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姜维平文集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我见过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姜维平
   
   最近,加拿大移民部取消已实行28年的投资移民政策,使近6万个正在办理和等待中的案件做废,有一些中国富豪聘请律师,代表他们依法起诉移民部;还有的把投资方向转往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或其它小的比较宽松的国家;还有的期待加国推出新的计划和方案,以不变应万变,一时间與论焦点集中在这一事件上,有的关心此事的中国商人曾找过我,希望我能谈谈自已的看法,但似乎力不从心。实际上,我仔细阅读了海内外网站几乎所有的这方面文章,对赞扬和反对的两极观点都有部分认同和思索,我不是移民政策的专家,自身与这种政策突变没有利害冲突,不知道该站在哪一方,可能不是最理想的意见领袖,但由于我曾与两届移民部长都过一面之交,凭我的直觉和职业性判断,他们可能对中国还不太了解,对中国人也未深入把握思想性格,因此,我的印象和建议可能有助于两极人士的沟通和交流,但愿对以后的移民部的新政策也有利无害。


   
   移民部长没什么权力
   
   加拿大与中国社会制度和文化背景不同,因此,移民部长有点权势,但绝对不象中国部长级干部那样呼风唤雨的,这一点可能没多少人象我这样感同身受。无疑地,我是带着可笑的原本在国内形成的那种观点涉足加拿大的,我以为给我入境特许的移民部长康尼,是多么了不起的大官,他一句话就能给我枫叶卡,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2009年2月4日我入境加国,移民部所谓“特许”有几项忧惠:一是,免去体检等烦琐程序,我可以直接到多伦多等待审核,立即与亲友团聚;二是等待期间给了我“劳工卡”,可以找工作,自食其力。其实,除了给中文媒体写作,我啥也不会,而加国恰恰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为此,我非常感谢他们,但我并非像媒体误传的那样得到“难民保护”,等等,因为2006年,我已刑满释放,虽然薄熙来在重庆成了政坛新星,但颁发护照地却是辽宁省,而封疆大吏是薄熙来的政敌李克强,所以,辽宁省公安厅给了我10有效的因私护照,加拿大给了我5年期多次往返的商务签证,我是以探亲的名义旅居加拿大的,伴随中国政局的风雨变幻和媒体对我身份的曲解,直到2013年8月8日,我才得到了“绿卡”,此间,我多次变更延期签证,还不时地中断过医疗保险待遇,仅以写作为生,其中甘苦只有自已知道。
   
   我清楚地记得2009年2月8日,移民部长康尼约见了我,地点是位于商业区的KING,的一家酒店大堂,时间大约才半个多小时,为了语言沟通上谨慎起见,太太请了一个英文翻译,移民部长所讲的话,所做的承诺应当我们不曾误会,他说,欢迎你来到加拿大,昨天总理哈珀在万锦市出席华商会举办的庆新春晚宴,有一个记者问他,姜维平来到这里,会不会影响中加关系,哈珀明确地说,不会的,我对康尼说,中国政府既然给了我护照,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以后中加关系会更好。我请教康尼部长,多长时间能给我枫叶卡,他当着我们三人的面给助手打电话询问,马上爽快地回答了,只需要等3个月时间。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已疾病缠身,最担心的是患病住院,没有公费医疗,会给亲友带来经济负担,好在,移民部长有明确的承诺,总算放心了。
   
   但此后我等待了整整近5年,我焦虑的心情和现在被宣布做废的近6万个涉案人一样,所以,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实际上,是我对移民部长的期望值太高,我把他误以为是中国的部长了,虽然他承诺是3个月,但加国的公务员上班下班,按照已有的多年养成的习惯工作,包括康尼的下级,都不会理会部长的话,他们依据法律,法规审批,谁也没有“走后门”的,对待我的案件也是按部就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拖多久就拖多久,尽管我也多次查询,曾写信给移民部,也委托与康尼能联系上的朋友协助,但我还是在“3个月”后面加了“几年”,这说明了什么呢?原来,对待枫叶卡申请人的材料,移民官有一套固定程序,不因某个官员的喜怒哀乐而变更,如果改变,就是依据国家利益而做出的集体决策,只是保密措施做得太好了,一点没向外透露,如此而已。我时常想,对待中国移民,为什么移民部长的政策变来变去的,先是宣布做废了一些技术移民,接着又宣布做废了联邦投资移民?这与康尼的思想性格有关,他是一个喜欢变化的性情中人,轻于承诺,容易毁约,真是可爱得一塌糊涂。
   
