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藏人主张
·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袁紅冰將組團前往香港支持占中
·兩岸三地聲援占中網絡組聲明二
·中共面臨對香港新疆和軍隊失控的局面
·为何雨伞革命与大陆无缘?
·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文化與命運─袁紅冰流亡文選》將於十月初出版
·“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致英雄伊力哈木
·香港的不屈与自豪
· 香港佔中運動最新發展
·印巴活动人士分享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人占中成功还是失败?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
·港府占中陷入僵持学生敦促升级行动
·創建台灣共和國全島巡迴演講
·中國民眾應該怎樣來看香港民眾的「佔中」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藏人与港人分享抗争经验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香港佔中挑戰中共蹩腳的法治思維
·香港和經濟是中共二個心頭之患
·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從「年紀最小的政治犯」談起
·評中共四中全會
·青海最大煤田蚕食黄河支流水源地
·若警港抗清場93%人再佔領
·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
·习近平原来是金正恩
·雨傘運動 Open Source
·中国为何不发行千元大钞?
·中共《反间谍法》 瞄准国外敌对势力
·中共必死無疑
·习近平为何不批准达赖喇嘛当年入党申请?
·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青海省推动新政治运动
·「北京人權」模式挑戰普世價值
·新古田會議反軍隊國家化防軍事政變
·致争真普选香港人的一份信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1)
·全球奴隶人口印度中国名列前茅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科技巨头向中国政府低头
·台湾九合一选举
·西藏文化受到的冲击
·《西藏地位》作者重现意义重大
·涉伊力哈木案七学生周二全体出庭受审
·防止人民幣自由兌換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印学者呼吁莫迪重审印度对藏态度
·学生领袖宣布“无限期”绝食
·美议员讲香港民主不能等下去
·台灣真普選
·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中国临近第二次文革
·邀請您參加12月袁紅冰新書發表會
·關於《意境性存在—屬於心斓恼鎸崱
·袁紅冰第一部短篇小說作品讀後感徵文啟事
·中共用网络狱镇压少数民族学生
·知名西藏学者扎西次仁在拉萨过世
·西藏反腐的政治因素大于实际腐败
·佔中被清場台灣應聲援
·为何哈达不提名为诺奖候选人?
·为何各国政要不愿会见达赖喇嘛?
·李克强会下台?
·不要再做政府的说客
·中国过渡政府第341-342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藏人自焚再起村长被害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伍凡评周永康被捕
·袁紅冰新書發表會現場網路直播
·谁有权决定达赖喇嘛转?
·失败还是胜利
·面对中国苦难无法纯文学
·西藏东部又发生一起焚身抗议
·《意境性存在》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網友讀者稱袁紅冰為「政治先知」真的不是喊假的!
·《台灣生死書》與令計劃相關章節
·《意境性存在》讀後心得
·缅甸在呼唤
·瞬間即永恆絕美即永生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藏人精英重申西藏主义
·中國過渡政府二〇一五年元旦文告
·毛澤
·西藏自治区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專訪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
·美国真的曾经是中国的救星吗?
·中共為何封鎖Gmail
·下一個「老虎」或為郭伯雄
·中共网络文学作者实名制
·藏人抗议考试不公又青年多嘉被捕
·内蒙蒙古族民众应享有平等权利
·中共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
·中共對基督教政策收緊倒退加強迫害
·习近平在测试西方国家强弱
