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黑匣子主义认为,曹长青先生《美国对中国的幻想》一文值得一读,但立论有失偏颇,即不应该把“毛共”当“中国”。因为“中国”早已名存而实亡,仅剩下一个躯壳,“毛共”乃是该躯壳的寄居者,并顶着该躯壳到处招摇撞骗,耀武扬威。所以,曹文标题似宜改为《美国对毛共的幻想》才是,也才合符实际。而且实际上,正是由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自由世界长期存在着的对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认识不清而产生的绥靖主义及和平主义思潮的泛滥,以至于“二战”后美国历届政府都或多或少对毛共抱有幻想,以至于中国名存而实亡,以至于仅剩下一个躯壳到于今也。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美國對中國的幻想


   

曹長青


   
   美國研究共產主義的專家們好像總是在驚訝,當蘇聯帝國崩潰時,成百上千的美國專家們,沒有一個人預測到70年歷史的共產政權會在三天內結束。
   
   當天安門屠殺發生時,他們再次驚訝。《紐約郵報》的專欄作家科派崔克(Jeane Kirkpatrick)當時在該報寫道:「為什麼那麼多專家對那個那麼多人的國家的事情知道得那麼少?為什麼他們對天安門事件毫無預測?為什麼他們要驚訝?」美國的專家學者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熱愛的鄧小平——兩次被《時代》週刊評為「年度風雲人物」——會在天安門廣場殺害年輕的學生們。
   
   被稱為中國問題「專家中的專家」的費正清面對「六四」更是困惑,嘆息說,「中國確實是獨特的,深不可測的。」
   
   後來,當鄧的接班人江澤民利用北約誤炸中共使館事件煽動反美、嚴厲鎮壓異議聲音時,美國輿論又是驚訝,《華盛頓郵報》的社論題目是「中國的真正面目」,該報資深專欄作家何格蘭(Jim Hoagland)的專欄標題是「務實面對中國」,《華爾街日報》社論的標題是「中國的另一副面孔」。這些標題反映出,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朗誦林肯的演講詞、總是滿臉堆笑的江澤民,真正的「臉孔」會是這樣醜陋。
   
   這太多的驚訝與不解背後,是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和美國政府對紅色中國長期的浪漫、天真、一相情願的幻覺。這種幻覺有著長長的歷史,一篇短文難以全面回顧,這裡只摘引幾個大的事件,看看美國政府是如何「幻覺」的——
   
   ●調解國共兩黨,馬歇爾的天真
   
   在二戰剛剛結束時,美國五星上將喬治.馬歇爾將軍去中國,八次上下廬山(蔣介石當時在山上避暑),勸說國民黨跟共產黨和談,建立類似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那樣的兩黨輪流執政的民主政府。馬歇爾的調解當然失敗了,因為共產主義的歷史上,從沒有一個共產黨會真正和其他政黨分享權力,共產黨人的夢想就是奪取權力,建立一黨專制的烏托邦社會。
   
   馬歇爾和美國政府的調解努力顯示,美國人根本人沒有懂得共產主義。這種企望國共兩黨成為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那樣的合作關係,本身就是一個幻想,像一個笑話。
   
   ●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
   
   但美國人沒有從馬歇爾那裡得到教訓,於是就出現了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被「水門事件」釘在醜聞十字架上的尼克松,幾年前去世時,被兩黨歌頌為曾取得外交成就,尤其是「打開了中國的大門」。但是,至今沒有美國學者嚴肅地挑戰尼克松打開了中國大門的神話。
   
   1972年,尼克松和他的權謀家基辛格訪問了中國,在之前一年,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叛逃墜機身亡。此後不久,中國就開始了批判林批孔運動。尼克松的訪問對中國的清洗運動為主軸的政治局面,沒有絲毫影響,對中共的內外政策,尤其是對內部的專制統治,毫無作用。它僅僅是增加了毛澤東的帝王自豪感和共產中國的合法性。尼克松的「打開中國大門」之說,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神話。
   
   尼克松的訪問,結果是使北京進入聯合國,美國的老朋友台灣被取代。這個所謂的「打開大門」,實質上是尼克松所代表的美國政府向紅色中國的「投降」,沒有獨裁者會拒絕敵人的投降的。尼克松把北京迎到聯合國,沒有任何先決條件,即使連要求北京放棄武力犯台的承諾都沒有提出。北京成了聯合國中「合法」的穿著「新衣」的「皇帝」。
   
   嚴格地說,激進的文化大革命只有到了1976年毛澤東死亡才正式結束,而在這之前,中國的政策絕沒有因為尼克松來「打開大門」有任何改變。那麼,尼克松的所謂「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實質成效在哪裡?
   
   無論是在美國後來解密的資料,還是中共《人民日報》,都曾刊載了相同的故事,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見到年邁的毛時,尼克松一口一個「主席」,並諂媚地說「主席改變了世界」。基辛格則向毛匯報,他在哈佛教書時,怎樣要求學生讀毛的書。那份低三下四,更助長了毛澤東的獨裁和不可一世。因為連自由世界的領袖們都不僅前來朝拜,還要像周恩來們一樣吹捧他。而尼克松的訪問,最大的成果是,給了毛心理上的滿足感,給了他的政權合法性,從而中國被統治得更加封閉和專制。
   
   ●卡特的一相情願
   
   1978年卡特政府和北京建立外交關係成了尼克松訪問中國的必然結局。在中美建交第二年,中國確實開始至今還在進行的經濟開放。但這個改革,並不是美國和北京建交促使的,而是中國內部自身政治、經濟變化、中共超級領導人鄧小平擁有絕對權力以及他的個人理念的混合結果。
   
