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特情”内线的人生]
刘佳音
·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永远不会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个摩押的后代
·经历中我才认识神的话都是真理
·借着灵修反省我才认识到自己已走上了敌基督道路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我脱离了死亡的边缘
·神的审判刑罚将我从错误的道路上挽救回来
·一个“老好人”的忏悔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借写文章转变了我的信神观点
· 是神严厉的刑罚审判将我带上正道
·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我抵挡神的根源
·做带领工人能公平对待人太关键
·神话引领我进入和谐配搭事奉
·屡经失败看到神作工太智慧
·神的审判刑罚唤起我追求真理的心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的宝贵
·國度新歌 太極舞 《神顯現的意義》
·全能神引领我胜过撒但恶魔的酷刑摧残
·全能神带领我胜过大红龙一次次的酷刑折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我得的太多了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经历三年魔鬼残害,全能神使我死里逃生
·经历残酷迫害更加坚定我跟随全能神的信心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情”内线的人生

    文化大革命期间因父亲被判为四类分子惨遭批斗,年幼的我也深受其害。中共的野蛮疯狂行为给我的童年、青年、中年都留下重重阴影,并且曾蒙冤被判刑入狱,饱受了中共的酷刑摧残。因与警察长期打交道,他们发现了我有侦探方面的能力,便让我到公安局作“特情”内线,打击刑事犯罪。因我多次立功,深受中共的器重,后来中共让我潜入教会抓捕外地传道人,但正是在这期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了有关神的信息,并被神对人类的爱深深地吸引、感动,从此由一个抓捕传道人的中共爪牙成为一名听道、信道的基督徒,后来因此再次遭到中共惨无人道的抓捕、迫害。

    1966年,中共为稳固自己的政权,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7年“文革”的浩劫像瘟疫一样肆虐我们的村庄。在我幼年的记忆里,大街小巷贴满了写有“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打到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坚决镇压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等字样的标语。三九寒天里,它们把我父亲等被定罪为“四类分子”的人个个剥光上身,胸前挂上写有“油炸×××”“火烧×××”“烧死×××”等字样的牌子,让他们跪在台子上进行批斗……我父亲满面血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当看到父亲被那些中共的爪牙用乱棍毒打时,刚刚十二岁的我再也忍不住了,飞跑上台去趴在父亲的身上。瞬间,那些造反派的乱棍就落在了我身上,父亲焦急地赶我离开他,并打了我几巴掌,可我想回家时已经是不可能了,因我在情急之下咬了一个造反派的手,它们气急败坏,脱掉了我的上衣,随即给我挂上“反革命羔子”、“地主崽子”的牌子,并把我也划入了“四类分子”的行列,拉着我一起到处游街示众。

    后来,我父亲的胳膊被那伙恶棍打断了,从此我们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本来家徒四壁的我们完全陷入了饥荒之中。为了活命,我的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被迫送人,从此他们俩“啼饥号寒”的声音从家中消失了。可是我的命运更不如弟弟妹妹,为了逃生,刚刚十二岁的我就带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身体离开了家乡,开始了我到处流浪、沿街乞讨的生活。后来,我流落到了某地,因饥寒交迫昏死在街头,是上天兴起一位好心人将我救了过来,并收养了我,才使我得以活到今天。中共这个惨无人道的恶魔一手遮天、横行霸道,只会斗争、残杀,用暴力统治人民,它为稳固政权,就连我这个不足十二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甚至把我逼到死亡的绝路,使我从小饱尝了它的血腥残害,对它充满了无奈的愤恨。

