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东北一虫
·给人权团体书之二
·《关于假释人员冷万宝在假释期间的规定》
·——争取人权点滴录
·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官商勾结坑害百姓所构建成的吗——有感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的遭遇
·一个志愿军家属因野蛮拆迁处于悲惨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祸国篇)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旧闻:吉林民运人士冷万宝在网上发表文章再次被抄家
·旧闻:吉林異議人士申請註冊人權組織
·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房地产业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殃民篇)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摘录微博7月23日《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翅膀沾满了自由的光...》
·摘录微博7月24日《给人阳光自己光明,给人黑暗自己难保不恐慌》
·摘录微博7月25日《当人们还想批评公权的时候》
·摘录微博7月26日《知识分子的膝盖该是到了长钙的时候了》
·摘录微博7月27日《希望释放诺奖刘XB先生及民权人士许先生》
·摘录微博7月28-31日《命令与良知是可以转化的》
·摘录微博8月1-5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摘录微博8月6-10日《不找那些反宪政的人去谈谈》
·摘录微博8月11-15日《再开明的君主也不希望臣民拥有自由一样》
·摘录微博8月16-20日《时代在发展抱守残缺肯定是无出路的》
·摘录微博8月21-25日《有些人为了达到名副其实的专权目的》
·摘录微博8月25-31日《无良教授就是国家公害》
·摘录微博9月1-2日《顺应历史潮流的意识形态,无需采取强制措施来维护》
·冷万宝微博网址http://t.qq.com/lengwanbao2013
·微博摘录9月3日《宪政不践行后果不堪设想》
·微博摘录9月3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微博摘录9月3日《谁让你甘心情愿做我的公仆呢》
·微博摘录9月3日《敦促中国释放许志永等民权活动人士》
·微博摘录9月3日《薛蛮子玩“鸡”不对,但把他变成“鸡”还要“杀”了》
·微博摘录9月3日《皇帝新衣留给你们,出家做和尚行不》
·微博摘录9月3日《无宪政监督就是一句空话》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道德如果没有宗教作为基础,一定是非常脆弱的》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也许当权力握在手中的时候,就会自以为是认为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湛蓝天空,洁白云已经成了儿童记忆》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裸官全心全意奋不顾身地“为什么服务”》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让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死亡者情何以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这样国家一定要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在惩罚中寻找快乐与主宰自己的命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弱智高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防民之口”及“锯箭杆”的方式解决问题导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狼性是阶级斗争的基本属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仆人安知宪法存在》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先“自信”再说》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宁要法治不要伟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酱缸文化的毒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3日)《文革余孽们怎么有脸提郁达夫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记住不能凌驾宪法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人家好赖处死的是别的国家领导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不可质疑的东西一定是会阻碍社会文明发展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看客更知道舞台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四川抓了不少贪官与商人——有好戏看》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帖子可能又被和谐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焉知人家那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美那是生命的灵魂》——写给最美女囚徒李焕君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述而不作”是特色地方最闪光的东西》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朝鲜战争真正赢家是金家王朝》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解读中国梦”胜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五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冤假错案谓口供基本是刑讯逼供产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自信就不要怕质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在现实中是最佳选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国家惧怕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新华社央视连摆乌龙,算不算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民主体制有一般体制缺乏的东西纠错功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是不信媒体报道,是我不信我的眼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大V”别贪,给不是“V”的弟兄们也分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一看到那么多钱,眼都红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许污蔑裸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知道在民主体制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据说皇宫用过的“官遥”就是便壶都价值连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粪坑的蛆永远都是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自由从来就不是恩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文化专制的年代里诚实是危险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在威渐行渐远时代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同苏格拉底对话中给你带来的灵魂上的升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做人的真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宪政的存在是防止国家权力泛滥的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救救孩子和保护孩子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既然人民被称之为国家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民谣与官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国家你可以用冰冷的面容无视我火热的胸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质疑两高是否把根源本末倒置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宇宙真理”危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人是靠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骗死人真不偿命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如果真可以有梦的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即使雨后的清新空气中飘着清香的茉莉花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五毛有两种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自己更是掩盖或编造历史的集大成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结果不知道又会损害谁的形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你早就夹边沟的干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404/Article_20140418215752.shtml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

