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独往独来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做党的工具,刘少奇自食其果(11)
   2012-05-05

   
   2004年85岁的司马路老人出版中国历史的见证《司马路回忆录》,这部长达近600页的著作是司马老人毕其一生心血,奉献给世人的一步独特历史巨献,善和恶是人性的两面,虽不如硬币的正反两面那样成比例,人之初,性本善,人们通常所说的人性都是指善的和自然的一面,恶应该是人性中最小的部分。
   然而没有一个时代能像共产党时代那样,把人性之恶张扬的那般登峰造极,那般淋漓尽致。共产党的许多理论起了这个作用,其中之一是工具论,特殊材料论,司马路书中披露,在中共内部刘少奇是这些理论最起劲的鼓吹者,刘原引斯达林共产党党员是特殊材料之说,大肆发挥道,一个共产党员入党以后,就像木料一样的交给党,党今天需要把这块木料做成椅子,就做成椅子,党明天需要把这块木料做成桌子,就做成桌子,当党需要建筑大厦的时候,你也可以变成栋梁,但是如果党需要造一个马桶,那么你也得尝尝臭气。
   问题在于谁是党?谁是我们?这本身是一个悬乎的表述,口称我们,始于苏共头目的史达林,当时在苏共高层居劣势,在党内居少数地位的史达林精于权术,扛起我们一词,口称代表党,先后击倒托洛斯基、季诺维耶夫、迦米涅夫、布哈林等党内对手,实现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现代集权。史达林的发明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和中共厚黑集团那里,成了活学活用的法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惯用“我们”的中共头目,操持这一话语工具愚弄党内外。
   司马路记载,在一次会上毛泽东要王明表态,王明说在毛主席的旗帜下,我愿意做党的工具,刘少奇却讥讽的说,你提出在毛主席的旗帜下是掩护,是有毒的,王又无可奈何的说道,我愿意做一头驴慢慢走,跟着毛主席走可以吗?刘却不依不饶,他说做党的工具是不可以有条件的。又可联想到苏联大清洗的那段历史,史达林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无数政敌送进监狱,并企图从肉体上予以彻底消灭,一些政敌不承认自己的罪名,史达林及其帮凶们便欺骗他们说,他们需要为党的利益而牺牲,制造敌人,也是党的需要。
   让人民相信即便和平时代,还有敌人,尤其有那些与帝国主义勾结的敌人,人人保持警惕,就能保住社会主义的果实。那些甘愿充当党的特殊材料和工具的人,天真的相信了党的要求,纷纷违心的承认了那些强加于他们身上,毫不相干的罪名,扮演敌人,一些人在认罪的时候甚至还出于热血沸腾的状态,连党的创始人之一元老季诺维也夫也违心的认了罪,不同的是被处决时,诺维也夫向党提出了几点卑微的要求,对此史达林在中央委员会上冷冷的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个季诺维也夫他居然敢对党提条件。
   文革开始,刘少奇遭遇毛泽东亲自炮轰和打倒,满腹委屈的刘找到毛说,我只有一个请求,辞去一切职务,回到乡下去种田,做一个普通人。此时此刻连刘自己都忘记了,他只是党的工具,无权对党提条件,当需要树一个中共的赫鲁晓夫,需要他这个反面典型,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想做一个普通人已经是痴心妄想。历史对刘少奇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他最后惨死在河南开封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时,不知他是否想明白了,正是他自己亲自鼓吹的特殊材料论、工具论,成为置他于死地的杀手锏之一,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孽,对他直接下毒手的那些人,也不过都是他自己调教出来的工具罢了。
   应验了中国那些绝妙的成语,自作自受、作茧自缚、请君入瓮等等,而且把毛泽东捧上神坛,刘少奇正是始作俑者,从延安整风到七大,刘带头给毛加上至高无上的冠冕,刘甚至把毛捧为中国革命的皇帝,其实类似的帮凶和下场又岂止刘少奇,凡举彭德怀、贺龙、陶铸、林彪等,又有哪一个不是如此呢?毛发动文革之初,刘公开表示不理解,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刘并非不知道毛的意图,就是冲着他而来,论面厚心黑,刘少奇也算高手,曾策应毛之诡计,恶斗王明、周恩来、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等。
   毛刘联手,配合默契,无往不利,但厚黑深处终不及毛,轮到毛刘摊牌时,仍为毛所算,重炮落网,竟被毛置于死地,毛泽东先给刘少奇定下罪名,叛徒、内奸、公贼,然后才让江青等人去筹集证据,使之符合罪名,江青等人筹集到抗战期间刘少奇主持国统区的地下工作,二十多名中共高干,包括薄一波、杨秉承等,因在国统区从事特务工作,被国民政府逮捕下狱,刘少奇指示这些被捕中共高干,让他们出卖一些在他们周围追随中共的进步青年,和反对国民政府的左翼知识份子,以换取释放。
   薄一波等人照办,而被他们出卖的进步青年和知识份子则尽遭枪毙,其中有的也是中共特务,只是级别较低,成了换取薄一波等人获得自由的祭品。翻出这段历史旧案,刘少奇被贴上叛徒、内奸、公贼的标签,遭批倒批臭,薄一波等人则被打成61人叛徒集团,投入大牢。对比刘少奇,司马路是幸运的,试想如果司马先生没有在1941年退出中共,那么他可能在延安整风中,落得个王实味一般的下场,或者在反右运动中,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或者在文革中,非死即囚,难逃一劫,又如何逃得过另一劫,劫劫相扣,在劫难逃。
