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第十章 漫长的黑夜 1966年-1977年
   
   成立宣言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形势下,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战鼓声中,拉萨革命造反总部成立了。

   
   我们造反总部的任务是什么呢?我们就是要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运用毛泽东思想去造反!我们要造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反!我们要造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顽固派的反!我们要造牛鬼蛇神的反!我们要造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反!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造反派,我们要拿起铁扫帚,挥舞千钧棒,将旧世界扫入历史的垃圾堆。我们要打乱天下,我们不怕狂风暴雨,不怕飞沙走石……造反,造反,一造到底,一定要建立一个红彤彤的无产阶级新世界!
   
   拉萨革命造反总部
   
   1966年12月22日
   
   到1966年12月最后一个星期时,拉萨的红卫兵已摆好姿态要夺西藏自治区党委的权。四个月前,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式宣告开始。顾名思义,它应为「文化」革命,但它却远远超过了这一范围,是迄今为止中国共产党内左翼和右翼及其思想路线之间几十年来的权力斗争的大爆发。尽管大跃进失败了(这是左翼第一次试图通过激进手段,使中国朝着更为彻底的共产主义目标前进」,但毛泽东仍继续疾呼阶级斗争是中国全民无产阶级化的最佳途径。在六十年代初期的大部分时间,国家主席刘少奇率领温和派卷土重来。但到1965年秋天时,毛泽东并没有因为他前一段的失败而退却,而又将左派恢复到了与右派平分秋色的地位。此后毛泽东又下定决心一次彻底清除保守的反对派。在林彪领导的军队的支持下,他于1966年6月成功地改组了北京市委,清洗了反对派;在同年8月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八届十一中全会上,他揭开了文化革命的序幕。全国上下党和政府的各级权力机构都受命接受冲击,也就是一句口号所概括的那样:「炮打司令部」,这是清除右翼的代名词。大跃进的理论强调的是增加生产,而今天左翼强调的却是采取疾风暴雨的形势「清除中国的烂核」,左翼认为这个烂核就是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缓慢的症结所在。
   
   刘少奇和邓小平是打击对象—开始是私下的攻击,后来成了公开的,他们是中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北京成立了中央文革小组,领导全国范围的清洗运动。部队指战员、毛派干部、群众组织的代表(他们与新成立的红卫兵也相差无几),这些人响应号召,联合起来,夺地方各级党组织的权,成立革命委员会。在党政机构恢复且分开行使各自的权力,并由左派牢牢掌权之前,革命委员会的任务就是集党政大权于一身。「三结合」小组成立了,搞了个执行激进政策的八条:破「四旧」、立「四新」。「四旧」即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四新」是与之相对立的事物:毛泽东新思想、无产阶级新文化、共产主义新风俗、新习惯。广大心怀不满的中国青年抓住这一机会,大乱国家,毛泽东的妻子江青鼓励他们造反,江青是指导红卫兵运动的领导人物。他们获准在中国境内四处串连,「交流革命经验」,一夜之间他们可以放肆发泄自己的不满,目标是毛泽东的政敌。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地区当中,证明少数民族地区最易受到新指示的冲击。与内地相比,这些地区的「四旧」很完整;诸如少数民族使用各自的语言文字,他们文化水平低等等,这些都被认为是反动的。中国各自治区、自治州。县的领导人物遭到指责,说他们在任职期间未能清除「腐朽社会」的残余,他们必须承担责任。受到大肆吹嘘的以各少数民族「爱国上层人士」为工作对象的统一战线政策也被抛到一边,无人问津,各地群众都受到鼓励,要从他们自己的队伍中直接产生积极分子,发起中国的这场第二次大革命。
   
   1966年8月25日,西藏的文化革命开始。举行了庆祝十一中全会召开的大会之后,大昭寺遭到红卫兵的冲击。他们毁坏了数以百计的松赞干布时代的壁画和佛像,该寺由松赞干布始建,他是第三十三代藏王。寺内的两个院子塞满了一群群暴徒,他们焚烧佛像达五天之久。损坏的确惨重,因为根据班禅喇嘛的指示,大昭寺是存放附近各寺院无数件艺术珍品的仓库。破坏高潮过去,西藏最神圣殿堂挂上了招待所的招牌,而这座殿堂就如同西方善男信女眼中的梵蒂冈一样。寺内院子成了养猪场,以前用作旧政府各部门的办公室、库房以及殿堂,现在却成了最激进的新生的各红卫兵组织司令部。过了不到几天时间,罗布尔卡也屡遭冲击破坏,接着拉萨全城都交给了红卫兵,连街名都给改了。街道的旧名牌被砸碎在地,取而代之的是革命街名,如育新街、跃进路等。十月的第一个星期,拉萨发行了四万张毛主席肖像。上面系着红缎带,拉萨城里的每张门上、每个家庭、每个办公室、工厂都挂上了毛主席像。布达拉宫和其它地方挂上了大幅热烈欢呼文化大革命的红色标语;其它一些标语内容则是支持北越,谴责美帝国主义,或者写的是中国的伟大舵手毛主席的语录。
   
