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姜维平
   
   我这段时间不断浏览网上新闻,被马航MH370航班的失联事件搅得心绪不宁,《万维读者》的一篇文章转自国内《郑州晚报》,题目是《慘:河南失联乘客翁美玲,父母皆死于空難》,令我震惊,不仅是它的内容使人感叹再三,而且由此引发的旧事回忆,比对正在进行的有关马航的记者会,使我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斗转星移,时间过去了近20年,但有的官媒记者好像还是那么浮躁而盲从,面对有关数百人生命的突发事件,一方面宣传管理部门的工作不到位,而且,另一方面,有一些记者的报道云山雾罩的,有违职业道德,甚至越过了人类良知的底线,类似《郑州晚报》的这篇猎奇文章,就是典型的一例。


   
    2014年3月10 的《鄭州晚報》文章说,翁美玲,與香港女星同名,失聯飛機名單中第177名乘客,曾被河南商丘一家庭收養,父母曾在一次空難中遇難。3月9日,鄭州晚報記者張錫磊通過與其共同的朋友獲悉,翁美玲在這個班機上,3月8日,此朋友陪同翁美玲家人到北京麗都飯店等候消息。據他說,翁美玲去馬拉西亞是考察,乘坐此次班機返回。翁美玲專門從事中草藥護膚品的生產和銷售,此次同行的一共13人。在新浪博主周方的博客中,有篇《為好友翁美玲祈禱》的文章,時間為3月9日,凌晨2時40分。
   
   这篇文章使我想起上个世纪的一个故事,大概是在80年代后期,我在《大连晚报》的前身《棒槌岛周报》作记者,时年,我30多岁,正是意气风发,争强好胜的热血青年,我和辽大校友吴某分管文艺版的采编工作,当时,香港影星翁美玲正红的发紫,读者喜欢阅读有关她的文章,我和小吴也是“追星族”,整天都在报上寻找她的消息,有的转发,有的改写,再加上我们也去北京采访李谷一,刘晓庆,古月等歌星,影星,写稿和编稿一把抓,把版面搞得很热闹,所以,读者评价不错,周刊卖得也好,我们都觉得有面子,整天得意洋洋的。
   
   与小吴比较,我守点规矩,不敢编造新闻,只是有点浮躁猎奇的毛病,可能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吧。记得有一天,听说翁美玲自杀了,我和小吴两人都难过了许久,有关他死的原因,香港媒体都有报道,如今不再复述,但由于当时没有网络,传闻被证实有一个时间差,小吴就鬼使神差地钻了空子,他随即发表了一篇对翁美玲的专访,称他在其死亡前的一周见过她,地点是在大名鼎鼎的大连棒槌岛宾馆,那时,海内外的文化界名人经常住在那里短期度假或公干,我曾采访过田华,张抗抗,邓友梅等许多人,有时与小吴同行,有时“跑单帮”,小吴交际广,人又精明而敢干,故此,我对他能专访翁美玲没有疑问,他的文章不长,才一千多字,但刊出后震动不小,因为他能在翁美玲自杀前采访她,记录其最后的心声,这是多么大的缘份啊,带着嫉妒和羡慕,我瞪了他几眼,问他为什么不带我?为此,耿耿于怀了几天。
   
   那时,有关翁美玲自杀的事情的轰动性和引起媒体关注的程度,有一点类似如今的马航MH370失联客机事件,没想到,小吴没得意两天半就露了馅,一个香港知情者查证,翁美玲那段时间压根就没到过大连,这篇文章是一个虚构的“乌龙”,原来,小吴求功心切,为了猎奇而吸引眼球,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刻意编造了上述假新闻,而文字材料是根据上海《文汇报》的一篇介绍翁美玲的文章拼凑的,于是,在报社内部引起轩然大波,当然,总编是吴向春,书记是于清治,他们认为,党报是不能公开此事的,更不能道歉,但必须严肃处理,他们很生气,没开大会,只是内部小范围研究,低调地批评了小吴,然后,把我的最好的“搭档”调离工作了,当时他很狼狈,没和几个人打招呼走了,后来,却因祸得福,改做水产生意,成了大富豪。
   
