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藏人主张
·《国际藏学史导论》序言
·《國際藏學史導論》即将问世
·袁红冰教授谈《国际藏学史导论》
·曾建元教授撰文蒙藏委員會究竟何時裁撤?
·谈「西藏自古屬於中國論」
·袁紅冰序《國際藏學史導論》
·《國際藏學史導論》出版說明
·为何《藏英詞典》早于《漢英辭典》
·西藏诞生首批女格西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一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 (視頻) 獨立評論第693期 中共掩盖历史事实是无法逃脱其罪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_v9V2wT8gU
   
   &index=1&list=HL1401920959

   
   
   
   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40856
   
   
   
   3024-06-04
   
   
   
   +++++++++++++++++++++++++++++++++++++++++++++++++
   
   
   
   伍凡評論第396期 紀念「六四」25週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動
   
   Wu Fan commentary #396:
   During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June 4th" events,
   Chinese Communists take anti-terrorism as an excuse to strangle the national citizen's movement.
   
   
   2014-05-30
   
   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96期,我今天要評論的題目叫做「紀念『六四』25週年,全國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自從1989年4月15日到6月4日,轟轟烈烈波及全國範圍的「六四」運動,被坦克車鎮壓了。今年是「六四」25週年,全世界各地的華人在紀念這場偉大的民主運動。在運動過程當中,北京大學的學生們提出了著名的七條要求,這七條要求在天安門廣場,通過王丹作為一個學生領袖之一,王丹他廣播了,他的要求包括:政治民主、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反對貪污、公布官員收入等等要求。
   
   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要民主、要自由的民眾運動,影響到全世界。「六四」運動之後不久,在歐洲發生了蘇東波事件,緊接著蘇聯瓦解,社會主義陣營消失了。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三個條件
   
   下面我要講一下,形成1989年「六四」運動的條件是哪些呢?有社會矛盾、學生運動和中共黨內鬥爭,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而這個時候這三個條件都同時出現。
   
   中國自從1978年開始了經濟改革,給中國的民眾、中國的社會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和實際的好處。10年之後,社會分化、貧富不均、貪污腐敗等等的弊端和社會矛盾,日益的明顯和尖銳了,引起了民眾非常強烈的不滿。他們就引起了抗議,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一個方面,從1978年到1987年,將近有9年的時間,中國的思想界、理論界、學術界,空前的活躍自由,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這60多年來,唯一的一個空窗時間,也就是1978年到1987年這段時間,給了中國的知識界、理論界、學術界相當大的自由度可以充分討論,經濟、政治改革等等各種智囊機構紛紛成立。
   
   趙紫陽、胡耀邦這些人,他們直接參與或者授意之下,知識份子們積極的探討中國政治改革、政治發展的前景,包括軍隊國家化、多黨政治等等,在我們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不可以想像的話題,在當時卻成為公開的理論務虚探討的內容。然而這樣一個有強烈濃厚的小陽春的政治氣候,到了1987年遭到了風吹雨打、冰霜封殺。1986年秋天,北京和安徽部份城市的高等院校發生了學潮,導致中共內部的強硬派眼裡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浪潮被迫停止了。
   
   胡耀邦因為對1986年的學潮表現出相當溫和的態度,被鄧小平這批老人認為你這個反資產階級自由化,沒有出力,所以1987年1月就把他趕下台。
   
   「六四」的學生運動所引發的一個直接的因素,就是在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了。胡耀邦逝世,這些學生們、知識份子們非常懷念他,所以自動自發的在全國各地,尤其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搭起了悼念胡耀邦逝世的紀念台,成千上萬、最後上百萬的學生到了廣場,要追悼胡耀邦,追悼他為中國的學術界、理論界、政治界做的好事,人們沒忘記他。
   
   在這整個過程中間,共產黨發生了分裂,鄧小平、李鵬這一幫是極左派,而趙紫陽和他的一批同僚以及他的幕僚們,就成了開明派。
   
   那麼上百萬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該怎麼處理呢?按趙紫陽的意見,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來解決問題,勸學生們回學校,按現實的問題來討論、來建立新的規章制度。但是這一條方針被鄧小平拒絕了。所以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最終露臉了,可以說是最後一次公開露臉,他講:「我已經老了,我們沒有用了,我來得太晚了,你們還年輕啊,你們要多保重啊!你們有前途」。這說明趙紫陽在中共黨內鬥爭完全失敗了,他這個路線被拒絕了。
   
   同時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也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激進的一派,一派是溫和的一派。溫和的一派幾次提出建議:回學校吧,回學校以後再慢慢從長計議,再和共產黨來談判、對話;而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們呢,相當大都是站在激進派這一邊,多數的人不願意離開廣場,所以在這個狀況下有三個因素,促成了在天安門廣場被鎮壓了。
   
   三個因素促成六四運動被鎮壓了
   
   第一個,是共產黨內部左派佔上風;第二個,學生中間激進派佔上風;第三個,鄧小平拒絕了趙紫陽溫和處理學生問題的方針,採取下令軍事鎮壓,坦克車開進廣場,讓這個慘劇發生,「六四」運動被屠殺而告終。
   
   「六四」過去了25年了,現在80後、90後這些年輕人,在那個時候有的還沒出生,有的還非常年輕,所以他們年輕的記憶裡面是沒有這場運動的概念。可是到現在他們還是不了解,因為共產黨整個「六四」運動的事實、文字、資料、圖像、聲音完全給封殺了,全部不准在中國大地流傳、閱讀、觀看。所以這些年輕人不知道什麼叫「六四」。
   
