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3

   史海在上班的一天里都不断的想起那个因面包而被追杀的梦,一天精神恍惚似的。在他下班前,汪功全来和他告别,说自己已经决定离开党政部门,他不想在那里混吃等死做自己都不信的宣传工作,不想昧着良知去欺骗或愚弄那些让他衣食无忧的民众,他要去寻找另外一个世界,为实现心中的梦想,先做好铺路的准备,铺路没有石子、没有滤清、没有马路牙子等材料,铺出的路迟早也会塌陷的,为了一条通往梦想的路,他要走了。他给史海留下一首新填的词,然后两人拥抱一下,汪功全走了。汪功全的词的内容是这样的:政府非皇帝,公民别感恩。纳税年年雇吏,权利属人民。纵有千番效绩,都是官员本分,总负世间心。痛看全球榜,百后愧言尊。问何日,倡民主,万象新。一扫千年奴性,个个活成人。不再民权颓萎,还我东方雄气,妇孺笑如春。写罢愁眉敛,点点泪沾襟。从这首词中,不难看出汪功全为什么要离开党政机关部门,而去寻找另一个世界的原因所在了。昨天晚上梦中的困惑及与汪功全的离别,难免不让他心绪烦乱。下班后无精打采的骑自行车回家,骑到家的栋口准备拐向栋前的小土道时,在朦胧的傍晚中,看到有一个人西装革履的老人站在那时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他下车问道:“先生,你要找谁家啊?”“我是要找一个人,但走到这里人就不见了。”老人说到这里用手擦了脑门的汗珠,并顺手把眼前的银白色的头发往上捋了一下,老人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润,应该是着急引起的吧,否则这么冷的天,也不至于脑门出汗珠啊,舌头底下出汗还差不多。史海看着眼前这位身体健硕硬朗的老人,而且保养得也特别好,好像不是生活在这里人,听声音都不是本地人,普通话里有些地方方言。“先生,你说要找的人外貌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我可以帮你找。”“是一位老人,年龄和我差不多,背着一个麻袋,而且一只胳膊受过伤不停的悠荡。”“你找阿球?”史海一听老人说的特征就脱口说出来。“什么阿球,我要找的是袁珲,袁兄弟啊。”史海并不知道阿球真实姓名,阿球自己也曾经说过,自己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说自己一次饿昏之后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对今天出现的老人要找阿球,史海有些不解,但不管怎么样说,史海还是准备先带老人去看看阿球,到底是否是眼前这位老人要找的人。“先生你跟我来。”史海带着老人来到厕所墙边搭建的房子,看到阿球住的地方没有上锁,就隔门喊道:“大叔在家吗?”“是史老师吧,”屋里有人在说话,“快进来吧。”史海推门进去,屋里立刻那股霉味扑鼻而入,但他没有在意,也许是史海一直挺同情和敬佩他的原故,同情是他这样凄楚的生活状态,敬佩是因他生活都难以自保的情况下还收留欣欣这样的小女孩,而且几乎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入抚养孩子身上。“大叔有个人要找你,看你认识吗?”“那快进来吧,是那哪个捡破烂的啊。”阿球蹲在地上依然洗着小孩的衣服,他用一只手在洗衣板上来回搓,另一只残废不能行使自如。史海让过身来,穿西服的老人走进屋里,站着看蹲在地上洗衣服的阿球,看着看着,老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袁大兄弟真的是你啊,”说话声音有些哽咽。 阿球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另外世界的人,少许片刻,阿球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也许是冷丁站起来大脑缺氧原因造成的吧,但随即阿球的眼泪像断线风筝似的落在地上,他一下扑到找他人的身上,那只好胳膊紧紧抱住老人,另一只胳膊在悠荡。穿西服的老人双手紧紧抱住阿球,“真没有想到还能活着见着你,在大街上看到你,就感觉像你,就一路跟了过来,果然是你啊!”A史海看着喜相逢的老人,虽说不知道这对天壤之别的老人为什么认识,但为他们相见的场面还是感动,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湿润,史海带着在一边发呆的小欣欣悄悄的走出屋子,拉着小欣欣的手很凉一直凉到史海的心里。

   事后阿球向史海说起了他们相识的故事,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谁都不会想到,阿球曾经是一个抗日英雄,参加过淞沪会战、衡阳保卫战,等等诸多战役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不过在内战中的孟良崮战役中,抗日名将张灵普被解放军打死后,他成了俘虏随后被改编为解放军,后来朝鲜金日成悍然发兵侵略南韩后遭到联合国军队反击招架不住,哭喊着让毛泽东派兵支援,阿球随着所谓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志愿军出征朝鲜,在第五次战役中阿球用胳膊挡住了向朋友飞来的子弹,流血过多昏了过去,等醒来后成了联合国军的俘虏,还有他救下来的朋友。后来朋友随着三分之二的被俘人员去了台湾或其他地方下落不明,当时阿球看着朋友随着敌方的人走了,恨得牙根都疼,后悔救了一个叛徒。阿球被联合国军遣散回国,回国之后他算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被俘人员不回国的原因了,从此暗无天日就基本成为他生活的代名词了,回来先是审查必须交代问题,沉痛反省。战俘们开始开会检讨,自我赎罪,写检查反省投降行为。高饶反党集团发生后,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志愿军战俘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开除党团籍,表现好的,仅承认被俘前的军籍。最后,仅原联合国军战俘营“红色营地”的头头被保留党籍。于是大部分战俘被遣返回乡,成为坏分子。文革爆发后,大部分战俘受到严厉批斗致死,也有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阿球无法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在一次批斗会之后,他从农村逃了出来,从此隐姓埋名捡垃圾为生,从那以后,他原谅那个朋友,从此不再有恨了。如果没有去了台湾的朋友偶然遇到他,他基本把过去的光荣与耻辱都遗忘了。同样的人,只因走向不同,一个像人一样的生活,一个像牲口似的的生活。记得有一次欣欣手里拿着一枚抗日战争时期的奖章在玩,阿球给要了过去,并用手轻轻的抚摸好像感觉特别珍贵似的,而且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还不明显的露出笑意。史海现在想起来,那一定是他当年立功授予的奖章,他把奖章视为荣誉,但一个珍惜名誉的人却被社会抛弃掉了,而且是抛到差不多比地狱还要深的地方。曾经的志愿军俘虏并脱离大陆的朋友,如今的台商看到阿球处境,一方面庆幸当初自己的决定,另一方面也为阿球处境愤怒。政府有关领导为讨好台商就改善了一下阿球的居住环境,正好与史海一栋住的一个邻居迁徙到外地安家,政府安排阿球住了进去,但阿球依然是捡破烂为生和抚养欣欣。

(2014/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