   早在七月份,拉萨就来了一些革命青年,在西藏自治区煽动红卫兵运动。起初进展缓慢,但到九月中旬时,他们的工作已大有进展,拉萨市成立了好些红卫兵组织,足以对当权派发起一次公开进攻。他们开始印发的传单号召大家「火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实际上,这样做会导致复杂的权力斗争,当时全国上下都在批判这种做法。因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已下令开始文化大革命,所以各级领导干部也就不得不冲击自己。他们至少得遵照中央委员会的指示办事,否则真会立即招来「群众」斗争的灭顶之灾。不过,开始几乎所有的当权派都遭到指责犯了这样的错误,除非后来人民的确证实他们没有犯下这样的错误。因此,张国华将军和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处书记兼西藏军区副政委王其梅立即成立了拉萨文革小组,领导造反,并希望能够将造反的「矛头」从自己转向别处。开始,他们强调「学习」和「讨论」,而不太主张暴风骤雨似的「揭发」,不主张贴大字报—直到后来他们看到这样做似乎是在逆历史潮流而动。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向拉萨的各机关、工厂派遣忠诚的干部工作组,以便阻止自发性地成立红卫兵组织。截至10月底止,他们的努力颇有成效,尽管林彪在天安门城楼发出了响亮号召,号召发起一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群众运动。」但随着成立的红卫兵组织越来越多,他们的合法进攻越来越紧,当权派保住自己的努力开始崩溃。到11月中旬时,四个红卫兵组织在区外来的一千多名红卫兵的支持鼓励下,占了上风,他们径直要求拉萨的广播电台播音室公开广播批判当权派的文章。他们谴责张国华和王其梅—他们是西藏文革小组的领导人,指责他们打着支持的幌子镇压革命,他们两人力图表明自己是无辜的,但12月份他们受到的压力更大。最终于12月22日,代表五十个红卫兵组织的革命造反派首次宣布联合起来,准备「夺权」。
   
   这样的联合丝毫不能给人以任何安慰,反而使西藏的共产党中年干部十分恐惧。西藏的红卫兵像全国各地的一样,都是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是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长大成人的,满脑子极端主义的东西,现在随着年龄的增大和当权者们不将他们纳入党内,这些思想倾向更有发展之势,导致他们认为炮打权力机构是合法的。他们的成立宣言的语言概括了他们的哲学:
   
   「造反!造反!我们这些革命造反派自愿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联合起来。……我们这个组织抛弃了一切陈规陋习。只要是革命造反派,只要同意我们的观点,谁都可以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一定坚持要文斗,不要武斗。但是,一旦我们造反行动起来之后,我们决不温文而雅,决不瞻三顾四,决不文质彬彬,宽大无边。」
   
   几十个签署这个成立宣言的组织,代表了拉萨各级领导机构的大批干部,这些组织当中有好些红色造反战斗队,如「草原星火战斗支队」、「燎原烈火战斗队」、「市贸易公司打狗战斗队」。他们高呼:「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我们的最高统帅、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1月10日晚上,「革命造反派」发起了第一次进攻,夺了拉萨城北的《西藏日报》的权,它是西藏自治区的官方报纸,中国殖民主义者的必读报。一天前,造反派一下夺了上海两家报纸的权,这是对上海市委的挑战,但却立即得到了毛主席的公开支持。这一事情激发拉萨的「革命造反派」也夺了《西藏日报》的权。第二天晚上,公安厅的二十名干部在拉萨文化宫的接待中心也成立了自己的组织,文化宫位于新建的中国人居住的郊区,它是一座有柱子的建筑。在这里他们得到了一位区党委书记的认可,张贴了一张指责接管《西藏日报》的大字报。他们获准「包围」—以对他们进行斗争—-了那些「革命造反派」,指责这些造反派是反革命,在西藏这是火药味特别浓的指责。西藏自治区党委佯装支持造反派接管报纸以欺骗群众,下令逮捕了报社的两名干部。同时区党委又声称,在任何情况下,它都不会放弃权力,而这些造反派要求的就是区党委放弃权力。接着,党的干部又进行又进行幕后策划,让报社的大多数职工也不公开宣布,就「不去上班」,采取了这一罢工形式。但他们的努力都无济于事。接管报社后的三天,约一百个革命造反组织召开了一次群众性的「誓师大会」,发誓要「粉碎新的反攻」—这次集会比两个星期前官方举行的那次群众集会更富于煽动性,也存在着更多的潜在爆发因素。在这次集会上,二万名藏人高唱毛主席语录歌。红色消息造反队现在掌管着《西藏日报》,在1月22日的社论中说:「先生们,用尽你们的全部武器吧,包括『核武器』,没有什么新鲜货色,不过如此。根据你们镇压革命造反派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来看,难道我们还不知道谁该戴『反革命的高帽子』吗?革命同志们,大家要提高警惕。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派,在煽动受蒙骗的同志们罢工。」
   
   他们所干的一切远远不止上面那些。几星期后,当权派们在拉萨全城动用了人民解放军,大力镇压造反派。这次激烈的报复行为—-这只是以后的两年中一系列激烈冲突的第一次—后来被称为「二月逆流」。全国上下都采取了类似行动,因为毛泽东命令军队进行干预,希望军队能够恢复全国的秩序,同时通过让军队参加三结合,加速革命委员会的建立。但是,大多数军区的领导常常也正是受到文化革命威胁的那些人,因此他们大打出手,镇压红卫兵。红卫兵称镇压为「白色恐怖」。在此之前,造反派在西藏付出的努力十分成功,张国华不得不于元月21日逃之夭夭,让北京关系比较好的上司将他调往四川,后来他出任四川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张国华逃跑之前,几乎丧失了一切。造反派公开指责他犯下了种种罪行,是「西藏的太上皇」。造反派认为,自从他1950年作为进藏部队的司令员抵达西藏以来,他从未努力,想在「世界屋脊」上的这个「自由王国」当「皇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