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群中國工人,特別是他們的工頭,相對於其他國裔的工人來說,有以下的特點﹕第一,多批評,多意見,多建議。這個工頭對許多方面都有意見,他批評屋子的設計、所用的物料,說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第二,一味貪快,遇困難時便發脾氣,粗言穢語。第三,手工拙劣,強不識為識。

   自從我向政府作出投訴之後,我和台灣人建築師和南韓人承建商已經拆面了,特別是台灣人建築師。我們已沒有什麼好談,也不再作什麼商量了,我要求她切實按「本子」,亦即合約和有關的附則,辦事。基於此,我對工作質量的要求也提高了,不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例如,中國工人把所有牆角的夾角做成方角,而不是合約細則中的圓角,我便要求再做。又例如,他們把牆髹成白色而非米黃色,我便說不收貨。再例如,屋內的設計,有些門口是圓拱形的,他們卻做得左右不對稱,我說不能接受。至於台灣人建築師開發票要收下一期的建築費時,我則要求她先完成進度。這一時期她十分不好過,一方面她從我這裡得不到一分一毫,另方面卻在政府巡視員的監督之下,仍然要派人來我地盤工作。那時我們的關係十分惡劣,經常吵架。

   有一天,李姓巡視員對我說,我的屋子的問題,全在南韓人承建商的身上,建築師沒有責任。這代表政府的調查結果。我想,文件上可能如此。這個台灣人建築師非常狡猾,把一切責任都推在南韓人承建商身上。其實,事情是這樣﹕台灣人建築師為了拼命賺錢,低價接了我這個生意,運用她的影響力,說服南韓人承建商參加。到社區管理處通過我的設計圖後,南韓人承建商知道這個價錢不可能建成我的屋子,意圖拉倒,但給我咬著不放。由於建屋合約台灣人建築師也有份簽訂,鬧出事也會牽連到她,於是逼迫南韓人承建商接下工作,另一方面則要求我增加建築費用。我也不堅持舊價,也同意減少建一堵護土牆。新訂出來的價錢南韓人承建商應該可以不用虧本,但卻說不上賺錢了。

   如果他們不是在其他方面投機導致損失,我的屋子應該是在有一些風浪下完成的。可是這個台灣人建築師野心太大,因而虧的錢也可能很多。我給南韓人承建商的錢,都大部份給台灣人建築師控制著了,因而他無法給工人出糧,造成我的地盤工作進展甚慢,幾近停頓。但這些在文件上不能顯示出來,結果是南韓人承建商全擔負了責任。

   事實上,這個南韓人承建商並不是很壞。他是自大,但他懂得他的行業,而他最初派來的工人的水準也不差。當到了屋內工程交由台灣人建築師接手後,台灣人立即找胡作妄為的中國工人來,這批工人跟原先南韓人聘用的工人差得多了。

   我和這個南韓人仍是可以溝通的。後來有一次我打電話給他,問他為什麼弄至如此﹖我說你早期不是有很多工程嗎,(他接我的工程時,起碼正在蓋兩三間屋) 都是賺錢的,為什麼現在這樣拮据﹖他沒有告訴我原因,只在電話中欲哭無淚地告訴我,他現在一毫錢的收入也沒有。對於一個自大的南韓人這樣卑微地說話,著實不容易。(十)

(2014/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