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藏人主张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伍凡: (視頻) 獨立評論第693期 中共掩盖历史事实是无法逃脱其罪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_v9V2wT8gU
   &index=1&list=HL1401920959
   
   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40856

   
   3024-06-04
   
   +++++++++++++++++++++++++++++++++++++++++++++++++
   
   伍凡評論第396期 紀念「六四」25週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動
   
   Wu Fan commentary #396:
   During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June 4th" events,
   Chinese Communists take anti-terrorism as an excuse to strangle the national citizen's movement.
   
   
   2014-05-30
   
   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96期,我今天要評論的題目叫做「紀念『六四』25週年,全國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自從1989年4月15日到6月4日,轟轟烈烈波及全國範圍的「六四」運動,被坦克車鎮壓了。今年是「六四」25週年,全世界各地的華人在紀念這場偉大的民主運動。在運動過程當中,北京大學的學生們提出了著名的七條要求,這七條要求在天安門廣場,通過王丹作為一個學生領袖之一,王丹他廣播了,他的要求包括:政治民主、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反對貪污、公布官員收入等等要求。
   
   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要民主、要自由的民眾運動,影響到全世界。「六四」運動之後不久,在歐洲發生了蘇東波事件,緊接著蘇聯瓦解,社會主義陣營消失了。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三個條件
   
   下面我要講一下,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條件是哪些呢?有社會矛盾、學生運動和中共黨內鬥爭,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而這個時候這三個條件都同時出現。
   
   中國自從1978年開始了經濟改革,給中國的民眾、中國的社會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和實際的好處。10年之後,社會分化、貧富不均、貪污腐敗等等的弊端和社會矛盾,日益的明顯和尖銳了,引起了民眾非常強烈的不滿。他們就引起了抗議,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一個方面,從1978年到1987年,將近有9年的時間,中國的思想界、理論界、學術界,空前的活躍自由,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這60多年來,唯一的一個空窗時間,也就是1978年到1987年這段時間,給了中國的知識界、理論界、學術界相當大的自由度可以充分討論,經濟、政治改革等等各種智囊機構紛紛成立。
   
   趙紫陽、胡耀邦這些人,他們直接參與或者授意之下,知識份子們積極的探討中國政治改革、政治發展的前景,包括軍隊國家化、多黨政治等等,在我們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不可以想像的話題,在當時卻成為公開的理論務虚探討的內容。然而這樣一個有強烈濃厚的小陽春的政治氣候,到了1987年遭到了風吹雨打、冰霜封殺。1986年秋天,北京和安徽部份城市的高等院校發生了學潮,導致中共內部的強硬派眼裡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浪潮被迫停止了。
   
   胡耀邦因為對1986年的學潮表現出相當溫和的態度,被鄧小平這批老人認為你這個反資產階級自由化,沒有出力,所以1987年1月就把他趕下台。
   
   「六四」的學生運動所引發的一個直接的因素,就是在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了。胡耀邦逝世,這些學生們、知識份子們非常懷念他,所以自動自發的在全國各地,尤其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搭起了悼念胡耀邦逝世的紀念台,成千上萬、最後上百萬的學生到了廣場,要追悼胡耀邦,追悼他為中國的學術界、理論界、政治界做的好事,人們沒忘記他。
   
   在這整個過程中間,共產黨發生了分裂,鄧小平、李鵬這一幫是極左派,而趙紫陽和他的一批同僚以及他的幕僚們,就成了開明派。
   
   那麼上百萬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該怎麼處理呢?按趙紫陽的意見,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來解決問題,勸學生們回學校,按現實的問題來討論、來建立新的規章制度。但是這一條方針被鄧小平拒絕了。所以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最終露臉了,可以說是最後一次公開露臉,他講:「我已經老了,我們沒有用了,我來得太晚了,你們還年輕啊,你們要多保重啊!你們有前途」。這說明趙紫陽在中共黨內鬥爭完全失敗了,他這個路線被拒絕了。
   
   同時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也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激進的一派,一派是溫和的一派。溫和的一派幾次提出建議:回學校吧,回學校以後再慢慢從長計議,再和共產黨來談判、對話;而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們呢,相當大都是站在激進派這一邊,多數的人不願意離開廣場,所以在這個狀況下有三個因素,促成了在天安門廣場被鎮壓了。
   
   三個因素促成六四運動被鎮壓了
   
   第一個,是共產黨內部左派佔上風;第二個,學生中間激進派佔上風;第三個,鄧小平拒絕了趙紫陽溫和處理學生問題的方針,採取下令軍事鎮壓,坦克車開進廣場,讓這個慘劇發生,「六四」運動被屠殺而告終。
   
   「六四」過去了25年了,現在80後、90後這些年輕人,在那個時候有的還沒出生,有的還非常年輕,所以他們年輕的記憶裡面是沒有這場運動的概念。可是到現在他們還是不了解,因為共產黨整個「六四」運動的事實、文字、資料、圖像、聲音完全給封殺了,全部不准在中國大地流傳、閱讀、觀看。所以這些年輕人不知道什麼叫「六四」。
   