·禄曲县请愿藏民仍等待解决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回光返照 第九章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第九章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2007年全国因环境污染发生的上访投诉60多万起,其中引发冲突的就达8万余起。环境恶化成为中国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强调,在2009年发生的各种群体性事件当中,和环境原因相关联的群体性事件快速增长。中国的环境保护体系已全然失效,政府环境保护机构沦为污染企业的帮凶,项目环境影响评估甚至是发给污染企业的通行证。一切环保法律在权势面前都失去约束力,污染事件大多在当地民众受到严重伤害后,诱发重大的群体事件,政府才临时性解决一下。中国人生活在怎样一个环境里呢?全球20个城市最严惩的污染城市,中国占了16个,空气污染前10名里中国最少占8个。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75%的湖泊高度污染。90%的城市河段严重污染,90%的地下水受污染,90%的城市饮用水存在毒素,3亿多人每天饮用污染的水。四大海域受到严重污染,渤海已经死亡,东部海域为四类水,南海实际上也已经荒漠化,要靠人工放养鱼苗。对矿物资源的掠夺式开采导致一种自我毁灭的现象出现,资源综合利用率降至最低,全国7000多个矿山中现在有一半因掠夺性开采已经陷入关闭或半停产状态。1949年结束国共内战时,尚有完好的生态系统做为重建经济的依托,经过这几十年的掠夺式发展之后,中国的生态系统已经相当脆弱。中共仅执政几十年,其对中华文明赖以生存的土地就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中国人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已经开始承受着最悲惨的因果报应恶运。

   
   一、全面破坏
   
   环境问题包括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两个方面,构成中国人未来生存的最大危机。中共从建政之初,就开始了疯狂毁灭生态的进程,人定胜天,向地球开战,到处开荒伐木,围湖造田,炸山开矿,是生态环境的集中破坏时期。以森林为例,从大炼钢铁时的破坏性砍伐,再到持续50年的商品化采伐,把东北、四川、云南的原始森林砍伐殆尽,一直砍到1998年长江暴发特大洪水,损失几千亿元,实在砍不下去了,才由朱镕基总理下令停止天然林采伐。但不少地方又开始“营造经济林”式的砍伐,比如云南省就与国际上最臭名昭著的森林破坏者印尼APP公司(金光集团)联手,发展3000万亩以上的桉树林,砍掉天然林,再种上速生的桉树,为造纸工业之用材林。由于桉树消耗地下水过大,使土壤肥力下降,且是外来物种,严重破坏土壤结构和生物多样性,成为生态杀手。种植桉树的土地地力退化严重,海南当地民间说法:桉树林令“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APP几乎砍光了印尼的热带雨林,本国砍不成了,又盯上中国的云南、海南、广西等省,大肆圈地,而中共只要GDP,不管环境破坏,纷纷给予其资金支持。经历疯狂的砍伐森林,中国森林覆盖率居世界排名的百位之后,林业部门无疑是乱砍乱伐的罪魁、生态恶化的祸首。但林业部门的“造林业绩”却极为辉煌,几年时间就将中国的森林覆盖率由13%提升到18%,把不属于森林的灌木丛也算进森林覆盖率,砍去天然大树,种上半死不活的小树,不断刷新着森林覆盖率,这也是在玩“被增长”的数字游戏。国际上普遍认为,森林的郁闭度必须在0.4以上才叫森林,如果一个地区森林覆盖率在40%以上的话,就不会有旱灾洪灾,不会有生态问题,40%的森林蓄积了大量的水,使河流畅通。中国现在把郁闭度降到0.2,长几株小树的山头都叫森林,这样的森林是没有水土保持功能的。
   水域污染也是这样,有专家说长江生态10年内面归崩溃的危险,其实现在差不多已经崩溃了,早已是一江污水向东流。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用水量剧增,长江上游的20多条河流平均萎缩了37.1%,而排入长江的污水上升到220亿吨,占全国总排污量的三分之一。几乎每个沿江城市下游,都可以看到长长的黑色污染带,总长近600公里。2006年以来,每年300亿吨以上污水排入长江,2010年排污量达到339亿吨。全国有两万多家化工厂,长江沿岸就有9000余家,每个化工厂都是重污染源。随着三峡水坝的建成,库区流速减缓,自净能力大大下降,长江已经走向了崩溃期。长江本非害河,自古有黄河之患而无长江之患,因为长江源头有巨大的高山冰川,上游山地有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下游平原地带湖泊湿地广布,为雨旱两季吞吐江水,生态系统远比黄河流域要优越。50年代把那片最宝贵的水源涵养林砍伐了,中下游地区又对湖泊进行围垦,50年间失去湖泊面积12000平方公里,超过目前五大淡水湖面积的总和。这一砍一围,导致1998年的大洪水,水量未创纪录而水位屡创新高,正是长江流域生态恶化的结果。
