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三个让江泽民恐惧的女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
九剑博客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让江泽民恐惧的女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

http://s1.djyimg.com/i6/1406191455062639--ss1.jpg
   受中共迫害而不得不流亡海外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左)、王春荣(中)和张亦洁(右)。(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4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何伊美国华盛顿DC报导)题记:每年的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美国是全球救助难民最大的捐助国,素有为逃离暴力和迫害的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传统,接纳被迫离开家园的人员及其家庭踏上自由的邦土,提供临时或永久庇护。
   
   来自美国移民局的数据显示,从2009至2012年,美国移民局收到的庇护申请每年增长20%,2013年总计收到四万四千份庇护申请,约30%的申请者来自中国,其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占主要部份。本文主人翁——三位中国女士,曾分别是红极一时的中共高官、一般家庭的贤妻良母、成功的企业家。她们在中国大陆,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而让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江泽民集团恐惧万心,她们相继成为饱受中共迫害的囚徒,最后流亡海外,成为联合国难民或获美国政治庇护者中的一员。

   
   她们的坎坷经历,却是十五年来在中国持续发生的真实故事中的冰山一角……
   
   
   

来自美国移民局的数据显示,从2009至2012年,美国移民局收到的庇护申请每年增长20%,2013年总计收到四万四千份庇护申请,约30%的申请者来自中国,其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占主要部份。本文主人翁——三位中国女士,曾分别是红极一时的中共高官、一般家庭的贤妻良母、成功的企业家。但在中国大陆,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相继成为饱受中共迫害的囚徒,最后流亡海外,成为联合国难民或获美国政治庇护者中的一员。

她们的坎坷经历,却是十五年来在中国持续发生的真实故事中的冰山一角……
   三个让江泽民恐惧的女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

   
   受中共迫害被迫离开家园,来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张亦洁。(图片提供:张亦洁)
张亦洁

曾经的中共官员

张亦洁1977年从吉林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国务院对外经济联络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工作长达二十几年,曾任这些中共中央部委办公厅副处长、处长等职。丈夫亦身居要职,儿女品学兼优。

用她自己的描述,博览群书的张亦洁“很左、很马列”,“属于为共产党勤勤恳恳卖命的那一层人”,“相信党多于相信父母”。

亲历罗马尼亚政变

她在中共驻罗马尼亚大使馆担任要职期间,目睹罗马尼亚1989年政变,军队倒戈,站在民众一边,推翻了共产党政权,罗马尼亚成为民主国家。

张亦洁把她和同事冒着枪林弹雨获取的情报如实发回国内。刚经历“六‧四”的中共隐蔽了真实情况,其党报《人民日报》的报导称之为反革命暴乱。张亦洁感到震惊和气愤,有一种被欺骗和愚弄的感觉。

揭秘广交会内幕

从1992年起,张亦洁担任中国出口商品广州交易会大会办公室副主任,负责整个交易会的大会简报。

她透露,在这个一年一度世界规模最大的交易会上,组委会办公室有一项日常业务——监听交易会每一个参展商家的私人经济情报,由军方技术部门安装窃听设备,主机在军方技术室,由线路遥控,24小时监听,窃取外商的经济情报,从而在谈判桌上掌握主动权,截取最大的经济利益。

“我虽然对这种现象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可实际上是把爱这个共产党跟爱国混淆在一起了。事实上,它是两个概念。”

奴工产品 残酷的玩笑

1992、1993年,美国对中国奴工产品问题进行指控,当时正是张亦洁经手处理这件事情。

她亲自写简报,否认中国存在奴工产品出口,然后把简报发到中共中央各部委、各驻外使领馆,要求统一口径,不能承认中国有奴工产品出口。

张亦洁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修炼法轮功后遭非法劳教,她与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迫没日没夜地生产她曾经否认其存在的奴工产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于2013年11月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万圣节求救信》的文章,讲述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以及他藏在奴工产品中的一封求救信漂洋过海、抵达俄勒岗州一个美国家庭、引发全球关注的故事。

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凯斯(Julie Keith)2011年花29美元在Kmart商店买了一套万圣节饰品。次年万圣节前,当她打开包装,一封信掉了出来。

写信的人用生硬的英语发出了呼救:“如果您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把信转交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处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

拒绝放弃修炼 惊动李岚清与江泽民

1999年7月20日之前,经贸部专为修炼法轮功的官员批了一个炼功点,大家每天中午都集体在部里一栋大楼里炼功。

政府开始对法轮功发动镇压后,经贸部逼迫张亦洁放弃修炼。在专门对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政府官员进行思想转化的洗脑班,她绝食九天,拒绝放弃修炼。这件事惊动了李岚清和江泽民,二人每天睡觉前必看该洗脑班的简报。

42个日夜 黑发人变成白发人

她在劳教所遭受的虐待中,最残酷的一次是被关在一个24小时不见光、面积仅10平方米的黑屋里。42天、42夜站着,9个人轮班看守,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最后就是失禁了。

“在那种情况下,人的尊严哪、人的自我肉体的那种感觉都没有了。就只剩了一念,就是死,我也要修。 ”

期间,她被施用“开飞机”的一种酷刑。整个后背倒控,人被抵到墙上,20分钟人就浑身颤抖。一边一个人踩着她的膝盖,身后有一个人抓着她的两肩把身体往下压,让人摺叠起来。膝盖被踩伤,腰椎也伤了。

