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郑恩宠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徐文立:駁中共香港白皮書
   
   [日期:2014-06-12]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徐文立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
   
    徐文立
   
   (2014年6月11日)
   
   
   
   一、 中共現行的是官商勾結的最壞的資本主義
   
   
   
    中共香港白皮書大言不慚地說:“憲法明確規定國家的根本制度是社會主義制度”。是嗎?不是。
   
    世人皆知,中共1949年開始,實行的是黨權至上的“農奴資本主義”;搞了30年,國民經濟瀕臨崩潰,混不下去了;1978年開始、特別是“三個代表”之後,實行的是世界上最壞的官商勾結的資本主義。所以今日的中國,才被中共蹧蹋得幾乎快成為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國度了。霧霾已經開始侵襲中國最南部之一的香港。難怪,中國的官商的資產和他們的親屬,早就悄然向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大遷徙、大移民。
   
    莫非中共也非要把“法治資本主義”的香港,改造為“最壞的資本主義”不成?
   
    更何況,人類社會就從來沒有、也不會出現一個叫什麼“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
   
    在這一點上,連你們自己現在都騙不過去了,你們的高官幾乎各個都成了腰纏滿冠的資本家,難道還能夠騙了世人嗎?!
   
   
   
   二、 “一國兩制”不是中共的對香港的恩賜
   
   
   
    1997年的到來,對於香港人是禍?是福?香港人當年用自己的頭腦和雙腳在思考和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才被迫提出“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不是中共對香港的恩賜,是香港人用自己的頭腦和雙腳的思考和選擇爭取來的。
   
   
   
   三、 時間剛到17年,中共不能食言,而否認“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當年中共對香港有一個明確提法,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而不是今天白皮書的提法:“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余權力’。”
   
    中共這些御用文人,你們難道真的不覺得白皮書所言:“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不自相矛盾嗎?能夠自圓其說嗎?
   
    天底下有“不是完全自治”的“高度自治權”嗎?
   
    中共叫你們“指鹿為馬”,你們就真“指鹿為馬”啊!
   
    倘若如此沒有誠信,如何讓世人相信中共對臺灣、澳門、西藏、新疆、內蒙等等地區“高度自治”的一再承諾?!
   
    這不是在分裂中國的未來,又是什麼?!
   
    當然,中共不顧一切地要走斷頭路,那是它的宿命;不過請不要拿香港同胞的生命和鮮血做你們的墊背。
   
   善良的人們啊,八九「六四」慘案在前,我們不能不保持高度的警惕!
   
   
   
   四、 港英時代的香港並非沒有民主
   
   
   
   現在,在中共的“愛國賊”教育、蠱惑下,人們都不大敢再提港英時代了。
   
   可是,當年不正是中共把港英時代的香港稱為“東方明珠”的嗎?
   
   
   
   特別重要的是,民主的真義,雖然也在“民主普選”;但是更在於,它是人類至今最文明的生活方式,即在法治下尊重每個人的自主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說,連中共也承認的,在港英時代香港人擁有“法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等權利的被保護和被尊重,就是民主嘛。怎麼可以說在港英時代,香港人沒有享有必要的民主權利呢?
   
    不然,1949年之前,中共的地下領導人,為什麼也跑到香港來“避風”呢?!
   
    但願,“港英時代,是香港民主有多少的問題;中共完全統治時代,是香港沒有民主的問題”,不會成為現實。
   
   
   
   五、 “公民抗命”是不得已的抗爭
   
   
   
    香港公民提出“公投”“佔中”“遊行”都是不得已的;“公民抗命”,也都是不得已而為之。他們不是不知道,中共駐港部隊和中共在港的地下黨組織和中資、中宣機構意味著什麼?!
   
    僅僅因為那是香港人的生地養地、是香港人的父地祖地,是香港人的血和肉!
   
    香港人才有資格說:“我們愛港愛國,我們可以不愛中共!”
   
    我的香港學生才會說:“我們不想香港和大陸一樣被淪陷!”
   
