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個行動,又是一個花錢的行動。我找到的這個專打建築官司的律師樓,普通律師收費150元一小時,而資深律師則是200元一小時,出一封信要450元。我自然找普通律師。這律師華裔,姓陸。第一次和他見面時,他說我想怎樣做也可以,結束合約可以,打官司也可以。我說我只是希望他們履行合約,趕快建好我的房子。於是他影印了合約,以及我過往給建築師和承建商的信件,過幾天之後便發出了一封律師信。

   再過一星期之後,這律師告訴我,他跟律師樓的合伙人商量過,我的情況最好是找建築師和承建商來開一次會,由他和一個資深律師出席,以徹底了解問題所在。我內心盤算一下﹕你兩個律師一起出席,加起來已經是350元一小時,一個早上開會三小時,已經是千多元,還不計開會前的準備時間。而且一開頭之後,也不知你們要開多少次會,化一萬幾千元是很容易的事。再說,我已肯定這台灣人建築師和南韓人承建商不是遵守合約的人,和他們開會只是承認現實,給他們多些時間拖延而已。於是,我婉拒了這律師的建議。

   我發覺,對這兩人最有力和有效的方式,是向政府有關部門投訴。以前我每次提到向政府投訴時,他們都哀求我不要,可知這招數最厲害,因為這會影響他們的存活。這次我顧不得他們這許多了,因為他們的欺詐和不負責行為已影響到我的存活了。

   我辦好了投訴的手續,政府由一個姓李的華裔官員調查此事。(夏威夷多的是這些帶中國姓的歸化了美國的人,他們的祖先可能三代或四代前到夏威夷工作,並落籍。這些人除了姓之外,其他方面 -- 思想、文化、態度、語言 -- 都是美國的了。) 他到我的地盤觀察,認為事態嚴重,不過他對我說,他的策略是要被投訴人履行合約,建好這屋,而非一開始便採取紀律行動。這我十分同意,也高興他採取這個策略。

   在他的監督和過問之下,我的地盤恢復了生氣,有人開工了。然而,為了省錢,南韓人所差遣來的人,都並非正行正業的人。例如,承包鋼架的那個工人,(也是一個南韓人) 便沒有受過正統蓋搭鋼架工程的訓練。我見他起初的時候聘請一個有經驗的技工幫手,後來便辭退了,獨自去做。這使我擔心不已。不過,好在這個南韓人做事認真,不草率從事,我許多時候見他拿着圖紙左端詳右端詳,不容易下決定,這比起中國工人貪快胡來好得多。(事實證明這個鋼架經得起考驗,我後來在這屋裡住了十年,相安無事。)

   鋼架搭好後,這個南韓工人仍然留下做圍牆釘板的工作。室內的木樓梯也是他做的。應該說,我雖然不知他的專科是什麼,我是喜歡他和他的工作水準的。(我後來有些工程,也找他來幫忙。) 外牆圍好後,便是批盪。這個工作南韓人承建商又找來一幫薩摩人來做。(Samoa,南太平洋另一島嶼群,島民也有許多來夏威夷謀生。) 這自然是因為價廉,而這些薩摩人也算勤懇工作,只是外表頗為污穢骯髒,也很粗魯。

   最後,到了室內的工程了。這包括室內間隔、舖磚和油漆。這對於一個接近四千尺的屋子來說,不是小工程。這時出現了一群中國工人,為數五六人之多。他們是說廣東話的自中國鄉下來的工人。南韓人承建商告訴我,這些工人是台灣人建築師找來的,並著我下期建築費(八萬元) 寫支票給她。

   這之後波瀾再起,直至我收屋為止。(九)

(2014/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