   事實上「六四」運動不是一場暴亂,不像共產黨4.26社論裡面講天安門廣場是一場暴亂,它不是一場暴亂,它僅僅是和平示威請願的學生和市民的一場公民運動。對中共的當政者還抱有期望的這些學生和市民們,沒有絲毫造反的跡象,他們根本沒有造反的念頭,沒有衝擊市政府,沒有衝擊人大,沒有衝擊大會堂,沒有衝擊新華門,甚至於連電台、電視台都沒有去干擾,所以他們是非常溫和的行動派。
   
   他們要求跟政府談話、談判,政府沒有答應,使他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絕食不走,這就是學生中激進派的做法。溫和派說我們回學校去吧。但是他們不是暴徒啊,他們僅僅是用他們的絕食行動來表達他們的理念。
   
   那麼「六四」鎮壓之後,並沒有導致政局和平發展。從1989年6月4號之後,一直到了1992年,這兩三年期間,中共的政局非常不穩,並且經濟繼續下滑,上不來,所以到了1992年鄧小平看到,如果再不啟動改革開放的話,那中共這個政權恐怕會葬送在他們自己手上,中國會發生社會動亂。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六四」被屠殺鎮壓掉了,共產黨又不得不重新開啟改革開放,可是這個改革開放的涵義,和78年到87年那批知識份子們所提出來的各種各樣的改革方向、意念、計畫等等已經是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什麼?因為你殺了人了,這些當權者殺了人之後,老百姓跟他們有相當大的隔閡,非常大的仇恨。
   
   六四大屠殺後,中共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
   
   這樣一來,中共本身的道德資源喪盡了,你沒有道德良心,沒有正義了,造成了中國民眾對中共當局的任何事情都不相信了,已經到達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根本不相信共產黨。無論中共做什麼事情,民眾都不相信中共的本意,不管你是善意、惡意,我根本就不相信。事實就是如此。
   
   為什麼老百姓會有這樣一種觀念呢?很大的程度上就是跟「六四」有關。經過「六四」之後,中共知道殺了人了,它們知道走錯了一步大棋,這步棋走錯了,但是它們不願意低頭悔罪改過,它們就採取改革開放。可是你沒有一個正義感、沒有道德感,你們當官的這些人,想到的是紙醉金迷、權錢結合,大肆的貪污腐化,大小官員是無官不貪。毛澤東時代所提倡的「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沒人相信了,變成什麼?「為人民幣服務」成為行為的信條和準則了,所以「六四」之後導致了社會的道德敗壞。
   
   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
   
   那麼從另一方面來看,雖然「六四」之後到1992年重新改革開放,但是它只進行經濟改革,沒有任何一點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發展帶來了一部份的民眾生活改善,但是因為政治上不改革,官員貪污腐敗,就帶來了新的不平衡,貪污腐敗,貧富分化,當權者內部也沒有一個力量能夠抑制權貴們的貪污腐敗,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道德和法律的制高點。
   
   所以老百姓就覺得儘管是經濟改革了,生活也改善了,可是他們還是感到他們被大大的剝奪了,貪官污吏們占得了非常好的好處,賺了很多很多錢。而勞工們、農民們、知識分子們他們覺得被欺騙了,被剝奪了,被邊緣化了,這樣就喪失了政治上、經濟上的實實在在的應該發揮的能量。
   
   從「六四」之後,中國的社會就變成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產生新的風波和動盪。每到「六四」,共產黨就驚慌失措,像這樣的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它們面前,它想盡一切辦法要封殺他,尤其是今年。那麼到了現在,我們看看再重新啟動改革,改革包括老百姓真正平等、平均、公平的一些經濟改革,包括政治改革,它的衝動的能量和推動力已經沒有了,已經沒有了。
   
   過去這二、三十年來,趁著國際貿易市場上升時期,最好的時候它經濟發展,但現在已經走到了盡頭,再也看不到一個機會了。所以進一步的政治和經濟改革,勢必要對共產黨權貴集團開刀,因為「六四」之後這些權貴集團們勢力壯大了,掌握了巨大的財政、金融、產業、市場銷售的一些能量和資本,你要進行深層次的經濟改革,那就要對這些權貴開刀。
   
   然而,你要對他開刀的時候,這些權貴們他們就會跟你拼命,拼得你死我活。最典型的我們看,李鵬,在「六四」執行戒嚴令下令屠殺的統領,他退休之後他的子女、他的家族成了中國電能和煤炭集團的大本營,他們掌握了中國巨大的能源財富,掌握了巨大的資本,他們就是「六四」屠殺的得利者。
   
   你要再進行深層次改革,那就要拿李鵬開刀,他們會願意嗎?他們一定會拼命。所以共產黨內部就不會得到平靜和安寧。上個世紀80年代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當時所醞釀的政治改革由誰帶頭的呢?就是由趙紫陽他作為中共中央政治改革小組組長,要推行政治改革。
   
   就因為「六四」鎮壓以後,這個政治改革的方針路線全部停止,那麼現在政治改革就成為了一個禁區。權貴結構是僵化的,腐敗加劇。當權力越腐敗的時候,社會就越不滿,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中共當局越不敢放鬆,甚至更要強化它的統治權力。所以越走這個螺絲釘越扭越緊,使得社會和中共當局,這種對抗局勢更緊張,那麼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這個惡性循環底下,這種權力結構卻沒有政治改革把它化解掉。不僅僅是權力集團,甚至於整個社會都出現了一種像習近平的老師孫立平教授所講的,整個社會潰敗了,這種潰敗狀態會危害到中華民族的未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