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我故乡的悲惨史
   
   扎益活佛 丹曾华白尔朱
   
   目录

   ·序言
   ·家族辛酸史第一部分 多麦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一章 地名起源
   ·第二章 地理位置
   ·第三章 所辖区域
   ·第四章 族源
   ·第五章 现有人口
   ·第六章 历史变迁
   ·第七章 拉卜楞寺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八章 果洛和隆务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九章 查阔和昂拉、松潘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章 阿木去乎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一章 欧拉和乔科等地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二章 卡加六部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三章 卓尼、迭部、西仓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四章 阿霸地区人民的爱国抗暴斗争
   ·第十五章 部分爱国烈士名单录
   
   第二部分各种残酷的政治运动
   ·第一章 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第二章 大规模的拘捕与残酷虐待
   ·第三章 无情地虐待班禅大师
   ·第四章 对于文化遗产和财富的掠夺
   ·第五章 所谓“人民公社化”运动
   ·第六章 中共对西藏的大规模移民
   ·第七章 “文化大革命”运动
   ·第八章 “民族区域自治”的实质
   ·第九章 中共统治下西藏人的教育与医疗卫生
   ·第十章 目前西藏的经济形势
   ·第十一章 自然环境状况
   ·第十二章 一九九二年西藏问题律师会议
   
   第三部分 美丽富饶的家乡 —–安多
   ·第一章 安多的地理环境与气候
   ·第二章 丰富的资源
   ·第三章 自然风景与湖泊江河
   ·第四章 农牧区
   ·第五章 风俗习惯
   ·第六章 高原魂灵
   ·第七章 教派各异的寺院
   ·第八章 衮本强巴林
   ·第九章 扎西奇
   
   ·附录一 出生于安多地区的著名学者
   ·附录二 中共在安多地区建立的部分监狱名录
   ·本书参考资料书名
   
   序言
   
   一千多年前,佛法从印度广泛传播到雪域西藏。西藏东部和东北部的安多人民也从此开始了舍弃暴力,开始转性走向和平之路。千余年来,他们的先辈们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学习和传播教法,广修宇宙,敬佛礼僧等宗教事业中;相应忽视或淡忘了对政治的夙求和理念。特别是自吐蕃王朝分裂以来,由于各地割据称雄,自行其政,未能形成中央集权制的强有力的统一政体;从而使中共于1949年借此机会依靠强大军力轻而易举地吞并了安多和康区的大部分土地。起初,中国人尚还假惺惺地声称,他们到西藏是为了帮助当地人民发展文化,建设经济等;但未过多久,使全面地剥夺了西藏人民的自由权利,干下了毁灭西藏文化和宗教等的罪恶行径。当时,在西藏虽未形成统一的部署和领导,也没有武器来源的条件下,为了誓死保卫自己的文化、宗教与自由,提着刀、矛与中共的枪炮进行殊死的战斗。例如,在1958年,仅拉布楞寺管辖区和卓尼(现均划归在中国甘肃省)一地,在先后八个月中,便与中共进行了九百九十六次激烈的战斗;在西藏历史上如此的惨烈战斗是极为罕见的,但对于这样的壮举用文字记载的至今甚少,当然,世人也就无从了解。本书的写成,就是为了让更多的读者认识和了解多麦人民抗暴救国的斗争史和中共对此的血腥镇压,以及中共在多麦地区掀起的各种残酷的政治运动,为了说明所述事件的真实性,除少数人为了其安全等原因之外,对每个事件均一一注明材料来源以及当时人或其它证据材料。在材料的选用上,也采取了许多中共官方的有关资料;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一师军战史》;以及由中共国家民委指示各地方政府组织编写出版的各《藏族自治州概况》等为依据。
   
   本书第三部分,较系统地介绍了多麦地区的地理位置,气候,资源等基本概况。
   
   在本书编写过程中承蒙达兰萨拉的“西藏图书馆”馆长嘉措次仁先生在时间的安排上提供便利,以及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外交与宣传部,“西藏问题研究中心室”和“西藏图书馆”等部门在提供藏汉文资料方面亦给予的积极帮助。谨在此一并致谢,并表示崇高敬意。
   
