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藏人主张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潘晴: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作者: 潘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8/2014
   
   毛的“开国”是中国特色的“打江山,坐江山”,是毛建立个人或者党天下的开始。毛虽然以暴力巩固政权,但仍需欺骗人民,打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招牌,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为立国宗旨。而习近平不同,上台伊始,就全方位的揽权,打造一个新的“君临天下”,他联手王岐山刮起了“反腐风暴”,号称“苍蝇老虎一起打”,但真正剑指的是——所有对他形成权力威胁的政治势力。遥看当年,毛泽东用枪杆子创建了红色中国,而今天,习近平和太子党集团则复辟了红色帝国的“家天下”并且做着红色帝国“江山永固”的百年大梦。
   
   
   
   “历史的一项功用,乃在于提醒世人,大千世界的万事万物能够不可思议到何种程度?……历史的另一项效用还在于,它得以显示,在面对极端匪夷所思的情形时,人们的反应只是回到了可悲的生物本能……”
   
   我把红朝新贵习近平的“第二次登基大典”看作是“一场闹剧”,用马克思说的话即是:“革命事件第一次在历史上出现时,常常是悲剧;当悲剧第二次被模仿和重复时,常常是闹剧。”
   
   2013年10月15日,中共隆重地召开“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高调突兀,极劲风头,被我称之为红朝开国以来的“第二次登基大典”。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已经出现,自邓小平时代开始的寡头统治(集体领导)正在悄然改变,只不过它不是“开创”,而是“开曝”了帝国政治存在的实质——“红色家族基因链”的延续。人们看到,“习氏天下”,一个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已耀然而出。
   
   一、帝国新贵的“登基大典”
   
   习近平十八大上台以来曾大谈、特谈所谓“中国梦”,如果指的是“权力梦”,那么他的“大梦”已圆,而且是“大圆特圆”!——不过这个梦不再是65年前“开创”红朝的旧梦,那是“毛太祖”的光环。新君习近平的“大梦”更加登峰造极!它不光宣布了“太子党”接掌天下,还“揭示了”帝国统治传承的不二法宝——捍卫“红色家族的基因链”,并以此亮明了帝国新的“君上大权”。
   
   政论家胡平先生指出:“习近平是毛泽东的孙子”,此话当然是指习离不开毛开创的红朝法统,但我的理解则略有区别。从中共高调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的活动中可以看出,中共正在打造一个包括“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内的新法统。习近平为此专门放话:“我就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这句话被当作“最高指示”刊载在党国的官媒上。与此同时,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6集文献专题片《习仲勋》,也在10月14日至16日在央视晚间黄金时段隆重播出。官方还大力推出了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上、下两卷94万字的《习仲勋传》,在全国发行。
   
   而岁末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座谈会,中共虽然形式上依然隆重和排场,政治局常委们大多出席,但在对毛的评价上却作了耐人寻味的处理。习近平在座谈会的讲话中,虽然高调赞扬毛泽东开创红色江山的丰功伟绩,指出:“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御外敌入侵、反抗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艰苦卓绝斗争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走在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潮流前列的伟大人物。”
   
   但在这之后习近平话锋一转,说了这么一段话:“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如果与中共纪念习仲勋完全正面的高度评价相比,习近平对毛评价核心的内容是以下两点,一是中共的红色江山是“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共同开创的;二是“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为既“不走老路”,又要打通“前后两个三十年”做了铺垫。
   
   对于习来说,红色江山的法统当然不能丢,但这个法统的代表性已俨然扩大到了“陕北救中央”。将其父的历史地位列为红色江山同等重要的法统,其隐含的目的已不言自明,即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已经出现,高调纪念习仲勋可以看做是中共开国以来的“第二次登基大典”,习近平已在打造“红色帝国”专制集权之最!开始赤裸裸地复辟“家天下”,以“两个一百年”为蓝图,打造一个以他为元首,以习氏亲贵、中共红色大家族为核心,以他的父考习仲勋为旗帜的“习氏天下”,欲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泣鬼神(毛氏阴魂)而惊天地!?
   
   二、两次“登基大典”的比较
   
   但历史毕竟往前挪了一步。不管是喜剧、悲剧还是“闹剧”,被剥夺了公民权利乃至宪政梦想的中国人,虽然只能看着帝国再一次地“与时俱进”,看着以“红色血统”为标志的“王朝再生”,但挡不住人们将红朝的这一次“登基大典”,与49年“人民当家作主”的旧梦对比一番,从而感叹历史的荒诞和可悲的专制轮回。
   
   人们只需将毛和习的两次“登基大典”做比较,就不难看出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改变了什么。红朝当年建国,虽然史家有着不同的解释,但中共至少宣称的是建立一个共和国,而且是所谓的“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因此,人民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的主人,至少是写在宪法上的建国法统,而不是“红色贵族”们为所欲为的“家天下”。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立朝可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建国必须是国人治国,不能实行“红色基因”传承的家族统治。
   
