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第五章

   1

   史海把夏莲带回家后的一个多月后,冬天来了,到了飘雪的季节。

   史海下班走到家门停下身来,拍打身上的雪花,推门进屋,看到邻居家里的小孩在夏莲的旁边,小孩穿着一件过膝盖的宽松的黑棉袄。史海知道小孩的名字叫欣欣,是住在公共厕所围墙旁搭建的屋子里。欣欣只有一个亲人,是他的父亲,人们管她的父亲叫阿球,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来历,据说在讲阶级斗争的年代里,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引起的居民委和当地派出所高度重视,还特意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但调查组从说话不全的阿球身上也无法得到具体有用的东西,更没有发现他身上藏有什么发报机,这里也不是什么海防前哨,所以他没有像《海岛女民兵》里的刘阿泰有那样多的特务嫌疑,虽然他们俩人都是四肢不全,刘阿泰一条腿没有了半截,但半截腿下是可以藏发报机的,而阿球胳膊虽然残废了一只,但还在身上悠荡的挂着,排出了可以藏发报机的嫌疑,英明的居民委和派出所后期也就对他的调查不了了之了。皇恩浩荡允许他在公共厕所围墙处搭建的屋子里居住,但条件是要保持公共厕所的卫生,也就是厕所的卫生由阿球打扫。这样一住就是十五、六年,在七、八年前,阿球的家里多了一个婴儿,这就是欣欣,欣欣是阿球拾荒时,在一个垃圾箱发现的,从此父女两人相依为命到如今。“海哥你回来了。”夏莲穿着一件清华多年前结婚时穿过的一件红色的线绨棉袄看到进屋的史海说道,史海笑着点点头,然后她走过来,用毛巾轻轻的把史海身上的残留的雪花拍打掉,接过史海脱下来的一件藏蓝色的呢子大衣挂在门口旁边的墙上。“今天来客人了啊。”“海叔叔好!”“小欣欣好!”“海叔叔,我以后常来这里听阿姨讲故事,好吗?”欣欣抿着小嘴,望着史海张口说道。“好啊,小欣欣。阿姨还会讲故事吗?”“是啊,阿姨讲的故事可好听呢,要不要我讲给你听啊?”“好啊,过来坐叔叔身边,讲讲阿姨给你讲的故事。”欣欣一蹦一跳来到史海身边,慢声细语的给史海讲起故事来:“阿姨说,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飞到了月亮上去了,叔叔你说,阿姨在月亮上看到谁了?”“一定是嫦娥姐姐了。”“叔叔你真猜对了,是嫦娥姐姐。阿姨看到嫦娥姐姐坐在一个石凳上一个人在悄悄的流泪呢,”欣欣看到史海眼睛瞪大了一下,以为叔叔不懂流泪的意思,“就是坐在那里哭啊。”还给注解一下。史海马上说:“流泪是哭啊,这回我懂了。”“阿姨看到嫦娥在哭,就问嫦娥姐姐,你在这里长生不老,还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啊。嫦娥姐姐说,我才不是为了长生不老才到这里呢。姐姐问,那是为什么啊。嫦娥姐姐说,我是为了离开我邪恶的丈夫,才逃离到这个地方来的。后来嫦娥姐姐就对姐姐讲她的故事,嫦娥姐姐本来是和一个叫夸父的哥哥好,但那个叫后羿的坏蛋要强行娶嫦娥姐姐,但那时人们无法做坏事情,因为那时天上有九个太阳,在白天里是没有人敢做坏事情的,所以那个坏蛋就想把太阳全都用箭射下来,好让天上没有太阳,那样那个坏蛋就可以在黑天里把嫦娥姐姐抢回家里做媳妇。叔叔你说这个坏蛋坏不坏。”“坏,够坏的了”史海看到有些生气的欣欣赶紧回应,“那后来了呢?”史海也感到故事的新奇,真不知道夏莲是听谁说的,还是自己编出来的,他看了一眼夏莲,夏莲薄薄的嘴唇露出涩涩的笑容看着他,然后起身去了外屋地厨房。