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NO.1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刘佳音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关于神名的真理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
·所多玛城一味地仇视神与神对抗,被神彻底剪除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义力量与正面事物的保障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一、亚当、夏娃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所多玛触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撒但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凶残邪恶
·不要凭经验与想象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一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二
·神的创造 第二日
·神的创造 第三日
·神的创造 第四日
·神的创造 第五日
·神的创造 第六日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与造物主的主宰不可分割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NO.1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窮山溝,我們那兒祖祖輩輩都燒香拜佛,遍地都是廟宇,家家戶戶都燒香,從來沒有人信神。1995年我與妻子在外地信了主耶穌,回來後我們開始傳福音,後來人數慢慢增多,達到一百多人。因著信神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當地派出所,縣公安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宗教局局長和派出所的所長以及幾個警察早已等候在那裏,公安局長審問我說:“你為什麽要信上帝?你都跟哪些人聯系?聖經是從哪裏來的?你為什麽不去教堂聚會?”我說:“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麽不準我們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有範圍的,就好像小鳥在籠子裏,雖然沒有綁住翅膀和腳,但只能在籠子裏活動。”聽到他說這些謬論,我特別氣憤,生氣地說:“那麽國家政府是在欺騙老百姓了!”他們幾個聽我這麽說都自知理虧,沒話說了,只好讓我回家。當時我對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實質並沒有什麽認識,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

   2002年6月28日早上五點多,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準備聚會,突然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我們趕緊把神話書籍藏好,隨後開了門。誰知,門一開就沖進來十幾個警察,他們手持電棍、端著槍把我們逼到一起,讓我們全部蹲下,雙手抱頭。這夥惡警把我們控制住後,就像土匪進村一樣在每個房間裏到處亂翻,把我們的鋪蓋、衣物丟得滿地都是。以往我只是在電視裏看到過黑社會、土匪強盜搶劫的場景,沒想到“人民警察”竟然也像電視裏的土匪惡霸一樣,當時我心裏非常害怕,擔心他們翻出神話書籍,我就在心裏一個勁地向神禱告,求神看顧保守。禱告後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他們翻遍了整個屋子,把我們所有的隨身物品都搜了出來並強行沒收,就是沒有翻到神話書籍,我深知這是神的全能保守,知道神與我們同在,我對神也就更有信心了。之後,他們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晚上又把我們轉到收容所關押。三天後,警察對我們每人處以三百元的罰款,才將我們釋放。看到中共政府如此蠻橫無理、巧取豪奪,剝奪人的信仰自由,我心中憤恨不已,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汙穢之地,骯臟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中國這座鬼城裏,中國執政黨打著“信仰自由、人權自由”的幌子卻大肆逼迫神,抓捕迫害跟隨神的人,不允許人信神走人生正道,恨不得將信神的人都一網打盡。我們既沒有犯法也沒做任何壞事,只是傳福音讓人都來認識神、敬拜神,脫離黑暗痛苦的生活,可中共警方卻要對我們實行抓捕、拘留、罰款,而對那些賣淫嫖娼、殺人放火、坑蒙拐騙的惡人卻不管不問,任其逍遙法外。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中共政府就是抵擋神、蒙蔽人、欺騙人的惡魔集團,正是神的仇敵。

   同年11月28日,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在給一個宗派帶領傳福音,因著惡人的舉報,十幾個警察把我們所在的樓房團團包圍,然後破門而入,他們手裏端著槍、拿著警棍,大聲喊著說:“都不許動!舉起手來!”接著對我們進行搜身,把我們身上五千多元的錢物洗劫一空,並命令我們雙手抱頭面向墻壁蹲下,有兩個小姊妹當時有些害怕,我對她倆說:“我們沒做壞事,不要怕他們。”我剛說完,幾個惡警立馬沖上來對我一頓拳打腳踢,當場就把我打趴在地。他們把所有的房間翻了個底朝天,屋裏一片狼藉,比土匪進村搶劫還要野蠻、兇惡。一個姊妹在房間裏沒出來,一個惡警沖進去揪住姊妹狠勁往外拖,另一個惡警看到姊妹長得漂亮,就對姊妹實施性侵犯,在姊妹身上到處亂摸,姊妹無力反抗大聲哭喊,幸虧房東及時趕到制止才使姊妹逃過一劫。這時我才看清“人民警察為人民、有困難找警察”“警察是人民的衛士”等等這些話全是騙人的謊言,這夥惡警純屬一幫地痞流氓!之後,他們將我們幾人押上警車帶到派出所,把我們銬在走廊裏兩天兩夜,不給吃也不給喝,我只有在心裏一個勁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們,加給我們信心和力量,使我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站住見證。後來,惡警審問一個弟兄時,因對弟兄的回答不滿意,幾個惡警就把弟兄死死地摁倒在地,一個惡警硬把狗屎往弟兄嘴裏塞,弟兄的精神受到了嚴重刺激。看到這一慘狀,我心痛不已,一股怒氣油然而生,恨不得沖過去跟他們拼了,但神的話在我裏面引導:“我對與我一同生在此汙穢之地的弟兄姊妹稍感同情,因此,產生了對大紅龍的恨惡……我們都是它的受害者,因此我對它恨之入骨,恨不得馬上將它滅絕,但我又一想,這樣作還是無濟於事,只會給神帶來麻煩,所以,還是那句話——橫下一條心來通行神旨意——愛神……活出一個有意義的光輝、燦爛的人生……你是否願意這樣做?你是有這樣心誌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冷靜了下來,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神心意,神對這夥惡魔已經恨惡到了極點,恨不得馬上把他們全都滅了,但神為了把末世的工作作完,把我們這班人成全,還需要利用撒但來效力。神就是借著它的逼迫來讓我們長分辨,從而使我們達到徹底看透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惡魔實質,從而棄絕它與它徹底決裂,將一顆真誠的心能完全地歸向神,神為著他的工作能達到更好的果效一直在忍受著中共執政黨的瘋狂追捕,而我一個受造之物為蒙拯救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麽呢?神的開啟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要效法基督,橫下一條心來通行神的旨意——追求愛神!此時我只願神帶領、保守我們能在這撒但的逼迫中為神站住見證,用愛神的實際來回擊撒但的詭計,讓它蒙羞失敗。

