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主页]->[现实中国]->[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十四)谁要维权就剥夺谁的人权 在中国你想维权没门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五)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权力的作用是掠夺 不是保护百姓
·看看福建省的高检和高法到底有多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九)
·要告就让你这些屁民无休止的循环诉讼
·法院让百姓认知印有国徽的判决书不如妓女的价值
·政府与地痞流氓的区别就是有无执照的区别 (二十二)
·政府依法相抗 法院公开支持(二十三)
·法院用“法”诠释:守法的百姓都是白痴
·司法机关致使国民无法可依而走上歪门邪道(二十五)
·忽悠百姓成为掌权者的快感
·法院作为掠夺的工具 依法的国民成为笑柄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 终结篇
·明知幻影 被“法”蒙骗的农民却死拽不放(二十九)
·百姓守法而行 法院切断农民诉求之路
·我是手执执照的流氓我怕谁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2011两会提案
·请求公安局保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报告
·是法院在耍猫腻还是快递公司的失
·政府的形象还是流氓的形象?
·人,没有永远的强势
·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震惊:中国政权与统治阶级裸体相搏
·祖国母亲 为何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以权力控制百姓权利的执政是执政者无能的表现
· 国体摇曳 民以何堪
·无意中看到游精佑妻子陈育红给有关领导的信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政府手握执照抢劫 百姓心存法律呼吁
·“刁民”为国呕心沥血 “公仆”揽权无所不及
· 骇闻:从福建人大代表刘丛生身上看清中国内幕
·治国玩法将导致乌坎事件蔓延
·福建福安政府占着茅坑不拉屎
·不要迫使百姓扩散乌坎事件
·一个农村女性第二次挑战中国法律的公信力
·访民 政府 你们到底想玩死谁?
·祖国母亲:为什么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中国公务员连骗子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 谁敢说中国共产党将要自灭“我就和他急”
·法院告诉百姓不能跟中国政府走
·猪拉到美国还是猪——本性难改
·高贵的中国 低贱的法律
·官逼民反 一触即发
·一份两会提案看清中国前景一片黑暗
·中国政府默认违法的招数是“不给答复”
·福建省高院法官暴露中国走向灭完
·共产党国家的潜规则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真正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是靠弄虚作假占位置的人
·瞧瞧 反党 反人民 反政府的都是些什么人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 福建爱国女隔空问话习近平
·你举报什么 我和谐什么 你还有什么新的举报材料
·这个执政党让我痛心
·对安溪执法人员拆违建被刺死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执政党让人的心好痛
·中国的法院只是黑权力的保镖
· 对两高关于网络毁谤案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谈谈我个人看法
·反腐背后却极力打造更巩固的腐败
·中共职能部门已默认党已沦陷败坏
·福建维权女向习近平主席隔空传送两会反腐礼物
·千呼万唤喊不醒的执政党
·315福州之行混淆了我对“合法组织”的定义
·联名举报跨越世纪的腐败链
·中国是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国家
·  五月三十五日这天你在想些什么
·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悲哀:中国的法律与大多数高官却由一个胸无点墨的奸商掌控着
·穿警服不意味着就得不辨是非的服从
· 中国眼前的反腐下台的不一定是最大的贪官在位的不一定廉洁公仆
·中央领导到地方政府视察是听百姓的声音还是看地方政府作秀
· 政府“赐”她后半生在上访的路上艰辛跋涉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弱者已经不再沉默
·苏格兰公投昭示着一个国家的起落取决于领导
· 献给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上礼
·弱者被逼得心疼地献出十八届四中全会的贺礼
·十八届四中全会只是延续执政者的忽悠伎俩
·比周永康更牢固的腐败是谁在后台撑腰
·涓榛戝埌搴曞涓浗鏀垮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  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今年3月27日中央巡视组进驻福建,我得知消息后,于4月11日向中央巡视组递交了举报信。由于,本人举报的对象是福建省人大代表,这人大代表的背后却牵扯着一堆连带关系的政界腐败分子。对这批腐败蛀虫缺德奸商,作为每个有一丝良知的人都早已忍无可忍。对我的举报内容,有人认为需要更加具体,有些明显的违法行为必须给予补充。于是,在5月4日,我们又8人联名重新递交了举报信。其举报内容与举报人详见:《联名举报百姓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的腐敗链》 http://bbs.tianya.cn/post-law-634026-1.shtml 。     一份敷衍、搪塞愚弄百姓的答复    6月6日,我收到福安市下白石镇关于王秀英信访事项处理情况的意见书》 。见图:    上传不成功 这个网址有图: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0128215&replyID=36439945&page=1&1=1#36439945        以上《意见书》除了回避被举报人偷税漏税外,其他似乎都做了答复。但,这份答复严重违反《信访条例》与中央政策法规。

