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刘佳音
·借写文章转变了我的信神观点
· 是神严厉的刑罚审判将我带上正道
·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我抵挡神的根源
·做带领工人能公平对待人太关键
·神话引领我进入和谐配搭事奉
·屡经失败看到神作工太智慧
·神的审判刑罚唤起我追求真理的心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的宝贵
·國度新歌 太極舞 《神顯現的意義》
·全能神引领我胜过撒但恶魔的酷刑摧残
·全能神带领我胜过大红龙一次次的酷刑折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我得的太多了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经历三年魔鬼残害,全能神使我死里逃生
·经历残酷迫害更加坚定我跟随全能神的信心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 全能神!是你征服了我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家父也是干部。文革时期父亲不在家我们时常受人欺负,一次,生产队的人偷公粮被我母亲看到了,他还倚官仗势地吼我母亲。我父亲回来后,生产队的人怕我父亲,就多分了三百斤的口粮给我们,从此我就意识到要有权有势才能吃得开。那时被政府熏陶下的父亲也告诉我要发奋读书争取早日入党做一个“人上人”。不久我也懂得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渐渐地,我踏上了追求名誉、地位的征途,从此掉进了罪恶的万丈深渊里,若不是全能神的拯救,我将永远活在中共的权下,最后成为它的殉葬品。

    毕业后,我几经波折终于攀进乡政府担任副乡长,刚到任的我凭着一股劲,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地想干一番事业,心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就当一名党的纲领里提到的“反腐倡廉”的好干部,为民办实事。我干哪一项工作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无可指摘,可是不卖力会走关系的人总是比我深得领导看重。不久后,我便发现政府官员根本不像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里提到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为民办实事,为人民服务”,根本不是什么廉洁奉公,做人民的好公仆,而是极其腐败堕落,整天吃喝嫖赌。提拔干部根本不是凭本事,而是靠走关系、请客送礼、行贿才能升官发财,坐上了位子又要学会保位子、升位子。逢年过节或组织部来考察时要行贿打点,否则上层说你没有能力,调离、降职随他们定,让你哑巴吃黄连。

    在共产党权下当官其实就在做无本生意赚大钱,上班做事也是走过程,欺上瞒下,根本不会想为人民谋幸福,什么“人民的公仆”都是骗人的鬼话。为什么现在会有如此多的人买官卖官呢?因为共产党的政权是交易的产品,钱换官,官换钱,你买到了更大的官,就可以卖你手下的官,你买到了小官就有希望买到更大的官。上级卖给下级、下级买上级,“互惠互利”,形成一条永不断裂的交易链,形成一个无形的关系网,只要进入关系网的人什么违法乱纪、什么腐化堕落一律互相包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滴水不漏。他们都是挪用公款、报假账或用搜刮来的钱来买“官产品”,即使没买到损失的还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而他们卖官的钱则是中饱私囊得以“致富”。

    现在像我们这样的县城当一届县级领导受贿起码二百万以上,当一届县委书记、县长受贿起码五百万以上(索、拿、卡、要还不算在内),所有的政府靠山工程都要插一脚以便捞回扣。一个市委书记被抓查获仅受贿就是1800万。为什么中国的腐败反不了、断不了根呢?正如中央领导所说:“反腐败就亡党。”这就是症结所在,因为共产党从上到下都是贪官,都在行贿受贿。按照《刑法》县级以上的所有领导(在位掌权的)可以全部先杀后刑,无一冤案。腐败已成为共产党的癌症,而且已到了晚期无法医治,只有等死。我仿佛进入了黑道无处逃生,只能硬着头皮奉行人生法则“适者生存”。