冰天雪地的夜里,她穿着很少,如果犯困,就被泼冷水,头上挨棍打,伴着咒骂。身体承受的折磨永远都处在生死之间的临界点上。

42个日夜,没有一分一秒的休息。42个日夜之后,她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人。

最后看一眼长安街

非法劳教结束后,她24小时被监控、跟踪,不许出北京城,完全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环境。

“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因为对个人信仰的坚守,你是有罪的,罪到没有生存之地。”她决定偷越边境,离开中国。

出发那天,她坐上穿过长安街的一辆公共汽车,想要最后看一眼长安街。那里,阴霾密布,警车像幽灵般在四处穿行。她和全国无数法轮功学员曾在“四‧二五”、“七‧二〇”去那里上访、用生命捍卫“真、善、忍”信仰。

中途,她去见了女儿。“妈妈你又要走?你上哪儿?”不修炼的女儿问她。

女儿把手表脱下,给她带上。她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拥抱了女儿,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恐怖之夜 与陌生人跨越中国边境

她是被一位陌生人带着跨越中国边境的。10天10夜,颠簸流离,惊险重重。

夜里下着瓢泼大雨,天色漆黑。那名男子骑着摩托车,带着她,行过羊肠小道,向山上行走。山上的泥石流伴着暴风雨和电闪雷鸣往山下滚。摩托车走在山脊上,泥泞和大水哗哗往山下冲。稍有闪失,就会连人带车滚下山间。在沼泽跋涉,穿行在热带雨林中,走过墓碑。她心中充满恐怖和不祥的感觉,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被带着往前走。终于,她平安走出来。

垃圾堆里的菜帮子

2007年6月,张亦洁踏入泰国。她和许多寻求避难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把生活水平压到最低。

一次经过菜市场,她看到垃圾筐里有被扔掉的菜帮子,比同住的学员平日从垃圾筐捡回来吃的菜帮子好多了。

她犹豫着:“我要不要去捡?”心里有一种如同乞丐般的感觉。“当没有做的时候,是一种心态。当把手伸进垃圾筐里的时候,心在颤抖。”她含着泪把菜帮子捡出来。

流亡,成为联合国难民,这一切,张亦洁的家人并不知道。

张亦洁离开中国8个月后,薄熙来宣布开除她的公职,并对她的丈夫施以软禁。
   
   三个让江泽民恐惧的女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

   
   流亡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图片提供:马春梅)
   
马春梅

修炼大法 “冤家”成朋友

商场如战场。开有一家商店的马春梅有时也会与同行发生矛盾,甚至打架。修炼法轮功之后,她不再跟人家争抢,以前的“冤家”竟成了朋友。

丈夫逢人便讲:“我媳妇人可好了,她修炼法轮功后更好了。”

那时,周围许多人走入修炼,在当地建立炼功点。人们相互间介绍和谈论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使人修心向善的神奇。

地狱般的夜晚

马春梅被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时,每天要给出口书籍打页子。早上四点多起来干活,晚上11点或更晚才收工。

大家睡觉后,她和学员如果炼功,就被拷上手铐或用绳子捆住。警察用电棍击打她们,扯着她们的头发朝墙上或暖气管上撞,有的学员牙齿被撞掉,嘴巴破裂,嘴里淌血。静静的黑夜,电棍“啪啪”作响,像鬼火一般,伴着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灌食是惩罚 不是延续生命

她还被强行灌食过。“他们说是‘为了救你,不让你死’,那简直就是惩罚,哪是为了延续你的生命?”

人被捆在床上,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嘴被撑开,一根塑料管从食道插入胃里。狱医用漏斗往她嘴里灌咸玉米糊。旁边,一个人在照相,警察拿着电棍。如果不配合灌食,就随时电击,他们哈哈大笑着。她反抗时,狱医上下抽动插在胃里的管子……

离婚那天 丈夫哭了

她先后四次遭到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长达4年多。丈夫说:“就是等10年,我也会等你出来。”

法院要求她和丈夫离婚。这是一个“选择问题”,“要么不炼,要么离婚。”“离也得离,不离就判你离。”

被宣判离婚那天,她像是傻了般,整个人懵了。丈夫痛哭流涕。

流亡泰国 致人疯的日子

当走出劳教所,她没有证件,没有户口,没有家,不知该去往哪里。2006年10月,她流亡到泰国。

她曾被泰国警察抓住,关在移民局监狱一年半。那是一个很大的监狱,环境极为糟糕。

一位母亲带着四个孩子,地面都是大便和尿液,一个精神病人满地打滚。闷热的天气,大电扇在头顶上日夜不停地旋转,“呼呼”作响,人们听不清楚对方说话。大家挤着睡觉,腿搭着腿。在旁边瞅,那里就像一个个死人堆。

“你在里面看不到希望,生不如死。有个年轻女孩不到一年就疯了。”

孩子定格在7岁

马春梅离开家那年,儿子才7岁。他现在21岁了,长什么样,她一点也不知道,也猜不出来。有时候,看到别人的孩子,她会发呆。

印象中,儿子还是七岁,还是那个小小的、胖小子的形象。她有时候会想起,她被绑架时,儿子的哭喊。有人曾对她说,儿子的被窝里全是面包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