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匣子说话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黑匣子主义认为,曹长青先生《美国对中国的幻想》一文值得一读,但立论有失偏颇,即不应该把“毛共”当“中国”。因为“中国”早已名存而实亡,仅剩下一个躯壳,“毛共”乃是该躯壳的寄居者,并顶着该躯壳到处招摇撞骗,耀武扬威。所以,曹文标题似宜改为《美国对毛共的幻想》才是,也才合符实际。而且实际上,正是由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自由世界长期存在着的对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认识不清而产生的绥靖主义及和平主义思潮的泛滥,以至于“二战”后美国历届政府都或多或少对毛共抱有幻想,以至于中国名存而实亡,以至于仅剩下一个躯壳到于今也。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美國對中國的幻想


   

曹長青


   
   美國研究共產主義的專家們好像總是在驚訝,當蘇聯帝國崩潰時,成百上千的美國專家們,沒有一個人預測到70年歷史的共產政權會在三天內結束。
   
   當天安門屠殺發生時,他們再次驚訝。《紐約郵報》的專欄作家科派崔克(Jeane Kirkpatrick)當時在該報寫道:「為什麼那麼多專家對那個那麼多人的國家的事情知道得那麼少?為什麼他們對天安門事件毫無預測?為什麼他們要驚訝?」美國的專家學者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熱愛的鄧小平——兩次被《時代》週刊評為「年度風雲人物」——會在天安門廣場殺害年輕的學生們。
   
   被稱為中國問題「專家中的專家」的費正清面對「六四」更是困惑,嘆息說,「中國確實是獨特的,深不可測的。」
   
   後來,當鄧的接班人江澤民利用北約誤炸中共使館事件煽動反美、嚴厲鎮壓異議聲音時,美國輿論又是驚訝,《華盛頓郵報》的社論題目是「中國的真正面目」,該報資深專欄作家何格蘭(Jim Hoagland)的專欄標題是「務實面對中國」,《華爾街日報》社論的標題是「中國的另一副面孔」。這些標題反映出,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朗誦林肯的演講詞、總是滿臉堆笑的江澤民,真正的「臉孔」會是這樣醜陋。
   
   這太多的驚訝與不解背後,是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和美國政府對紅色中國長期的浪漫、天真、一相情願的幻覺。這種幻覺有著長長的歷史,一篇短文難以全面回顧,這裡只摘引幾個大的事件,看看美國政府是如何「幻覺」的——
   
   ●調解國共兩黨,馬歇爾的天真
   
   在二戰剛剛結束時,美國五星上將喬治.馬歇爾將軍去中國,八次上下廬山(蔣介石當時在山上避暑),勸說國民黨跟共產黨和談,建立類似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那樣的兩黨輪流執政的民主政府。馬歇爾的調解當然失敗了,因為共產主義的歷史上,從沒有一個共產黨會真正和其他政黨分享權力,共產黨人的夢想就是奪取權力,建立一黨專制的烏托邦社會。
   
   馬歇爾和美國政府的調解努力顯示,美國人根本人沒有懂得共產主義。這種企望國共兩黨成為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那樣的合作關係,本身就是一個幻想,像一個笑話。
   
   ●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
   
   但美國人沒有從馬歇爾那裡得到教訓,於是就出現了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被「水門事件」釘在醜聞十字架上的尼克松,幾年前去世時,被兩黨歌頌為曾取得外交成就,尤其是「打開了中國的大門」。但是,至今沒有美國學者嚴肅地挑戰尼克松打開了中國大門的神話。
   
   1972年,尼克松和他的權謀家基辛格訪問了中國,在之前一年,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叛逃墜機身亡。此後不久,中國就開始了批判林批孔運動。尼克松的訪問對中國的清洗運動為主軸的政治局面,沒有絲毫影響,對中共的內外政策,尤其是對內部的專制統治,毫無作用。它僅僅是增加了毛澤東的帝王自豪感和共產中國的合法性。尼克松的「打開中國大門」之說,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神話。
   
   尼克松的訪問,結果是使北京進入聯合國,美國的老朋友台灣被取代。這個所謂的「打開大門」,實質上是尼克松所代表的美國政府向紅色中國的「投降」,沒有獨裁者會拒絕敵人的投降的。尼克松把北京迎到聯合國,沒有任何先決條件,即使連要求北京放棄武力犯台的承諾都沒有提出。北京成了聯合國中「合法」的穿著「新衣」的「皇帝」。
   
   嚴格地說,激進的文化大革命只有到了1976年毛澤東死亡才正式結束,而在這之前,中國的政策絕沒有因為尼克松來「打開大門」有任何改變。那麼,尼克松的所謂「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實質成效在哪裡?
   
   無論是在美國後來解密的資料,還是中共《人民日報》,都曾刊載了相同的故事,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見到年邁的毛時,尼克松一口一個「主席」,並諂媚地說「主席改變了世界」。基辛格則向毛匯報,他在哈佛教書時,怎樣要求學生讀毛的書。那份低三下四,更助長了毛澤東的獨裁和不可一世。因為連自由世界的領袖們都不僅前來朝拜,還要像周恩來們一樣吹捧他。而尼克松的訪問,最大的成果是,給了毛心理上的滿足感,給了他的政權合法性,從而中國被統治得更加封閉和專制。
   
   ●卡特的一相情願
   
   1978年卡特政府和北京建立外交關係成了尼克松訪問中國的必然結局。在中美建交第二年,中國確實開始至今還在進行的經濟開放。但這個改革,並不是美國和北京建交促使的,而是中國內部自身政治、經濟變化、中共超級領導人鄧小平擁有絕對權力以及他的個人理念的混合結果。
   
