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被摧残的青春 ]
刘佳音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摧残的青春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长期与青年人打交道,曾以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自豪。自2007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以后,通过读神的话语、经历神的作工,我才认识到在中共手下几十年的工作,是犯罪、是作恶,是为其残害青年一代效了力、帮了忙,我后悔,我自责啊!现回顾几个历史片段,让我们一起认识中共是如何在青年人浑然不知中狠下毒手的。

   杀一儆百的整风反右

    1957年底,我刚踏入师范学校的大门,就遇上了整风反右运动。运动开始,县委的一位宣传部长讲:“你们中学生只管‘鸣放’(说心里话,对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气,对党不爱也不会被划成右派,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十六七岁幼稚的年轻人信以为真,就在小组“鸣放”、班上“鸣放”、学校大会上“鸣放”,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记得在一次全校举行的大会上,十几个人“鸣放”,我们班就占了三个人。一个说“工农生活差别大”,一个说“肃反工作有报复现象”,还有一个说“共产主义像抛出去的石头,由低到高再由高处落下”。这些言论,我认为都是事实,没有什么错,然而在大红龙眼里这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几天后学校对这些言论进行批判,口诛笔伐。小组批、班上批、全校大会上批,勒令这些人写检讨,认罪悔改。“党”外表是说不打棒子、不戴帽子,背后却对这些说实话的学生实行监视,更可恶的是到了次年暑假时学校将这些同学全部“铲除”,开除回家了。其他同学有的因挨了批判丢了面子,便自动退学。刚开学时全校共有12个班,600人,开除回家30多人,占5%,加上自动退学不来的,到这年秋天整顿班级时,只剩下10个班,500人左右了!这场“整顿反右”运动迅速席卷全国,其实它是在向国民宣告:“老百姓,你们对我只能说好,不许说坏,只能歌功颂德,不许有反面意见,若有反面意见就憋着,若说出来就革你的命!”整风反右是针对那些对共产党有不同意见的人,也是给那时的青年一代当头一大闷棒,目的是杀一儆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从那时起我们都学会了防备,有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敢说真话了,我们青年人也学会了虚伪,学会了表里不一。直到现在这些阴影还种在我们心里,我们变得谨小慎微,什么事都不表态,等候观察,总是怕“枪打出头鸟”!这一招为中共一统天下、独裁专制扫清了一切障碍。从此,万马齐喑的社会局面就这样开始了。

   唆使青年人犯罪的文化大革命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时,我在一所中学任教,一贯以“革命动力”自居的我看到《人民日报》登出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认为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不久便在学校组建“红卫兵”,发动“革命小将”口诛笔伐冲向前线,接踵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贴满学校的每个角落,矛头指向那些有“历史问题”的教职员工,认为这些人就是所谓的“牛鬼蛇神”。就在这年秋天我们去了北京,接受这次运动的“最高统帅”毛魔头的检阅。这是我首次到北京,说是去接受检阅,不如说是去游山玩水。在北京的十多天里,我们游逛了北京的几大风景区,要问有什么收获,不如说是白纸一张,空跑一趟。

    1967年春,才知道我们的“大方向”错了,应该把矛头对准“党内死不悔改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这一斗争对象呢?当时我们“红卫兵”内部出现了意见分歧:有人说,学校校长是,因为教育界长期有一条黑线在统治,他不是,谁是?有人说,他是跟着跑的人,是黑线的执行者。我是后一种意见的支持者。所以被称为“保皇派”,从此我说话便没人听了。最后经工作组拍板,决定揪出校长,让“革命小将”打头阵。花了一夜功夫,第二天一早,只见校长的门上、窗子上、走廊里、过道间都是打倒走资派校长的大字报,昔日作为“革命动力”使劲斗“牛鬼蛇神”的校长,一夜之间就被“革命”的对象打入了“牛鬼蛇神”的行列,关进了“牛棚”。

    这年秋天,“红卫兵”在“最高统帅”的指示下,走出学校闯入社会“闹革命”,他们被封上“左派”的桂冠,吃的是“支左饭”,穿的是“支左衣”,登上“支左鞋”,坐着“支左车”,扛起“造反派”的旗,唱着“造反有理”的歌,今天在这里斗当权派,明天在那里揪走资派,意气风发、忙得不可开交。举国上下,就在这批“革命小将”掀起的造反洪流的冲击下,揪出了各部门各单位的所谓走资派,其中全国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邓小平也被束手就擒了。哪里知道这批小将就在一派凯歌声中卷入了武斗的漩涡,当时我校六年级的一个班是学校的先进班,加入武斗队的有17人,班上所有干部,有的做了政委,有的做了司令,有的做了参谋,还有几名小队长,余下的人除几个身体不好的之外,一律编入宣传队,做了武斗队的后勤兵。他们南征北战,哪里需要就在哪里出现:去广元抢过军火,在合丰战场做过侧面配合,在思依战场做过支援……他们以“功臣”自居,扬言“老子们是从前线下来的”。口里叼着一支香烟,大摇大摆走在街上,霸气十足。饿了,喝令“端饭来”、“盛酒来!”晚上困了,接管旅店一说就妥了,来时两手空空,走时带上看上眼的东西,留下一张白条便妥。百姓见了,都得后退三步,让他们三分,没人敢说个“不”字。这些年轻人狂起来了,陶醉于这种不可一世、横行霸道的疯癫中,希望这种日子能多过几天。

