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点滴人生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政府的調查釘死了南韓人承建商,解除了台灣人建築師一切責任,她立即變臉,因為現在屋建得成建不成已經不關她事了。她迫我付錢,我自然不再上當,我現在是嚴格按工程進度而付費了 -- 除了建築費外,還包括她的建築師服務費。自然,她沒有按時付中國工人酬勞。

   一天,中國工人的工頭在我面前大吵大鬧,說台灣人建築師不只沒有付他們的薪酬,還問他借了錢。他並在我面前擲東西,大力敲打我的雲石地磚。我對他們的金錢關係並無興趣,不過仍然向他解釋,我沒有欠建築費和建築師服務費,事實上我是超前交付了。

   雖然收不到錢,但這些中國工人仍然繼續來開工,約有一兩個星期之久。我想,這便是中國工人比其他國裔工人高明的地方。他們繼續開工,意味台灣人建築師欠他們的債務愈多,將來他們可以用以威脅。另外,他們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做工,可以不理質素。正是在這個情況下,我屋內的手工,有些地方非常差,例如地磚不平、牆角歪斜、油漆不勻等。

   然而,過了兩星期後,中國工人也不來了。我的屋子基本上完全停工,然而仍然有許多工程未做。由於李姓官員的調查解除了台灣人建築師的責任,她現在除了收錢外,完全不管了。至於南韓人承建商,則因為仍負有責任,間或派一個他仍能調動的工人來工作。

   我見到這個情況,恐怕屋子十年也完成不了。另一方面,我也見到屋子已經完成九成了。首先,有水有電 -- 雖然吊燈仍未掛好,有些水廁也仍未安裝好﹔其次,有瓦遮頭。這便可以入住了。而且,我租住的地方,已經向業主表示退租,可是一次又一次延期,已經延無可延了。於是我通知台灣人建築師,我準備搬入了。我說,屋子正式完成遙遙無期,我不能再等了,我決定三月十一日收樓。台灣人建築師說不可,要我先付尾數,(我還有一期建築費和一期建築師服務費未付) 否則他們會換鎖,不讓我進去。我的小舅教我,如果他們換鎖,便報警,因為他們無權阻止我進入自己的屋宇。

   就這,我警告了台灣人建築師。她不敢攔阻我了,而且乖乖地把鎖換回。(原來她已經採取了行動。) 在搬遷的日子來臨之前,我要求妻子「避席」,因為搬進一個尚未完備的屋子,必然怨氣和意見甚多,在這有如上戰場的時候,我不希望出現兩個「總司令」。妻子從善如流,於三月九日到香港去了,留了兩個星期。

   到搬屋那一天,我找來了南韓人承建商的一個夥計來幫忙,他另外請了一個朋友駕車搬運,搞了一天,讓我總算「佔領」了我的屋子。但這屋子﹕內無窗帘、衣櫥設備、洗衣機乾衣機,外無花草樹木、圍牆無批盪、後院無鋪磚、山坡上有數塊石頭搖搖欲墜,情況十分惡劣。(十一)

(2014/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