    我在乡政府工作了6年,曾经分管过财务、计划生育等多项工作,才知“为人民服务”的乡政府其实是残害百姓的恶魔,它们坐在政府的官位上拿着纳税人的钱却欺压百姓,榨取百姓的血汗钱,搜刮民脂民膏。2002年以前,农民种田都要交公粮(农业税)和提留统筹等(支付乡村干部工资用)。每年只要“双抢”一过,乡村两级的干部就像鬼子进村一样挨家挨户收钱要粮,对那些老实本分的就凶神恶煞,交不出钱的就直接到仓里去扒谷抵账。有些农民生活的确很拮据,可乡村干部仍不放过,采取恐吓加逼迫、牵羊赶猪等手段来完成任务,而对那些有权有势的地痞罗汉就噤若寒蝉,不交也记在往来帐上。2004年国家取消农业税,那些地痞罗汉欠税多的两三千元就此一笔勾销了,而那些拴紧裤带过苦日子的农户上交的钱分毫不漏,这就是中共所谓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百姓中间流传说“恶人恶发财,好人搞不来,善哉!善哉!越善越灾”,这是当今时代的精辟总结。特别是我在分管镇里的计划生育工作期间,我被政府洗脑后的所言所行简直是惨无人道,为了钱真是恶事做尽,现在想起来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栗。当时老百姓对乡政府的工作概括为六个字——“要钱、要人、要命”,我们搞计划生育工作就是要人命最终达到要钱的目的。

    乡政府每年初都会给各项工作下达经济任务,下达给我们计生线上的任务每年都在25万元以上(办公室的日常开支不包括在内),当时我们办公室有8个干部,每年自己开支10万元以上,加上请客送礼的开支(逢年过节都要打点书记、乡长,即平时送500元,过节送2000-5000元),我们一年至少要罚45万元以上才能保证办公室的正常运转,书记、乡长才高兴。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命令手下的干部每天至少抓一个孕妇(我们那个乡有4万多人,违反计划生育现象十分严重,基本上每家每户都超生),以执行国家计划生育为名,说是要人流引产实则为达到罚款要钱的目的。大多数孕妇都花钱消灾,一般交1000-2000元罚款后我们就开票放人,不交的就去抄家,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根本不顾其死活,认钱不认人。如果实在抄不到值钱的东西,就执行国家政策实行引产(要小孩的命),但碰到有的计生对象找到做官的亲戚来说情那就会区别对待,看他背景大小采取少罚或不罚。根本没有什么国家政策法律可言,都是党同伐异、狼狈为奸、官官相护,如同遍地游行的魔鬼,到处寻找可吞噬的人。就这样我掉进了沼泽之地,陷在罪恶的泥潭中,整天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在罪中不知罪。

    2006年下半年,我觉得自己提拔无望(政府部分官员拉帮结派告我的状),捞不到更多的油水,便想进城过轻松的日子,于是我给领导送礼,9月份便顺利调到了县城当上了一名副局长。当时同事都说我有本事,其实中共权势下做官本事是次要的,只要你有关系、有背景就可以官运亨通,跟领导关系好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我当上副局长后,更深知国家如何欺上瞒下鱼肉百姓。国家近几年表面上好像重视民生(是为了维护统治者的地位而作垂死挣扎),对每个地方的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都下达控制指标,突破指标的轻则影响该地区的评选优(名誉),重则摘掉书记、县长的“乌纱帽”。为了维护他们的名誉、地位,我们就奴颜媚骨,深怕祸从天降成了替罪羊。可检查到隐患时,企业老板会上窜下跳,到处找关系,县里那些与这些老板有关系的大小官员便纷纷出动指示我们大事化小,教育为主不要处罚,细水长流,我们也效仿这些官员“办人情案、吃关系饭”,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点好处给自己留后路。尽管我在官位上事事亨通,但内心却莫名地感到有一把无形的枷锁捆住我,使我不得释放,心里黑暗、痛苦。

    就在我滑入罪恶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时,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7年9月,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知道了神这次道成肉身作工主要是发表真理,供应人生命,于是我尝试着用心吃喝神话,也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交通,渐渐地,从神话中我明白了一些前所未知的真理。一天,一段神话抓住了我的心:“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神话如同一束强光照亮了我的心,使我从噩梦中觉醒,原来大红龙就是地道的魔鬼撒但,是苦害人、吞吃人的恶魔,而我则是地道的大红龙子孙,是它的帮凶、爪牙。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被大红龙蒙蔽了,完全被它拉下了水,随从它作恶、替它卖命,还以为在接受它的“恩宠”。