    可是光阴似箭,不觉就到了1968年的秋天,“最高统帅”的“七二三”布告下发了:全国各地所有的红卫兵武器一律上缴,拒不上缴的以窝藏罪论处,并警告小将们说“现在是你们容易犯错误的时候了”。上司魔头的指令像晴天霹雳打得小将们晕头转向,有人迷茫,有人消极,有人抱怨,有的说“天哪,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有的说“反正我们的大方向没有错,有点小错算不了什么”;有人说“听天由命吧,有啥办法”。是的,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他要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校这批十六七岁的小青年万万没有想到,从红旗下的花朵到革命小将,再到后来一部分人成为阶下囚,一个判刑,一个得神经病而死,两人交群众管制,其余的人三年不得招工,不可参军。再看全国各地经历文化大革命的青年人,有谁能脱逃这一不幸的历程呢?北京的聂元梓、蒯大富,四川的江海云等造反派头头,有谁逃脱这一厄运呢?这批年轻人犯罪的根源是什么?背后的黑手又是谁?这是人所看不透的,只有末世来在人间作工的实际神才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神说:“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中共魔头这伙帮凶就是邪灵的总代表,正是这伙邪灵来在人间搅扰,兴风作浪,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折腾得都失去了人性,不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尤其是青年人正血气方刚,魔王利用青年人的年幼无知、放荡、妄为、不受约束、猛撞猛干等致命弱点,来为其效力,揪出了一批为其完成了“使命”的所谓的“走资派”,将这些人打入冷宫,有的放到乡下劳动改造,有的投进监牢被活活折磨致死,有的被监视,搞得整个中国人心惶惶、胆战心惊。原来小将们只是魔王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魔王完成其借刀杀人的目的之后,便将小将们一脚踢开,这些小将们对其中原由浑然不知,只是任其摆布。但是这一代青年人最好的青春年华就在批斗、厮杀中荒废了,他们失去了学业,丧失了人性,扭曲了人格……魔王太阴险!借刀杀人,嫁祸于人,这是恶魔惯用的伎俩,用心何其毒也!

   血流成河的“六•四”事件

    前边走了虎,后面又来了狼。文化大革命过后,自称是中国第二代领导人的邓小平登台了。它利用手中的权力,垂帘听政,支持自家的亲人及高干子弟,借开放搞活经济之机,抓住两类物资的剪刀差价格,大发国难财,搜刮民脂民膏,人民恨在心中,看在眼里,敢怒不敢言。一批批有责任感、正义感的青年人站出来了,特别是北京大专院校的学生一边高呼“打倒贪官”、“打倒腐败”的口号,一边抬起“该死的没有死,不该死的死去了”的横幅标语上街游行。几天之内全国各地的高校学生纷纷响应,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大学潮。1989年6月2日前后,全国各地的学生代表数千人来在天安门广场集会,要求政府交出贪官,惩罚官僚,不达目的绝食不休。魔头们怎能容让学生揭露他们,便杀气腾腾,凶相毕露,于6月4日深夜,趁已经绝食三天的学生筋疲力尽之时,政府派坦克、装甲车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碾压、机枪扫射,当即血流成河,尸骨遍地,为了不露马脚,不留现场,又使用日本鬼子侵华时采用的化学药物毁尸灭迹,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二十多年来,中共对其荼毒生灵的恶行一直封锁消息、实行高压政策,隐瞒实情,不准走漏一点风声……全能神说:“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这伙杀人的魔鬼,使那些无辜的学子惨遭毒手,从此再无人敢向政府提意见,苦难的中国人再次学会了奴颜婢膝、逆来顺受!

   “猫论”将青年一代带入地狱

    这个屠杀青年学生的魔头上台后,还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简称“猫论”)的荒唐谬论,乍看起来是为搞活经济,是国富民强的好办法,我也曾为这一论调鸣锣开道,在青年学生中广为宣传。实践证明,这一邪说谬论是要人昧着良心理智,丧失人格,要人不择一切卑鄙手段去抓钱,是极端自私自利的表现。它和老撒但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反动理念如出一辙,并不是什么新鲜货,谁接受谁受害,特别是青年人一旦接受过来,很快就能将其毒害并带往地狱。

   请看下面的事实:

    “猫论”,它可以让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场,因而才有假药和毒奶粉的出现;“猫论”,它使贪官越来越多,屡禁不止,甚至高层人物就是大贪官、“大老虎”;“猫论”,使买官卖官盛行,名正言顺地使这部分人“先富起来”;“猫论”,可以使死囚犯买回生命,只要舍得花钱;“猫论”,可以使人见钱眼开,有奶便叫娘;“猫论”,可以使人不顾廉耻,男盗女娼,无所顾忌;“猫论”的危害还可列举出很多很多……总之,“猫论”是鸦片,是砒霜,是腐蚀剂,它使人道德败坏、人性恶毒,社会污秽黑暗,失去光明,正邪不辨,良莠不分。全能神揭示说:“人生活在十八层地狱里,犹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样,永不见光,封建思想已将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人都窒息了,毫无一点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从未有一个人敢为正义、公平而奋斗、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牵打捶骂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从来没想起来找着神而享受人间的快乐,似乎人被击打得犹如秋后的落叶一样,枯萎、黄瘦,人早已丧失了记忆,无可奈何地生活在称为人间的地狱里,等待着末日的到来,好将其与地狱同归于尽,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