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藏人主张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潘晴: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作者: 潘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8/2014
   
   毛的“开国”是中国特色的“打江山,坐江山”,是毛建立个人或者党天下的开始。毛虽然以暴力巩固政权,但仍需欺骗人民,打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招牌,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为立国宗旨。而习近平不同,上台伊始,就全方位的揽权,打造一个新的“君临天下”,他联手王岐山刮起了“反腐风暴”,号称“苍蝇老虎一起打”,但真正剑指的是——所有对他形成权力威胁的政治势力。遥看当年,毛泽东用枪杆子创建了红色中国,而今天,习近平和太子党集团则复辟了红色帝国的“家天下”并且做着红色帝国“江山永固”的百年大梦。
   
   
   
   “历史的一项功用,乃在于提醒世人,大千世界的万事万物能够不可思议到何种程度?……历史的另一项效用还在于,它得以显示,在面对极端匪夷所思的情形时,人们的反应只是回到了可悲的生物本能……”
   
   我把红朝新贵习近平的“第二次登基大典”看作是“一场闹剧”,用马克思说的话即是:“革命事件第一次在历史上出现时,常常是悲剧;当悲剧第二次被模仿和重复时,常常是闹剧。”
   
   2013年10月15日,中共隆重地召开“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高调突兀,极劲风头,被我称之为红朝开国以来的“第二次登基大典”。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已经出现,自邓小平时代开始的寡头统治(集体领导)正在悄然改变,只不过它不是“开创”,而是“开曝”了帝国政治存在的实质——“红色家族基因链”的延续。人们看到,“习氏天下”,一个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已耀然而出。
   
   一、帝国新贵的“登基大典”
   
   习近平十八大上台以来曾大谈、特谈所谓“中国梦”,如果指的是“权力梦”,那么他的“大梦”已圆,而且是“大圆特圆”!——不过这个梦不再是65年前“开创”红朝的旧梦,那是“毛太祖”的光环。新君习近平的“大梦”更加登峰造极!它不光宣布了“太子党”接掌天下,还“揭示了”帝国统治传承的不二法宝——捍卫“红色家族的基因链”,并以此亮明了帝国新的“君上大权”。
   
   政论家胡平先生指出:“习近平是毛泽东的孙子”,此话当然是指习离不开毛开创的红朝法统,但我的理解则略有区别。从中共高调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的活动中可以看出,中共正在打造一个包括“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内的新法统。习近平为此专门放话:“我就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这句话被当作“最高指示”刊载在党国的官媒上。与此同时,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6集文献专题片《习仲勋》,也在10月14日至16日在央视晚间黄金时段隆重播出。官方还大力推出了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上、下两卷94万字的《习仲勋传》,在全国发行。
   
   而岁末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座谈会,中共虽然形式上依然隆重和排场,政治局常委们大多出席,但在对毛的评价上却作了耐人寻味的处理。习近平在座谈会的讲话中,虽然高调赞扬毛泽东开创红色江山的丰功伟绩,指出:“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御外敌入侵、反抗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艰苦卓绝斗争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走在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潮流前列的伟大人物。”
   
   但在这之后习近平话锋一转,说了这么一段话:“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如果与中共纪念习仲勋完全正面的高度评价相比,习近平对毛评价核心的内容是以下两点,一是中共的红色江山是“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共同开创的;二是“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为既“不走老路”,又要打通“前后两个三十年”做了铺垫。
   
   对于习来说,红色江山的法统当然不能丢,但这个法统的代表性已俨然扩大到了“陕北救中央”。将其父的历史地位列为红色江山同等重要的法统,其隐含的目的已不言自明,即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已经出现,高调纪念习仲勋可以看做是中共开国以来的“第二次登基大典”,习近平已在打造“红色帝国”专制集权之最!开始赤裸裸地复辟“家天下”,以“两个一百年”为蓝图,打造一个以他为元首,以习氏亲贵、中共红色大家族为核心,以他的父考习仲勋为旗帜的“习氏天下”,欲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泣鬼神(毛氏阴魂)而惊天地!?
   
   二、两次“登基大典”的比较
   
   但历史毕竟往前挪了一步。不管是喜剧、悲剧还是“闹剧”,被剥夺了公民权利乃至宪政梦想的中国人,虽然只能看着帝国再一次地“与时俱进”,看着以“红色血统”为标志的“王朝再生”,但挡不住人们将红朝的这一次“登基大典”,与49年“人民当家作主”的旧梦对比一番,从而感叹历史的荒诞和可悲的专制轮回。
   
   人们只需将毛和习的两次“登基大典”做比较,就不难看出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改变了什么。红朝当年建国,虽然史家有着不同的解释,但中共至少宣称的是建立一个共和国,而且是所谓的“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因此,人民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的主人,至少是写在宪法上的建国法统,而不是“红色贵族”们为所欲为的“家天下”。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立朝可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建国必须是国人治国,不能实行“红色基因”传承的家族统治。
   