   毛的“开国”是中国特色的“打江山,坐江山”,是毛建立个人或者党天下的开始。毛虽然以暴力巩固政权,但仍需欺骗人民,打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招牌,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为立国宗旨。而习近平不同,上台伊始,就全方位的揽权,打造一个新的“君临天下”,他联手王岐山刮起了“反腐风暴”,号称“苍蝇老虎一起打”,但真正剑指的是——所有对他形成权力威胁的政治势力。
   
   两次“登基大典”的相似性在于,其一,中共以其组成和暴力,一直压在中国历史发展的主轴上,它的血统链包括了中国大地上的所有利益资源和权力资源。今天,这个情况仍旧在它的坚定意志主导下,以国家的名义得以继续,并由其血统链的延伸得以“自然继承”。其二,第一次登基大典时,毛信誓旦旦的“共同纲领”,“肝胆相照”,“共产主义理想”,早已变成了梦幻泡影,毛自己最终也落得个无肝无胆的孤家寡人。不同之处在于,第二次登基大典是在中共走向衰亡之际的回光返照,它公开宣示中国是“红色太子党”统治的天下,完全撕开了“红色江山”的虚伪面具,并将红朝权贵血统链的存在及垄断宣示得淋漓尽致。
   
   从国家法统意义上说,第一次中共是打着“宪政”旗号,以实现新民主主义为目标成立的所谓“人民共和国”,而第二次却是举着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先考图腾,赤裸裸地复辟“家天下”,它不但有新的“八旗”而且有新的“八王”,诺大的一个中国,成为以红色家族为代表的权贵集团分赃的天下——新朝的权力结构和利益分配,与大清帝国当年立国的庙序何其相似?!
   
   遥看当年,毛泽东用枪杆子创建了红色中国,而今天,习近平和太子党集团则复辟了红色帝国的“家天下”。新君习近平更有其父习仲勋在天之灵的保佑和冥冥之中的引导,怎能不一如既往地“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领导亿万臣民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呢?这一次红朝新贵的登基,是比先朝太祖更为气壮山河的超越,这一代太子党们欲打造的是一个“红色帝国”,而且为帝国画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宏伟蓝图。
   
   在这一代红色太子党眼里,认为毛泽东虽然雄才大略,但并没有现代民族国家的概念,只有他自己的帝王梦。在中国还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毛为了实现他那共产世界领袖梦,以及后来的第三世界领袖梦,白白耗费了不少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文革时几近疯狂地摧残中华文化,否定中国历史,整肃中共高干集团,打倒走资派,荒唐得无以复加。在习近平等新贵的视野中,新沙皇普京才是他们的偶像,红色帝国才是他们的梦想。这一代红色太子党远比他们的父辈更具野心,毛不过是红朝的一个图腾,是他们打造红色帝国大梦借助的“钟馗”。
   
   对于这一代红色太子党来说,他们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紧迫感,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大动作,说明了他们企图“挽狂澜于既倒”——即捍卫“红色江山的永不变色”,以确保中共权贵集团的统治利益代代相传。但历史发展并不由红色家族继承者的意志为转移,古语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中共的统治已五代矣,习已是末世之君,正如有些观察家所指出的那样,执政一年就自封为顶层设计师的习近平大帝,要么成为“中兴的一代”,要么成为“亡国之君”。
   
   笔者看来,习近平所谓的“三个自信”,不过是妄图回到“家天下”,打造“红色帝国”权贵统治的“护身符”,其实质是:垄断红色家族统治权力的制度自信,垄断“中国特色”财富掠夺的道路自信,垄断中共“宇宙真理”意识形态的理论自信。
   
   三、打造“红色帝国”的集权之最
   
   习近平自十八接掌中共总书记后,已先任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安委主席、网络安全小组组长、中央深改小组组长、军队深改小组组长等职,加上当局未宣告撤销、应由总书记兼任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习已是“十权加身”,揽权超过前四任中共领袖,连中共的开国元勋毛泽东亦望尘莫及,习已俨然成为了中共帝国的“红朝大帝”。被海外媒体誉为:“十帽大帝习知青,孤家寡人小组长”。
   
   中共庞大的宣传机器更是将习近平抬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从外交到内政,从公共形象到私人生活,从微服私访吃包子到一代国母彭丽媛,对于习近平的宣传,相较江、胡,无论从量级到幅度上都被大大加强。他要让人知道自己可不是胡温式的包衣,而是正宗的红色帝国传人,他要上承毛腊肉的帝统,要重现秦始皇的霸业,要让红朝中见风使舵的遗老遗少,抛开已过气的前朝帮主改投他的门下,并且要让“红二代”集团,彻底抛弃秦城里的薄三贝勒,认下他这个新主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