   何止长江,中国其他的大江大河也已全面污染,“拯救母亲河”的努力无济于事。治理淮河花了几百亿,治滇池花了上百亿,只有极其短暂的效果,过后一切如旧,甚至更加严重。不是钱没花到位,而是治理污染与地方利益有严重冲突,说穿了是有损地方豪强利益,地方没有积极性,上面又没有迫切性,只是个别人着急,普通民众着急,全都无济于事。治淮是朱镕基总理着急的事,他的“零点行动”雷厉风行,立见成效,但也只能解一时之患,不能根治淮河。“零点行动”使排入淮河的COD减少为90万吨,消减了60万吨。那么这60万吨是如何消减的呢?是靠关停并转一些中小企业,大部分是临时性停产,排污能力还在。淮河流域的自降解能力是36万吨,再从90万吨消减到36万吨,还要对一些大的企业采取行动。大企业是利税大户,停产的代价极其巨大,根本没可能。建立集中的污水处理厂成本也很高,一吨污水处理的投资,平均为1500元。淮河流域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28万平方公里上生活着2亿人,平均每平方公里800-900人,这么高密度的人口区域,建立污水处理厂,消减50万吨污水,巨额的设备投资,巨额的征地费用,再算上15%的运营费,这就是将污染处理到自降减能力的代价。铁面总理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对付淮河边的小企业,将黑似酱油的淮河,老抽变生抽。治淮十几年,花掉600多亿元,零点行动仅奏一时之效,现在的淮河又由生抽变回了老抽。深圳是全国卫生城市,看起来挺美,但是河流全部污黑发臭,无一条河有生态价值。中国的卫生城市不是环境保护得好,空气清爽,水体洁净,土壤无毒,而是扫干净马路,路边栽上花草,配上宽阔的草坪,入眼舒服罢了,城市角落和边缘总是脏乱不堪,那些不入卫生城市的地方可想而知。人们总将卫生与环保混为一谈,以为街面上整洁就是环保,更不注重垃圾的无害化处理。深圳市污水日处理能力是150万吨,本地加上外来人口近1500万,按每日每人排放0.1吨污水计,仅够处理生活污水,更多的工业、商业、农业污水只能任其排放。不是不想治理,而是难以治理,不花巨大代价,整治若干年,不会有长期效果。治理江河不是一时一地的事,而是全流域的长期责任。麻烦就出在这里,必须全流域都感到急迫,牺牲相当长时期的经济效益,投入巨额资金才能有效。珠江流域的珠三角地区人口密度高,生活污水排放量惊人,每个乡镇都有工业区,又有大量工业废水,都需要治污,难就难在谁来承受的巨大费用,以深圳及广东的财力都不可能将江河治理干净,那些贫穷地区,落后的西部,若想彻底治污,恢复生态,无异于痴人说梦。截止2006年,全国尚有238个城市未建立污水处理系统,乡镇一级几乎是空白。
   别以为有了污水厂即可高枕无忧,处理污水需要大笔运转费用,资金投入不足,污水处理开一停九,不会天天转动,能保证设备不生锈就不错了,还有很多地方治污设备根本就不开工。建污水厂只是政绩的象征,只作应付检查之用,大部分时间休息。据专家说,长江沿岸大城市的污水厂开工率只有8%。为了三峡工程,长江一带由国家出钱修了不少污水厂和垃圾处理场,接说应该解决倾污入江问题,但是地方财力有限,拿不出或者不愿拿钱来开动治污制备,这就是中国特色。《2006年全国环境质量状况公告》显示,2006年,三峡库区回水区多次出现水华现象,首次出现水华的时间有所提前,且同期内出现水华的区县数量、河流数量以及水体的富营养化程度均有所增加。到目前为止,三峡库区先后监测到分别以隐藻、硅藻、甲藻、绿藻和蓝藻为优势种群的五种类型水华,总体表现出由河流型硅藻类向湖泊型蓝、绿藻类的演变趋势。在中国,建设治污设施是形象工程,市长们并不怠慢,但建好了就算完事了,再年年投入巨额资金,还不如再干些其他形象工程更实际。2005年11月吉林石化双苯厂爆炸,100多吨苯污染物流入松花江,当地领导居然不向群众通报,竟然说不会造成大的污染,几天就挥发光了,传媒也跟着一起编瞎话。下游的哈尔滨市也隐瞒真相,不将险情告知市民,以检修设备为由停水七天。此事波及俄罗斯,引起外交纠纷,实在无法隐瞒,才不得不讲了实情。要是俄罗斯肯给中国保密,一场天大的灾难将化为无形。尽管撤了国家环保局长解振华的职,还是没用,原因就是国家环保局是中国唯一的环保机构,与排污企业没有利益关系,不以收取排污费生存,与地方环保局靠收取排污费与污染企业形成共生关系的状况不同。解振华实际上还是干实事的,任期内尽量为治理江河奔走呼吁,敢对水电站大坝提出生态质疑。朱镕基总理都无力使淮河变清,下属机构的国家环保局承担了无力承担的责任,本身就是制度性的缺陷。广州市长为了展示形象,每年都要横渡珠江,向世人证明珠江水质改善了,其实是预先关闭了排污口,横渡过后污染照旧。2011年刚横渡完珠江,随即爆发水葫芦之灾,整个江面都被其覆盖,一江臭水,真是绝大的讽刺。大江大河治污困难,小支流治污也不容易,猫跳河是流经贵州境内的乌江的一级支流,它是我国最早完成梯级开发的河流。1958年至1981年,完成了六级梯级开发,其中红枫水库(红枫湖)、百花水库(百花湖)是猫跳河流域梯级电站的一、二级水库,分别建于1958年和1960年。上世纪80年代,红枫湖、百花湖水质清澈,水体透明度达20m 以上,符合国家地面水Ⅱ类标准,为贵阳市主要饮用水源之一。90年代以来,两湖周边先后建成了能源、化工、机械、冶金、轻纺等企业和农、牧、渔、茶、果、蔬等基地。水质发生剧烈的演化,水库污染事件不断,水体呈现富营养化状态,水质类别降到Ⅲ类至Ⅴ类。据统计,两湖流域内有60多个污染源,年排放各种废水约2.2亿吨,红枫湖水底多年沉积磷已达2000多吨,每年仍有200吨磷入湖,80%滞留湖体。1998年以来,每年都有蓝藻爆发,并且出现蓝藻的时间从往年的夏秋之交提前到5月。贵州省1996年制定《贵州省红枫湖、百花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10多年来,投入10多亿元进行分期治理,但成效不大,污染物还有逐年上升趋势。2006年,两湖总磷、氨氮相比上年高出了一倍至两倍。2005年和2006年,湖水出现超过两个月的富营养化,爆发蓝藻危机,威胁着贵阳周边100多万人的饮水安全。由于人们的注意力放在滇池、太湖等水污染上,对于较小的水库湖泊关注度不够,其实中国的水环境已经接近整体崩溃的状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