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被摧残的青春 ]
刘佳音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摧残的青春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长期与青年人打交道,曾以自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自豪。自2007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以后,通过读神的话语、经历神的作工,我才认识到在中共手下几十年的工作,是犯罪、是作恶,是为其残害青年一代效了力、帮了忙,我后悔,我自责啊!现回顾几个历史片段,让我们一起认识中共是如何在青年人浑然不知中狠下毒手的。

   杀一儆百的整风反右

    1957年底,我刚踏入师范学校的大门,就遇上了整风反右运动。运动开始,县委的一位宣传部长讲:“你们中学生只管‘鸣放’(说心里话,对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气,对党不爱也不会被划成右派,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十六七岁幼稚的年轻人信以为真,就在小组“鸣放”、班上“鸣放”、学校大会上“鸣放”,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记得在一次全校举行的大会上,十几个人“鸣放”,我们班就占了三个人。一个说“工农生活差别大”,一个说“肃反工作有报复现象”,还有一个说“共产主义像抛出去的石头,由低到高再由高处落下”。这些言论,我认为都是事实,没有什么错,然而在大红龙眼里这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几天后学校对这些言论进行批判,口诛笔伐。小组批、班上批、全校大会上批,勒令这些人写检讨,认罪悔改。“党”外表是说不打棒子、不戴帽子,背后却对这些说实话的学生实行监视,更可恶的是到了次年暑假时学校将这些同学全部“铲除”,开除回家了。其他同学有的因挨了批判丢了面子,便自动退学。刚开学时全校共有12个班,600人,开除回家30多人,占5%,加上自动退学不来的,到这年秋天整顿班级时,只剩下10个班,500人左右了!这场“整顿反右”运动迅速席卷全国,其实它是在向国民宣告:“老百姓,你们对我只能说好,不许说坏,只能歌功颂德,不许有反面意见,若有反面意见就憋着,若说出来就革你的命!”整风反右是针对那些对共产党有不同意见的人,也是给那时的青年一代当头一大闷棒,目的是杀一儆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从那时起我们都学会了防备,有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敢说真话了,我们青年人也学会了虚伪,学会了表里不一。直到现在这些阴影还种在我们心里,我们变得谨小慎微,什么事都不表态,等候观察,总是怕“枪打出头鸟”!这一招为中共一统天下、独裁专制扫清了一切障碍。从此,万马齐喑的社会局面就这样开始了。

   唆使青年人犯罪的文化大革命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时,我在一所中学任教,一贯以“革命动力”自居的我看到《人民日报》登出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认为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不久便在学校组建“红卫兵”,发动“革命小将”口诛笔伐冲向前线,接踵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贴满学校的每个角落,矛头指向那些有“历史问题”的教职员工,认为这些人就是所谓的“牛鬼蛇神”。就在这年秋天我们去了北京,接受这次运动的“最高统帅”毛魔头的检阅。这是我首次到北京,说是去接受检阅,不如说是去游山玩水。在北京的十多天里,我们游逛了北京的几大风景区,要问有什么收获,不如说是白纸一张,空跑一趟。

    1967年春,才知道我们的“大方向”错了,应该把矛头对准“党内死不悔改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这一斗争对象呢?当时我们“红卫兵”内部出现了意见分歧:有人说,学校校长是,因为教育界长期有一条黑线在统治,他不是,谁是?有人说,他是跟着跑的人,是黑线的执行者。我是后一种意见的支持者。所以被称为“保皇派”,从此我说话便没人听了。最后经工作组拍板,决定揪出校长,让“革命小将”打头阵。花了一夜功夫,第二天一早,只见校长的门上、窗子上、走廊里、过道间都是打倒走资派校长的大字报,昔日作为“革命动力”使劲斗“牛鬼蛇神”的校长,一夜之间就被“革命”的对象打入了“牛鬼蛇神”的行列,关进了“牛棚”。

    这年秋天,“红卫兵”在“最高统帅”的指示下,走出学校闯入社会“闹革命”,他们被封上“左派”的桂冠,吃的是“支左饭”,穿的是“支左衣”,登上“支左鞋”,坐着“支左车”,扛起“造反派”的旗,唱着“造反有理”的歌,今天在这里斗当权派,明天在那里揪走资派,意气风发、忙得不可开交。举国上下,就在这批“革命小将”掀起的造反洪流的冲击下,揪出了各部门各单位的所谓走资派,其中全国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邓小平也被束手就擒了。哪里知道这批小将就在一派凯歌声中卷入了武斗的漩涡,当时我校六年级的一个班是学校的先进班,加入武斗队的有17人,班上所有干部,有的做了政委,有的做了司令,有的做了参谋,还有几名小队长,余下的人除几个身体不好的之外,一律编入宣传队,做了武斗队的后勤兵。他们南征北战,哪里需要就在哪里出现:去广元抢过军火,在合丰战场做过侧面配合,在思依战场做过支援……他们以“功臣”自居,扬言“老子们是从前线下来的”。口里叼着一支香烟,大摇大摆走在街上,霸气十足。饿了,喝令“端饭来”、“盛酒来!”晚上困了,接管旅店一说就妥了,来时两手空空,走时带上看上眼的东西,留下一张白条便妥。百姓见了,都得后退三步,让他们三分,没人敢说个“不”字。这些年轻人狂起来了,陶醉于这种不可一世、横行霸道的疯癫中,希望这种日子能多过几天。