    1979年,我返回了家乡并结婚生子。到1983年,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然而,就在我为自己能拥有这儿女双全、合家团圆的生活而备感欣慰、幸福时,厄运却不知不觉又临到了我。1983年8月的一个深夜,我听到狗一阵狂叫,开门一看,八个恶警已翻墙而入,半人高的院墙外还站着荷枪实弹的十二个武警,它们所有的枪口都指向我,其中一个喊:“××!别觉着你会武,今天你要敢动手拒捕,就开枪打死你!”我问它:“凭什么抓我?”它说:“到公安局你就知道了!”随后,几个恶警像疯狗一样扑向我,把我摁倒在地,一边一个踩住我的肩膀,使劲用绳子捆住我,第一根绳子被拽断,它们又换了一根新绳。我妻子吓得浑身发抖,苦苦哀求它们绑得轻一点,我三岁的女儿拼命地哭喊,抱住我的腿不放,兽性发作的警察比土匪强盗还残忍,它强行掰开我女儿的手,抓起来扔出一米多远,孩子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哇哇”直哭,当孩子哭喊着又爬到我面前抱住我时,那恶棍又一把抓起孩子扔出两米多远,顿时,孩子鼻口出血,脸上全是土,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叫“爸爸”,那惨不忍睹的一幕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悲愤不止。

    恶警们将我抓到派出所后,不管青红皂白就是一顿酷刑折磨,它们肆意地用电棍击我,使我脚上的皮肉都被烧得连成了片,头发被警棍烧再加上恶警们拽,掉了三分之一还多。这些丧心病狂的恶棍几次将我打昏过去,然后再用凉水将我泼醒,之后继续毒打。之后,它们又用钳子夹住大头针往我每个指甲缝里捅,最多的大拇指捅过四针。最后,它们把早已奄奄一息的我拖进了看守所,吊在了一个铁笼子上,三个小时后,我的左手就被吊致残了(至今未愈)。后经法院判决,我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判决书是这样写的:“……×××,自十二岁就流窜在外,以盗窃为生……”

    在法庭上宣判时,我带着手铐和二十八斤重的大脚镣,悲愤地破口大骂:“什么青天大老爷,你们故意和那些流氓恶棍栽赃陷害我!你们说我以盗窃为生,我盗窃什么了?拿出人证来!我盗窃了什么东西?你拿出物证来!反正我的手已被你们刑讯致残了,出去也没法生活,我就准备死在这里,但我死也不服,我要上诉!”我又两次上诉,法院均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在我两次上诉成功后,公检法那些涉案警匪慌作一团。预审股长还跑到看守所对我说:“你别上诉啦,这次是中央搞的运动,你再告就得告邓小平,只要你不上诉,顶多判你个三两年,前脚把你送进劳改队,后脚我们就把你放出来……”尽管我两次上诉成功,但中共官官相护、贪赃枉法、草菅人命,它们在没有作出任何有罪判决的情况下,就将我投入了劳改队。

    到劳改队后,我又向警方索要判决书,并多次提出抗议,向上级有关部门控诉,但终无结果。蒙冤受屈的三年牢狱生活结束后,我才看到所谓的判决书。中共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在判决书中定罪我在1984年4月因犯盗伐林木罪被判刑三年,这一荒唐至极的定罪更加令我气愤不止,我从1983年至1986年一直被关押,怎么可能在1984年4月带着手铐脚镣出来盗伐林木呢?这不明摆着栽赃陷害吗?而且,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触犯了什么法律,竟不明不白地惨遭酷刑,并经受三年牢狱之灾。为此,我虽多次上访省、市直至中央有关单位,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这让我感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茫茫世间,在共产党掌权的地方太黑暗了!到哪去寻找法律的公正!谁能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伸冤!中国的法律是共产党这伙贪官污吏敲诈勒索、压制苦害人民的工具;是共产党这伙土匪强盗、流氓集团吃喝嫖赌的依靠、旗幌!共产党虽然整天不知羞耻地把自己粉饰成“清正廉洁、执政为民、执法公正”的人民公仆,但老百姓却不承认,却给了它们最准确的评语:“共产党的官无官不贪”“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这才是它们的真实嘴脸,是它们压榨、苦害老百姓的最准确的注释!