   第四章
   


   史海认识杨帆几个月后的一天,那是在1988年7月7日那一天。两人在校园的路上散步,那天的风很大,风中裹着沙尘。杨帆穿着一件红色的体恤衫,用一块纱巾裹住了脸,史海带着一副墨镜,两人在校园的路上慢慢的散步,那路很短,两人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杨帆发现校园的林荫路延伸到一道高高的围墙处嘎然停止了,靠墙角那里有一个封闭的小门,墙那边有高耸的白桦树,而且是很多,差不多形成一个树林。 “这里通向白桦林的路为什么封死了,夏日里在林荫树下读书或聊天,不是很好的去处吗?”杨帆有些不解的问史海。“封闭也许是为了遗忘吧。”史海低声的说着。杨帆看他的脸上有些凝重,“看你的表情,好像那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似的。”说完也不等史海回答,就快走几步到墙角的门口处,好奇好像是人的天性,这种好奇的东西也许是人类与其他不同种类不可同日而语的东西,正是这种好奇的东西存在于人的大脑中,才会促使人的思维发现新的世界及创造前人难以想象的东西。杨帆在门口处想通过门缝能看到里面有什么好奇的东西,但陈旧生锈的铁门严丝无缝的堵在墙上,任凭杨帆怎么费劲结果都无济于事。“你真想看那边有什么吗?”“真想看,急死我了,叫你一声哥哥,想想办法。”史海看她急的有些抓耳挠腮的样子,“如果看不到,恐怕你真要变成抓耳挠腮的孙猴子了。”史海走到墙边,蹲在地上说道“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看的东西。”杨帆也没有客气脱掉鞋踩在史海肩膀上,史海慢慢的站了起来,墙两米多高,杨帆站在史海的肩上有三米多高,她按住墙头稍用劲坐在了墙头上了,里面是很大一片白桦林,树下蒿草丛生,那野草有一米多高把地面几乎给遮盖住了。“除了墙外能看到的白桦树外,地下都是蒿草,也没有什么啊。”杨帆好像有些失望的说道。“是吗?想下去看看吗?”史海的话让她有些犹豫,“下去,怎么下去啊,这么高。”“我下去接你。”杨帆这才注意史海已经蹲在她的旁边了,“你什么时候上来的,那么高怎么上来的。”“飞上来的,都有一会了。”说完把鞋给杨帆。杨帆坐在墙头上穿好鞋,也没有多问史海是怎么上来的,史海已经落到了杂草丛中,半截身露在外边,杨帆把住墙头身体顺墙而下,史海抱住杨帆的腿,让她松手,开始杨帆有些不敢松手,人往高处上一般胆量还是有的,但从高处往下来就是有些担心,这和握有权力的人心态差不多,在高位总是能把心放在安全处,但如果让他下来心就会悬在空中。不管怎么说,杨帆还是松了手,手里握着毕竟不是权力吗。她刚落地,就听到杂草从中发出一阵声响,并看到杂草出现一溜烟的晃动,草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窜逃。冷丁杨帆还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史海。“土八路的干活,不要怕,是只兔子。”杨帆松开史海,用手拍拍胸,“地雷的秘密被我发现了,我的乖乖。”杨帆也开起玩笑来。“真正的地雷就在前面,小心些。”史海说完往前走。杨帆以为史海还是开玩笑,也没有说什么,就跟着史海后面走,走不多远史海停了下来,杨帆往旁边走了几步,随后“妈呀”一声人不见了。史海顺着声音来到她的身边,看见她坐在草地上,史海想拉她起来,“我的脚陷在好像一个洞里了。我往这边刚走几步,踩到一个土堆上,就陷了进去。”“腿疼吗?”“还好,土挺软的。”史海弯腰抱起杨帆,“刚才我说小心些,真正的地雷在这里呢。”“真有地雷的秘密啊?”“真有,不过说出来,你可别害怕。”处在杂草从中的杨帆怯怯的看着史海,疑惑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这里有曲径通幽处呢,幽处没有看到,好像来到了地狱的入口处。”“对于一些人而言这里真的是他们进入地狱的入口处,这里是一块墓地,埋葬着六十四条生命的坟墓。”听到史海说这里是墓地,杨帆的后背感觉直冒凉风,并感到头皮发麻头发有竖起起来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学这么长时间,怎么没有人说过。”