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姜维平文集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姜维平
   
   “六四”25周年之前,国内风声很紧,不仅一批比较活跃的民运人士,维权人士被拘捕和监禁,而且一些观点温和的言论人士或媒体记者编辑也遭到严厉打压,尤其是像王建民这样的站在中共改革派一边,善意地持温情细雨式谏言或在港创办媒体的老板,也被深圳公安刑事拘留,虽然强加的罪名是“非法经营”,但依然是“因言获罪”,这一切“六月飞雪”似的政治气候骤变,好像显示上任后高调赴深圳倡导改革的习近平,已在中南海极左派的裹挟下让步与倒退,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并未找到政改的锁钥,更无意铲除滋生贪官污吏的土壤,社会进一步堵塞出气口,把冤民的情绪逼向暴力的临界点,国家处于激烈的动荡之中。从这个意义上看,香港《新维月刊》与《脸谱》老板王建民的被拘,透露了中国变局的重大信息。

   
   为解救冤民而相识
   
   我与建民相识于上个世纪中期,他当时在张晓卿旗下的《亚洲周刊》工作,任驻中国特派员,给我总的印象是,他较之另外几个特派员,行为相对低调而务实,建民撰写大量的新闻报道,曾见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世界政商各界都有很多朋友,但却从未出版过专著,我曾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谦虚地摇头傻笑,我至今还能忆及第一次见到他的音容笑貌,他真的属于那种习惯于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自己默默无闻的人。
   
   我主动找他是基于一起冤案,黑龙江省维权律师张晓斌,为老百姓辩护,而得罪了地方官,被公安拘捕,死于狱中,其女儿张建华到我处上访,但我任职的《文汇报》不能刊发批评稿,故我让蒙冤人的家属联系王建民,此前,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在刊物上读过他的力作,所以,王与那位女子在大连会面,我做了大好人,不论是发稿前,还是杂志刊出后,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国安”盯上了,我们都没得到一点好处,却身陷极度危险之中,就这样,共同的理想信念和助人为乐的热情,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
   
   此后,建民又多次到大连采访,我给他引荐许多朋友,其中有官员和企业家,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当时,我处于呼风唤雨的地位上,是港报驻东北的首席记者,自我感觉良好,对一切人或事都不设防,结交的芸芸众生非常复杂,可能建民也觉得我交往的朋友,大都是酒肉之徒,故有些人酒桌相遇,他表情冷淡,但他也没提醒我。这说明他很敏感。建民早年留学海外,后学成归港,常年行走在两岸三地,虽见多识广,但也非常纯情,重感情,讲义气,还爱面子,记得在大连,我请他到我家做客,在上楼梯时,他在前,我在后,互相贴得很近,有点落差,我从身后端量他,他不好意思地回头说,你别看我的后脑勺,他一边笑言,一边用一只手去遮挡秃顶。建民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人。总之,他是美籍记者,我是香港党报记者,我们都自以为走得正,做的正,无私,无畏地帮助他人,绝对不会坐冤狱。
   
   我的角色变了,但建民一切如故
   、
   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张建华父亲类似的人。我因写稿得罪了薄熙来,在上个世纪蒙冤入狱,历时5年多的惨况一如前述的冤民,2001年,太太无奈中与建民联系,他第一个采访知情者,刊出了有关我“文字狱”的新闻,后来还亲临大连与我的家人接触,了解案件的进展,转发狱中我写给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使全世界许多人知道了真相。这在当时的大连是十分危险的事情,2006年出狱后,有大连知情者告诉我,薄熙来曾下令秘书车克民暗杀王建民,但因故未果,其“故”不是细节失算,而是碍于他的美籍身份,从此,薄对建民印象极坏,多年怀恨在心,曾经通过他的老板对王施压。虽然以前在香港,我曾告诉他,张晓卿与薄熙来的密切关系,并打算介绍他与张的助手翁某某会面,化解矛盾,但建民依然愚忠地认为自己没事。
   
   我入狱后,建民不像有些人,以往吃我的喝我的,曾得到我的提携而翻脸不认人,而是一如既往,对朋友不弃不离,他从未得到过我的任何好处,而总是我给他不断地添麻烦,但他不仅对我的亲友极尽安慰之情,而且还撰写大量的新闻报道,介绍我的案件,始终为我呼吁,特别是还向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力荐我,使我这个无名鼠辈获得了2001年“世界新闻自由奖”。等我出狱后,他又在2008年的11月15日,在深圳会见我,给了我一笔生活费,当时,他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生活压力较大,但他很认真地给我结清以前的一笔账,是几百港币,说是我太太2001年给他照片的稿酬,而对刑满释放的我来说,早把这一切小事都忘记了,但建民说,这是《亚洲周刊》委托我转交的,在我这里放了好久。你应当给总编邱立本写一封感谢信,并鼓励我当场完成。
   
   后来,建民又发表一篇有关我创办书法专卖店的短讯,虽然区区才几百字,但影响不小,香港的八十老翁张云先生,给他送去2000港币,让他转交我,并说可以帮助我出境,但我一时无法去香港,就在国内以卖书法做掩护四处活动,2007年8月,建民委托香港某媒体的一个朋友,把善款送到天津,当时,我应邀在一位德高望重的企业老板家中做客。我清楚地记得8月16日夜里,建民从深圳打电话给我,问及2000元的事,还介绍了著名演员张云的身世,知道我一切都如愿顺利,才放下心来。后来,张云过世,我写了题为《怀念一个过世的人:张云》一文。然而,建民读过却说,可以写老先生,但不必多提他自己,因为一切都是他应当做的。
   