   显然,如今,我关注的不是他命运转折“歪打正着”,发财致富的哲理,而是新闻记者的职业道德和人格底线,这一问题同样困扰着官媒的老记,小记们,我不仅仔细阅读了有关马航的所有新闻稿和评论,而且观看了新闻发布会的视频,首先,我认为,有关方面不应当让记者和受难者的家属在一起开会,在特殊情况下,这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必须分开,因为他们提出的问题,各自视角不同,记者要告诉人们真相,而家属一般更关心亲友的下落,他们搅在一起,互相影响,很容易出问题,而且,一些记者不停地追问心绪不能,倍受煎熬的亲友,是不人道的,是有违职业道德的,必须明白,这与记者追问贪官是截然不同的,问贪官,他不讲也得问,而问亲友,必须考虑到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在那种情况下,是不能问亲友的,记者只能采访马航或有关部门。
   
   我不知道,以前那么多新闻官哪去了,为什么不像组织“两会”新闻中心那样,去认真而人性化地协调这一活动,无疑地,大部份的记者胸前挂着采访“两会”的牌子,这没什么奇怪,记者就是追逐新闻的,当新的突发事件较之旧的更刺激,他们会见异思迁,但关健的问题是,这不是一般的突发事件,而是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解,事关机上数百人,尤其还事关正在焦虑等待中的亲友的身体健康,也就是说,记者笔下每一个字都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它又截然不同于翁美玲自杀事件,马航MH370航班失联涉及239人及亲友,而影星才一个人,也就是说,小吴编造的谣言只“忽悠”了影迷,而如今一些猎奇的报道却可能误导成千上万的读者,也可能伤害失联乘客的亲友们。所以,必须慎之又慎。
   
   上述官媒的文章中稱,翁美玲為其後改的名字,“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個名字不太吉利。所以,我從來不‘承認’她這個名字,仍然堅持稱她為‘翁亞明’,她也從未表示不滿”。
   《鄭州晚報》記者張錫磊的朋友介紹,翁美玲身世坎坷,有三對養父母,她和河南養父母的感情最深。而在周方的博客中,也證實了這點,翁的父母早年在一次空難中罹難,父母離世後,翁輾轉多家收養家庭,曾被河南一家庭收養,因家庭困難,後被山東一家庭收養。“她沒什麼學歷,但學什麼都非常快,腦子非常靈。她的第一桶金是在90年代中關村‘攢’電腦(當年曾流行個人自己裝電腦拿到市場上出售)賺的。據她說當時一台電腦可以賺到幾千元甚至上萬元,她很快就靠‘攢’電腦賺到她人生中第一個100萬元人民幣。”10年前,成立中藥化妝品公司。在翁美玲的微博中,有這樣一段話︰河南是華夏文化的發源地,尊重河南就等于尊重你的祖先了。
   
   显然,这篇文章自以为找到了聚焦点,它要告知读者,翁美玲的名字与自杀的影星一样,而且她的父母同样死于空难,这正是宿命论,是天定的,她也许是有这样的经历,记者没像小吴那样胡编乱造,但它寻找这样的素材,又发表在马航没有科学定论的焦虑时刻,有什么意义呢?把一个人偶然的命运结局,无限地放大和渲染,《郑州晚报》要引导读者懂得什么人生哲理呢?真的令人匪异所思。大概,时隔多年,地域不同,在现有的体制内,编辑记者都没有多少长进吧。一些记者们,面临如此严肃的主题,没有主动承担历史的责任,仔细地采访和调查研究,发表有助于拨开云雾的文字,抚慰受难者的心灵,弘扬社会的正气,而是起哄猎奇和胡说八道,帮了倒忙,与社会无益。类似的文字还有很多,比如,猜测飞机要攻击北京被军方击落;有的怀疑是“大老虎”被抓后的余党操控劫持;有的断言是“疆独分子”带上炸弹而同归于尽;甚至还有自认罪恶的所谓的“中国烈士旅”,等等,虽然,各种可能都有,但我还是依据上个世纪亲身经历的一段旧闻,奉劝记者们不要学习小吴,也不要仿照《郑州晚报》,在跟踪报道这一重大的原因未明的突发事件时,用职业道理和正义底线约束自己,不能写或不便写,沉默就是金。不过,网友周方最后还有点良知,他说,他曾用微信和翁美玲聯系,但尚未得到回復。無論如何,再次祈禱,希望明天能看見好友翁亞明奇跡般歸來。
   
   2014年3月10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4期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