    回想中共的所作所为,真是欺世盗名、恶贯满盈:明明大小官员都在买官卖官、贪污腐败,到处搞淫乱,大红龙却隐蔽真情,到处宣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老百姓的父母官、贴心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明明是结党营私、官官相护、欺压百姓,中共却自我美化“两袖清风、廉洁奉公”“为民谋福、情系人民”“保护公民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社会”等等。它利用国家教育以及电视、报纸、书刊等媒体竭力造假宣传,牢笼人心、骗取人的信任后,继续处心积虑、费尽心机地贪污收贿、榨取人民的血汗钱,四处寻欢作乐,不管百姓死活,百姓受蒙蔽还为它歌功颂德,即使有点分辨的人也敢怒不敢言,还得为它卖力、效劳,大红龙真是太黑暗、太邪门了!这些领导们吃着老百姓的,享受着人民赋予的权力,却与中共魔头同流合污,助纣为虐,欺上瞒下,造假说谎,鱼肉人民,狼狈为奸,作了牺牲品还自以为有本事,继续招摇撞骗、横行霸道,真是魔头的帮凶。正是由于这些大大小小的恶魔不顾老百姓的安危,只顾自己的私欲,导致老百姓祸不单行。之后我又看到神话说:“没有人主动寻求神的脚踪与神的显现,没有人愿意在神的看顾与保守之中存活,而是愿意依靠撒但、恶者的侵蚀来适应这个世界,适应这个邪恶人类的生存规律。至此,人的心与人的灵成了人献给撒但的贡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长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应当的游玩场所。这样,人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价值与意义所在,神的律法、神与人的约在人的心中逐渐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神话字字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想想以往自己认贼作父、作恶无数、罪孽深重,真是无颜见神的面。同时在神语重心长的教导下,我也感受到了神拯救我的急切心意,明白了神希望我脱离罪恶,不再作撒但的效力品,不再被它蹂躏,能重新做人。

    虽然我愿意按神的要求追求做一个真正的人,也有摆脱罪恶的愿望,但因中共的污秽、毒瘤早已种在我的心里,我身不由己老病重犯。一次,我下企业检查,发现花炮厂有三个学生在做鞭炮,便用相机录下来,当时老板不在厂里,我便通知他到乡政府来接受处罚。因是老熟人便骂了他一顿,开了2万元的罚款通知书给他。第二天,他提了两条大中华到我家求我原谅,当重复的镜头再次出现时,我也犹豫一番,但还是被“当官不打送礼的”生存法则给打败了,我心想“大礼不收,小礼应该不要紧,神会怜悯我的”,因此我说“我会尽力的”,便收下了。第三天,他又打来电话,说要给我买一台空调(因我刚搬家,客厅里没有空调),因客厅不能装我才拒绝了。后来想起神的话:“罪恶的手伸出来的时候缩得短点,别伸那么长,没用!到神这儿得着的都是咒诅,小心点……”我很受刑罚,从神话中我看到全能神圣洁、公义的性情,也认识到神太全能,神鉴察人心肺腑,明白了当时是神保守了我。还有一次,乡镇的生产企业发生爆炸,当场死了7人,省市两级组成调查组进驻该镇调查事故情况。调查了几个月最终以“非法生产”论处,大小干部都未承担任何责任。恰好当年又是市、县两级换届之年,书记、县长都是刚调来的,他们为了在市领导面前表现出有能力、有成绩,硬是指示我们要争全市安全生产第一名。当年由我分管这项工作,我跟一把手说:“今年我们县不是发生了较大事故吗?没资格评吧!”他说:“那个是非法生产事故不要紧。你想办法,按照县领导的意思去做。”无奈我们只好去市里的主管部门活动,花钱买通他们,又给考评组的人挨个送礼,他们回去汇报考评情况时都说“××县的安全工作做得好,未发生大事故,真不容易”。这样,我们顺利得到了该年度的“安全生产先进县”,并奖给我局2万元奖金。我就是在这恶者的一步步引诱下沉没在万丈深渊里,竟忘记自己是一个已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