   事實上「六四」運動不是一場暴亂,不像共產黨4.26社論裡面講天安門廣場是一場暴亂,它不是一場暴亂,它僅僅是和平示威請願的學生和市民的一場公民運動。對中共的當政者還抱有期望的這些學生和市民們,沒有絲毫造反的跡象,他們根本沒有造反的念頭,沒有衝擊市政府,沒有衝擊人大,沒有衝擊大會堂,沒有衝擊新華門,甚至於連電台、電視台都沒有去干擾,所以他們是非常溫和的行動派。
   
   他們要求跟政府談話、談判,政府沒有答應,使他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絕食不走,這就是學生中激進派的做法。溫和派說我們回學校去吧。但是他們不是暴徒啊,他們僅僅是用他們的絕食行動來表達他們的理念。
   
   那麼「六四」鎮壓之後,並沒有導致政局和平發展。從1989年6月4號之後,一直到了1992年,這兩三年期間,中共的政局非常不穩,並且經濟繼續下滑,上不來,所以到了1992年鄧小平看到,如果再不啟動改革開放的話,那中共這個政權恐怕會葬送在他們自己手上,中國會發生社會動亂。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六四」被屠殺鎮壓掉了,共產黨又不得不重新開啟改革開放,可是這個改革開放的涵義,和78年到87年那批知識份子們所提出來的各種各樣的改革方向、意念、計畫等等已經是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什麼?因為你殺了人了,這些當權者殺了人之後,老百姓跟他們有相當大的隔閡,非常大的仇恨。
   
   六四大屠殺後,中共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
   
   這樣一來,中共本身的道德資源喪盡了,你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造成了中國民眾對中共當局的任何事情都不相信了,已經到達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根本不相信共產黨。無論中共做什麼事情,民眾都不相信中共的本意,不管你是善意、惡意,我根本就不相信。事實就是如此。
   
   為什麼老百姓會有這樣一種觀念呢?很大的程度上就是跟「六四」有關。經過「六四」之後,中共知道殺了人了,它們知道走錯了一步大棋,這步棋走錯了,但是它們不願意低頭悔罪改過,它們就採取改革開放。可是你沒有一個正義感、沒有道德感,你們當官的這些人,想到的是紙醉金迷、權錢結合,大肆的貪污腐化,大小官員是無官不貪。毛澤東時代所提倡的「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沒人相信了,變成什麼?「為人民幣服務」成為行為的信條和準則了,所以「六四」之後導致了社會的道德敗壞。
   
   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
   
   那麼從另一方面來看,雖然「六四」之後到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但是它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發展帶來了一部份的民眾生活改善,但是因為政治上不改革,官員貪污腐敗,就帶來了新的不平衡,貪污腐敗,貧富分化,當權者內部也沒有一個力量能夠抑制權貴們的貪污腐敗,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道德和法律的制高點。
   
   所以老百姓就覺得儘管是經濟改革了,生活也改善了,可是他們還是感到他們被大大的剝奪了,貪官污吏們占得了非常好的好處,賺了很多很多錢。而勞工們、農民們、知識分子們他們覺得被欺騙了,被剝奪了,被邊緣化了,這樣就喪失了政治上、經濟上的實實在在的應該發揮的能量。
   
   從「六四」之後,中國的社會就變成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產生新的風波和動盪。每到「六四」,共產黨就驚慌失措,像這樣的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它們面前,它想盡一切辦法要封殺他,尤其是今年。那麼到了現在,我們看看再重新啟動改革,改革包括老百姓真正平等、平均、公平的一些經濟改革,包括政治改革,它的衝動的能量和推動力已經沒有了,已經沒有了。
   
   過去這二、三十年來,趁著國際貿易市場上升時期,最好的時候它經濟發展,但現在已經走到了盡頭,再也看不到一個機會了。所以進一步的政治和經濟改革,勢必要對共產黨權貴集團開刀,因為「六四」之後這些權貴集團們勢力壯大了,掌握了巨大的財政、金融、產業、市場銷售的一些能量和資本,你要進行深層次的經濟改革,那就要對這些權貴開刀。
   
   然而,你要對他開刀的時候,這些權貴們他們就會跟你拼命,拼得你死我活。最典型的我們看,李鵬,在「六四」執行戒嚴令下令屠殺的統領,他退休之後他的子女、他的家族成了中國電能和煤炭集團的大本營,他們掌握了中國巨大的能源財富,掌握了巨大的資本,他們就是「六四」屠殺的得利者。
   
   你要再進行深層次改革,那就要拿李鵬開刀,他們會願意嗎?他們一定會拼命。所以共產黨內部就不會得到平靜和安寧。上個世紀80年代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當時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由誰帶頭的呢?就是由趙紫陽他作為中共中央政治改革小組組長,要推行政治改革。
   
   就因為「六四」鎮壓以後,這個政治改革的方針路線全部停止,那麼現在政治改革就成為了一個禁區。權貴結構是僵化的,腐敗加劇。當權力越腐敗的時候,社會就越不滿,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中共當局越不敢放鬆,甚至更要強化它的統治權力。所以越走這個螺絲釘越扭越緊,使得社會和中共當局,這種對抗局勢更緊張,那麼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這個惡性循環底下,這種權力結構卻沒有政治改革把它化解掉。不僅僅是權力集團,甚至於整個社會都出現了一種像習近平的老師孫立平教授所講的,整個社會潰敗了,這種潰敗狀態會危害到中華民族的未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