       《信访条例》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三十二条也还规定答复信访人的是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

       那么,下白石镇有权处理福建省人大代表及市级以上相关官员吗?

       再说,第一条答复称我举报刘丛生违法计生政策,我认为他们故意转移焦点。刘丛生违法计生与我村的利益没什么大关系,我在政府或举报信里都清楚说明,我举报刘丛生三妻六子的目的是为什么这种人在众多的违法事实面前还可以连任省人大代表?福安人大说是上级领导(以政治任务)要他们提名,那这上级领导又是依据什么?有什么目的?《意见书》却撇开这个问题进行偷换概念。

   答复第六条称,我举报刘丛生行贿问题没有证据。2005年期间,宁德官场地震,被判刑或者双规的人中,他们招认的事实算不算证据吗?难道这个也可以洗黑?在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陈少勇贿赂案》中,陈少勇招认先后收受刘丛生3万元美金,难道这都不算证据?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事实还不如放屁?为什么贿赂无罪?是不是要我把刘丛生什么时候和第几个老婆上床,又怎么过性生活的分分秒秒录下来才算证据?百姓花钱养这么多机构就为了吃饭?

    我对答复提出质疑

       对这份莫名其妙的答复我深感不解,于是,前天(6月9日)我到下白石镇找领导,问他这份《处理意见书》是怎么回事?并用书面形式把问题向镇领导提出:

        王秀英对《意见书》不解      请求领导告知《意见书》由来的信

       下白石镇人民政府:

       今年6月3日,你镇给我电话,称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的情况答复寄到哪里给我,我以为是巡视组给我的答复,委托下白石镇转交给我。于是,我就说寄到我目前租用的住址。

       6月6日,我从房东手上接过贵镇寄来的《关于王秀英信访事项处理情况的意见书》,看后才知道意见书是由贵镇做出,为此我感到十分不解。我村土地被侵占是政府颁证给丛贸公司,因此,这十多年来,我向法院起诉的是福安政府,而不是丛贸公司。福安政府给丛贸公司违法颁证的面积外,就丛贸公司多侵占的部分,我村十多年来多次请求福安政府处理,返还我村被侵占的土地,福安政府连这基本职责范围内的事都处理不了,就因为福安政府没有能力处理我村的土地被侵占问题,所以我才向中央巡视组举报。

       我举报的问题有包括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没有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判决我村土地属于国有等事项,加上刘丛生是福建省人大代表,这都不是福安市可以立案调查的范畴,为什么贵镇有权利作出处理意见?

       因此,我认为该答复意见书有越俎代庖之嫌疑。在我没有弄清该《意见书》是否属中央巡视组的答复之前,我要向下白石镇领导确认以下几个问题:

       该《意见书》是否由中央巡视组指令下白石镇政府做的?如果不是,又是谁要求镇政府做的答复?

       答复书上例举几项处理意见是否有答复的限期?

       贵镇的处理意见是否已向中央巡视组反馈?

       请求镇领导告知本人以上提出的问题,如果本人没有得到以上问题的确切答复,那么说明该答复并不是中央巡视组给予本人的答复,也就是说本人给中央巡视组的举报问题,中央巡视组没有做出答复,本人将继续保留向中央巡视组及国家机关举报、监督、批评、建议的权利。

        王秀英

        2014年6月8日

       镇看到我亲手递交的《不解信》,加上我当场质问,就对我以上所提的三个问题做了口头回答。一、巡视组把我的举报寄给福安信访局,他也知道这不是他答复的问题,是市信访局要他答复的。二、处理意见的答复是否有期限,这要问处理单位,因为他没有权力处理,只好把问题推给职能机构处理。三、这份的《处理意见书》没有向巡视组反馈。