   鄧的改革基於兩個動機,一是挽救中國共產黨。由於毛澤東的激進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國的經濟處於崩潰邊緣,而且曠日持久、沒完沒了的政治運動,已使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知識份子、共產黨員,甚至一些上層領導人都感到厭倦。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開放經濟,才可能避免當時有著十億人口的中國的崩潰。鄧小平在他後來的講話中不止一次的強調,如果中國不進行開放改革,就會重蹈蘇聯垮台的覆轍,共產黨就會在中國被結束。因此,鄧的中心想法是通過開放經濟,維持共產黨和他本人的絕對權力和統治。
   
   第二,中國的改革與鄧小平的個人氣質理念有關。雖然鄧和毛一樣都是經過長征的同時代共產黨人,但鄧不像毛那樣充滿浪漫情懷和激進幻想。和詩人毛澤東相比,鄧是個實用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麼他被毛打倒過三次的原因之一,在毛眼裡,鄧是個「走資派」。
   
   正因為鄧有這種特質,所以當毛去世,他獲得權力後,就開始實行他的理念,即政治上保守主義,在經濟上務實主義。由此開始了中國至今還沒有結束的經濟改革和政治保守的雙軌制度,鄧稱之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的這種政治和經濟變化,和尼克松「打開大門」以及後來卡特政府的「建交」都沒有直接的重大關聯。
   
   尼克松和卡特雖然所屬兩個黨,但有著共同的想法,即想通過討好中國的統治者,對北京實行綏靖主義,來促使紅色中國進入國際軌道,成為文明社會中的一員。1978年鄧小平第一次訪問美國時,他不僅被帶上了牛仔帽,而且被帶上了「偉大的改革者,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的桂冠。但讓尼克松和卡特們跌破眼睛的是,鄧小平給予西方這種期待的回報是,天安門屠殺。
   
   當機槍在北京長安街掃射學生的時刻,美國總統布什幾次打電話給鄧小平,試圖說服他不要開槍殺人,但鄧連電話都不接。布什把一個專制政權的首領當做了法治國家的領導人來看待,還試圖說服,顯示這位卡特的繼任者仍是對共產黨世界一頭霧水。
   
   ●克林頓的天真和愚蠢
   
   克林頓時代則把這種「幻覺」推向了高潮。在天安門運動時,鄧小平廢黜了他親手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趙紫陽,把一個留學蘇聯的工程師、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攫昇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對於這種破格提拔,江澤民本人都感到惶恐。他在鄧小平等元老面前的唯唯諾諾,使人們相信,他只是一個傀儡和政治過渡人物。當鄧小平去世後,西方很多專家們猜測,這位來自地方的技術官僚會步當年毛澤東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的後塵,在毛死後不久就被權力鬥爭的浪潮淹沒。
   
   但江澤民倖存了,而且越來越變成了鄧小平第二,成為一個十足的獨裁者。江澤民的權力穩固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克林頓邀請他到美國訪問,為他在黨內權力鬥爭造了勢,使他儼然像一個「世界舞台上的領袖」,而不是苟且於權力角鬥機中的政治小醜。
   
   江澤民「成功地」訪問了美國,尤其是美國總統克林頓回訪了北京之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刊出「民謠」:「毛主席統一了中國,鄧小平領導開放改革,江澤民使我們和美國平起平坐。」它透露出,不僅中共的官僚們,連一般民眾,也由於江澤民訪問美國,和華盛頓改善了關係,而對這位原來被視為無能的過渡政治人物刮目相看了。克林頓試圖和紅色中國建立「戰略伙伴關係」的綏靖政策,幫助了江澤民在黨內鬥爭中獲得優勢,鞏固個人權力。
   
   克林頓在訪問北京時,對台灣說了「三不」。這是自尼克松政府和中共政權接觸以來,美國行政部門向北京的最嚴重傾斜。它打破了連尼克松和基辛格等權謀政客還試圖保留的在北京和台北之間的戰略平衡——和北京建立外交關係;通過「台灣關係法案」明確美國對台灣的協防責任,由此構成兩岸政策的均衡。
   
   正是克林頓政府對北京的一面倒的傾斜,導致台北提出「特殊兩國論」,明確台海兩岸的定位,而試圖擺脫在北京和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兩面擠壓下,國際生存空間縮小的艱難局面。兩國論在台海兩岸以及美國都掀起軒然大波,並導致中共對台灣文攻武嚇,它很大程度上是克林頓的一味討好北京的政策導致的。
   
   ●綏靖還是遏制
   
   在美國,也有對克林頓的北京政策的批評,提出要遏制中共,否則自由世界可能會重復當年英國首相張伯倫對納粹德國採取綏靖主義的惡果。但克林頓和他的政府有一個看起來很有力的理由自我辯護——如果對中共施壓,中國就會倒退回閉關鎖國的原來狀態中,連目前的這點開放局面都無法保住。
   
   但是,這個設想不是建立在事實上的。中南海領導人所以要在中國進行經濟改革,主要的動力來自挽救中共政權不要步蘇聯的後塵,用經濟改革開放,提供民眾的生活條件,來緩解社會沖突,降低人民不滿,即「用提高生活來換取民眾的沉默」,由此維係專制的繼續。正由於中共領導人是以這樣的動力來進行經濟開放,因此無論國際社會如何施壓,它都不會倒退到毛時代,因為以今天全球共產主義崩潰的大勢所趨,中共領導人做那樣的選擇等於是自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