   在狱中,我曾一度偷听外台,知道了两件事,一是建民状告深圳海关,因为过关时,海关人员粗暴地没收他随身携带的几本《亚洲周刊》;二是哈尔滨市副市长朱胜文自杀前曾在监狱服刑,他家人发出公开信,一再申明这是一起涉及官场内斗的冤案,幕后黑手是该市政法委书记王某某,如同对待我,对待张建华之父一样,建民置个人安危于脑外,勇敢地亲临实地,进入监狱采访,聆听坐牢者朱胜文的说辞,并发表许多文章,力求揭开事实真相,后来,朱副市长跳楼自杀,此案建民一直不能释怀。建民就是这样一个公而忘私的,大义凛然的记者。他绝对想不到,他自己有一天也会被拘捕。
   
   为敢言者搭建與论平台
   
   建民从《亚洲周刊》为何辞职,坊间有多种议论,我曾直言问过他,但他没有回答,可能有难言之隐,但我认为与我有关,因为张晓卿与薄熙来走得很近,不仅在大连有薄协助下的地产和工业项目,而且薄熙来还请他到大连,重庆等地为己造势,王建民第一个披露我的文字狱,对薄熙来形象影响较大,想必他会给《亚洲周刊》的老板眼色看,但建民离职后,对张有点愚忠,这一感人的思想性格从一个细节里流露:笔者2009年2月移居多伦多之后,已无恐惧之忧,写了大量的稿件揭露和批评薄熙来,也牵扯到张晓卿,有一次与建民电话聊天,他批评我说,人家办的刊物毕竟是第一个帮了你的,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啊,张晓卿看了,会很伤心的,我听了,眼泪差一点流下来。建民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念及他人好处,而对朋友敢于直言奉劝的文人,此后,我再也没提及张晓卿,尽管,张在薄熙来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我认为建民讲得有道理,张晓卿也是被利用了,他不过是一个生意人。
   
   与多维网的合作结束后,建民一直有个心结,要办一本杂志,他似乎在仿效张晓卿,刚开始他接手《多维月刊》,后因故改名《新维月刊》,一方面,他自由地往来港澳内地,一方面在香港苦心经营,由于他的为人和交际,他取得较大的成功,基于以前的交情,我把未完成的初稿《薄熙来传》给他连载,还有很多重要文章,也是我发稿的,我们互相帮助,刊物生色不少,后来他又增办《脸谱》杂志,表明他经营得不错,它刊出有关“谷开来杀人”等许多独家新闻,产生很大影响,给海内外读者提供一个很包容的與论阵地,我甚至认为,它是中共改革派有意支持的媒体,鉴于我对改革派所抱的希望,对建民的刊物,我多有偏爱。我们经常通电话交流信息,都希望中国渐进式的改革,能实现习近平所言的“中国梦”,中国能成为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
   
   深圳公安抓捕王建民,意欲何为?
   
   以前,建民常年住在深圳,他的一言一行不可能躲过“国安”或“国保”的眼睛,只是政治大环境比较宽松,没有人敢动他,何况,他的政治观点向来温和善意,办刊对政府也有利,不过,刊发一些热点新闻或评论,难免得罪人,2012年6月,广东省党代会召开期间,《新维月刊》一篇有关深圳地方官王荣与省委书记汪洋顶牛的文章,可能早已促怒了深圳的地方官,原来,汪洋曾在广东围剿江派势力,包括江系前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李长春的旧部。他抓住前中国首富黄光裕案,清洗大批政法系统周永康人马、江派“广东帮”高官,并把前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拉下马。此后,汪洋又打掉了黄丽满的心腹嫡系,比如,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和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等,而被判处死缓的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就是黄一手提拔的得力干将。江泽民担心汪洋继续抓下去,“拔出丽满带出己”,急忙调王荣从苏州“空降”深圳力阻团派扩大查案的范围。果然,王荣上任后就宣布许宗衡案草草结束,要求官场“不要相互猜疑,不要有过多顾虑,抬起头往前看”,但建民主办的與论阵地却大唱反调。
   
   另据海外网站报道,王荣有深厚的江系背景,与周永康阵营也关系密切。王荣曾是江泽民的权势“大本营”南京农业大学的讲师,升到副省部级只用了16年时间。他还喜欢拉二胡和小提琴,和江泽民一样,都是跑江湖的“戏子式”官员,所以,等到江泽民点将的政治局成立并开始工作后,对习近平造成了“肠梗阻”,面对国内外严峻形势,中共身背的包袱太重,担心利益集团受损,并可能受到清算,故找不到改革的路径,又在“六四”周年前惊慌失措地左转,下发了“严打”的命令,于是,早就磨刀霍霍的王荣之流地方官,就对建民露出狰狞的面目。
   
   今年5月30日凌晨,在睡梦中的建民一家人,被粗暴的敲门声惊醒,深圳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的一些人,忽然闯进他家,不仅抓捕了建民,太太及岳父,而且查抄了多部电脑,u盘,书刊等,还一度把他们全家带到派出所,进行讯问,后给他太太和岳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却把建民刑事拘留,送进了深圳第二看守所,建民育有三个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才1岁半,故太太精神压力很大,目前,建民已通过家人聘请著名律师陈有西为自己做辩护,陈已于6月5日去看守所会见建民,据说他的身体和精神都不错,很多香港媒体记者都在跟踪这起离奇的“文字案”,虽然,深圳警方会编造建民经济方面违法的所谓“证据”,但我不会相信,那么,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