   丹增华白尔
   
   于一九九四年印度达兰萨拉
   
   家族辛酸史
   
   一九四零年,我出生于多麦拉布楞寺(班登扎西切)八大部属之一的阿木去乎八族琼楚村;位于农牧交汇区而被称为“农区之领”。草原辽阔平旷无垠,地势低平处为农区,土地肥沃,无旱涝灾害之忧。
   
   全家十九口人,分居农牧两区;德木塘有一大寺,名阿木去乎噶丹曲阔林(喜足法轮院)。昔日该寺需讲习显密教法之风甚盛,我家牧业点即在该寺正北约40公里处,那清澈的溪水碧波荡漾,在岩石群峰中自由自在地生存着无数只黄羊、岩羊,以及红狐、猞猁等名贵动物和色彩艳丽婉转啼鸣的各种鸟雀。此间有一高峰谓:“年杰贡俄”被认为是地方保护神之佳地。昔日嘉木样协巴已创建拉布楞寺时,曾令部分弟子到此地进行布萨仪轨(一种长善净恶的宗教活动)和颂详仪式。至今,其山脚仍有当年所留下的“法座”供人瞻仰。我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在那里放牧的情景。1958年前,我家有五百余只羊和九十多头牛,十五匹马;在农区还有20余亩地,在当地经济能力属中等水平。生活来源主要以牧业收入为主,家人和睦团结,与当地人一样性情温和重情谊,信佛教。据长辈讲:我家几代当中,都有人在拉布楞寺和阿木去乎寺出家为僧,从未间断。家人以瞻养父母和尊敬长辈为荣;都勤劳务业,实属敦厚朴实之民。
   
   1958年,在反抗中共残暴统治的争取独立运动中,我家共有五人参加了战斗。从1958年到1959年一年间,我家先后有十一人死于中共暴虐之下。其中,父亲才嘎和大姑夫木多·贡去乎坚参二人在抵抗侵略运动中于1958年4月2日被中共杀死;兄洛柯、伊丹木嘉、噶桑次成,侄女婿拉毛嘉四人被中共逮捕,并饿死在中国安西县的劳改营中;姑姑拉毛吉以“反革命家属”之罪名经过连续三天的批斗、虐待,因不堪忍受而被迫自尽;母亲贡保草与嫂子卡毛嘉,侄女才让吉三人亦在过度的劳役和饥饿中去世;年逾八十的爷爷丹正嘉亦在中共的暴力恐怖和饥饿中也与世长辞。
   
   住在寺院的我和宗哲嘉措,希饶嘉措三人被中共逮捕,并经受了劳改营中骇人听闻的毒打、折磨,以及繁重劳役之后得以幸免。其后被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在长达二十余年的岁月中遭受了难以言尽的非人折磨、虐待和“劳动改造”。如此一家人之中最后仅下五个孩子,幸被一个叫阿妈吉塔的好心邻居照料而得以成长。家产、牲畜、房屋、帐篷等从1958年的第一次“充公”到1964年的“四清运动”,1966年“文化大革命”运动,1970年的“阶级划分”运动,1975年的“两条路线教育”等先后五次的以“充公”之名被掠夺一空。实际上在西藏遭受如此厄运的家庭何止千万,我家只不过是其中一例罢了。
   
   我出生后的五岁那年,被第五世嘉木样活佛认定为扎益活佛的转世,并被送到扎益协格静修院;七岁至十八岁求学于拉布楞寺;十八岁那年,被中共以“反革命”罪名逮捕并送往中国兰州市的甘肃省第一监狱;由此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监禁或相监禁。“政治学校”中作为囚犯进行“劳动改造”。二十六岁时,又被扣上“反革命分子”和“封建主”之黑帽,流放到旺格尔塘公社下属南拉的一个叫阿琼嘎塔的小村进行“劳动改造”达十年之久。
   