   
   
   六、 縱容、出賣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給前蘇聯和俄羅斯的中共政權,有什麼資格談愛國和愛港?
   
   
   
    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殤失給前蘇聯和俄羅斯,自然不完全是中共的責任。但是,縱容、繼續認可出賣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給前蘇聯和俄羅斯卻恰恰是中共政權。
   
   中共有什麼資格以“愛國愛港”者自居?!
   
   
   
   保衛香港、保衛香港的公民運動才是真正的“愛港愛國”。
   
   
   
   
   
   附:《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发布
   
   五、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
   
    “一国两制”是一项开创性事业,对中央来说是治国理政的重大课题,对香港和香港同胞来说是重大历史转折。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各项事业取得全面进步的同时,“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也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特别是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目前香港出现的一些在经济社会和政制发展问题上的不正确观点都与此有关。因此,要把“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继续推向前进,必须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根本宗旨出发,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
   
   (一)全面准确把握“一国两制”的含义
   
    “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一国”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国家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对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内的所有地方行政区域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同时,宪法明确规定国家的根本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并规定了国家的基本制度、领导核心和指导思想等制度和原则。坚持一国原则,最根本的是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尊重国家实行的根本制度以及其他制度和原则。
   
    “两制”是指在“一国”之内,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等某些区域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一国”之内的“两制”并非等量齐观,国家的主体必须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是不会改变的。在这个前提下,从实际出发,充分照顾到香港等某些区域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允许其保持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因此,国家主体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是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保持繁荣稳定的前提和保障。香港继续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依照基本法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必须在坚持一国原则的前提下,充分尊重国家主体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尊重国家实行的政治体制以及其他制度和原则。内地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同时,要尊重和包容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还可以借鉴香港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管理等方面的成功经验。在“一国”之内,“两种制度”只有相互尊重,相互借鉴,才能和谐并存,共同发展。
   
   (二)坚决维护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权威
   
    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法,在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范围内具有最高法律地位和最高法律效力。香港基本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的基本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具有宪制性法律地位。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和政策均以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为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立法、司法行为都必须符合香港基本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个人以及一切组织和团体都必须以香港基本法为活动准则。同时,香港基本法作为全国性法律,在全国范围内适用。
   
    全面把握、整体理解香港基本法的各项规定。香港基本法的所有规定都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条文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必须把香港基本法的每个条文放在整体规定中来理解,放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体系中来把握。香港基本法实施的实践说明,孤立地理解香港基本法的个别条文,强调一个方面而忽略另一个方面,就会产生歧义甚至认识上的偏差,香港基本法的实施就会受到严重冲击;全面地理解香港基本法的各项规定,就会看到特别行政区制度的各个组成部分共同构成有机整体,对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对香港的繁荣稳定发挥着保障作用。
   
    尊重和维护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的修改权和解释权。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修改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香港基本法同时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可对基本法中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也可对其他条款解释。这种解释权来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如果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需要对香港基本法关于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而该条款的解释又影响到案件的判决,在对该案件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解释。如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解释,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引用该条款时,须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为准。这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是一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行使基本法解释权是维护“一国两制”和香港法治的应有之义,既是对特别行政区执行基本法的监督,也是对特别行政区实行高度自治的保障。
   
    完善与香港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有利于更好地维护香港基本法的权威。香港基本法实施以来,已经建立完善了一系列与之相关的制度和机制,包括在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改方面,确立了行政长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立法会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或备案的“五步曲”法律程序;在基本法解释方面,建立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行政长官向国务院作出报告并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及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等有关程序和工作机制;在特别行政区立法方面,明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特别行政区法律备案的工作程序;在特别行政区与内地司法协助方面,达成了相互送达民商事司法文书、相互认可和执行仲裁裁决和部分民商事判决等一系列安排;在行政长官向中央政府负责方面,形成了行政长官向中央述职的制度安排。随着“一国两制”实践不断发展,香港基本法实施不断深入,必然要求继续完善与香港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特别是要着眼香港的长治久安,把香港基本法规定的属于中央的权力行使好,使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切实纳入法制化、规范化轨道运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