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九)《中部》完(待续)
·冷万宝《是谁让一个民营企业家沦为乞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3

   史海在上班的一天里都不断的想起那个因面包而被追杀的梦,一天精神恍惚似的。在他下班前,汪功全来和他告别,说自己已经决定离开党政部门,他不想在那里混吃等死做自己都不信的宣传工作,不想昧着良知去欺骗或愚弄那些让他衣食无忧的民众,他要去寻找另外一个世界,为实现心中的梦想,先做好铺路的准备,铺路没有石子、没有滤清、没有马路牙子等材料,铺出的路迟早也会塌陷的,为了一条通往梦想的路,他要走了。他给史海留下一首新填的词,然后两人拥抱一下,汪功全走了。汪功全的词的内容是这样的:政府非皇帝,公民别感恩。纳税年年雇吏,权利属人民。纵有千番效绩,都是官员本分,总负世间心。痛看全球榜,百后愧言尊。问何日,倡民主,万象新。一扫千年奴性,个个活成人。不再民权颓萎,还我东方雄气,妇孺笑如春。写罢愁眉敛,点点泪沾襟。从这首词中,不难看出汪功全为什么要离开党政机关部门,而去寻找另一个世界的原因所在了。昨天晚上梦中的困惑及与汪功全的离别,难免不让他心绪烦乱。下班后无精打采的骑自行车回家,骑到家的栋口准备拐向栋前的小土道时,在朦胧的傍晚中,看到有一个人西装革履的老人站在那时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他下车问道:“先生,你要找谁家啊?”“我是要找一个人,但走到这里人就不见了。”老人说到这里用手擦了脑门的汗珠,并顺手把眼前的银白色的头发往上捋了一下,老人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润,应该是着急引起的吧,否则这么冷的天,也不至于脑门出汗珠啊,舌头底下出汗还差不多。史海看着眼前这位身体健硕硬朗的老人,而且保养得也特别好,好像不是生活在这里人,听声音都不是本地人,普通话里有些地方方言。“先生,你说要找的人外貌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我可以帮你找。”“是一位老人,年龄和我差不多,背着一个麻袋,而且一只胳膊受过伤不停的悠荡。”“你找阿球?”史海一听老人说的特征就脱口说出来。“什么阿球,我要找的是袁珲,袁兄弟啊。”史海并不知道阿球真实姓名,阿球自己也曾经说过,自己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说自己一次饿昏之后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对今天出现的老人要找阿球,史海有些不解,但不管怎么样说,史海还是准备先带老人去看看阿球,到底是否是眼前这位老人要找的人。“先生你跟我来。”史海带着老人来到厕所墙边搭建的房子,看到阿球住的地方没有上锁,就隔门喊道:“大叔在家吗?”“是史老师吧,”屋里有人在说话,“快进来吧。”史海推门进去,屋里立刻那股霉味扑鼻而入,但他没有在意,也许是史海一直挺同情和敬佩他的原故,同情是他这样凄楚的生活状态,敬佩是因他生活都难以自保的情况下还收留欣欣这样的小女孩,而且几乎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入抚养孩子身上。“大叔有个人要找你,看你认识吗?”“那快进来吧,是那哪个捡破烂的啊。”阿球蹲在地上依然洗着小孩的衣服,他用一只手在洗衣板上来回搓,另一只残废不能行使自如。史海让过身来,穿西服的老人走进屋里,站着看蹲在地上洗衣服的阿球,看着看着,老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袁大兄弟真的是你啊,”说话声音有些哽咽。 阿球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另外世界的人,少许片刻,阿球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也许是冷丁站起来大脑缺氧原因造成的吧,但随即阿球的眼泪像断线风筝似的落在地上,他一下扑到找他人的身上,那只好胳膊紧紧抱住老人,另一只胳膊在悠荡。穿西服的老人双手紧紧抱住阿球,“真没有想到还能活着见着你,在大街上看到你,就感觉像你,就一路跟了过来,果然是你啊!”A史海看着喜相逢的老人,虽说不知道这对天壤之别的老人为什么认识,但为他们相见的场面还是感动,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湿润,史海带着在一边发呆的小欣欣悄悄的走出屋子,拉着小欣欣的手很凉一直凉到史海的心里。

   事后阿球向史海说起了他们相识的故事,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谁都不会想到,阿球曾经是一个抗日英雄,参加过淞沪会战、衡阳保卫战,等等诸多战役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不过在内战中的孟良崮战役中,抗日名将张灵普被解放军打死后,他成了俘虏随后被改编为解放军,后来朝鲜金日成悍然发兵侵略南韩后遭到联合国军队反击招架不住,哭喊着让毛泽东派兵支援,阿球随着所谓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志愿军出征朝鲜,在第五次战役中阿球用胳膊挡住了向朋友飞来的子弹,流血过多昏了过去,等醒来后成了联合国军的俘虏,还有他救下来的朋友。后来朋友随着三分之二的被俘人员去了台湾或其他地方下落不明,当时阿球看着朋友随着敌方的人走了,恨得牙根都疼,后悔救了一个叛徒。阿球被联合国军遣散回国,回国之后他算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被俘人员不回国的原因了,从此暗无天日就基本成为他生活的代名词了,回来先是审查必须交代问题,沉痛反省。战俘们开始开会检讨,自我赎罪,写检查反省投降行为。高饶反党集团发生后,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志愿军战俘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开除党团籍,表现好的,仅承认被俘前的军籍。最后,仅原联合国军战俘营“红色营地”的头头被保留党籍。于是大部分战俘被遣返回乡,成为坏分子。文革爆发后,大部分战俘受到严厉批斗致死,也有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阿球无法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在一次批斗会之后,他从农村逃了出来,从此隐姓埋名捡垃圾为生,从那以后,他原谅那个朋友,从此不再有恨了。如果没有去了台湾的朋友偶然遇到他,他基本把过去的光荣与耻辱都遗忘了。同样的人,只因走向不同,一个像人一样的生活,一个像牲口似的的生活。记得有一次欣欣手里拿着一枚抗日战争时期的奖章在玩,阿球给要了过去,并用手轻轻的抚摸好像感觉特别珍贵似的,而且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还不明显的露出笑意。史海现在想起来,那一定是他当年立功授予的奖章,他把奖章视为荣誉,但一个珍惜名誉的人却被社会抛弃掉了,而且是抛到差不多比地狱还要深的地方。曾经的志愿军俘虏并脱离大陆的朋友,如今的台商看到阿球处境,一方面庆幸当初自己的决定,另一方面也为阿球处境愤怒。政府有关领导为讨好台商就改善了一下阿球的居住环境,正好与史海一栋住的一个邻居迁徙到外地安家,政府安排阿球住了进去,但阿球依然是捡破烂为生和抚养欣欣。

(2014/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