   从1980年开始,中国的“阶级斗争”政策有所缓和,我同许多人一样被摘掉了“反革命分子”或“封建主”的帽子,被任命为夏河县政协副主席,但我没有接受此项任命,而是主动要求担任了新成立的夏河县民族中学的教师。然而不久,就像一只脱笼的受伤之鸟,历经了路途的艰险独自逃出中共统治区,于 1987年夏,到达自由国度 —圣城印度。
   
   在达兰萨拉,终于实现了自己渴望以久的夙愿。在获得朝拜神圣的达赖喇嘛良缘之际,聆听到了给予我的他那以大慈大悲为本的许多教诲;并在工作和生活等方面给予了无上的关怀和安排。现服务于达兰萨拉“西藏文献档案馆”。
   
   第一章 地名起源
   
   据《安多政教史》记载:雪域西藏被分为上部阿里三围、中部卫藏四茹、下部多康六岗;其中所谓的下部多康,指的是位于多康的芒康,位于多麦的雅尔莫塘和位于宗喀的青塘;其中雅尔莫塘和青塘是指安多,芒康即认为是巴尔康。1
   
   又据《白史》记载:因边地诸邦国被称为康之诸邦,故康应该是指边南诸地。《西藏王统记》(又译《王朝明鉴》)亦有“尧·格琼、藏·热卜色、玛·释迦牟尼三人逃到康地的记载”。此所谓“康地”应是指多麦而非现三区(卫藏、康、安多)之康。由于多麦地处西藏边疆地带,因此被称之为“康”。
   
   而在《宗喀巴传》与《黄琉璃宝鉴》等书记载:康与安多统称为“多康”,多康又分为上下两部,其下部即为多麦。(“麦”藏语为下或下部之意 —译注)
   
   多康、多麦、安多之称谓的具体产生年代虽然目前还未找到确切的根据,而但从东土耳其斯坦(今新疆)出土的书筒可知:至少在法王赤松德赞时代,就已经有了多麦的称呼。至于该地区称之为安多:据《安多政教史》、《塔尔寺志》等书记载,是因为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巴颜喀拉山以东的阿卿雪山之后峰和多拉仁莫山峰(祁连山)之首字合壁而称之。2
   
   《白史》认为,安多的“多”(AMDO),在准确发出其前置字母之音时,会自然产生“阿”音,久而变音为安多。 3书中还引证;位于拉萨《唐蕃会盟碑》和新疆出土的文献资料来考查,从吐蕃赞普三法王时代开始,把今日之西宁一带称之为“宗喀”,其更大范围的称呼为“大宗喀”。
   
   在安多大部分的牧区,父母则习惯上自己的子女名前加一“阿”字作为昵称。如:称丹巴为阿丹,洛桑为阿洛,索南为阿索,卓玛为阿卓等等;也有变意的,如有些地区在称贡保为阿贡时,因“贡”之后置字的发音逐渐消失而呼为阿果等等;鉴于此,。有些人认为,安多的“A”亦因此而产生,也并非没有可能。
   
   注:
   
   1、参见于一九七四年德里出版的《安多政教史》P4
   
   2、一九八二年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 的《塔尔寺志》
   
   3、一九八八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更登群培文集》P40
   
   第二章 地理位置
   安多位于我们伟大祖国—西藏东部及东北部。其东北部与今中国甘肃省敦煌、甘州(今张掖),和凉州(今武威)等地接壤;其南部和东南部与中国的甘肃 兰州 之辖区和武都、文县及四川省之平武县等相接;其西北部与东土耳其斯坦和甘肃嘉峪关等相交。安多位于东经89.13—104. 44 ,北纬31—-39.21之间。
   
   众所周知,整个西藏的国土面积为二百五十余平方公里;相当于五个法国或八个德国、十一个英国的面积。其中多麦的面积为六十七万四千余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法国多,约近两个日本。同时,其面积也是瑞士的约十六倍、约比利时的二十二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