   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们整日沉陷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他们都是身心被毁的残疾人,无法回到生活,无法做一个正常人,可悲的是,由于他们做不了正常人,所有中国人也都做不了正常人,政治学习,骂大街似的报刊社论,批斗会,自相残杀,末日般的疯狂。中国著名作家沉重文在他的作品萧萧前言中,有此一段,我只建造一座小庙,在这座小庙里,我供奉的是人性,在众多文人墨客中,沉重文的作品得以流传就在于他对于人性的执着,共产党无视人性,以党性代替人性,司马路曾误投中共,失身虎穴龙潭,但即时醒悟,断然抽身,回复生活,回返自然,回归人性,扬弃妖魔,供奉人性。
   司马先生的一生何其大幸,司马先生写历史,也处处写人性,他写中共历史,以人物为中心,有蜿蜒的历史,也有动人的故事,比一般的史料更生动,更珍贵,更有价值,他甚至写到情欲与政治斗争,披露中共领袖人物因争夺女人,而演变的权力斗争。他写了许多人物,都有独到之处,而且传神,除了刘少奇,还有诸如周恩来是个道家,也是演员,瞿秋白是一个书生,书生搞政治是一个历史的误会。
   反观中共史书或教科书,没有人性只有党性,而且竭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之厚黑能事,左派被说成是右派,爱国被指为叛国,人祸被混淆成天灾,奴役被颠倒为解放,跪下去了被说成是站起来了,破坏中国文化被解释成代表中国文化,制造两岸分裂,被打扮成维护两岸统一,末世被粉饰为盛世,屠夫被涂抹成伟人,中共以谎言书写历史,以致于连共产党自己的历史也被他们写成了一笔糊涂帐。
   文革后,中共竟需派人到海外收集文件,弥补中共文史的空白,对照之下,类似司马先生这样的回忆录就弥补珍贵,面对那段被人任意编写和窜改的历史,司马先生的回忆录成为不可或缺的补充和纠正,他以其亲身经历记录和见证了那一段凶险离奇的历史,既有参与者的投入,也又旁观者的清醒。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把中国带入深渊(12)
   2012-05-12
   
   法轮功自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向中国社会公开传出。根据中国官方资料,在短短7年里,法轮功吸引了约1亿人。他们遵循“真、善、忍”准则修身养性,并通过炼功强身健体。各种抽样调查显示,法轮功在帮助人们提升道德水准、改善人际关系、促进社会安定以及祛病健身方面效果卓著。
   1999年2月,美国《世界新闻周刊》发表文章,文中引用一位高官的话:“法轮功和其它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当时任总理的)朱熔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前中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在对法轮功进行过深入调查后表示,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考虑到每个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亲朋好友,那么法轮功直接涉及到的人群达几亿人之多。这样的人数规模,甚至可以超过世界第三人口大国──美国。在其它任何一个国家,很难想像,这样庞大的人群会遭到一个政府的大规模迫害。
   不幸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因为妒忌,依恃共产党的强大机器发动了这场迫害。这场迫害使得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有更多的家庭和他们的亲朋好友陷入恐惧、悲伤和不满中。
   有消息披露,胡锦涛接班后,曾下令成立中央特别调查组对江当政时在镇压法轮功上的财政资源投入情况进行了秘密摸底,发现镇压高峰时期(1999~2002年)的政资源消耗高达约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一半,一般时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国家财力。另有消息透露,比例最高时,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三的资源被用维持迫害法轮功。一名国务院财政部官员明确说到:“镇压政策是钱堆出来的,没钱,镇压就维持不下去。”在迫害刚开始不久,中共官员就毫不讳言,镇压的费用过了一场战争。
   迫害始作俑者江泽民下台后,周永康继续维持镇压法轮功的政策,虽然所花费用有所下降,但仍然给国家财政、百姓带来巨大的负担。目前,单单以迫害法轮功为主要任务的政法委的年公开维稳费用,就已经超过了军队的费用,达到7,000亿,这能看得见的。而与迫害相关的方方面面动用的资源,根本无法统计。人们可以想,要维持这样一场规模浩大、已经持续了13年的战争,对国库、人力、社会整体资源的耗费要达到什么程度。
   如此超常负荷不是正常国家财政所能够支付的。巨额政府赤字、乱印钞票、拚命出口创汇、拉拢外资输血就成了常态。中国社会这几年持续通涨,跟迫害法轮功造成财政困境、政府大量印钞票有很大关系。最近中国的银行甚至在海外上市或准备上市,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巨额亏空、想方设法骗百姓的钱,甚至到海外去圈钱。无疑,前些年中国的外资投入与出口创汇,也有很大一部分被江泽民用在了迫害法轮功上。
   江泽民在镇压一开始就发现根本无法用现行的任何法律去给法轮功“定罪”,因为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性,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时至今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确定的7种邪教组织、公安部另外认定的7种邪教组织名单中,都没有法轮功。
   江于是制定了一套新系统来破坏已有的法律体系,即建立“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办公室”就是这个“领导小组”的办事机构),利用“政法委”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党务机构,把对法轮功的迫害推向全国乃至全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