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刘佳音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经历灾难才知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亲历灾难我才醒悟
·宁死不背叛 看见神荣耀
·神爱陪伴我走过患难路
·真心依靠神 得胜老恶魔
·揭开“天使”的神秘面纱
·中国没有人权,没有信仰自由!
·是全能神使我得到了重生
·大红龙权下没有人权可言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定
·神话带领我识破大红龙的诡计
·在大红龙重拳打击“全能神教会”的风波中我跟随了全能神
·一名退伍军人的感悟
·在大红龙的抓捕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
·三次坐牢让我恨透了大红龙 更让我看到全能神已完全得胜
·感谢全能神拯救我脱离了十一年的冤枉官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我出身于官宦世家,父亲是原红三军第九师参谋长,一次战役中第九师几乎全军覆没,父亲是三个剩存者之一,后来做了大学校长;伯父是某省第一书记,文革时是陆海空三军司令员,虽然他们为新中国的诞生立过汗马功劳,但最终都遭到了惨死的命运。而我更是因着没有随从中共作恶,搞得家破人亡,一辈子到处流浪,居无定所,若不是神在暗中保守,我都不知被它折磨死多少回了。

    毛泽东为了巩固政权,达到长期控制人民作威作福的目的,一生中作孽无数、罄竹难书。1957年他排斥异己将大批知识分子打成反革命右派,我父亲也是受害者之一,在运动中被打成反革命后送到监狱劳改,一直改造到2003年死在监狱里,终年98岁。1966-1976年,中共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大清洗运动,当时我是一林厂总部的一名普通工人。由于形势的需要工人必须成为革命组织,于是我成了红卫军总部的联络员兼保卫干事,我的工作就是到各个单位安排领导到现场接受批斗,今天批斗这个,明天批斗那个,整天斗来斗去,搞得乌烟瘴气的,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气愤地说:“这是什么鬼运动?天天搞斗争开批斗会,生产没人管。”就因这几句话,被人打小报告,领导马上开会研究开我的批斗会,理由是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运动。

    有一个同事来通知我,要我第二天在大会上做检查,我妻子(已怀孕6个多月)听后叫我赶紧逃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晚我就爬上火车逃到伯父家避难。第二天它们知道我逃跑了,就把我妻子抓去囚禁,待她生下孩子二十天后就天天挨批斗,最后被活活地斗死在批斗现场。至今我都没见过孩子,妻子的坟在哪里也不知道。当时我伯父被毛泽东任命为某省第一书记,也是国家副主席林彪的死党,有一天林彪秘密命令我伯父击毁周恩来坐的专机,我伯父没有照着做,第三天林彪就派飞虎队将我伯父一家包括佣人全部杀光,而我则因两天前被伯父派到其他地方办事才幸免于难(如今才知道是神奇妙地保守了我)。

    此后我一直东躲西藏到处打短工艰难度日,最后当上泥瓦匠,到了1972年,国家打击地下包工队运动开始了,派出所通知我说:“你的组织关系移到某钢铁厂,你要去工厂上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无奈之下我又回到钢铁厂工作。半年后武斗形势愈演愈烈,派系斗争逐渐升级,我被调任为没人愿意干的保卫科科长,因为领导都被打倒了。我任职一个月后又成为被批斗的对象,每天批斗半小时,不仅要戴高帽子,脖子上还要吊一块钢板,我受不了这样的非人折磨,就跟它们争辩了几句,没想到上来一伙人不由分说对我一顿钢筋乱棍打,我的头盖骨都被打碎了,五天五夜不省人事。等我醒来已是第六天的中午了,对立派知道我醒了,马上派人把我从部队医院抓到看守所,并诬陷我指使手下的人打了对立派的人,说我以前是反革命分子,现在新账老账一起算,一关就是一年零九个月。