    可是光阴似箭,不觉就到了1968年的秋天,“最高统帅”的“七二三”布告下发了:全国各地所有的红卫兵武器一律上缴,拒不上缴的以窝藏罪论处,并警告小将们说“现在是你们容易犯错误的时候了”。上司魔头的指令像晴天霹雳打得小将们晕头转向,有人迷茫,有人消极,有人抱怨,有的说“天哪,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有的说“反正我们的大方向没有错,有点小错算不了什么”;有人说“听天由命吧,有啥办法”。是的,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他要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校这批十六七岁的小青年万万没有想到,从红旗下的花朵到革命小将,再到后来一部分人成为阶下囚,一个判刑,一个得神经病而死,两人交群众管制,其余的人三年不得招工,不可参军。再看全国各地经历文化大革命的青年人,有谁能脱逃这一不幸的历程呢?北京的聂元梓、蒯大富,四川的江海云等造反派头头,有谁逃脱这一厄运呢?这批年轻人犯罪的根源是什么?背后的黑手又是谁?这是人所看不透的,只有末世来在人间作工的实际神才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神说:“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中共魔头这伙帮凶就是邪灵的总代表,正是这伙邪灵来在人间搅扰,兴风作浪,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折腾得都失去了人性,不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尤其是青年人正血气方刚,魔王利用青年人的年幼无知、放荡、妄为、不受约束、猛撞猛干等致命弱点,来为其效力,揪出了一批为其完成了“使命”的所谓的“走资派”,将这些人打入冷宫,有的放到乡下劳动改造,有的投进监牢被活活折磨致死,有的被监视,搞得整个中国人心惶惶、胆战心惊。原来小将们只是魔王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魔王完成其借刀杀人的目的之后,便将小将们一脚踢开,这些小将们对其中原由浑然不知,只是任其摆布。但是这一代青年人最好的青春年华就在批斗、厮杀中荒废了,他们失去了学业,丧失了人性,扭曲了人格……魔王太阴险!借刀杀人,嫁祸于人,这是恶魔惯用的伎俩,用心何其毒也!

   血流成河的“六•四”事件

    前边走了虎,后面又来了狼。文化大革命过后,自称是中国第二代领导人的邓小平登台了。它利用手中的权力,垂帘听政,支持自家的亲人及高干子弟,借开放搞活经济之机,抓住两类物资的剪刀差价格,大发国难财,搜刮民脂民膏,人民恨在心中,看在眼里,敢怒不敢言。一批批有责任感、正义感的青年人站出来了,特别是北京大专院校的学生一边高呼“打倒贪官”、“打倒腐败”的口号,一边抬起“该死的没有死,不该死的死去了”的横幅标语上街游行。几天之内全国各地的高校学生纷纷响应,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大学潮。1989年6月2日前后,全国各地的学生代表数千人来在天安门广场集会,要求政府交出贪官,惩罚官僚,不达目的绝食不休。魔头们怎能容让学生揭露他们,便杀气腾腾,凶相毕露,于6月4日深夜,趁已经绝食三天的学生筋疲力尽之时,政府派坦克、装甲车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碾压、机枪扫射,当即血流成河,尸骨遍地,为了不露马脚,不留现场,又使用日本鬼子侵华时采用的化学药物毁尸灭迹,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二十多年来,中共对其荼毒生灵的恶行一直封锁消息、实行高压政策,隐瞒实情,不准走漏一点风声……全能神说:“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这伙杀人的魔鬼,使那些无辜的学子惨遭毒手,从此再无人敢向政府提意见,苦难的中国人再次学会了奴颜婢膝、逆来顺受!

   “猫论”将青年一代带入地狱

    这个屠杀青年学生的魔头上台后,还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简称“猫论”)的荒唐谬论,乍看起来是为搞活经济,是国富民强的好办法,我也曾为这一论调鸣锣开道,在青年学生中广为宣传。实践证明,这一邪说谬论是要人昧着良心理智,丧失人格,要人不择一切卑鄙手段去抓钱,是极端自私自利的表现。它和老撒但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反动理念如出一辙,并不是什么新鲜货,谁接受谁受害,特别是青年人一旦接受过来,很快就能将其毒害并带往地狱。

   请看下面的事实:

    “猫论”,它可以让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场,因而才有假药和毒奶粉的出现;“猫论”,它使贪官越来越多,屡禁不止,甚至高层人物就是大贪官、“大老虎”;“猫论”,使买官卖官盛行,名正言顺地使这部分人“先富起来”;“猫论”,可以使死囚犯买回生命,只要舍得花钱;“猫论”,可以使人见钱眼开,有奶便叫娘;“猫论”,可以使人不顾廉耻,男盗女娼,无所顾忌;“猫论”的危害还可列举出很多很多……总之,“猫论”是鸦片,是砒霜,是腐蚀剂,它使人道德败坏、人性恶毒,社会污秽黑暗,失去光明,正邪不辨,良莠不分。全能神揭示说:“人生活在十八层地狱里,犹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样,永不见光,封建思想已将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人都窒息了,毫无一点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从未有一个人敢为正义、公平而奋斗、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牵打捶骂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从来没想起来找着神而享受人间的快乐,似乎人被击打得犹如秋后的落叶一样,枯萎、黄瘦,人早已丧失了记忆,无可奈何地生活在称为人间的地狱里,等待着末日的到来,好将其与地狱同归于尽,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