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姜维平
   
   “六四”25周年之前,国内风声很紧,不仅一批比较活跃的民运人士,维权人士被拘捕和监禁,而且一些观点温和的言论人士或媒体记者编辑也遭到严厉打压,尤其是像王建民这样的站在中共改革派一边,善意地持温情细雨式谏言或在港创办媒体的老板,也被深圳公安刑事拘留,虽然强加的罪名是“非法经营”,但依然是“因言获罪”,这一切“六月飞雪”似的政治气候骤变,好像显示上任后高调赴深圳倡导改革的习近平,已在中南海极左派的裹挟下让步与倒退,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并未找到政改的锁钥,更无意铲除滋生贪官污吏的土壤,社会进一步堵塞出气口,把冤民的情绪逼向暴力的临界点,国家处于激烈的动荡之中。从这个意义上看,香港《新维月刊》与《脸谱》老板王建民的被拘,透露了中国变局的重大信息。

   
   为解救冤民而相识
   
   我与建民相识于上个世纪中期,他当时在张晓卿旗下的《亚洲周刊》工作,任驻中国特派员,给我总的印象是,他较之另外几个特派员,行为相对低调而务实,建民撰写大量的新闻报道,曾见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世界政商各界都有很多朋友,但却从未出版过专著,我曾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谦虚地摇头傻笑,我至今还能忆及第一次见到他的音容笑貌,他真的属于那种习惯于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己默默无闻的人。
   
   我主动找他是基于一起冤案,黑龙江省维权律师张晓斌,为老百姓辩护,而得罪了地方官,被公安拘捕,死于狱中,其女儿张建华到我处上访,但我任职的《文汇报》不能刊发批评稿,故我让蒙冤人的家属联系王建民,此前,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在刊物上读过他的力作,所以,王与那位女子在大连会面,我做了大好人,不论是发稿前,还是杂志刊出后,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国安”盯上了,我们都没得到一点好处,却身陷极度危险之中,就这样,共同的理想信念和助人为乐的热情,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
   
   此后,建民又多次到大连采访,我给他引荐许多朋友,其中有官员和企业家,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当时,我处于呼风唤雨的地位上,是港报驻东北的首席记者,自我感觉良好,对一切人或事都不设防,结交的芸芸众生非常复杂,可能建民也觉得我交往的朋友,大都是酒肉之徒,故有些人酒桌相遇,他表情冷淡,但他也没提醒我。这说明他很敏感。建民早年留学海外,后学成归港,常年行走在两岸三地,虽见多识广,但也非常纯情,重感情,讲义气,还爱面子,记得在大连,我请他到我家做客,在上楼梯时,他在前,我在后,互相贴得很近,有点落差,我从身后端量他,他不好意思地回头说,你别看我的后脑勺,他一边笑言,一边用一只手去遮挡秃顶。建民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人。总之,他是美籍记者,我是香港党报记者,我们都自以为走得正,做的正,无私,无畏地帮助他人,绝对不会坐冤狱。
   
   我的角色变了,但建民一切如故
   、
   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张建华父亲类似的人。我因写稿得罪了薄熙来,在上个世纪蒙冤入狱,历时5年多的惨况一如前述的冤民,2001年,太太无奈中与建民联系,他第一个采访知情者,刊出了有关我“文字狱”的新闻,后来还亲临大连与我的家人接触,了解案件的进展,转发狱中我写给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使全世界许多人知道了真相。这在当时的大连是十分危险的事情,2006年出狱后,有大连知情者告诉我,薄熙来曾下令秘书车克民暗杀王建民,但因故未果,其“故”不是细节失算,而是碍于他的美籍身份,从此,薄对建民印象极坏,多年怀恨在心,曾经通过他的老板对王施压。虽然以前在香港,我曾告诉他,张晓卿与薄熙来的密切关系,并打算介绍他与张的助手翁某某会面,化解矛盾,但建民依然愚忠地认为自己没事。
   
   我入狱后,建民不像有些人,以往吃我的喝我的,曾得到我的提携而翻脸不认人,而是一如既往,对朋友不弃不离,他从未得到过我的任何好处,而总是我给他不断地添麻烦,但他不仅对我的亲友极尽安慰之情,而且还撰写大量的新闻报道,介绍我的案件,始终为我呼吁,特别是还向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力荐我,使我这个无名鼠辈获得了2001年“世界新闻自由奖”。等我出狱后,他又在2008年的11月15日,在深圳会见我,给了我一笔生活费,当时,他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生活压力较大,但他很认真地给我结清以前的一笔账,是几百港币,说是我太太2001年给他照片的稿酬,而对刑满释放的我来说,早把这一切小事都忘记了,但建民说,这是《亚洲周刊》委托我转交的,在我这里放了好久。你应当给总编邱立本写一封感谢信,并鼓励我当场完成。
   
   后来,建民又发表一篇有关我创办书法专卖店的短讯,虽然区区才几百字,但影响不小,香港的八十老翁张云先生,给他送去2000港币,让他转交我,并说可以帮助我出境,但我一时无法去香港,就在国内以卖书法做掩护四处活动,2007年8月,建民委托香港某媒体的一个朋友,把善款送到天津,当时,我应邀在一位德高望重的企业老板家中做客。我清楚地记得8月16日夜里,建民从深圳打电话给我,问及2000元的事,还介绍了著名演员张云的身世,知道我一切都如愿顺利,才放下心来。后来,张云过世,我写了题为《怀念一个过世的人:张云》一文。然而,建民读过却说,可以写老先生,但不必多提他自己,因为一切都是他应当做的。
   
