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石三生
·吴登盛与顾晓军PK诺贝尔和平奖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市长刘曙光的公开信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长刘曙光的第二封信
·组建“顾粉团文化传媒公司”通告
·韓寒與死豬
·Wu Dengsheng and Gu Xiaojun PK Nobel Peace Prize
·To the mayor of Weifang City Deputi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
·Taiwan's Ang Lee not understand mainland's Gu Xiaojun
·To NPC deputy and mayor of Weifang Liu Shuguang second letter
·The idea of "​​civil rights" to recommend to the Nobel Pea
·Establish "Gu dough culture media company " Announcement
·中国文学的堕落与黄浦江死猪之殇
·“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請潘基文關注中國作家顧曉軍的困境
·典當行或成矛盾爆發地
·潍坊国土局为何要自证脑残?
·第一夫人成為時代人物的尷尬
·“习总打的”的伟大意义
·以防不測
·陈光诚是假瞎 全世界却装瞎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五十
   
   在中央巡视组刚离开山东后,陈白峰就自杀。认为其中没有一点瓜葛,恐怕是说不过去的。但陈白峰毕竟只是个副手,而中央巡视组又只巡视到市级一把手。如此一来,陈白峰的自杀是不是有点些太着急了呢?
   
   更何况,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法,抑郁症是需要发作的。陈白峰有病没病,总不能只凭亲属的一面之词。你瞧那个在陈副市长自杀后才跳出来现身说法的上海“精神病”法官罗卫平,得了抑郁症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不说,还得“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最要紧的、是要演习一次自杀:“他都已准备好从楼上一跃而下了,结果被妻子及时发现一把抱住”。


   
   除了上面发作时的症状。根据天伦人常,抑郁症一旦被亲属发现,少不得要拉去寻医问药。明知那抑郁症很可能会要了小命,亲人们还等闲视之、见死不救。恐怕也太岂有此理了吧?罗卫平法官精神病之后,他的妻子不就采取了“寸步不离”的手段严防丈夫发生意外吗?
   
   当然,在官方的结论未出笼之前,我们尚无法确定陈白峰副市长是否也有过与罗法官一样的精神病史,也无法得知他的家人是否也曾经与罗法官的妻子一样采取过保护措施,更不知陈白峰副市长被发现抑郁了之后,吃没吃过药、看没看过医生了。
   
   但是,我们可以相信:当年以许立全为首的潍坊市政府无法无天到可以随意伪造地籍档案、伪造司法证据的水平。不管陈白峰副市长有没有真的患了精神病,只要官方需要,区区一些个病史、病历应该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昨天,在与家人谈论潍坊市副市长自杀的奇闻时,她们做梦一般的幻想:“也许,陈白峰一死,别的官员就会知道害怕、知道收敛。而我们的事情也会更容易解决了呢?”类似的想法,还有否悟,他在贼与官(二)后写道:“ 好消息,贼与官将现行,抢去的有望返还!”
   
   我虽然也抱着与家人、网友一样的期待。但七年下来,随着一次次梦想破灭,自己早已不敢抱任何乐观之想。对陈白峰的自杀,我认为除了顾晓军先生在《陈白峰自缢当是石三生的喜讯》的观点。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把陈白峰副市长打造成另一个“罗卫平”,或者如那小岗村喝死的书记。
   
   而且,另一种可能已经初露端倪:十几年前的罗卫平法官的精神病事迹被新炒,以及中国青年报炮制出的《对官员自杀事件,舆论应多些宽容》等。这难道不都是想为陈白峰背书的吗?
   
   【石三生 2014年6月7日星期六 06:42 梦之国】
(2014/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