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假面具]
刘佳音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面具

   

    小时候我常听妈妈说以往在毛泽东领导的年代里生活怎么穷、怎么苦:1958年-1961年搞大跃进,为了粮食能增产,竟然违背植物的生长规律,把另一亩地里的秧苗拔起来并种到一亩地里,结果颗粒未收,而中共为了称王称霸又将大批大批的粮食出口换军购或援助,导致三年饿死了无数人……虽然当时我听得懵懵懂懂的,也无法理解那个年代发生的事,但对上辈人的苦难生活还是深表同情,同时又为自己能生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而感到庆幸,不管怎么说那个年代已经过去,老一辈的领导人也已经逝去。

    现在是新一代的领导人在带领人民发家致富奔小康,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国家也会越来越繁荣昌盛。再加上从小老师就教育说中国中共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这不仅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形象,更代表它对中国人民的承诺,又看到报纸的报道,尤其是电视剧中所塑造的党和政府为国为民无私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光辉形象,我的心中早已深深地烙下了中国共产党是最神圣的、最值得老百姓崇拜和依靠的政党这个烙印。直到步入社会在与中共政府部门以及官员的接触中,我才一点点地看清了它的真实面目,从而彻底改变了我对它的崇拜。

    1994年初中毕业后,我因没考上高中,便到阿姨开的水果礼品店帮忙,初入社会的我就尝到了中共“为人民服务”的滋味。凡开店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这一行最常接触的就是城管和税务两个部门,城管主要是负责市容的管理,税务自然就是负责向各商家收税。那时我除了帮店里做事以外,还得时时盯着大街看有无城管的人出现,因为他们(五六个人)每天都会不定时地穿梭在每个街道与市场中,只要看见谁家的店铺门前摆放商品,不由分说上前就是一阵哄抢(全部没收),并且还开罚单(100-1000元不等,这得根据他们的心情而定),我们必须在他们未到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将摆放在门前的商品搬进店里,若稍不留神被他们撞见那损失可就惨重了。

    在他们“高质量”的服务下,我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的疏忽与大意,这些城管人员说得好听是在管理市容,其实就是变相敛财。有一次我们运了一车水果回来卸在门口,心里就怕被城管撞见,可还是给他们碰上了,队长一上来就吼道:“谁叫你把货摆在门口的?”接着就要把这一车的货全部没收,我们一直跟他解释“这不是摆摊,而是在卸货搬货”,他根本不听仍要强行没收,最后好说歹说才勉强把货留下,但还是被罚了200元,这一桩的生意等于白干了,遇到这事我们只能自认倒霉。

    没干过这行的人都以为开店最怕小偷来光顾,其实小偷远不及城管可怕,因为小偷看见人多还有不敢下手的时候,可城管是明抢,还蛮不讲理,因此我们都称他们是“土匪队”。但这还只是中共最基层的“服务”,还有“更高”档次的,就是工商税务部门,这帮家伙更阴险。我们除了正常缴税外,还得喂饱这些税务官员的胃口,若是打点不到位他们就会上门来找你的茬,不是说这不合格,就是挑那不行,要不就直接没收你的营业执照。除此之外,它们平时还会以检查为由变相勒索财物。

    记得那是快过年的一天,一个年轻的女税警(约二十来岁)带了一个男的到我们店铺里“买东西”,她到店里转了一圈尽挑贵重的物品:两瓶五粮液酒、一盒美国花旗参及上好的茶叶等(总价值一千多元)。我帮她打包好后正准备收她的钱,她却让我叫老板过来,当下我姨不敢怠慢赶紧走了过来,可一看她拿了这么多贵重的东西也心疼,因为我们毕竟是做小本生意的,于是便给她打了个成本价,心想不赚钱能把本钱收回来也好。可谁知她压根就没打算要付钱,见我姨要收她的钱,便一下子放下脸来,凶巴巴地说:“把账本拿出来。”见此情景我吓得直哆嗦,不知道她唱的是哪一出戏,明明是私人来购物怎么就办起公事来了!我姨见状只能给她赔笑脸打圆场,最后将那些东西白白送给她才完事。等这个税警走后隔壁开电子游戏机店的老板过来问我们被宰了多少,我们把情况一说,他随即说:“你们太不识相了,这样一来赔了夫人又折兵,把她给得罪了以后要头疼的……”还说了他自己上星期的遭遇,为了续签营业执照(无非就是让工商部门给盖个章而已),他特意请这个人去消遣(打高尔夫),结果花了一两千元钱才把这件事搞定,他边说边摇头:“现在是中共的天下有什么办法?不得已啊!”