“对于一个有健忘症的民族而言,遗忘是这个民族思维方式的核心。”“别发感慨,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史海靠在一棵白桦树上,透过金黄色茂密叶子的缝隙,仰视了一下天空,天空依然是煤烟尘埃均匀地悬挂在那里,淡黑中浮现些灰色。那曾经印在上面厮杀及血光飞洒的画面已经被铁城钢铁厂的烟囱里无休止冒出的浓烈的黑烟慢慢的遮掩住了,尽管这悲剧发生时间才刚刚过去二十来年,除了那些死者家属内心深处还无法挥去伤痛外,还有几人记得曾经血染的故事。“这里埋葬的都是在这里曾经上过学的学生,那时他们的年龄很多都不到二十岁,最大的也不过是二十岁刚出头,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这些人为捍卫毛泽东思想,由于观念的不同,他们动起了刀枪,在这片白桦林中互相对射和厮杀起来,结果双方死了六十四人,其中还有一对恋人,悲哀的是恋人并不是同一阵线的战友,对射厮杀过程中两人为保卫自己认为纯正的毛泽东思想,谁都没有妥协,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来证明自己的认识或思想是绝对正确。现在人们知道这件事情,也许认为他们太愚蠢幼稚,但他们那时认为自己的行为绝对是正确和光荣的。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已。事后人们把他们埋葬在这白桦林树下,但没有留下墓碑。刚开始人们还知道是谁埋葬在这里,而且也有人过来祭奠一下,在批‘四人帮’时候,这里还是声讨‘四人帮’罪行的罪证,还有人以他们作为素材曾经拍过一部叫《枫》的电影。但事过境迁,随着‘向前看’的指示出台,这里渐渐无人问津,后来官方干脆把这片白桦林用围墙圈了起来,原来学校通向里面的路也被封住了。再后来的这里,基本被人彻底遗忘了。”史海说完这里长叹了一口气,“现实有时要比历史还无情。不过即使人无情,但万物还是有情的,你看这每棵白桦树上到处长满眼睛,在看着埋葬在地下的亡魂,在记着他们不幸的故事。”“真的,树上真的长了好多眼睛啊,而且每只眼睛都是大大的睁开的。”杨帆细看身边的白桦树,果然上面到处是一只只眼睛不知疲倦注视着眼前存在的东西,并通过高耸的树干透过好像血染的叶子向空中延伸,空气中仿佛有一个电波在接受这里发生的故事,并不断向外界传递信息,诉说一个似乎是古老而又不遥远的哀怨故事。“史海你快过来看,这里还有一块倒在地上的石碑,好像还有字。”杨帆把石碑上端的尘土去掉,露出“红卫兵之墓”几个字,“下面一定是死者的名字吧,”她边说边用手拂去上面的尘土,念着石碑上露出的字:“泪,变成了冷漠的灰荒草掩盖了坟碑
   死者带着可笑的自豪依旧在地下长眠
   
   在狂想的铭文上湮开了一片暗蓝的苔影
   
   不幸的幸存者呵默默地可在追悔” “在这里已经找不到死难者的名字了,那是诗人顾城曾经写的诗。”“在伟大的悲剧导演诞生的地方,悲剧在这宽银幕上真是无时无地不在上演,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那以往上演的悲剧与如今的时代上演的悲剧真是望尘莫及、小巫见大巫啊。我们这一代肩负着历史使命,即使是任重道远,也应该是责无旁贷,奋发图强铲除这产生悲剧的根源。”杨帆身上的血在涌动在澎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的国歌歌词在胸膛里乱撞。“别感慨了,还是年轻人气盛,慷慨激昂、意气风发、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就好像你已经是老古董似的。”“时间也许是加速石化的催化剂,我的心也许真的是成了化石了。”“你就是化石,我也要孵化出新的生命。”“认识你我真的好像是重新活了一次,谢谢你。”史海说完一把搂过杨帆,他感到自己身上的血在流淌,身体的温度似乎也显示了出来,那高高挺拔的白桦林的叶子此时好像在他们眼中由金黄色演变成血红色,那叶子好像在诉说着什么,那树干上的眼睛又好像在记录着什么
   
   

此文于2014年06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