   第三天晚上,惡警把我們轉到了縣公安局,對我們連夜審訊。一個副局長先用好話誘勸我:“說出來吧!你家裏有妻兒父母等著你照顧,你趕緊說出來不就可以回家了嗎?”聽了這話我有些動心,心想:如果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就可以出去,那我也就不用在這裏受苦了。這時神的話突然提醒我:“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威嚴的話語中我仿佛看到神正在註視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於是我趕緊打消之前的念頭,義正辭嚴地說:“我進來根本就沒打算出去!”惡警見軟招不行,就露出了惡魔的本來面目,只見副局長提起一桶餵豬的泔水舉過我的頭頂就要往下澆,我對他說:“你這是嚴刑逼供。”他聽後突然停手,放下泔水沒有澆。另一個惡警就用皮鞋後跟狠踩我的大腳趾並用力地碾來碾去,劇烈的疼痛傳遍我全身,痛得我禁不住大聲喊叫,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可惡警仍咬牙切齒地使勁踩碾著,直到把我的大腳趾甲硬生生地碾脫落才松開,此時我的腳早已血肉模糊。在極度的痛苦中我在心裏一個勁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向撒但屈服,能為神站住見證。惡魔的兇殘遠不止這些,我看到一個弟兄被提審回來,已被惡警折磨得奄奄一息,全身都是傷痕,眼看就要不行了,惡警們怕出人命,才勉強把弟兄釋放了。之後,他們將我和一個弟兄、一個姊妹轉送到市特警大隊繼續審訊。

   一進特警隊,惡警就強逼我們把衣服全部脫光,給我們戴上手銬、腳鐐,逼我們在院子裏跳三圈羞辱我們,然後將我們分開關進監室。監室裏關的都是殺人犯,個個都是兇神惡煞,惡警還吩咐這些犯人來折磨我,因著神的保守,犯人不但沒有欺負我,反而還照顧我。四天後,惡警逼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我不說,他們就把我和另一個弟兄拉到院子裏給戴上手銬、腳鐐,頭上蒙一個黑袋子,吊掛在院子中央的一棵大樹上。他們還喪心病狂地在樹上放了很多螞蟻,螞蟻不斷地爬到我們身上到處亂咬,那種萬蟻噬骨的滋味猶如萬箭穿心、生不如死。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與靈,加給我受苦的心誌和力量,使我不做背叛神的事。這時神的話在我心裏顯現:“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說,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強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以往不能滿足我的心,在最後一次能‘打破常規’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心裏充滿了力量,神為了拯救我們受盡了中共政府的百般追捕,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所,今天我能與基督同受苦難,這是神對我的愛,更是神對我的高擡,只要能夠讓神得著榮耀,我就是死也甘心情願。就這樣,我靠著神的話度過那痛苦的每分每秒,在樹上被吊了兩天兩夜。到了第三天,我實在承受不了了,當時是初冬時節,天又下著雨,而我只穿著一件單衣,光著腳被掛在樹上,加上沒吃沒喝,那種饑寒交迫、疼痛難忍的滋味讓我痛不欲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禱告,生怕自己因肉體軟弱經不起折磨成為猶大背叛神。痛苦中我想到了恩典時代的使徒司提反,他因著傳揚主耶穌的福音被眾人用石頭活活砸死,臨死前他求神接收他的靈魂。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肉體的功能實在太小,現在我已承受不住這種痛苦了,願你將我的靈魂也取走吧,我寧死也不願背叛你。”禱告後,意想不到的奇跡出現了:我的靈魂出竅了,我來到了一片大草原上,到處都是綠油油的青草,遍地牛羊,我的心情格外舒暢,不由得高聲贊美神:“高聲贊美呀全能神,天上地下贊美你贊美你,都要贊美你。你的使者都要起來贊美你,你的諸軍都要贊美你,宇宙穹蒼贊美你——全能神!放光的星宿哇贊美你,天地眾水贊美你贊美你,都要贊美你。大山小山都要贊美全能神,海浪波濤都要贊美你,在至高處贊美你——全能神!在至聖所裏呀贊美全能神,擊鼓跳舞贊美你贊美你,高聲贊美你!用樂器和角聲贊美全能神,錫安的聖民都要贊美你,萬民都要贊美你——全能神!全能神啊,高聲贊美你!大雷的聲音贊美你贊美你,高聲贊美你!顯能力的穹蒼贊美全能神,凡有氣息的都要贊美你,贊美的歌聲震動地極,贊美神!”我完全沈浸在這種無與倫比的喜樂之中,活在自由的境界裏,那種被掛在樹上的疼痛、饑餓、寒冷以及被萬蟻噬骨的痛苦滋味一下子全都沒了。當我醒來時已是第三天晚上,惡警把我從樹上放了下來。我被吊了三天不僅沒死,而且還精神飽滿,這真是神的全能與奇妙保守!我由衷地感謝贊美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