    怪不得老百姓都说:人在中国端起饭碗都不容易,主要是共产党的共产服务费太多了,要不怎么说“共产党万税万税万万税”呢?但这只不过是做小本生意的人与政府公职人员打交道的“小场面”,跟那些做大生意与政府官员打交道的“大场景”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到了2003年,我又跟着叔叔去做粮行生意,就是到东北收购粮食往南方销售,期间我看到了政府部门更黑的一幕。本来,我们收购粮食的理应直接到老百姓手里去收购,那样相对来说会便宜一些,但因我们的收购量很大(2千-1万吨),一来我们没那么大的场地来囤积粮食,二来若遇到地痞恶霸来捣乱我们外地人无法应对。因此我们只能向地方粮库购买粮食,这样相对来说“安全”些,毕竟它们是国家机构。

    这些政府部门每年都会以征收国家储备粮的名义向老百姓收购粮食,它们通常会把价格压得很低,之后再抬高价格将粮库里的粮食转售给我们。这些官员(我们管它叫“粮耗子”)不但享受着国家发给的高薪,而且明目张胆地打着国家的招牌做着稳赚不亏的生意,不仅如此,还向我们商家要回扣(一次交易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哪个商家给的回扣高就出售给哪家,那些粮库的一把手、二把手只要有胆量就可以不出本又不出力地发大财。

    为了能让粮库里的粮食顺利地出仓捞到油水,他们也是费尽了心思。在酒桌上我曾问一个粮库主任:“这些都是国家储备粮,领导能批下来出售吗?”他毫不避讳并洋洋自得地说:“这一点不要担心,只要给领导写一份报告谎称这库里的粮有问题不能继续再存储,然后再准备一份好处费一起呈上,事情就办妥了。”听了他的一番话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只要能将这些领导的各个关节打通,国家的储备粮都能变成商品粮开仓出售。

    我们从这些“粮耗子”手中收购到粮食后,接下来就得过运输这道难关,这是最“棘手”的一个环节。我们的粮食要调往中原一带必须得靠铁路来运输,做这一行的人都知道,若按正规手续向铁路局申请车皮是批不下来的,想与铁路局打交道没有“两把刷子”绝对不行,所谓“两把刷子”无非就是金钱和权势。所以得把他们从上往下一层一层打理好,尤其是铁路局局长、铁道部部长这些大人物更得精心伺候,只要他们肯赏脸“有空”出来,我们就只管让他们尽情地享受,这当然离不开吃、喝、嫖,有的遇上爱赌的还得故意把钱“输”给他,把他“哄”开心后,他就会很“艺术”地把银行卡号(通常都不会用本人的)透露给你……

    我叔叔在这一行干了二十多年,在粮行中也算是有名望的老板,据他所说,给这些铁道部当官的打钱多的达到几十万,而且有时还得根据他们的口味送上黄金打造的贵重饰品,如金戒指、金项链等,说这叫“来日方长”(因我们是长期跟他们打交道)。就这样他们吃上瘾了,没好处费即使有空车停着也说没车,搞得天天车皮紧张,天天都是春运,于是便出了一首歌谣:“铁路铁路不通路,要想通路用钱铺……”

    因着从购粮到运粮有这么多道的关卡,这层层打点的费用自然都得摊到成本里,这就是近几年来我们看到市场上粮价频频飙升的原因所在,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粮价上涨农民是受益方,殊不知绝大部分的利润都落入了政府官员的腰包里(约80%)。而政府回过头来只把搜刮来的钱财从手缝里挤出点零头的零头来补贴给农民(每亩补贴10-50元),就把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感动得热泪盈眶,并对其歌功颂德,这种两面手法也只有中国中共才能玩得如此炉火纯青。

    这几年来的经商,让我亲眼目睹了政府官员贪得无厌、阴险狡诈的丑恶嘴脸,这与我小时候心中“父母官”的形象反差竟是如此之大,我不禁困惑不解。直到我信了全能神后看到神话的揭示才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神话说:“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后趁人昏睡之机将人全部吞吃。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借着神话的揭示与事实的对照,我才看清了中国执政党的实质就是恶魔邪灵。这些恶魔自始至终都在残害人,还善于用谎言迷惑人,把人折腾得牛头马面人还对它感恩戴德。

    现在想起妈妈给我诉说的“故事”,我似乎明白了许多,自从中国中共用暴力夺取政权,在中国执政几十年以来,带给人民的尽都是苦难。毛泽东时代饿死了无数的百姓,折磨死了千万无辜的生命,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后,虽然出台了新的政策,外表看似乎搞活了经济,但其实是为政府部门提供了大肆敛财的机会,什么“富民政策”,什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都是愚弄人民的把戏,真正富起来的是这些吃人肉、喝人血的贪官污吏,它们只关心自己的权势、利益与享受,哪管老百姓的死活?这样邪恶的政党怎么能给人民带来幸福的生活呢?

    其实早在几年前国内主要的产粮基地东北三省(吉林、辽宁、黑龙江)的粮库早已是空仓,早被那些“粮耗子”们掏得只剩下“空壳子”了,中国粮源已是朝不保夕。再加上中共这几年乱搞建设、乱污染导致大量的农田被占用、荒芜,粮食产量都在迅速递减,一旦遇到灾难或是战争,老百姓连维持充饥的救命粮都没有,它还拿什么给人民保障?可中共还在用谎言欺骗民众,仍然报喜不报忧,在电视新闻中频频报道各地粮食增产的“好消息”,以此来粉饰太平,欺骗善良的老百姓,岂不知这就是它的一贯伎俩,就这样的一个邪恶的政党怎么能是人民的依靠呢?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快,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这一切都是因着神在中国作工给中国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因神要在中共国家拯救得着一班人,神是为了他的拯救工作才因此厚待、祝福了这块土地,而中共竟然把功劳归到自己头上,说是它的政策好,真是厚颜无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