   在狱中,我曾一度偷听外台,知道了两件事,一是建民状告深圳海关,因为过关时,海关人员粗暴地没收他随身携带的几本《亚洲周刊》;二是哈尔滨市副市长朱胜文自杀前曾在监狱服刑,他家人发出公开信,一再申明这是一起涉及官场内斗的冤案,幕后黑手是该市政法委书记王某某,如同对待我,对待张建华之父一样,建民置个人安危于脑外,勇敢地亲临实地,进入监狱采访,聆听坐牢者朱胜文的说辞,并发表许多文章,力求揭开事实真相,后来,朱副市长跳楼自杀,此案建民一直不能释怀。建民就是这样一个公而忘私的,大义凛然的记者。他绝对想不到,他自己有一天也会被拘捕。
   
   为敢言者搭建與论平台
   
   建民从《亚洲周刊》为何辞职,坊间有多种议论,我曾直言问过他,但他没有回答,可能有难言之隐,但我认为与我有关,因为张晓卿与薄熙来走得很近,不仅在大连有薄协助下的地产和工业项目,而且薄熙来还请他到大连,重庆等地为己造势,王建民第一个披露我的文字狱,对薄熙来形象影响较大,想必他会给《亚洲周刊》的老板眼色看,但建民离职后,对张有点愚忠,这一感人的思想性格从一个细节里流露:笔者2009年2月移居多伦多之后,已无恐惧之忧,写了大量的稿件揭露和批评薄熙来,也牵扯到张晓卿,有一次与建民电话聊天,他批评我说,人家办的刊物毕竟是第一个帮了你的,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啊,张晓卿看了,会很伤心的,我听了,眼泪差一点流下来。建民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念及他人好处,而对朋友敢于直言奉劝的文人,此后,我再也没提及张晓卿,尽管,张在薄熙来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我认为建民讲得有道理,张晓卿也是被利用了,他不过是一个生意人。
   
   与多维网的合作结束后,建民一直有个心结,要办一本杂志,他似乎在仿效张晓卿,刚开始他接手《多维月刊》,后因故改名《新维月刊》,一方面,他自由地往来港澳内地,一方面在香港苦心经营,由于他的为人和交际,他取得较大的成功,基于以前的交情,我把未完成的初稿《薄熙来传》给他连载,还有很多重要文章,也是我发稿的,我们互相帮助,刊物生色不少,后来他又增办《脸谱》杂志,表明他经营得不错,它刊出有关“谷开来杀人”等许多独家新闻,产生很大影响,给海内外读者提供一个很包容的與论阵地,我甚至认为,它是中共改革派有意支持的媒体,鉴于我对改革派所抱的希望,对建民的刊物,我多有偏爱。我们经常通电话交流信息,都希望中国渐进式的改革,能实现习近平所言的“中国梦”,中国能成为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
   
   深圳公安抓捕王建民,意欲何为?
   
   以前,建民常年住在深圳,他的一言一行不可能躲过“国安”或“国保”的眼睛,只是政治大环境比较宽松,没有人敢动他,何况,他的政治观点向来温和善意,办刊对政府也有利,不过,刊发一些热点新闻或评论,难免得罪人,2012年6月,广东省党代会召开期间,《新维月刊》一篇有关深圳地方官王荣与省委书记汪洋顶牛的文章,可能早已促怒了深圳的地方官,原来,汪洋曾在广东围剿江派势力,包括江系前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李长春的旧部。他抓住前中国首富黄光裕案,清洗大批政法系统周永康人马、江派“广东帮”高官,并把前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拉下马。此后,汪洋又打掉了黄丽满的心腹嫡系,比如,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和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等,而被判处死缓的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就是黄一手提拔的得力干将。江泽民担心汪洋继续抓下去,“拔出丽满带出己”,急忙调王荣从苏州“空降”深圳力阻团派扩大查案的范围。果然,王荣上任后就宣布许宗衡案草草结束,要求官场“不要相互猜疑,不要有过多顾虑,抬起头往前看”,但建民主办的與论阵地却大唱反调。
   
   另据海外网站报道,王荣有深厚的江系背景,与周永康阵营也关系密切。王荣曾是江泽民的权势“大本营”南京农业大学的讲师,升到副省部级只用了16年时间。他还喜欢拉二胡和小提琴,和江泽民一样,都是跑江湖的“戏子式”官员,所以,等到江泽民点将的政治局成立并开始工作后,对习近平造成了“肠梗阻”,面对国内外严峻形势,中共身背的包袱太重,担心利益集团受损,并可能受到清算,故找不到改革的路径,又在“六四”周年前惊慌失措地左转,下发了“严打”的命令,于是,早就磨刀霍霍的王荣之流地方官,就对建民露出狰狞的面目。
   
   今年5月30日凌晨,在睡梦中的建民一家人,被粗暴的敲门声惊醒,深圳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的一些人,忽然闯进他家,不仅抓捕了建民,太太及岳父,而且查抄了多部电脑,u盘,书刊等,还一度把他们全家带到派出所,进行讯问,后给他太太和岳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却把建民刑事拘留,送进了深圳第二看守所,建民育有三个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才1岁半,故太太精神压力很大,目前,建民已通过家人聘请著名律师陈有西为自己做辩护,陈已于6月5日去看守所会见建民,据说他的身体和精神都不错,很多香港媒体记者都在跟踪这起离奇的“文字案”,虽然,深圳警方会编造建民经济方面违法的所谓“证据”,但我不会相信,那么,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