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刘佳音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一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二
·神的创造 第二日
·神的创造 第三日
·神的创造 第四日
·神的创造 第五日
·神的创造 第六日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与造物主的主宰不可分割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我现年90岁,已是一位高龄老人,回顾自己的一生,真是饱经沧桑,历尽艰险。我曾被中共官员凭空捏造罪名,打入人间地狱——青海劳改场(当时我被判25年,结果住了19年,加上在我在××县劳教1年,我在监狱里整整呆了20年之久)。在那人间地狱里,我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幸蒙神的看顾保守才得以存活下来。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生竟有机会与全能神相遇,就在我即将离开这个邪恶人世间的时候,竟意外的盼来了光明。在中共掌权的世上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遭遇,我更感受到全能神对我的看顾与保守,在晚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得着神话语的滋补与喂养,我从心里感谢全能神对我的爱与拯救。

    1948年,我正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虽然全国还没有解放,但那时候八路军在我的家乡活动的比较频繁,建立革命根据地,将土改搞得轰轰烈烈。因我家里比较穷,就对共产党寄予了无限的希望,认为只有共产党能拯救我脱离黑暗,只有共产党能带领我脱离贫穷,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追求进步,追随共产党,积极参加了当地共产党干部培训班。同年10月份,我又进入共产党开办的干校学习,三个月后,把我分配到老家镇上做会计。因我生性耿直,认死理,半年后,不小心得罪了监管财政和粮食部门的助理员赵某,他为将我整倒竟诬陷我是国民党特务,硬把我编入到“蒋匪人员”的训练班,在那里的两个月时间里,他们每天都批斗我,让我交代是如何参加国民党特务的,因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就对我进行严刑拷打。无论他们怎样拷打我,我也不承认给国民党干过事,后来当地一区级领导出面,此事才得以澄清,发现我确实是被冤枉的(因他们把县里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人的事硬套在我的头上),才把我无罪释放了出来。我虽被放了出来,但却因此丢掉了工作。

    1950年,我参加了抗美援朝。1951年我又被送到市会计学校进修,后又转到省军事干部学校学习,同年7月,被调到某市一单位任财务科长。1955年,在“肃反”运动中,又有人捕风捉影借题发挥,以“我与某地特务头目的弟弟一起教过书”为由,又一次把我定为国民党特务,将我逮捕。他们让我戴着手铐,天天逼着让我交代,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后经市公安机关审查9个月后,确定我不属于反革命分子才被释放。后来我到处找人,经省工会、省日报社、省工业厅等单位协助,我才又回到单位上班,但他们不给我恢复职称,我问当时的党委书记:“为什么不恢复我的职称?”他编谎说:“我们有材料做依据,你有问题,不能给复职称!”我问他:“你能否把材料拿出来让我看看?”他说:“你没有资格看!”还说:“你过去在这工作,现在又在这里工作,这就是恢复工作!”因我对单位的安排不满,招致他们怀恨在心,到1958年2月,他们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定我为“流窜犯”,将我逮捕(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期间他们定我什么罪名,我都毫不知情)。

    直到1959年他们把我往青海劳改队送时,我才看到我的档案里面写着“流窜犯”。说来奇怪,我一直在单位上班,真不知自己“流窜犯”的罪名到底因何而来?我当时非常生气,就质问他们:“你定我的哪一条属实?纯粹是捏造罪名,无中生有!”他们生硬地说:“任你告去!不行再复二审(它说复二审就是再把我关起来让监狱的犯人殴打、折磨我,因之前我已被打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又给我定了国民党特务的罪名,我看到他们在判决书上写道:“××,1947年参加国民党国防部第×厅××组长……”随后把我关押到某县劳教所,强制劳教近1年,1959年,又把我押解到青海省劳改场强制劳改。