    到1974年,七四•二十一号文件(王洪文批示《狠狠打击打砸抢分子》)下来把我列为打砸抢分子,判了七年徒刑,送到某矿厂劳动改造。在改造队里我更是看到中共惨无人道的恶行:犯人白天完不成生产定额任务,晚上就要挨批斗、毒打,几乎每天都有批斗,中共让犯人打犯人,称这叫以毒攻毒,以利于犯人的改造。因我被当作政治犯,它们就把我和国民党的军、警、特关在一起,这些都是重要人物,是重点批斗的对象,天天都开批斗会,直到刑满又把我赶回老家。

    回家后才知道我的父亲(是养父,原粮食局局长)从我被抓判刑后就精神失常,已疯了7年,我释放回来四个月后便去世了。我因被打成破坏分子,不愿回原单位上班,就被分到粮食局做普通工人,我想这下好了,不当官不惹事,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公民,可在中共权下岂有安稳的日子过呢?不到半年我又一次受迫害。本车间主任两岁半的儿子突然失踪,因他儿子经常来我家玩,就硬说是我把他儿子卖了,其实孩子失踪那天我根本不在家,可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反而利用在市公安局当大队长的表叔滥用职权把我软禁在公安局一天,然后又叫人作伪证诬陷我,还对我严刑逼供,用板凳砸我的背,用绳子把我捆起来狠打!最后因找不到任何证据,才被迫将我放出,并警告我只许回家不许乱走,更不许对别人说它们打过我,过后又叫它舅子带黑道的人来恐吓要把我打死。这期间,为我作证的人都被它们陷害了,我单位的同事赵××被它们打断右手、何××被开除、我的干兄弟家的东西被砸光。我的一个同事得知这一情况后劝我赶紧到外面去避难,说车间主任家势力太大,提醒我要特别小心。无奈之下我又一次离家,逃到我师傅家避难,靠给人治病维持生计,一段时间后我的医术小有名气。

    可中共并没有放过我,在某市到处贴布告悬赏抓我,听人说我在农村,中共几次派人穿便装到我师傅家来抓我,谎称是我的朋友,可都没得逞。某市公安局与某县公安局就联合起来到我师傅家抓捕我,我趁它们不注意从后山坡趟水过河逃到对面村子(文革期间我曾在那一带行医救人),当晚有人告诉我,中共知道我逃跑后,把师傅和他侄儿子用手铐铐着跪在照坝上直到天黑。中共还对村民诬陷造谣说我在本市强奸十多个小女孩,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并威胁说如果师傅不把我交出来就把他带到市里去,我不想连累师傅,就对来的人说明天叫它们来抓我,我不跑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它们就来了,在村口放了三声枪,将整个村子的人都吵醒了,我被它们五花大绑捆起来,当时很多人都哭了,很多的乡亲们把我送出村子好一段才回去。抓我的人是某区公安局和某县公安局的,一到市里就把我押到市打办,一个姓童的公安人员对我说:“你的人还没到,案子已到我这里,我也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但也没有办法,你就带人劳动吧!”我愤愤不平道:“我根本没有做这些坏事,干嘛要去干活?”它就发火说:“你没干坏事也要关你半年!”就这样我被带到市公安局的一个看守所关了起来。一个月后,我气得病倒了,全身红肿吃不下饭,它们把我带去检查,医生告诉它我患了肺气肿、胃溃疡,最多只能活两三天,它们怕担责任当场把我放了。我不敢回家就流浪到了外省(这是神又一次奇妙地保守了我)。

    1980年-2003年我一直流浪在外不敢回家,直到2003年,我想自己的年龄大了,那些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了,该作个了断了,再说我也想回去看看年迈的老母亲(养母),就带着妻子和女儿一起回到老家。没承想当地政府早在1983年就把我的户口取消了,而我母亲已在1985年去世,房屋也被政府没收。当时,我不禁高喊:天呐!这是什么世道,真是不让人活呀!我的内心无比酸楚、痛苦。我找同事把我带到派出所说明情况,但派出所根本不买账,还警告我同事少管闲事!过后我又多次找当地政府办户口都没有办成,逼得我走投无路、欲哭无泪,政府部门这些官员、警察的卑鄙无耻行为令我深恶痛绝!

