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非智专栏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西澳) 非智
   
   一
    当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以富有作为标准来判断他的百姓时,这个政府就为它的人民设定了道德标准。当人民币的票面盖住了一切丑陋和罪恶,当人民币能打通任何渠道一直通到常委时,那么,说明了这个政府存在很大问题,至少体制是不完善的。“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 三十年前,政府所倡导的是以政治为纲,一切围绕政治。从家庭出身开始到你所做的工作,你每日的生活都和政治分不开。在那个时候,出身越卑贱越伟大,所以当时的伟人就说“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那时的农民陈永贵都能当上国家副总理,这在古代可是左宰相啊。那时,出身资本家、地主、富人家、名门望族者,自然地背上了一个出身不好的包袱,接着在三反五反中,在反右中,又产生了新的背包袱的所谓反动家庭。这部分被称为“地、富、反、坏、右”,及他们的家人,从此成为二等三等公民。这些“高贵”出身的人及他们的家属,永远是每场运动的受害者。他们的子女不能上大学,不能就业到好的工作单位,不能入团入党,总之,这些人成了印度的种姓族,似有永运抬不起头的命运。


   
    怎知命运还是会改变的,文革结束后,一场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把政治为中心拉扯下来,换上了以经济为中心。以经济为中心,那不就是讲钱了吗?于是,全民不谈或少谈政治,都来谈经济,来谈钱。这时越有钱越光荣。于是,资本家、地主都可以入党了,于是过去的名门望族又出来了,于是,有钱的人可以进政府,资本家、地主都可以带着他们的富裕家产坐上了主席台。那些企业做大的,不管来路如何,都纷纷成了政府的红人,成了政协委员、人民代表。这真应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之说。过去三十年大谈政治,现在三十年大谈金钱。这种转变之快,是历史上,国内国外从没有的。
   
    以钱或以富有来评价一个人的成就,来断定一个人的人性,这是极为危险的政府行为,但在中国却出现了。为什么中国人总是愿意走极端?以前三十年是农、工和贫民虐待地主、资本家和富人,现在则是富人、地主、资本家欺压农、工和贫民。
   一味追求经济效力的结果,同一味追求政治态度一样,都容易把人民带入歧途,走上邪路。当一个国家教育标准是以所培养的学生拥有的钱越多,越有成就来看,这个国家所培养出来的就只有贪婪和骄奢淫逸。我们反对以政治为纲,同时我们也不能提倡以经济为纲,必须是将道德品质放在首位。讲道德品质,不等同于讲政治。人以德立,国同样以德立。
   
    古代春秋时期政治家管仲在《管子-牧民》中说:“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 国家之德,就是人民之德。国家有怎样的道德标准,人民就将按怎样的道德标准而立身生活。
   
    以政治维纲,结果全国人民政治狂热,于是一条条人命无辜被害;以经济为纲,结果全国人民都在毁山毁林毁地追钱,于是大自然遭受惨烈破坏,雾霾笼罩全国。
   
    人无德,终将身败名裂;国无德,终将倾危直至灭亡。
   
    过分讲政治和经济,而忽略道德品質,都会导致人性的溃败。凡经过文革和经济大改革的人,都见证了这种人性溃败的历史镜头。
   
    文革期间,人人讲政治,有老人跌地,路人漠视,无人愿扶,因为有可能扶起的老人是“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 的一员,那么,扶的人就有可能被冠上同情反动分子的帽子。而今,人人讲金钱,有老人卧地,无人敢扶,因为有可能你扶了老人,却被诬告一口,诈你赔钱。
   
   道德心的沦丧,人性的崩溃,这是国人的不幸,民族的不幸,国家的不幸。管仲几千年前的告诫,到现在还說明著這個道理。
   
   
   二
    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後,政府對人民標準前后的不同,实际上是一種經濟的標準代替了政治標準,是一場革命後的再革命,是一場貧民、窮人在書生帶領下造反取得政权后,被新貴和新的地主、資本家、富人的再顛覆。
   
    那个犧牲百萬人生命而建立起来的政权,其結果,還是如毛澤東所說的,不過換了一個朝代,換了批不同人坐主席台,換了不同旗子和不同口號。富人新貴最終還是這個國家的主人。这和朱元璋拉着一群农民兄弟造反,夺得了政权,建立了同于前朝的专制朝廷,换主不换政体,有很相似的共同点,都不过是“城头变幻大王旗”而已。不同的是,封建时代是皇帝一人当政,现在是一党專制。那些曾舉起錘子鐮刀的農工們,在奪得了政權後,在他們的家族成了望族,成了富人後,現在則擔心著新的窮人和貧民舉起鐮刀和錘子。
   
    中国几千年来,难道要不断重复着这样一个中国所特有的现象:即一个暴力推翻一个暴力,建起了暴力政权,一段时间后,又被另一个新的暴力推翻,就这样往复循环,一直到现在。如果政体不改,思维不变,还是以暴力抗暴力,最终,会被暴力所摧毁。但是,歷史告訴我們,任何一場革命,一場暴力,受难的永远是无辜的平民百姓。
   
   2014年5月23日夜
(2014/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