    1992年,我又巧遇当年打交道的一警长,并表示对我当年的蒙冤有所歉意,交往中,它们见我对侦探有一些特长,便让我协助他们维护当地治安,后来,它们见我工作出色,就安排我作“特情内线”,暗中潜入教会抓捕外地传道人。可当我进入教会听道时,每次都被主耶稣的话深深地吸引,耶稣的教导、耶稣的比喻使经受了太多冤屈、痛苦、不幸的我倍感亲切,得安慰,觉得自己一下找到了依靠,有了寄托。从那以后,我放弃了抓捕传道人的工作,完全接受了耶稣的救恩,成了一名基督徒。

    信耶稣后,我渐渐远离了中共的官场,不再作它们的“马前卒”为其效力,但公安局的警员还常常和我联系走动。由于我家处于秀丽的风景区,它们经常来游玩,每次都带着酒、肉、礼物。有时还带着异性朋友,并让我给它们保密,因此我心里更是看不惯,并有意识地远离它们。有一次,一刑警对我说:“老大哥,你这种生活太寂寞了,让小弟找个小姐来陪陪你。”我用耶稣的话回答他,说:“凡看到妇女心里动淫念的,这人已经犯了奸淫罪。人不能犯罪,罪的工价就是死。”后来,又有一刑警引诱我说:“老大哥,今天和我一起进城去吧,我给你找个小姐,不用你花钱!”我一口回绝说:“我如果找小姐,就连个畜生也不如,我怎么对得起你嫂子为我受的那三年罪?”就这样,自从信了主耶稣基督,我找到了在造物主面前人人平等的尊严与人格,知道了造物主对人的怜悯与慈爱,便不再沾染腐朽糜烂的官场,开始和基督徒一起传扬神拯救人的福音,弥补以往犯下的罪状。

    1998年,我蒙了神极大的高抬、拣选,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看到全能神说:“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我要在地上作王,将我的宝座‘挪到’地上,使仇敌都在我前俯伏认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七篇说话》)我终于在晚年听到了全能神的话,看见了神拯救人的光!知道了中共必在神的烈怒之火中化为灰烬,必在神的审判中垮台、灭亡,这是全能神对它最公义的审判,是它应得的报应!原以为我的刻骨冤屈再也伸不了了,谁承想老天有眼,洞察秋毫,更想不到全能神会亲临人间,发出公义的烈怒之声,用真理来审判这个邪恶的世界,带给人类六千年期盼的公正、公平、光明!因此,我蒙神拣选有幸跟随神甚感荣宠,深感神的救恩浩大,觉得若不是全能神来到地上,瘦小的人谁能约束住这伙恶魔?谁又能抚平我心灵的创伤与冤屈?为了还报神的爱与拯救,我像许许多多的弟兄姊妹一样,投入到了传神末世福音的行列中。

    1999年8月的一天,我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让我到刑警队去一趟。到了那里后,它们对我说:“你参加了什么邪教组织?现在的刑事案子一个接一个压在这里破不了,但上面说先压着,重点打击邪教,我劝你以后别信了。”我笑着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过了两天,恶警们秘密把我关押了起来,并对我施行酷刑审讯。第一轮先是五天五夜不让我睡觉,五人一组轮流审讯我。因一无所获,它们便恼羞成怒,竟疯狂到了一个地步,把我妻子也抓进了公安局,并对她施行更残酷的折磨,六天六夜不让她睡觉,直折磨得她精神恍惚,趁机逼她交代一共接待了多少传道人,他们都姓什么,叫什么,什么长相……我妻子一口否认。这伙恶棍暴跳如雷,怒吼道:“你给我坐到地上!”期间,它们常常在我妻子被熬得迷迷糊糊时,突然猛拍桌子或者大声狼嚎来惊吓她……并运用各种卑鄙手段刑讯逼供。

    一天(也不知是几月几日,因我处在昏迷状态)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如果还死不交代,我们可以不通过法律程序处理了你(意思是处决)。你再懂法律也没用,你连自己的孩子都拉下水,你闺女才十九岁,你就把她送出去传道,可能有两年了吧!你和你老婆被抓以后,据你村里的‘眼线’说,你闺女回来了,去抓她的人现在已进了你村,你们全家很快就要在监狱里团聚啦,和共产党对着干,监狱就是你们的归宿!”正当中共洋洋得意之时,我女儿在神安排的好心人的帮助下安全逃出了虎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