    就在我走投无路之际,神却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8年因特殊情况到了另一个省,感谢神的高抬与大爱,让我有幸在此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圣灵的带领下开始参加教会生活,和弟兄姊妹一起吃喝交通神话,从中我明白了这次神道成肉身主要是发表真理拯救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只要人追求真理就能蒙拯救,但因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直想着复仇,无法安下心来追求真理。一次我有事回老家,就想伺机报仇,然而在那守了三天却没等到人,反而遭到神几次严厉的管教——昏死过去,心里才感到害怕,知道神全能、鉴察一切,神可敬可畏,神厌憎我的任意妄为、胡作非为,于是我放弃了报仇的念头,下决心安静在神面前认真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后来,我看到神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从神话中我明白了只要中共恶魔在地掌权一天,就不可能有公义、光明之说,不可能有民主、人权可言,不可能有人的出头之日,更不可能有平安、幸福的日子,到处可见的是恶魔横行霸道、镇压人民、狠下毒手、黑云压城、血雨腥风的恐怖场面,随时可闻的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家破人亡的血泪凄凉之事,在这里无有人的自由安身之处,无有人的安宁温暖之日,人只能被它欺压、蹂躏,只能活活地被它摧残、折磨而死,中共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我的父亲、养父、伯父、妻子、朋友见证了中共的罪恶行径,这是历史所不能磨灭的烙印,我这一生遭遇的痛苦灾难,其根源就是中共统治给我带来的,但中共泯灭人性、狠毒无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人怎么能斗得过恶魔呢?我若凭血气出手复仇,恐怕丧命于黄泉的不是它们,而是我自己。

    回顾文化大革命期间,因着中共的黑暗暴政统治,多少人惨死在它的屠刀之下,那真是鼓吹革命、推崇暴力、恐怖震慑、草菅人命、家破人亡、哭声遍野的黑暗年代,人们所诉说的都是惨遭不幸、撕心裂肺、泣不可仰的历史悲剧,而中共正是历史悲剧的总导演、罪魁祸首,它给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再看当今社会,因着中共的黑暗独裁专制,仍有多少人惨遭它的迫害无路可走,这仍是个无法无天、横行霸道、官官相护、颠倒黑白、仗势欺人、专横跋扈的黑暗世代,人们所诉说的仍是痛苦酸楚、悲愤不平、催人泪下的凄凉景象。我的事例就是个铁证,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惨遭迫害,如今事隔几十年早已真相大白,中共不但不道明真相,仍助纣为虐、掩盖事实、坏事做绝,逼得我走投无路,中共掌权真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它真是地地道道吞吃人、残害人的恶魔。

    接着,我又看到神话说:“因为神作的工作就是将赎回的、仍活在黑暗势力下的、从未觉醒的人从魔鬼集聚之地彻底拯救出来,脱离千古之罪,成为神所喜爱的人,将中共彻底摔死,使神的国得坚立,让神的心早享安息,将你们满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发出来,将那些发了霉的毒菌消除净尽,摆脱这牛马一样的生活,不再做奴隶,不再被中共任意蹂躏、任意指使,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中共,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将被神摧毁,你们站在神的一边,是属神的人,不属于这个奴隶王国。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双脚都踩在这罪大恶极的老古蛇身上,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让它再坑害人,不容让它的过去,不容让它再欺骗人,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神的话深沉有力,如慈母在对我吐露心声,又如一道东方闪电警醒了我。透过神话的字字句句,我明白了,伸冤在神,报应在天,只有神才能毁灭中共这个老恶魔,中共历代的罪孽神会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现在看见恶魔的巢穴已被神摧毁了,从神道成肉身来在中共之地,神拣选了一班与他同心合意的人,它就已经彻底失败了,它已经被神摔得粉身碎骨。但因着我们被中共败坏了,身上也满了中共的毒素,在神彻底毁灭中共之前,我们这些中共毒素必须先得洁净,否则我们也难逃神公义的惩罚。神的心意是为了变化人、拯救人,为了让人脱离这个罪恶之地,并不是让我们与中共同归于尽,而是让我们不要再凭中共的哲学毒素活着,不再做中共的奴隶走狗,而要凭神话活着,凭真理做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