   鄧的改革基於兩個動機,一是挽救中國共產黨。由於毛澤東的激進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國的經濟處於崩潰邊緣,而且曠日持久、沒完沒了的政治運動,已使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知識份子、共產黨員,甚至一些上層領導人都感到厭倦。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開放經濟,才可能避免當時有著十億人口的中國的崩潰。鄧小平在他後來的講話中不止一次的強調,如果中國不進行開放改革,就會重蹈蘇聯垮台的覆轍,共產黨就會在中國被結束。因此,鄧的中心想法是通過開放經濟,維持共產黨和他本人的絕對權力和統治。
   
   第二,中國的改革與鄧小平的個人氣質理念有關。雖然鄧和毛一樣都是經過長征的同時代共產黨人,但鄧不像毛那樣充滿浪漫情懷和激進幻想。和詩人毛澤東相比,鄧是個實用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麼他被毛打倒過三次的原因之一,在毛眼裡,鄧是個「走資派」。
   
   正因為鄧有這種特質,所以當毛去世,他獲得權力後,就開始實行他的理念,即政治上保守主義,在經濟上務實主義。由此開始了中國至今還沒有結束的經濟改革和政治保守的雙軌制度,鄧稱之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的這種政治和經濟變化,和尼克松「打開大門」以及後來卡特政府的「建交」都沒有直接的重大關聯。
   
   尼克松和卡特雖然所屬兩個黨,但有著共同的想法,即想通過討好中國的統治者,對北京實行綏靖主義,來促使紅色中國進入國際軌道,成為文明社會中的一員。1978年鄧小平第一次訪問美國時,他不僅被帶上了牛仔帽,而且被帶上了「偉大的改革者,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的桂冠。但讓尼克松和卡特們跌破眼睛的是,鄧小平給予西方這種期待的回報是,天安門屠殺。
   
   當機槍在北京長安街掃射學生的時刻,美國總統布什幾次打電話給鄧小平,試圖說服他不要開槍殺人,但鄧連電話都不接。布什把一個專制政權的首領當做了法治國家的領導人來看待,還試圖說服,顯示這位卡特的繼任者仍是對共產黨世界一頭霧水。
   
   ●克林頓的天真和愚蠢
   
   克林頓時代則把這種「幻覺」推向了高潮。在天安門運動時,鄧小平廢黜了他親手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趙紫陽,把一個留學蘇聯的工程師、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攫昇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對於這種破格提拔,江澤民本人都感到惶恐。他在鄧小平等元老面前的唯唯諾諾,使人們相信,他只是一個傀儡和政治過渡人物。當鄧小平去世後,西方很多專家們猜測,這位來自地方的技術官僚會步當年毛澤東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的後塵,在毛死後不久就被權力鬥爭的浪潮淹沒。
   
   但江澤民倖存了,而且越來越變成了鄧小平第二,成為一個十足的獨裁者。江澤民的權力穩固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克林頓邀請他到美國訪問,為他在黨內權力鬥爭造了勢,使他儼然像一個「世界舞台上的領袖」,而不是苟且於權力角鬥機中的政治小醜。
   
   江澤民「成功地」訪問了美國,尤其是美國總統克林頓回訪了北京之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刊出「民謠」:「毛主席統一了中國,鄧小平領導開放改革,江澤民使我們和美國平起平坐。」它透露出,不僅中共的官僚們,連一般民眾,也由於江澤民訪問美國,和華盛頓改善了關係,而對這位原來被視為無能的過渡政治人物刮目相看了。克林頓試圖和紅色中國建立「戰略伙伴關係」的綏靖政策,幫助了江澤民在黨內鬥爭中獲得優勢,鞏固個人權力。
   
   克林頓在訪問北京時,對台灣說了「三不」。這是自尼克松政府和中共政權接觸以來,美國行政部門向北京的最嚴重傾斜。它打破了連尼克松和基辛格等權謀政客還試圖保留的在北京和台北之間的戰略平衡——和北京建立外交關係;通過「台灣關係法案」明確美國對台灣的協防責任,由此構成兩岸政策的均衡。
   
   正是克林頓政府對北京的一面倒的傾斜,導致台北提出「特殊兩國論」,明確台海兩岸的定位,而試圖擺脫在北京和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兩面擠壓下,國際生存空間縮小的艱難局面。兩國論在台海兩岸以及美國都掀起軒然大波,並導致中共對台灣文攻武嚇,它很大程度上是克林頓的一味討好北京的政策導致的。
   
   ●綏靖還是遏制
   
   在美國,也有對克林頓的北京政策的批評,提出要遏制中共,否則自由世界可能會重復當年英國首相張伯倫對納粹德國採取綏靖主義的惡果。但克林頓和他的政府有一個看起來很有力的理由自我辯護——如果對中共施壓,中國就會倒退回閉關鎖國的原來狀態中,連目前的這點開放局面都無法保住。
   
   但是,這個設想不是建立在事實上的。中南海領導人所以要在中國進行經濟改革,主要的動力來自挽救中共政權不要步蘇聯的後塵,用經濟改革開放,提供民眾的生活條件,來緩解社會沖突,降低人民不滿,即「用提高生活來換取民眾的沉默」,由此維係專制的繼續。正由於中共領導人是以這樣的動力來進行經濟開放,因此無論國際社會如何施壓,它都不會倒退到毛時代,因為以今天全球共產主義崩潰的大勢所趨,中共領導人做那樣的選擇等於是自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