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刘佳音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作者手记 大学毕业后我如愿地被分配到一家媒体做记者。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因我持守“职业道德”、揭露事实真相受了多次的处分!因为领导认为我把“不该”报道的事情报道出来了,“破坏”了某些政府的形象,给他们惹了不少麻烦,而且社会的各种舆论还警告我再揭露下去就是在“反党、反政府”!从此他们便把我列为一个不守“规矩”的人!因着我的不识时务,我的记者生涯变得惊险、曲折……

    记得2005年的一天,我在单位接到一个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那人在电话中气愤地投诉说:一个14岁的孩子在看守所被活活打死了!听后,我心想:这件事若属实的话,这看守所可是真够残忍的!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下如此毒手真是泯灭人性啊!我一定要把执法机关的黑暗内幕揭露出来,还被害人一个公道。放下电话我立即开始着手找人了解情况,调查取证。拿到投诉者的第一手资料之后,如何找到证据成了比较棘手的问题,因为我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一般都让我们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的。但是我还是不死心,当我采访完当事者家里的情况之后,就去找看守所的领导了解情况,出乎我预料的是他们竟然根本就不承认有这个事情。我又找到当时抓捕这个孩子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这孩子是因参与绑架被抓捕的(一个14岁的小孩能作这样的大案?我对他们的理由产生质疑),后来的确把孩子送到了看守所。结果第二天早上派出所却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突然犯病正在医院抢救;我急忙赶到医院,去了之后却没有看到孩子,听一个医生说,孩子已经被拉到火葬场了,已经烧了;我又立即赶赴殡仪馆,去后,远远的就看到那里密密麻麻地站了很多人,走近一看全是警察和法警,至少两百人多,我很纳闷,他们为何事这么兴师动众呢?一打听才知道是公安局怕死去的孩子的家属闹事,事先做好了“应战”准备。

    当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赶到时,骨灰盒已经取出来了,孩子的家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跑向了骨灰盒。我看到这一幕心也一下子沮丧下来,心想:晚了,已经毁尸灭迹了,无法取证了,孩子的亲人们也拿不出其他的证据来,想揭露公安的黑暗,控告政府已是不可能了。正在我一筹莫展、准备就此罢手时,有个人好像认识我,悄悄地走到我身边,把一叠照片放在我衣兜里,偷偷地对我说:“我是孩子的干爹,是这个殡仪馆的火化工,焚烧前我认出这孩子就是我的干儿子,我把孩子死时的照片拍了下来,我认识你,知道你是记者,你一定要帮帮他,拜托了,只有你能帮他了!”

    看着孩子干爹那凄凉无助但又充满期待的眼神,我心里难过极了,我拿出孩子在火化之前的全身照片一看,把我惊呆了:孩子躺在一张白色的床单上,孩子全身70%都被打变色了,我可以明显地看到孩子的大便都被打出来了。太残忍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真没想到看守所的警察竟会如此地残酷,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警察们竟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对待一个14岁的孩子!他纵使有什么错,却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啊!正在我拿着照片震惊时,旁边的一个人走过来看见了照片,这下,我成了中共攻击的对象,我马上反应过来了,找了一辆摩托飞快逃离了现场。我三天没回家,也没敢开自己的手机,我只好想办法联系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来一起商量咋办,三天过去了,我听说我家的周围全是警察,家里人因一直联系不上我急坏了,不知我出了什么事,去了哪里。我躲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每天只能让孩子的家属给我端饭去吃,根本不能出门。在那里我含泪写下了孩子受害的整个过程,揭露了公安内部的黑暗,就在我准备把稿子发出去时,我们报社的领导来了。领导对我寒暄了几句后,一脸无奈地对我说:“咱们是共产党的喉舌,不能与政府作对,这个稿子就不要发了,上下都打过招呼了,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们告诉公安,说你是在某个县住院了,没有参与这件事。”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时一向很坚持原则的领导怎么也变得唯唯诺诺了呢?领导“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不要为了帮助别人把自己套进去,不值得,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感到很凄凉,我的心在呐喊:为什么?为什么我揭露公安内部的违法行为就成了与政府作对?为什么我揭露事实的真相就要被公安追捕?我只是想帮帮这个可怜的被害人的家人,想还他们一个公道,想让国家政府知道整个事件的真相原委,让国家的监管机关发挥作用,不能让公安系统如此堕落下去!公安系统的人若继续如此对待老百姓,那影响的是国家的形象,国家将会失去民心的!我这样做并不是在反对政府啊,我是在帮助国家发现问题啊!却被扣上了个“反党、反政府”的帽子!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在这个社会想主持点公道、说点真话就这么难呢?如果大家都维护自己不坚持正义,谁来帮助那些弱势群体呢?他们遇到难处该去找谁呢!如果所有的人都看着这个国家一天天“倒台”而袖手旁观就是支持政府了?这是什么思维方式!……最后,迫于公安的强势围攻我已无力扭转乾坤,再也没办法帮助孩子的家人了,无奈之下我选择了放弃。之后,公安怕孩子的家人继续闹事,就给了他们四万元钱草草了结了此案。从此,一个14岁的鲜活生命便成了永远的冤魂!