       另外,上级领导认为我属于下白石的,按属地管理原则应由下白石做出答复。

       什么属地原则?简直是混淆视听,让人哭笑不得。

       《信访条例》 第十六条 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第三十二条 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经调查核实,应当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及其他有关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处理,并书面答复信访人:、、、、、、、、.信访事项涉及下级行政机关或者其工作人员的,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直接转送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

       (这里所提的属地管理是指“信访事项”,而不是指信访人。我是下白石人,如果我举报中央领导难道也由下白石镇做出处理吗?那和我联名举报的还有7个人,当地政府都有给他们答复吗?)        二、2013年5月7日,中央纪检委再次重申“严禁将检举控告材料转给被检举控告单位和个人”。我村土地被侵占是福安政府与丛贸公司暗箱勾结,违法颁证给丛贸公司的是福安政府,在举报信中我写得很清楚,而该答复却让国土资源局牵头调查?如果该答复是巡视组的意见,那巡视组的行为与国家纪检委的规定不就明显矛盾?

        信访局的基本常识与职责让我费解

       信访局基本常识都不具备?让下白石镇给我这个答复,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同时也在侮辱国家领导人的治国水平。

       对福安信访局行为,我一次次感到不解。作为信访局,对信访事项要尽的责任是:查明事实、分清责任,教育疏导,妥善处理,最终目的是解决矛盾。可我总觉得福安信访局不但没有解决矛盾,反而让矛盾一次次的不解与积压。由于我村土地被侵占一直没有说法,于是我村向福安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福安政府于2011年9月20日在下白石镇组织一个处理我村土地问题的专案组,由福安市王津副市长当组长,当时负责青苗赔偿的是由福安市信访局派去的人员登记。之后,这个专案组的所有成员都睡着了,没有处理一项问题。2013年3月22日福安市委倪正云书记接待了我的上访,并安排市政法委书记刘晓明第二次成立专案组处理我村土地问题,为了不浪费纳税人的钱,对青苗赔偿这块,我叫市里去找信访局,因为当时全村人的青苗被毁问题都在原专案组信访局负责人手上登记过。当新的专案组人员向信访局拿资料时。信访局一个女同志给我电话,说原来的专案组成立,信访局根本没有参加,还指责我乱说话。专案组涉及的部门多家,而且当场会议我做了录音,这个信访局也要否认?之后。我到信访局把当时专案人员给我电话的记录给他们看,这时他们无法否认,就换一种“脱皮”方式,称当时登记的材料没掉了。这是第一次领教到福安信访局的“厉害”。

       第二次是2012年12月15日,我去找倪书记上访,但那天不是倪书记接访,信访局一个熟人把我安排给纪检委书记接待,接待室还有国土资源局局长,我没开口,他们的话比起还多,于是我愤怒了,反问他们几句,最后我信访事项没说就被赶出来了。而后,我的熟人看见我像见瘟疫,说让我去接访室后,他被领导臭骂了。次月,也就是2013年1月15日,我去找倪书记上访,信访局不让我进接访室,我只能等到中午12点,见倪书记接访时间结束后从楼上下来,我把信访材料交到他的手上,倪书记让我们这些没有被接待的人第二天到市信访局,他继续接待。第二天我去等了一会,轮到我了,我正要进接访室,信访局那个“领导”赶紧用肥大的身体堵住门口不让我进,最后倪书记的秘书出来带我进去。我真怕信访局了。

       这次,信访局虽然没有阻止我,却把问题发给没有资格处理单位,这种做法就是在切断我村寻求解决问题的路。

       信访局是市政府的一个机构,就算是中央巡视组把材料直接转到信访局,难道信访局不用转交给政府?如果有转交给政府,政府认为信访局可以代表政府处理我举报的问题?要是这样,为什么我村问题诉求十几年来政府都处理不了?难道抢劫农民土地是真,解决问题是假,是敷衍与搪塞才是手段?

       这次《关于王秀英信访事项处理情况的意见书》一不是巡视组的意见,二违背法律法规,三没有处理问题的期限,显然,违背中央反腐的宗旨,也不是巡视组进驻全国各地的目的。为国家的尊严,为了不给习近平主席的反腐丢脸,本人请求中央巡视组在法定的时间内依法给我们联名举报的8人一个答复。

      请求答复人:王秀英

      2013年6月11日

(2014/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