    在青海劳改所劳改期间,我曾在零下40度最严寒的条件下,每天劳动10个小时以上,但一天只给我们犯人吃3-4两,我被饿得头晕眼花,面黄肌瘦,每天还得扛着镢头去地里开荒。在这里干活,狱头对我们看管得很紧,若稍一喘气就会招来他们的谩骂和毒打。我亲眼看见,当时有一个犯人,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他看见站岗放哨的人手里有枪,就央求那人说:“你开枪把我打死吧!”放哨的说:“我为什么要打死你?”这犯人就说:“我饿得实在不行了,求你成全我吧,我往前跑20米,你就把我当逃犯打死吧!”结果他跑了不到五六米就晕倒了,连死也没有死成,真是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当时青海省有9个劳改场,每个场里有3000多人,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每天都有饿死、累死、冻死、打死、病死的,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用一个大马车拉着尸体到附近的山顶上,把尸体扔到山沟里,他们连埋也不埋,就那样暴尸荒野,其情其景惨不忍睹!有的人饿得实在不行,就晚上偷偷进到停尸房,割下死人的肉,用火烤了充饥,甚至我还看到有人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把粪便用火烤干来吃。我问吃着啥滋味,他们说:“吃着苦咧咧的!”我们每天都过着这样暗无天日、惨无人道、悲惨难熬的生活,这就是我向往的共产党带给我的“美好生活”!

    县领导以为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必死无疑,谁知天无绝人之路(现在我才知道,是神对我的看顾保守),在那饥饿难熬的日子里,劳改场里的场长看我是个实在人,便安排我到食堂管理伙食。后来,我们就把劳改人员的伙食调到每人每天1斤,这样死的人就大大减少了。在农场劳改期间,我根据自己受冤枉的事写了大概两千多份上诉材料,但都石沉大海。直到1978年,我把县法院告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几个月后我才被平了反。虽然我平反了,但历尽坎坷,原单位才恢复了我的工作,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比起来,我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比他们少拿3000多元。我被诬陷服刑的这二十年间,我的父母因我到青海劳教,承受不住打击,双双气绝身亡含恨九泉,妻子也因家庭失去依靠无奈离我而去。这就是我追随共产党多年落得的悲惨下场!

    1998年,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看到全能神说:“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心惊。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的归宿?”“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从神话的揭示中,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我之所以这样祸不单行,是因我活在魔鬼的权下。只要是中共这个恶魔执政,就没有说理的地方,我真看清了这个邪灵掌控的世界就是阴间地狱,实在太危险、太可怕!在这里你看不见光明、正义的存在,它随时都会给你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你打入地牢,随时就能把你置于死地,你若不照它的意愿办事,就得罪了“阎王爷”,在它统治的范围内,它就是“法”,它就是天王老子!它在神造的大地上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即便它做的事违背天意、丧尽天良,你也不敢揭露,更不敢说一个“不”字,就这样,它还不知羞耻地大肆标榜自己,竭力吹捧自己,把自己伪装成圣人,想方设法竭力掩盖它的黑暗面,还要求民众都做它的顺民,它坑你、害你、折磨你,但还要求你为它歌功颂德,它以它的强暴治理这个国家,在民众中间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力政策。在它的残酷迫害中,我终于看清了它的丑恶嘴脸,看透了它的邪恶实质,看透了它就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在跟随神这十多年中,我看到全能神就是在拯救人脱离败坏,在变化我们的败坏性情,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要求我们活出正常人性,让我们脱离虚假、狂妄、恶毒、为所欲为、唯利是图、自私卑鄙、无法无天等败坏性情,让真理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掌权,恢复我们的良心理智,让我们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但中共又利用媒体大肆宣传,造谣、诬陷、毁谤、亵渎全能神,极力迫害抓捕神的选民,这个邪恶的政党再次用它的枪杆子来维护它的政权,妄想将神的末世作工取缔。因着这恶魔的编谎造谣,使多少善良的人们不敢接受全能神拯救人类的工作,甚至有一些人也随着它散布谣言,攻击全能神教会与跟随全能神的人。

    我看到它又把人民推向了死亡的绝地,把人带到了与造物主敌对的邪恶阵营里,所以我不能不站出来,把自己的真实经历告知那些在黑暗中受蒙蔽的弟兄姊妹,我们如果再看不透它的实质,再不能从它的黑暗统治下逃脱出来,那么我们将会与它同归于尽。

   (中国 陈 明)

(2014/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