    每当想到这件事,我都是心如刀绞,但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呢,全国上下这样的人和事太多了!干记者这行因着经常遇到这样的事,心里总是很愤怒,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站在一旁看着,所以我常常活在愤怒与无奈交织的矛盾中,无法找到平衡,我感到很痛苦。

    还有,中国大陆上下众所周知的“中国悍匪”,杀人不眨眼的张君,湖南人,175cm的个子,长得彪悍威猛。由于他极端厌世,便在全国很多地方抢银行、炸商场,杀人如麻,公安部通缉了很长时间,但却不见张君的踪影。被通缉期间张君曾在我们这里隐姓埋名呆了很长时间,而且和当地公安打得火热,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唱歌打牌,张君还在这里用假名字与当地的一个女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张君在全国各地通缉了很久,但我们这里的公安却没发现他们身边那位出手阔绰的朋友就是张君。事情败露后,可张君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到别的地方作案去了。当张君的劣迹在全国公布后,公安部便开始寻找他曾经作案的地方,发现他在一个城市住了很长时间,并结婚生子……我听说这件事后便开始追踪报道,我走过了张君所走的每一个地方去挖掘线索,但是我们当地的公安局为了掩盖他们的恶行与无能就处处封锁消息,不让人知道有这件事。

    有一晚,我为了调查取证通过关系找到了婚姻登记处的人去查张君是用什么假名字和谁登记结婚的,我从下午六点找到晚上近十点钟了还没有找到记录,晚上,突然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快跑,公安要来抓你了!”我立刻反应过来他们可能要来封锁信息了,如果被他们抓到的话,一定会把我手中所有的信息全部搜走,那我这段时间跑的材料岂不白费了吗?于是我马上偷偷地翻墙跑了。第二天了解到的情况令我着实吃了一惊,同事说:如果不是我跑得快,肯定会麻烦,公安不但要没收我搜集的所有材料,还要把我软监起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回想我在找张君资料的过程中,发现那个假名结婚证早已被人拿走了,连管理员都不知道。原来那晚是中共设的圈套,引我上钩的!没想到中共为了不让人知道他们的劣迹,不惜采取卑劣手段暗害媒体工作者!我心中真是愤愤不平,我揭露这些事实真相的初衷只不过是想让公安系统知道他们的漏洞与腐败会给他们自己和整个社会带来哪些危害,让他们亡羊补牢,而他们却又一次把我当成了阶级敌人,当成了“反政府”分子!……可想而知,过后我便成了中共的眼中钉,他们开始不间断地报复我,他们不断地打电话骚扰我,还把我打入黑名单,处处限制我、防备我!

    更可恨的是他们知道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后,对我进行了残酷迫害!这个环境的临到也是因为我虽身陷这个撒但权势却看不透它的实质神给我摆设的功课。那是一个下午,我正打算去一个单位办事,刚准备上电梯时,两个认识我的警察走过来把我拉住,对我说:“我们找你好几天了哟,找到你真的不容易呀,跟我们走一趟,局里有点事。”我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就跟着上了车。到了公安局后,他们的脸色骤变,勒令叫我交出手机,然后强行搜我的挎包。我问他们这是干什么?没有人回答我。终于,他们在我的包里搜到有关全能神的一点资料。他们就开始向我怒吼:“作为媒体工作者,共产党员,你为什么要信这个?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反党、反政府’!说,是谁传给你的?什么时候开始信的?平时和哪些人联系?在什么地方聚会?聚会有多少人?你是不是带领?”看到他们的突然“变脸”,我一时还适应不过来,心想:平时大家工作上相处的还可以,怎么说变就变呢?我在公安局里被那几个恶毒的家伙审问了二个多小时,我什么都没说。

    他们找不到证据定我的罪,就要我带他们到我家搜查,当时去了一大帮的狗腿子。在车上,他们还哄骗我说:“放心吧,我们都是熟人,只要你把事情说清楚了就没事了。”到了我家门口,我就用力敲打防盗门,目的是让我家姊妹知道出事了,提醒她收拾一下东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刚把门一打开,这帮恶警就一拥而进,他们到处乱翻乱搜,连沙发都剖开翻找了,把我家弄得一片狼藉。他们在床头柜里找到了我写的关于信神的笔记。马上将一副恶魔的嘴脸转向我说:“你不是什么都不说吗,这就是证据!”他们的举动使我突然想起以前带领的交通,带领说中共是与神敌对的,它十分恶毒,它们对信神的人有种不共戴天的仇恨,它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的,所以平时要把自己的书放好,看神话时要把门锁好。以往因着我经常跟这些“公检法”的人打交道,觉得他们也不是很坏,所以总认为神家交通的有些言过其实,还观念重重,但今天眼前的一切让我认识到——我错了。正在这时我看到他们向厨房走去,我的心徒然紧张起来,因为我所有的书都放在碗柜顶上,我眼看着一个恶警的手伸向了藏书的地方……突然他的手又缩了回来,原来他被玻璃划伤了,立刻血流如注,因此停止了搜查。看到这一幕我一个劲地在心里感谢神,我真看到了神的奇妙保守!

    抄家后他们把我和爱人都带到了派出所,之后就分开了。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让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使我对中共的恶魔实质也有了真实的认识。那晚,恶警们将我的双手铐紧,吊挂在窗台的钢筋棍上,由于窗台很高我的脚不能完全着地,只能踮着脚,两只手必须紧紧抓住钢筋棍,不然会被手铐卡得很快受不了的。刚开始还不是很痛,两个小时后,我的手就开始肿了,痛得钻心,实在无法忍受。我就对看守我的人说:“帮我适当的松一下行吗?我实在受不了啦!”但那看守的大红龙根本不理睬我,装作没听见。我绝望了,眼泪不断地往下流,我的双手被拉得直直的,连擦眼泪都不能够。一个通宵,我毫无睡意,被吊起的手,越肿越大,到了下半夜我更加疼痛难忍,恨不得把双手砍掉,我又多次央求看守我的那个警察帮我一下,告诉他我的手疼得快要断了,真的受不了啦,但无济于事……那时我心中的怒火如火山一般快要爆发了,我心想:我信神又没有触犯什么法律,更没有做什么危害社会和人民生命安全的事,你们这帮恶警凭什么这样对待我呢?这是什么执法机关?简直就是暴力机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