)之战,道拉·阿旦和嘉格贡老、加华等部分藏人遇难。藏历八月初,在碌考贡保塘与敌交战时,由一叫扎多罗者带领部分藏人跳入敌战壕中,杀死一中共指挥官和部分士兵,然后冲出了包围圈。当时,旦木代筛郭和才老等牺牲。第二天,中共军队追踪而来,在夏日拉尼地方若尔盖·娘吾加和扎多罗等开枪阻击中共军队,使绝大多数藏人脱险。到八月底,大批中共军队又一次把藏人包围在一个叫曲佐库的山沟中,藏人虽进行了英勇的反击,杀死了许多来犯之敌。但终因寡不敌众加上子弹打尽而在战斗两个小时后失败。当时嘎藏桑智和阿俄才老、阿木去乎的三人等共十人牺牲;周加之子和玉拉·加嘎之子、土官华角等负重伤后落入敌手,与此前后桑杰才旦、交若、贡若、加布代四兄弟等与敌频繁交战,弹尽粮绝后才落入敌手。其中桑吉才旦和贡若二人于1960年被中共枪决;交若和南嘉在劳改营中强制劳动期间,杀死哨兵,然后夺枪而逃。后来不幸被抓。并于1970年在合作地区召集万人大会后被杀。临刑前他俩全力高呼“汉人肯定要失败,伟大的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万岁!”刽子手慌忙扼 住他们的脖子,并下了毒手。
   
   1958年的整个民族波澜壮阔的武装起义,在中共侵略者的血腥镇压和屠杀下失败,但中共的强权无力削弱藏族人民的爱国之心。藏族人民对中共侵略者的反抗从未间断,1959年道热·阿萨木和益西、加布嘎、旺德、瓦色.完代加等七八个青年袭击中共碌曲县嘎宁、杀死乡书记王某某等中共官员二十余人,夺取全部枪枝后进入深山。随后的四年时间内,他们陆续在许多地方给予敌人沉重的打击。最后道热.阿萨木和益西、瓦色、完代加三人被中共军队包围,益西又杀死中共军人和翻译各一人,他们三人最终因不屈服而阵亡;加嘎和旺德二人于1971年被枪杀,中共在罗列罪状中指出:“仅道热·阿萨木一人就杀死 115名中共军政人员。
   
   根据中共内部文件记载:仅上述地区(“甘南藏族自治州”)在1958年的八个月当中,与中共军队交战达996次(见本书第三章)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与敌人进行近千次的战斗,在西藏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由于兵力众寡及装备优劣悬殊,上述地区的反抗运动虽在中共的大军镇压下失败了,但这次战斗给侵略者予沉重打击。为此,中共兰州军区将其作为特殊的战例,散发各军,以便“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注:
   
   1、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十一师战史》P221- 222。
   
   第十四章 阿霸地区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1957年,中共多次强迫上阿霸六部的孜达仓·甲木科为他们工作,均被拒绝,中共恼羞成怒;召集会议为借口将前来参加会议的甲木科被暗杀。其长兄多夏·嘎聂和军官嘎考、扎白、藏巴·角斗等奋起进行武装起义,并进入深山打游击。 1958年,又有安多辛格拉旺和和伊希、嘉木扎等百余人被中共强征入伍,从阿霸前往嘎库(今“红原县”)途中,在一叫龙色卡巧的地方举行暴动,并加入抵抗军,不久又与嘎库阿佳的莫洛等四百余人一起与早在深山中打游击的多夏·嘎聂汇合,在随后的年月里他们先后多次与中共军队交战,到1960年在中共军队的围追堵截下,反抗运动才遭到失败,多夏·嘎聂和麻伦村的牟格·华托等三十余人在战斗中身亡,其余被俘。为了恐吓人民中共割下多夏·嘎聂和牟格·华托的人头,在闹市悬挂多日;军官嘎科于1961年冬被枪决,藏巴·角豆和扎白则被判处无期徒刑。
   
   1968年1月,部分爱国藏人利用当时中共学生和工人内部为夺权而内斗之际,展开分化和削弱中共殖民政权的活动,1968年3月17日,他们组织万余名藏人在阿霸县进行游行示威,为了骗取和麻痹敌人,他们装成是一“无产阶级革命组织”并且称“红成”(即红卫兵成都分队)。大力宣传:“宗教信仰自由是国家明文规定的,一定要实施和必须要落实民族政策等”。他们首先利用阿霸县因内部不和而造成的藏汉干部间的严重对立,杀死六名中共殖民官员,打伤六十余人,藏方只死一人,伤十余人。由于这个原因,这个组织被中共破坏。但是这些爱国藏人又深入农牧区,对藏族人民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尤为得到加强,使他们的组织不仅仅在阿霸县,还发展到红原县、若尔盖县、马尔康县、壤塘县、松潘县、久治县、甘德县、班玛县等广大地区,人民纷纷加入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抗运动,领导这次反抗运动的主要有扎木才扎西(人称“红成扎西”)、晋美三木丹活佛、甘德·雍登嘉措、董格活佛、卡西·郭宗等。他们虽无精良先进的武器,也没有任何外来援助的情况下孤军奋战,然而对信仰的坚贞和对祖国的爱使他们无法坐视中共对西藏政教事业的破坏,仅凭对民族的一颗赤热之心,他们奋不顾身与敌人进行了坚决斗争。在这次反抗运动中,他们摧毁100余个“合作社”和“生产队”,砍去3000余电杆,炸毁116座桥梁,打死47名中共士兵。同时也有338名藏人阵亡,无数人被逮捕入狱。仅阿霸县一地就有1500余人入狱。这些被俘人员历经中共的非人折磨;其中晋美三丹、甘德、永登嘉措、久治县的冬扎德多、乡长罗南木、哇那合嘉样、刚哇喇嘛、加样丹增、曲角阿师、拉若军官白扎、乔科嘉多拉然巴之转世等许多人被枪杀,枪杀时还强迫群众观刑。
   
   除上述地区外,1949年至1958年间,包拉果洛达乌六部、那郭扎格、曲哇、阿俊然洛仓、(今玛沁县境内);霍曲仓、卡郭、霍郭、(今玛多县境);阿俊贡玛仓,果洛上下藏郭、(今甘德县)上下旺青、波巴、(今达日县);昂达仓、帮也仓、德囊仓(今班玛县境);果洛康干康萨、巴色仓(今久治县境);宗阿日、玉欧、嘎尔孜(今同德县境);翁达秀玛、上下年那、扎擦、木日、欧巴、夏部(今天俊县境);翁达、夏仲六部、拉德八部(今兴海县境);多哇、角戎波、嘉波、隆务(今同仁县境);霍尔、索那、嘎孜、贡秀、西萨、美秀(今泽库县境)、索波阿日、爱玛、外色、卡宗、措霍、拖古、达参(今黄南州河南蒙旗境);青海达西(今海晏县)。青海刚察、青海阿柔、木日、司日托列(今祁连县境);毛尔盖、夏库、松曲等绝大部分安多地区的人民都因不堪中共的暴虐而奋起抗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