   好像新部长与我作对
   
   后来,康尼改任新职,由亚历山大接任,似乎他与前任一样,对中国的富豪印象不佳,这或许与媒体的过多的负面报道有关,但我认为,总的看来,中国的富人对于加拿大的贡献是主要的,不应仅看他们明面上的税收,还应多看他们的“隐形”的支出,比如,购房,买车,请客送礼,旅游度假,等等,否则就会以偏概全,本末倒置,我很想把我的看法告诉他,但错过了一次非常重要而巧合的机会,那是两年前在前总督伍冰枝的家里举办的一次派对上。
   
   记的是伍冰枝把我介绍给他的,他当时还不是什么重要的高官,只不过是加拿大派驻阿富汗的一名大使,但第一印象告诉我,他不论外表还是气质,以至神态动作,都是非常高雅的,他大约一米八的魁梧身材,有一副很宽的肩膀,脸白而细腻,鼻梁高高的,笑起来眼睛很迷人,但头发有点稀少,或许是阿富汗与中国邻近,他对中国问题有浓厚的兴趣,他询问了我的一些个人经历情况,似乎很关心中国新闻自由的问题,但由于在那种场合,人太多,太嘈杂,也没条件深谈什么,何况当时我的英语并不太好,不过,他很歉虚地说,能不能专门约个时间,他要请我和太太喝咖啡,显然,这是一个难得的交流思想的机会。
   
   但是,后来,我考虑到学业上的事,实在是太忙乱,也没主动与其联系,我担心,如果见了面,再通过他结识更多的朋友,刚安定下来的生活又会面临城市的喧嚣,我经历了坐牢的挫折之后,似乎骨子里变得有点消极,有点心灰意冷,总想过一种农民或渔夫的清净生活,用太太的话讲有点“隐居厌世”的怪癖,所以,这个机会也就失去了。太太多次提及约见的事,我推辞的借口却是,不能用英语直接交流,容易彼此误会,等以后英语过关再说吧。
   
   斗转星移,真是世事难料,后来,亚历山大忽然当了加国移民部长,我读了有关他履新的新闻报道,跌碎了眼镜,从驻外大使一下子当上了部长,而且,他对我最为有用,当时,我还没拿到“身份”呢,我对太太说,早知道这样,再忙也得拜访他呀,但现在他忙得要死,想约他也张不开口了。听说他现在根本不看电邮和一般邮寄的信件,也不接听电话,一切由秘书安排,我只能从电视上看到他了。太太说,就你这个又懒又消极的德性,鼠目寸光,还能成大事?虽是一席笑谈,也有点哲理,我总是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不识抬举,婉拒了最能帮助我的人,也错过了天赐良机。
   
   不过,个人事小,国家为大。我上面已经讲过了,不论是申请永久居留权,还是入籍加国公民,都是人生的大事,由于加拿大是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一切都是依法办事的,申请人只要符合条件,依次排队走程序,基本上都能如愿以偿,当然,加拿大办事效率太低,公务员都是慢性子,申请人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假如一旦受了委屈,还有最后的武器:诉诸司法程序,也就是“打官司”,比如,中国一些投资移民客户,不是正在控告加国移民部吗,我想,说不定就能打赢呢,因为一个国家类似一个公司,不论说辞,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你首先应当信守合同嘛。不过,话又说过来,如果亚历山大有不当之处,中国人也要给他时间,他以前毕竟才是一个驻阿富汗大使啊,如果是驻中国大使,情况就会更好些,听说近期他去了中国和香港,这说明他的好奇心很强,也在渴望进一步了解中国,相信其移民部的政策也会更受中国人的欢迎。但不论怎样,下一次他约见我,我一定跑步前进,如果还有一次机会的话。
   
   2014年5月9日修改于多伦多大瀑布。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6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網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