“后来和嫦蛾姐姐好的哥哥知道了,哥哥很生气的说,抢我媳妇不说,还要让人们生活在黑暗之中,那还了得。那哥哥都没有和姐姐说声再见,就往太阳住的地方跑去,想告诉太阳爷爷赶快藏起来啊,哥哥饭不吃,水不喝,就是一个劲地往太阳爷爷家里跑啊跑啊。可那个坏蛋实在是太坏了,还没有等哥哥到太阳爷爷住的地方时候,那个坏蛋就把天上的太阳给射下了八个,当那个坏蛋用最后一只箭射太阳爷爷的时候,哥哥用尽所有的力气跳到空中,哥哥用身体当住了那个坏蛋的箭,终于保住了一个太阳爷爷,哥哥身上留了很多的血,阿姨说现在大河大江里的水都是哥哥的血变的,海叔叔真是这样吗?”“是这样的,那是好人的血变的。”史海被这个故事感到得眼睛都有些湿润。“哥哥走了以后,那个坏蛋就把嫦娥姐姐抢了去,因为天上就剩一个太阳了,不会总是白天了,那个坏蛋就趁太阳爷爷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嫦娥姐姐抢走了。那个坏蛋每天在黑夜里干老多坏事了,还把其他姐姐也抢回家,还欺负人,那个坏蛋要是喜欢的东西,别人不给,就打人,完了还杀人,姐姐知道哥哥死了,是好难过的,总流泪,”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史海。史海马上接茬“流泪就是哭的意思。”“对,姐姐每天都哭着想哥哥,还恨这个坏蛋每天在黑夜里尽做坏事。”“那嫦娥姐姐老这样,那怎么办啊?”“海叔叔你别急吗,有一天姐姐偷着把那个坏蛋能升天的药吃了,就飞到月亮上了,但嫦娥姐姐老想哥哥啊,知道姐姐为什么流泪了吧?”“知道了,欣欣故事讲得真好。”这个故事对史海似乎还有另一种意义,这个故事好像就是天朝历史发展的微缩版,但史海怎么也不会想到欣欣所讲的故事却是发生在夏莲身上的一个翻版的故事。 “饭好了,”夏莲开门端着菜盘进来,“我做了几样好吃的东西招待我们的小客人了。”“好啊,那赶快让我们的小客人入席啊。”夏莲把饭菜端上来,三个人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夏莲不时的给小欣欣夹菜。“叔叔、阿姨还有我爸爸,如果我们是一家多好啊。”欣欣一边吃着,一边天真的说着。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下来,“夏莲,我们一起把小欣欣送回家去吧。”“回家了,回家了。”欣欣在地上拍手跳了两圈,八岁左右大的欣欣与同龄孩子相比,她就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脸色黄黄的好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们走出家门,一人牵一只小欣欣的手。他们来到公共厕所围墙上搭建的屋子门前,敲了两下的门,屋里有人在说话:“进来吧,门没有锁。”史海拉开门进去,一股酸楚的味道迎面扑来,史海眉头不自然的皱了一下。“是史老师啊,赶快进来啊。”屋里的灯光是极其的暗,屋里除了一张简单的床及简单的做饭用具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对了,还有的就是人被昏暗的灯光投到墙上的身影。“来床这边坐。”欣欣的父亲用手扑了一下床上,是想掸下床上的灰。史海拉着夏莲坐在床边上。小欣欣蹲在屋角处,洗盆里的东西。夏莲看到这里,马上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把盆放到自己跟前,盆里的水很凉很凉,有些冰手。“阿姨,衣服我会洗。”“阿姨知道你会洗。”夏莲的眼泪几乎掉了下来,用沾水的手擦了一把眼睛。

(2014/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