   毛的“开国”是中国特色的“打江山,坐江山”,是毛建立个人或者党天下的开始。毛虽然以暴力巩固政权,但仍需欺骗人民,打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招牌,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为立国宗旨。而习近平不同,上台伊始,就全方位的揽权,打造一个新的“君临天下”,他联手王岐山刮起了“反腐风暴”,号称“苍蝇老虎一起打”,但真正剑指的是——所有对他形成权力威胁的政治势力。
   
   两次“登基大典”的相似性在于,其一,中共以其组成和暴力,一直压在中国历史发展的主轴上,它的血统链包括了中国大地上的所有利益资源和权力资源。今天,这个情况仍旧在它的坚定意志主导下,以国家的名义得以继续,并由其血统链的延伸得以“自然继承”。其二,第一次登基大典时,毛信誓旦旦的“共同纲领”,“肝胆相照”,“共产主义理想”,早已变成了梦幻泡影,毛自己最终也落得个无肝无胆的孤家寡人。不同之处在于,第二次登基大典是在中共走向衰亡之际的回光返照,它公开宣示中国是“红色太子党”统治的天下,完全撕开了“红色江山”的虚伪面具,并将红朝权贵血统链的存在及垄断宣示得淋漓尽致。
   
   从国家法统意义上说,第一次中共是打着“宪政”旗号,以实现新民主主义为目标成立的所谓“人民共和国”,而第二次却是举着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先考图腾,赤裸裸地复辟“家天下”,它不但有新的“八旗”而且有新的“八王”,诺大的一个中国,成为以红色家族为代表的权贵集团分赃的天下——新朝的权力结构和利益分配,与大清帝国当年立国的庙序何其相似?!
   
   遥看当年,毛泽东用枪杆子创建了红色中国,而今天,习近平和太子党集团则复辟了红色帝国的“家天下”。新君习近平更有其父习仲勋在天之灵的保佑和冥冥之中的引导,怎能不一如既往地“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领导亿万臣民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呢?这一次红朝新贵的登基,是比先朝太祖更为气壮山河的超越,这一代太子党们欲打造的是一个“红色帝国”,而且为帝国画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宏伟蓝图。
   
   在这一代红色太子党眼里,认为毛泽东虽然雄才大略,但并没有现代民族国家的概念,只有他自己的帝王梦。在中国还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毛为了实现他那共产世界领袖梦,以及后来的第三世界领袖梦,白白耗费了不少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文革时几近疯狂地摧残中华文化,否定中国历史,整肃中共高干集团,打倒走资派,荒唐得无以复加。在习近平等新贵的视野中,新沙皇普京才是他们的偶像,红色帝国才是他们的梦想。这一代红色太子党远比他们的父辈更具野心,毛不过是红朝的一个图腾,是他们打造红色帝国大梦借助的“钟馗”。
   
   对于这一代红色太子党来说,他们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紧迫感,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大动作,说明了他们企图“挽狂澜于既倒”——即捍卫“红色江山的永不变色”,以确保中共权贵集团的统治利益代代相传。但历史发展并不由红色家族继承者的意志为转移,古语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中共的统治已五代矣,习已是末世之君,正如有些观察家所指出的那样,执政一年就自封为顶层设计师的习近平大帝,要么成为“中兴的一代”,要么成为“亡国之君”。
   
   笔者看来,习近平所谓的“三个自信”,不过是妄图回到“家天下”,打造“红色帝国”权贵统治的“护身符”,其实质是:垄断红色家族统治权力的制度自信,垄断“中国特色”财富掠夺的道路自信,垄断中共“宇宙真理”意识形态的理论自信。
   
   三、打造“红色帝国”的集权之最
   
   习近平自十八接掌中共总书记后,已先任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安委主席、网络安全小组组长、中央深改小组组长、军队深改小组组长等职,加上当局未宣告撤销、应由总书记兼任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习已是“十权加身”,揽权超过前四任中共领袖,连中共的开国元勋毛泽东亦望尘莫及,习已俨然成为了中共帝国的“红朝大帝”。被海外媒体誉为:“十帽大帝习知青,孤家寡人小组长”。
   
   中共庞大的宣传机器更是将习近平抬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从外交到内政,从公共形象到私人生活,从微服私访吃包子到一代国母彭丽媛,对于习近平的宣传,相较江、胡,无论从量级到幅度上都被大大加强。他要让人知道自己可不是胡温式的包衣,而是正宗的红色帝国传人,他要上承毛腊肉的帝统,要重现秦始皇的霸业,要让红朝中见风使舵的遗老遗少,抛开已过气的前朝帮主改投他的门下,并且要让“红二代”集团,彻底抛弃秦城里的薄三贝勒,认下他这个新主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